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2-22 | 《星島日報》

盡信選舉民調 不如沒有選舉民調



本月底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即將上演,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員亦將於今年9月誕生。未來數個月,與大選緊緊相扣的民意調查,相信會成為各大政黨制定選舉策略時的重要依據,不少選民也會參考民調結果以善用手上一票。

不過,去年底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篇評論文章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指公眾會對民意調查員撒謊,但對博彩公司卻不會,因此民意調查或許不如博彩賠率準確。[1]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亦表示,自己從不認真閱讀民調結果,因為民調的詢問方法會令結果出現差異。[2]另一方面,在如今互聯網和手機用戶漸成為主流的世界,傳統民調方法是否仍具代表性,亦在各地掀起討論。

信民調不如信賠率?

剛提到那篇《金融時報》的文章,舉例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指不少民調結果顯示共和黨參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民意支持率領先民主黨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但博彩投注的結果卻大相徑庭。[3]

美國總統大選將於今年11月進行,參考政治網站RealClearPolitics截至1月2日的調查,希拉里領先特朗普4.8個百分點。[4]但博彩公司Paddy Power 1月初為兩人開出的賠率卻為希拉里8/11,特朗普9/2[5],即希拉里當選的理論勝率為57.9% ([100/(8/11+1)]%) [6],特朗普則為18.2% ([100/(9/2+1)]%),換言之,前者贏得大選的機率高出後者數倍。[7]

在競逐總統的共和黨黨內提名中,民調與賠率的差別更為明顯。RealClearPolitics的民調顯示 (截至1月6日),特朗普的支持率高達35.3%,排名其後的克魯茲 (Ted Cruz) 和盧比奧 (Marco Rubio) 只分別為20%和11%;並且從趨勢上看,過去三個月,特朗普一直保持領先勢頭。[8]然而當時博彩投注就三人的賠率結果,分別是9/4(30.8%)、9/4(30.8%)、15/8(34.8%)[9],與民調結果並非一致。

為何會出現上述落差?撇除受訪者說謊,一些可能的解釋是,受訪者透過民意調查表達對某位候選人的支持,毋需承擔任何後果,投注者則要以真金白銀下注,需蒙受押錯注的損失。利益考慮,令兩者作出不同的選擇。亦有人認為,博彩公司出於盈利考慮,對於概率的分析、賠率的制定更為謹慎,使賠率所反映的理論機率,更加接近選舉結果。

手機使用者增 民調機構改變策略

當然,就此判定賠率結果較民調更為準確,或許流於武斷。因為不少候選人會因應民調結果調整策略,例如以「告急式」拉票影響選民的投票行為。由此產生的民調「誤判」,並不代表民調無法反映民情,只能說民調結果所反映的民情,倒過來改變了民情。

但不容否認的是,過去以固網電話接觸受訪者的調查做法,確實值得商榷。因為如今手機和互聯網使用普及,不少人甚至沒有固網電話號碼,依賴固網電話進行民調,難免會忽略社會上的個別群組,削弱調查的代表性。舉例說,據2015年上半年的官方調查,美國有47.4%的住戶並沒有固網電話。[10]若僅以固網電話進行訪問,或無法接觸約一半住戶。考慮到手機使用愈趨普遍,今年1月初,美國研究機構Pew Research Center表示,將大部分電話調查中手機訪問的比率,由去年的65%提高至今年的75%。[11]

然而,即使增加手機用戶樣本,並不代表民調便具代表性,因為民調的代表性,也會受回應率多少影響。美國羅格斯大學 (Rutgers University)的公共政策及政治學教授Cliff Zukin,將近年選舉民調與最終結果出現的偏差,歸咎於調查回應率下跌。[12]而早於2002年,便有研究發現全球16個國家的家庭住戶調查,回應率普遍下跌。[13]在英國,官方勞工市場調查的回應率[14],亦由1993年約80%,下跌至2003年約65%,到2015年,更只有約45%。[15]有學者認為,這是由於市民愈來愈抗拒接聽陌生電話。[16]

網絡民調冒起 Survey Monkey一枝獨秀?

以電話作民調有其不足,有機構開始思考改變調查策略,例如在互聯網進行調查。以網絡調查方式為主,準確預測政治選情的民調表表者,當屬線上問卷調查機構Survey Monkey。去年的英國議會選舉,該機構準確預估卡梅倫領導的保守黨取得大勝,而當其時,幾乎所有其他民調結果都顯示保守黨與對手工黨旗鼓相當。[17]Survey Monkey的做法,是從完成線上問卷的網民中隨機抽樣,再要求他們參與其他政治民調,而不會透過電話收集選民的意見。[18]

雖然Survey Monkey近年的表現令人稱讚,但互聯網調查是否更加精準,民調業者仍未有共識。美國另一傳統民調機構Gallup的研究發現,傳統電話民調仍較網絡調查精準[19],而現階段Gallup的民調仍以電話訪問為主[20]。智經早前曾拜訪台灣的個別政黨,有政黨表示,他們負責民調的部門,已於三、四年前在電話抽樣調查中加入手提電話號碼,至於互聯網訪問是否可行並有效,他們仍在研究。

網絡民調同樣有偏差

業界對於網絡民調的保守態度,其實不難理解,畢竟網絡調查在方法上同樣難免偏差。Cliff Zukin稱,幾乎所有透過互聯網進行的選舉民調,均採取非概率抽樣(nonprobability sampling)的方式,他引述美國民意研究學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AAPOR)的觀察指,該種方式難以計算調查的誤差範圍,因此結果不盡準確。[21]

與此同時,網民的年齡、上網習慣等特徵,亦與調查樣本的代表性息息相關,並影響調查結果,換言之,網絡民調同樣存在樣本偏差。例如美國18至29歲市民中,97%有上網習慣,但他們只佔2014年美國中期選舉投票人數的13%;65歲及以上長者佔投票人數的22%,卻有約四成長者並不使用互聯網。[22]另外,如何確保電腦及手機用戶身份的真實性、避免黑客攻擊、私隱竊取等問題,都尚待解答。

香港民調新增手機及網絡元素

回到香港,本港手機用戶滲透率由2003/04財政年度的107.9%,增至2013/14財政年度的236.8%[23];互聯網的滲透率亦由2000年的30.3%顯著上升至2014年的79.9%。[24]因應科技進步和人們生活方式的轉變,近年,官方及民間的民調工作也加入了新的訪問方法。

其中政府統計處在2011年的人口普查調查中,新增了住戶自行網上填報問卷[25][26]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港大民研)也於2014年調整了電話抽樣方法,由過往以住宅電話為基礎抽取樣本,新加入了手機用戶的元素。[27]

然而,即使民調方法的設計如何與時並進,仍有聲音質疑民調的代表性。早前,政府新一份施政報告出爐後,港大民研進行的跟進調查結果顯示,今年施政報告評分跌至37.5分,為2008年有記錄以來新低。[28]不過特首梁振英卻表示,自己從不認真閱讀民調結果,因為民調的詢問方法會令結果有差異。[29]

競選民調淪為政治工具?

誠然,問卷設計、樣本抽取、統計分析等各環節是否足夠嚴謹,均影響民意調查的可信度。[30]另外即使有能力以完美無瑕的方法進行民調,但如果操作者無法不偏不倚,調查結果始終難言可信。今年1月的台灣總統選舉,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最終以高票勝出。[31]而據當地多間機構在選舉前夕公開的最後一次民調,其中多數結果顯示,蔡英文領先國民黨參選人朱立倫20%以上;國民黨公布的調查結果卻指,兩人支持率只有8%的差距。[32]民調結果相差如此大,令人猜想背後原因。

台灣的民調機構不時被指偏幫個別政黨,而為人詬病。目前,根據當地中央選舉委員會規定,選前10天不能公布民調,亦不得加以報道、散布、評論或引述。[33]有評論指出,其立法原意,正是為避免民調結果影響市民的投票行為。[34]全球不少地區也設有類似的「冷靜期」,例如法國將時間設定為1日,新加坡更是自公布選舉日子後就不能發表,違例者最高可處罰款1,500新加坡元(約8,340港元)[35]或監禁一年。[36][37]


資料來源:ACE Electoral Knowledge Network

用民調抹黑對手?

美國大選中,也不時出現誘導式民意調查 (push polling),即以調查為名,實際目的是透過調查過程引導或影響受訪者的取態,亦屬政治選戰中的抹黑策略之一。較為人熟知的事例,發生在200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黨內初選,候選人之一的麥凱恩(John McCain)便成為誘導式民調的攻擊目標。

在競選重鎮南卡羅萊納州 (South Carolina),當時有調查員在電話中問受訪者,「如果得知麥凱恩有一名黑人私生女,是否支持他」。這一提問預設前提,意在攻擊候選人,雖然麥凱恩的黨內競爭對手喬治布殊(George W. Bush)乃這種攻擊的受益人,不過遭其否認牽涉其中。麥凱恩最終輸掉了南卡羅萊納州,布殊贏得黨內提名,繼而勝出大選,成為美國總統。[38]

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目前仍在初選階段,但同樣出現抹黑式選戰,共和黨候選人克魯茲被指在愛荷華州 (Iowa) 進行誘導式民調工作。[39]當然,誘導式民調的殺傷力究竟有多強,克魯茲及後在愛荷華州報捷,是否與其民調工作直接相關,仍待更多討論。但其帶來的啟示是,盡信民調,不如沒有民調,選戰當前,選民投下神聖一票前,最需要了解的,始終是自己的真實意願。

 

1 Jurek Martin, “Look beyond the polls for the real odds on Donald Trump,” Financial Times, December 24, 2015, http://www.ft.com/intl/cms/s/0/4c912406-a5b1-11e5-a91e-162b86790c58.html#axzz3vlbgEVKn .
2 〈政府成員倘選特首 梁振英稱不介意〉,《星島日報》,2016年1月15日,A08頁。
3 同1。
4 “Polls,” RealClearPolitics, http://www.realclearpolitics.com/epolls/2016/president/us/general_election_trump_vs_clinton-5491.html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5 此處賠率為2016年1月7日數字。由於缺乏賠率的歷史數據,文章以民調和賠率的同期最新數字作比較。
6 “How To Convert Odds To Their Implied Probability,” bettingexpert, http://www.bettingexpert.com/blog/how-to-convert-odds ,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1, 2015.
7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6,” Paddy Power, http://www.paddypower.com/bet/politics/other-politics/us-politics?ev_oc_grp_ids=791149#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8 “2016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Nomination,” RealClearPolitics, http://www.realclearpolitics.com/epolls/2016/president/us/2016_republican_presidential_nomination-3823.html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9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Nomination,” Paddy Power,  http://www.paddypower.com/bet/politics/other-politics/us-politics?ev_oc_grp_ids=481890 , accessed January 8, 2016.
10 “Wireless Substitution: Early Release of Estimates From the National Health Interview Survey, January–June 2015,” National Health Interview Survey Early Release Program, December 2015.
11 “Pew Research Center will call 75% cellphones for surveys in 2016,” Pew Research Center,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01/05/pew-research-center-will-call-75-cellphones-for-surveys-in-2016/ , last modified January 5, 2016.
12 Cliff Zukin, “What’s the Matter With Polling?”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June 20,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06/21/opinion/sunday/whats-the-matter-with-polling.html?_r=0 .
13 “Independent review of UK economic statistics: interim report,” HM Treasury and Cabinet Office (UK Government), December 2015.
14 以家庭住戶為單位、按季進行的勞工市場調查的回應率。
15 同13。
16 Jon Sindreu, “Statisticians’ Plea: Please Pick Up the Phon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December 2, 2015, http://blogs.wsj.com/economics/2015/12/02/statisticians-plea-please-pick-up-the-phone/ .
17 Tim Higgins,〈民調業者 要自求多福了〉,《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2015年12月2日。
18 同17。
19 Steven Shepard, “Gallup seeks fixes after 2012 miss,” Politico, May 16, 2014,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4/05/gallup-fixes-2016-106780?o=0 .
20 Steven Shepard, “Gallup gives up the horse race,” Politico, October 7, 2015,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5/10/gallup-poll-2016-pollsters-214493 .
21 同12。
22 同12。
23 流動電話服務用戶滲透率是以流動電話服務用戶總數除以本港人口而得出的。資料來源:「一九九三/九四至二零一三/一四年財政年度的香港電訊指標」,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2015年7月10日。
24 即10歲及以上人士在統計前12個月內曾使用互聯網服務的整體比率。資料來源:「2000年至2014年香港居民使用個人電腦及互聯網服務的情況」,《香港統計月刊》,香港政府統計處,2015年11月。
25 政府統計處的人口普查資料搜集工作,過往主要是安排統計員探訪住戶,進行面談訪問。隨著科技進步和香港人不斷改變的生活方式,以及要配合聯合國的最新建議,2011年人口普查加入了新穎的方法向住戶搜集資料,包括由住戶寄回填妥的短問卷及自行網上填報長問卷和短問卷。
26 「背景資料:資料搜集方法」。取自2011人口普查網站: http://www.census2011.gov.hk/tc/background-information-data-collection-method.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12月31日。
27 「調查方法 Survey Method」。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網站: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popexpress/lcrating/surveymethod.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21日。
28 「港大民研今日發放施政報告首輪跟進調查結果」。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網站: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lease/release1325.html ,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19日。
29 同2。
30 「傳媒透視:民調的科學性和民調的政治」。取自香港電台網站: http://rthk.hk/mediadigest/md0009/03.html ,查詢日期2016年1月22日。
31 民進黨正、副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陳建仁得票率為56.12%;國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王如玄得票率為31.04%;親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徐欣瑩得票率為12.84%。資料來源:「第14任總統(副總統)選舉 候選人得票數」。取自中央選舉委員會網站: http://db.cec.gov.tw/histQuery.jsp?voteCode=20160101P1A1&qryType=ctks ,查詢日期2016年2月11日。
32 「台灣大選:選前最後民調結果紛紛出爐」。取自BBC中文網網站: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1/160105_taiwan_election_polls ,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5日。
33 「常見問答:政黨及任何人可否發布民意調查資料?」。取自中央選舉委員會(台灣)網站: http://web.cec.gov.tw/files/15-1000-12407,c2242-1.php ,查詢日期2016年1月22日。
34 「新世代觀點:選前不能公佈民調的歷史與討論」。取自風傳媒網站: http://www.storm.mg/article/23969 ,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1月22日。
35 以2016年2月15日匯率(1.00新元=5.56港元)計算。
36 “Blackout period for release of opinion poll results,” ACE Electoral Knowledge Network, http://aceproject.org/epic-en/CDTable?view=country&question=ME062 , accessed January 22, 2016.
37 註:香港未設民調「冷靜期」,但有指引規管公布票站調查結果的時間。即選舉管理委員會發出指引,呼籲傳媒及各有關機構應待投票結束後,才公布票站調查結果,或就個別候選人或地方選區候選人名單的表現發表具體評論或預測。資料來源:「選定地方對票站調查的規管」,立法會秘書處,IN10/07-08,2008年3月14日。
38 Jennifer Steinhauer, “Confronting Ghosts of 2000 in South Carolina,”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October 19, 2007, http://www.nytimes.com/2007/10/19/us/politics/19mccain.html?_r=0 .
39 Anna Giaritelli, “Trump to Cruz: Bring on the push polls,” Washington Examiner, January 13, 2016, http://www.washingtonexaminer.com/trump-to-cruz-bring-on-the-push-polls/article/25803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