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6-04-11 | 《星島日報》

將孩子送到不用電腦的學校 為何有資訊科技從業員這樣做?



在人人手握智能電話的年代,資訊科技如何與教學融合,是教育界的重要議題。資訊科技有助提升教學質素,相信沒有多少人質疑,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最近發表的調查也顯示,受訪的教師和學生普遍肯定電子學習的成效。[1]然而,如果資訊科技對完善教學的作用真的毋庸置疑,以下的現象便顯得不可思議……

在美國,包括eBay的首席技術官、谷歌、蘋果、雅虎和惠普的員工,數年前紛紛將孩子送到加州一間標榜不使用資訊科技教學的學校上課。這間名為半島華德福學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的學校,沒有電腦或螢幕,也不主張學生在家中用電腦。他們奉行活動教學,鼓勵學生「落手落腳」學習,例如透過針織培養解難能力、數學技巧和協調能力,或是在誦唸句子的同時拋傳沙包,相信這樣可以加強孩子們手腦並用的能力;這套教學思想認為,電腦會窒礙創意思維、動作、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也會令人心不在焉。[2]

愈多資訊科技 成績愈差?

這些「極少數人的極端行為」,自然無法否定資訊科技的教學功能,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下簡稱「經合組織」)在去年發表的一份報告,不得不令人反思。該份報告提出,在課堂中運用資訊科技,對於學生成績的影響只是好壞參半。報告根據2012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下稱PISA)的數據,指出一些落力投資資訊科技教育的國家,其學生的閱讀、數學和科學成績,均未見顯著進步。[3]另外,如表一所見,不論是經合組織成員國的學生還是香港學生,在校內使用互聯網的時間愈長,其閱讀、數學和科學的PISA成績便愈遜色;表二亦顯示,在校內愈常使用電腦操練的學生,其閱讀、數學和科學的成績也愈差。[4]

表一

資料來源: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2012


表二

資料來源: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2012

對於以上現象,經合組織提出兩個可能原因:其一,建立深入、概念性的理解能力,以及進行高層次的思考,均需要教師和學生間的密集交流,但科技有時會令到這類交流減少;另一個解讀方法則指現時各界仍未掌握能夠充份發揮科技效用的教學方式,又謂科技雖然可以讓出色教學更上一層樓,卻無法彌補差勁的教學。[5]概括而言,資訊科技能否促進學習,視乎使用情況,以及如何使用。

就以上問題,美國一間硏究中心Center for Promise去年發表的報告,值得參考。報告提及一個綜合了約40年的不同硏究所作的分析,指科技對學生學習有細小至中等的成效,而在將科技作為輔助而非直接教學的教學模式當中,這效果最為明顯。[6]

成效是否可以歸功資訊科技?

要評價資訊科技教育是否對學生有益,或許應該回歸基本步,探討資訊科技的應用能否增進學生的學習興趣、協助學生解決學習時的難題,以至對相關知識有更深入的了解。教育局在2011年推行為期三年的「學校電子學習試驗計劃」[7],硏究團隊發現,參與試驗計劃的學生中,小學生表示提升了學習興趣及動機,中學生則表示增強了資訊及通訊科技技能,並對學科有更深入了解。學生在資訊素養以及自主學習的個別範疇也取得不同程度的進步。[8]

以上的研究發現看似令人振奮,卻也不乏可議之處。例如要提升學生學習興趣及動機,是否非用上電子科技不可?無可否認,小朋友大多喜愛接觸新事物,但要令學生投入學習,未必要砸錢大搞科技,花些心思也可能收到相同成效。前面提及的半島華德福學校,有老師提出教授小朋友分數時,可引導他們將蘋果、蛋糕等食物切半、切四塊或切成十六分一,然後品嚐,認為這樣做也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力。[9]值得注意的是,在教聯的問卷調查中,只有35%的受訪學生提及採用電子學習的影響之一是提升學習興趣。[10]

數碼達人 未必是學習達人

或許有人認為,即使資訊科技並非提升學生學習興趣的必需品,但藉其收集學生的學習數據,評估教學進度,協助老師因材施教,仍然有不容忽視的潛力。再者,讓學生及早掌握運用資訊科技學習的能力,終歸有利他們日後終生學習。

關於借助數據分析提升教學質素,願景固然美好,智經過往亦曾探討其可行性[11],在此不贅。至於協助學生掌握運用資訊科技學習的能力,同樣值得肯定,但我們需要認清,掌握運用資訊科技的能力,並不等同善用資訊科技學習;懂得使用資訊科技幫助學習,也不一定較那些少資訊科技的人善於學習。經合組織便提出,若學生用智能手機的方法是,找尋答案後「搬字過紙」,不會令他們變得更聰明。[12]

五所參與了上述「學校電子學習試驗計劃」的中學,在2013年參與了國際計算機與資訊素養水平硏究(下稱ICILS),結果發現參加了試驗計劃的學生,較普遍學生更傾向運用資訊及通訊科技。[13]然而,現今學生都屬「數碼原住民」,大多習慣使用各類科技裝置,那些較其他人更傾向運用資訊及通訊科技的學生,是否就更善於學習?

在2013年,有約2,000名香港中二學生參加ICILS,香港大學教育應用資訊科技發展研究中心(下稱CITE)根據該硏究,指出香港學生的ICILS得分,在所有參與的發達經濟體系當中相對低,香港學生之間的電腦與資訊素養水平,差異也很大。另外,香港學生在較高層次的資訊製作和交流範疇表現較差,尤其在整合資訊、創建資訊、交流和發佈資訊方面,較國際平均水平顯著的低。[14]現今資訊泛濫,質素良莠不齊,CITE的研究指出,只有53%的香港學生表示曾在校內學習如何分辨哪些網上訊息是可以信任。[15]

在現今世界,完全將資訊科技拒諸教育界門外,自然脫離科技與生活高度融合的現實。然而教學最重要的因素仍是「人」:學生如何用科技去學,老師如何用科技去教,仍是關鍵所在。

 

1 『「電子學習的推行與成效」學生問卷調查簡報』,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2013年3月21日,http://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20160321_survey_S.pdf,第5-6頁; 『「電子學習的推行與成效」教師問卷調查簡報』,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2013年3月21日,http://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20160321_survey_T.pdf,第6頁。
2 Matt Richtel, "A Silicon Valley School That Doesn't Compute," Th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2,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10/23/technology/at-waldorf-school-in-silicon-valley-technology-can-wait.html?_r=0.
3 "Students, Computers and Learning: Making the connection," PISA, OECD Publishing, September 15, 2015, http://dx.doi.org/10.1787/9789264239555-en, p. 15.
4 "Database - PISA 2012: Interactive Data Selection - Results" 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http://pisa2012.acer.edu.au, accessed September 24, 2015.
5 同3,pp. 3 and 4.
6 "Wired to Learn: K-12 Students in the Digital Classroom," Center for Promise, March 11, 2015, http://www.americaspromise.org/sites/default/files/Wired to Learn K-12 Students in the Digital Classroom.pdf, pp. 6 and 7.
7 《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報告:發揮IT潛能 釋放學習能量 全方位策略》,教育局,2015年8月,第7頁。
8「學校電子學習試驗計劃硏究報告摘要」,教育局,2015年6月,http://ite4.fwg.hk:8080/ite4/Chin/content/files/ITE4/pilot_scheme_exe_sum.pdf,第2至5頁。
9 同2。
10 『「電子學習的推行與成效」學生問卷調查簡報』,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2013年3月21日,http://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20160321_survey_S.pdf,第4頁。
11 「數據分析科技能否取代TSA?」,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12月21日,http://www.bauhinia.org/new_bauhinia/index.php/zh-HK/analyses/402
12 同3,p. 4.
13 同8,第3頁。
14 「第一屆國際電腦與資訊素養水平研究(ICILS) 2013研究結果」。取自香港大學網站:http://www.hku.hk/press/press-releases/detail/c_1198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5 「第一屆國際電腦與資訊素養水平研究(ICILS) 2013 研究結果附錄」。取自香港大學網站:http://www.hku.hk/f/news/11981/ICILS 2013 tables-c.docx,查詢日期2015年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