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3-06-21

雙非世代上學去



或許是過往沒有預計,也可能早就知道,只是想不到影響會那麼大。怎說也好,千禧過後由內地人士到港誕下的「雙非嬰兒」[1],近年逐漸發揮他們在香港的影響力。近日最明顯的例子,是住於羅湖以北的跨境學童,令北區的小學學位供應不勝負荷。

事緣政府早前公布小一統一派位結果,由於跨境學童太多,令約400名報讀北區三個小一統一派位校網的學童,無法原區就讀,要被派往大埔區的學校,結果惹來部份北區家長不滿。後來經教育局安排,由25間北區小學提供「返回學位」,讓198名學生有機會返回北區。只是問題無法完全解決,因為政府規定,申請「返回學位」的學生不能選擇學校,提出申請後,局方亦會取消先前獲派的大埔學位。這個規定令部份家長擔心,申請「返回學位」會令子女「越派越差」,或被改派到難找校巴接送的學校。[2]結果,「返回機制」只有91人參加,參與率不到一半。[3]

一個世代的誕生

其實自終審法院於2001年7月裁定「雙非嬰兒」擁有香港居留權後,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嬰兒數目,佔香港新生嬰兒總數的比例接近連年上升。2005年開始,有關比例更超過3成,其中「雙非嬰兒」所佔的比例,亦於當年首次超越一成,達16.2%,比例遠高於2004年的8.2%。其後這個比例逐年遞增,並於2011年到達37.4%,為歷年高峰。[4]

政府在一兩年前意識到雙非孕婦的大量湧入導致本地產科病床不足,於是自2011年6月起採取措施,限制來港分娩的非本地產婦人數,2012年出生的「雙非嬰兒」數目,比上一年明顯下跌了四分之一,但仍佔該年新生嬰兒總數的29.2%。[5]終於在2013年,政府實行「零配額政策」[6],雖然有指部分雙非孕婦,現在仍會透過「假結婚」、「假求學」、「假移民」等方式避開「零配額政策」的限制[7],但持續多年的雙非嬰兒潮,相信已經過了高峰期。

不管雙非嬰兒潮是否終結,無可否認的是,雙非嬰兒潮已為香港製造一個「雙非世代」。這代人當中,很多都擁有「雙非」背景,而且數目眾多。從歷史縱軸來看,本港新生嬰兒數目自1997年後,幾乎一直下跌,到2004年才開始回升。回升的原因,正是因為「雙非嬰兒」的增加,抵銷了本地孕婦所生嬰兒數目的下跌。到2006年,香港新生嬰兒數目達6.6萬人,超過1997年。[8]到2010年,相關數字達到30年來的高位,2011年更突破9萬,較2001年上升近98%。新生嬰兒數目在2012年雖然有所減少,但仍然超過9萬。

以數量超越1997年及「雙非」比例至少2成為準則,在2006至2012年出生的一輩,可謂「雙非世代」。他們夾雜了背景完全不同的新生代,其中「雙非」背景的一群,生活文化、對社會服務的需求,以至長大後的人生抉擇,都可能跟父母皆為地道港人的同輩大為不同。這樣的世代結構會為香港帶來甚麼影響,值得深思。在某些方面,社會亦可能要及早規劃。今年北區小一學額不足,正好是一次警示。

學童大增

現時每日由深圳過境至香港就讀的雙非學童數以萬計。[9]以六歲(即適合就讀小一)的學齡計算,今年入讀小一的學童應於2007年出生。據政府數字,當年新生嬰兒的數目為70,875,當中雙非佔26.6%[10],不論總數和雙非所佔的比例,往後幾年均會增加。換句話說,若社會沒有任何調節,未來5年北區小一學額,將繼續供不應求,並且愈來愈嚴重。

這個現象,並非今天才出現。早自2006年,跨境學童的人數已不斷增加,由約4,500名增加了兩倍至2011年1.3萬,其中小學和幼稚園學童人數的增幅尤為明顯;在2006至2012年間,就讀幼稚園的跨境學生由近800人顯著上升逾6倍至5,708人,可見早幾年前已有「小學學位可能不足」的訊號發出。但到今年,社會好像還是來不及反應。[11]

需求擴散

反應不及,主因是跨境學童的學額需求,主要集中在北區。在小一派位機制下,現時全港18區共分36個校網。2011/12學年,在北區小學上學的跨境學生,佔當區小學學額的22.9%,遠遠高於鄰近的大埔(2.9%)、元朗(2.2%)、屯門(1.5%)、沙田、荃灣及葵青(0.1%)。[12]2012年的跨境小學學童約有6,800人,亦多選擇在北區學校就讀。今年北區學校小一共提供3,600個學額,雙非兒童更佔了近40%。[13]

跨境學童對學額需求的增加,亦出現在其他地區。過去5年,大埔、元朗、屯門區小學跨境學童人數,升幅分別為2.4倍、1.6倍及10.8倍,遠高於0.3倍的北區。元朗區跨境幼稚園生5年內上升28.5倍,目前超過1,600人。屯門區跨境讀幼稚園生達1,200人,5年間升12.5倍。大埔區幼稚園跨境學童則由08-09學年的1人增至今年的190人。[14]

因應今年北區小一學位緊缺,教育局首設「返回機制」,其他紓緩措施還包括在北區增加14班小一;每班增加學額至約33個;利用北區學校剩餘課室或其它用途房間作為額外課室;使用合適空置校舍作學校用途;在北區四所小學進行擴建工程等。[15]

「專用校網」與「指定學校」

另外,教育局正考慮於2014/15學年為跨境學生設「專用校網」,提供沙田、荃灣、北區及屯門等六個地區的剩餘學額,避免太多學生集中在同一地區。[16]這建議令人聯想到支援少數族裔入學的「指定學校」,雖然兩者目的不盡相同。「專用校網」是為紓緩大批跨境學童帶來的學位緊張;「指定學校」則是為非華語學生的教與學集中提供支援。但具體操作時,兩者都有「畫地為牢」的性質,提供集中服務。「指定學校」模式的優劣,或可作為「專用校網」的參考。

「指定學校」於2006/07學年設立,每年提供30萬元的特別津貼。指定中小學亦由當年15所增至2011/12年的30所。但平機會前主席林煥光指,「指定學校」的政策可能有歧視成分。[17]由此及彼,為保護「原區學童」而令跨境學生放棄平等就學機會的「專用校網」若果成事,會否也被貼上歧視的標籤?有雙非家長慨歎,雙非兒童雖獲承認港人身份,但具體政策卻不承認他們的子女。[18]

敝除歧視與否,根據「指定學校」的經驗,單純把少數族裔編配到「指定學校」,未必可以滿足他們的學習需要。近日就有研究指出,「指定學校」政策加深了學校之間以及校內的隔閡,令非華語/少數族裔學生與本地華裔學生分隔,局限了他們學習互相尊重,以及體會多元文化的機會。[19]

學額不足只是問題的開始

近年中港矛盾升溫,類似的問題,或許也會出現在「雙非世代」的學習環境。再參考少數族裔的例子,有關注少數族裔的組織建議當局為教師提供培訓,提升教師的種族及文化敏感度,以及對少數族裔學童所面對的困難的認知度。[20]現時,部分學校已加強這些方面的教師培訓,當局思考「雙非世代」的教育安排時,不妨借鏡。

智經在2009年發表的《港深教育合作研究》報告已經指出,隨着跨境學童人數上升,香港將面對不少問題。除了交通安排、使費及上課時間,其他與跨境學童成長相關的課題,包括生活適應、學習適應、學習支援、家長支援,以及學童建立社區網絡等,同樣需要關注。[21]

報告當時提出多項建議,例如增加邊境附近學校的資源、增加北區學校的班數,以及擴大學校規模。針對學童生活及學習適應的問題,報告建議政府或學校提供多元化課程或過渡期的適應課程,以配合學童所需,也可彈性編排學童學習的課程,如提供英文補習課、繁體字及電腦課等,讓他們盡早適應香港學校生活,融入香港社會。長遠而言,報告認為要建立多元化的共融氣氛、重新檢視及規劃道路網路,以及推動香港和深圳發展跨境學校聯繋網絡等。

5年後,今天的小一學童要準備申請中學學位,11年後將爭取大學名額。而據統計處預計,目前約20萬名的雙非兒童中,近一半會在21歲前返回香港居住。[22]到時他們的就業、住屋、交通等需求,都須處理。「雙非世代」人口眾多,社會能否善用這批新增勞動力?屆時會否出現嚴峻的青年就業問題?雙非人最終會自然地說一聲我是頂天立地的香港人,或是變成兩面不是人?諸如此類的問題,香港在十多年後便要面對。希望到時,我們不會像今年小一派位般,給早已預計出現的現象殺個措手不及。

 

 

1   其配偶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嬰兒。
2  「北區25小學 收198回流學童」,《蘋果日報》,2013年6月12日。
3  「91人參加返回機制 校長稱反映家長欠信心」,香港電台,2013年6月19日。
4  「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 父母均為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內地人而在香港出生的兒童的居留權問題」,律政司,2013年5月28日。
5    同3。
6    政府去年宣布於今年實施「雙非零配額政策」,公私營醫院均不再接受雙非孕婦的分娩預約。
7  「縱然實行零配額 雙非亂象無了期」,《東方日報》,2013年2月4日。
8  「香港人口趨勢1981-2011」,政府統計處,2012年12月28日。
9   除雙非兒童,跨境學童亦包括居於深圳的香港人子女及單非兒童。
10 同3
11「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回應北區小學學額不足」,立法會CB(4)411/12-13(30)號文件,2013年1月25日。
12 同上。
13「協助雙非童適應環境 不應強要本地童遷就」,《明報》,2013年6月6日。
14「元朗幼園跨境童 5年激增29倍」,《大公報》,2013年6月5日。
15「立法會六題:北區小一學位」,政府新聞處,2013年2月6日。
16「教局擬明年設跨境生專用校網」,《大公報》,2013年2月6日。
17「林煥光:教局融合教育失敗」,《明報》,2011年7月12日。
18 千跨境學童申請北區學位 北區學位緊張」,《南方都市報 深圳版》,2013年6月3日。
19「浸大研究顯示政府對非華語/少數族裔學生教育支援不足」,香港浸會大學,2013年5月21日。
20《香港融樂會就少數族裔教育致平等機會委員會的意見書》,2011年8月。
21《港深教育合作研究》,智經研究中心委託香港浸會大學教育學系進行,2009年4月。
22「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 北區小學學額短缺的相關事宜」,教育局,201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