設立配對供款 保障家庭主婦晚年生活


公共財政管理 | 2016-02-04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扶貧委員會早前發表的《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諮詢文件(「諮詢文件」),在坊間引起了頗大迴響。其中社會應按「不論貧富」抑或「有經濟需要」原則完善退休保障制度,以及如何處理強積金的「對沖」機制,更激起持不同立場人士的辯論。退休保障制度關乎每一個人的晚年生活,能夠吸引各方討論,固然是好事,但如果將討論集中於個別政策,恐怕會見樹不見林,不利整個退休保障制度的完善發展。

這樣說,是因為社會上有着背景各異的群組。有些比較富裕,有些面對貧窮;有人尚有數十年為退休生活準備,有人已到了可以領取生果金的年紀。不同背景的人,對退休保障都會有不同的需要,任何單一政策改變,都不足以完善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不管是坊間提出「全民退保」,抑或是政府的「不論貧富」和「有經濟需要」方案,若無其他政策配合,始終難以令長者晚年無憂。

因此,在現時的討論焦點以外,社會需要同時思考其他的退休保障措施,以照顧不同人的需要。就以強積金制度為例,無論最終是否取消「對沖」機制,在現行制度下,最多亦只能惠及打工仔,而無法顧及無酬貢獻社會的群體。

香港有58萬家務料理者

為了照顧家庭而沒有參與勞動市場的婦女,正是其中之一。在2015年第二季,香港的15至64歲人士(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中,有150萬人未有投身勞動市場,當中近四成,即約58萬人為家務料理者,大部分為婦女。[1]

即使在現今的香港社會,女性在組織家庭後離開職場,並專注家務,仍然為數不少。在2015年第二季,35至39歲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只有71.0%,較25至29歲的83.5%低12.5個百分點;與之對比,35至39歲男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達96.5%,較25至29歲的93.5%高三個百分點。[2]

養兒不防老 積蓄未必夠

女性在事業黃金時期退出勞動市場,不僅要放棄眼前收入,也會削弱她們晚年的生活保障。因為成為家務料理者後,她們便不用再為強積金供款。假設一名女性在35歲時退出勞動市場,以2015年第二季女性就業人士的月入中位數(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1.3萬元計算[3],撇除按通脹率增加供款和投資回報,她到65歲時所「犧牲」的強積金供款,仍會高達46.8萬元。縱然這筆款項未至於可以令其往後生活無憂,而且在未有強積金制度時,不少家務料理者亦能在家人照顧下安享晚年,然而近年香港的人口急遽高齡化,在2014年,長者(65歲或以上人士)佔總人口的比例已經達到15%,到2064年更預計會升至36%;其間適齡工作人口(15至64歲人士)與長者的比例,也會由4.5:1跌至1.5:1。[4]期望由適齡工作人口完全承擔長者的生活開支,將會愈來愈不切實際。

不依賴下一代,就得靠個人儲蓄和各類資產支付晚年的生活開支。對於高收入,並且有儲蓄和投資習慣的人而言,這固然是可行的選擇。不過參考2009年統計處發表的《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40號報告書》,香港擁有50萬元或以上資產(不包括自住物業)的60歲或以上人士,只佔該年齡群組人口的8.9%,而資產值低於5萬元的,則佔55.8%[5],可見真正能為退休儲蓄充裕資產的人士少之又少。

當然,上述調查進行時,香港的強積金制度只實施數年,日後的長者擁有一定資產的比例,相信會明顯增加。但家務料理者並無強積金供款,若沒有自行儲蓄或投資的本錢,日後一旦家庭環境突變,他們的生活狀況以至晚年保障,令人擔憂。

稅務優惠對非在職者幫助不大

扶貧委員會在諮詢文件中提到強積金的設計原意,並不在於涵蓋非在職人士,而實施類似制度的地方,都會以其他方式為非在職人士提供保障。[6]扶貧委員會認為可以透過稅務優惠,鼓勵市民為自己和家人多作自願性的退休儲蓄,但有委員提出這將涉及稅制的改動,而由於香港的稅率已經頗低,以稅務優惠作誘因的成效可能不高。[7]

其實即使稅務優惠有效,亦只能吸引需要繳交稅款的人士,並對較高收入人士的幫助較大。如果改善制度的目的,是幫助較低收入以至非在職人士,智經認為由政府直接出資,鼓勵家務料理者的配偶為其伴侶定時儲蓄,更加值得各界考慮。

配對供款 鼓勵配偶代為儲蓄

智經在剛發表的《你(理)想的退休保障》研究報告(「研究報告」)中,便建議政府以配對供款,鼓勵不同人士自願供款。為集中協助較低收入人士儲蓄,政府可以按入息劃分不同的配對比率,收入較低者,獲配對的比率較高。舉例來說,每月入息為1萬元或以下人士,每作出1元的自願性供款,政府可作出0.5元的配對供款,即配對比率為50%;較高收入人士的配對比率則逐步降低。

此制度下,不只是低收入人士,非在職人士亦可受惠。假設一名30歲家務料理者的配偶,每年為其伴侶供款4,000元(即每月300多元),政府配對一半(2,000元),按智經的推算,該名家務料理者65歲後,每月可以得到約1,000元。[8]這個金額當然不能讓長者賴以為生,但正如上文提到,完善的退休保障不能依靠單一政策,鼓勵自願供款的要旨,是在各種保障措施以外,因應低收入和非在職人士的需要,提供多一重的經濟支援。

為減低行政成本,上述的自願供款及其配對供款,可在強積金僱員特別自願性供款帳戶統一處理。考慮到近年公眾質疑強積金行政成本過高,以上建議可待強積金的行政效率顯著改善後推行,這樣也能提升供款的儲蓄效益。另外,為確保有關款項用作老年生活,政府應限制有關人士須待年滿65歲才可提取累算權益。整體而言,配對供款雖然會增加政府開支,但可鼓勵市民儲蓄,並透過複息滾存,強化其日後生活的保障。有關資源的投放,更可避免市民因過度依賴公共退休保障制度,而對公共財政構成負擔。

其實除了家務料理者,社會上還有許多不同群組,需要以不同形式為晚年生活準備。不同的退休保障措施互相補足,才能滿足不同人的需要。智經在研究報告中,嘗試提出一套完整而具體的建議,希望有助不同背景的人士過着豐盛及愉快的晚年生活。

 

1 資源來源:政府統計處。
2 「表1.1A:按年齡及性別劃分的勞動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15年7月至9月)》,政府統計處,第17頁。
3 「表6.1A:按年齡及性別劃分的就業人士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15年7月至9月)》,政府統計處,第75頁。
4 《你(理)想的退休保障》,智經研究中心,2016年1月26日。
5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40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09年。
6 《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扶貧委員會,2015年12月。
7 同6。
8 假設每年供款按3%的通脹率調整,而累算權益的年均回報率為4%。為估算35年後有關累算權益的現值,以3%的年均通脹率折算,並平均攤分20年以計算每月可得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