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3-06-25

情越貧窮線:以企業業務扶貧



近日有報道指,去年擁有100萬美元資產的香港人,多達11.4萬,較2011年增加35.7%,增幅冠絕全球。[1]若看了報道就以為普遍港人生活得以改善,那便是一大誤會。根據社會服務聯會(下稱社聯)數字,2012年上半年香港的貧窮人口接近120萬,貧窮率達17.6%,較2011年增加0.5個百分點。[2]反映收入差距的堅尼系數,自1996年一直維持在0.5以上,2011年更上升至0.537,[3]為已發展地區中最高,超過聯合國相關組織所定0.4的警戒水平。可見富者愈富的同時,貧窮問題未見紓緩。

在這個背景下,扶貧、防貧、脫貧、滅貧,不難成為公共領域的關鍵詞。不少人認為政府應該加強應對貧窮問題的工作,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多次表明,今年內會訂出「貧窮線」,協助政府制定扶貧政策,並量度政策成效。早前她出席智經及社聯合辦的「扶貧及商界參與」論壇(下稱「論壇」)時,也透露扶貧委員會大致同意以住戶收入中位數的一半,釐訂貧窮主線。[4]

其實除了政府,社會各界也能出力支援弱勢人士,當中包括商界。智經上月發表的《商界扶貧》研究報告(下稱《報告》),以及有份籌辦的「論壇」,也有探討擴大商界扶貧工作的可能性。[5]

商界人士慣常以捐款協助弱勢群體,智經認為,這種傳統的扶貧模式,未能充分發揮商界的優勢。因應本身資源,商界在教育、就業、意識建立等層面,也能為支援弱勢群體貢獻。現時本地商界,不乏改變企業的運作模式,將弱勢社群工作納入業務營運的例子。「論壇」邀請了九間大、中、小企,分享他們的扶貧工作。他們都是一些不錯的參考對象。

改變商業運作模式

為更生人士提供就業機會的中小企代表富湛公司,便在「論壇」分享了他們將業務發展與扶助更生人士工作結合的經驗。 據統計,2008年本地獲釋犯人達9,100名,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早前一項調查指,受訪的更生人士在囚期間接受職業訓練不足,出獄後面對就業障礙。當中超過九成半表示,因為獄中的工作與社會脫節,工作經驗未能協助他們尋找工作。他們最大的就業障礙,在於受聘時遭遇案底歧視和低技術歧視。[6]

負責本地及海外展覽業務的中小企業富湛,一早有意協助弱勢社群,特別是更生人士融入社會。2006年公司推出「富湛善導朝陽共融計劃」,透過院所或戒毒所,為即將獲釋的在囚人士提供職前培訓。培訓以溝通為主,約150至160小時,主要是聆聽更生人士發言。其實只要曾修讀建造業平安咭課程的退休人士、家庭主婦、低收入人士、少數族裔、精神病康復者,都是公司的招聘對象。

富湛主要業務包括展架建造及照明安裝,公司將複雜的安裝工作,分解成多個簡單的工序,以降低行業門檻便於弱勢社群入行做兼職。目前共有9名員工,當中6至7人屬更生人士。每次展覽項目需聘請大量臨時工,當中20%至25%為更生人士。

《報告》發現,有商戶擔心將扶貧融入企業的業務運營可能會過分消耗企業資源,影響業績。[7]但富湛的代表表示,當更生人士決心改過時,他們的工作能力和忠誠度,較不少人還高。

以少數族裔為協助目標的「香港上海大酒店」,是另一個藉業務扶助弱勢的例子。據統計處2011年數字,有超過9萬5千名少數族裔人士在港工作(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佔本港總勞動人口2.7%。[8]少數族裔普遍面對低學歷和低收入的問題,當中超過七成的工作人口從事「非技術」行業,遠高於全港工作人口的相應數目(低於兩成)。撇除外籍傭工,部份族裔的每月收入中位數明顯低於全港工作人口的12,000元,包括印尼人的8,000元、泰國人的8,500元以及菲律賓、巴基斯坦和尼泊爾人的10,000元。[9]

普遍認為,中文能力是這一群組的主要生活障礙,政府一向有為少數族裔提供教育支援,如最近提議將中文教育提前至幼稚園。不過「香港上海大酒店」的代表在「論壇」上提出,少數族裔學生性格外向,英文良好,有些又懂得講廣東話。這些都是在酒店行業發展的優勢。

「香港上海大酒店」今年與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合作,安排中五的少數族裔學生到旗下公司,如半島酒店實習。九名對酒店行業有濃厚興趣的學生,分別來自菲律賓、巴基斯坦、韓國等地。實習工作為期十個禮拜,由員工以導師形式,帶領他們親身了解房務、飲食和會所服務的運作。公司又安排了不同業務的管理人員與學生交流,提供職業建議。以上的工作,都是以核心業務協助受助群體發展的鮮活例子。

與社福機構合作

《報告》提到,不論是大小企業,商界參與支援弱勢社群的工作時,往往遇到難以識別有需要人士的限制。商業機構雖有人力、物力和豐富的市場經驗,但較難掌握或確認有需要協助的貧窮人士。在收集需求群組的資訊方面,非政府機構,尤其是具備專業服務經驗的社福機構,有明顯優勢。

在「論壇」經驗分享的九間企業,便借助了社福機構的優勢,推展支援項目。以上文提到的少數族裔酒店實習計劃為例,「香港上海大酒店」透過社聯與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合作,挑選目標人士。項目的開始和結束階段,社聯又會做社區影響評估,研究能否實現預期的社會影響力和為受助學生作出貢獻。

據另一位分享嘉賓中電集團代表介紹,為紓緩低收入人士的通脹壓力,集團於2011年9月開設「有營飯堂」,在深水埗推出「十蚊飯」,提供熱食(一湯一餸)予當區低收入和無工作的家庭。計劃推出後,中電和社聯、港大合作設計問卷,評估項目的成效。結果發現,一半人士省下本來用作吃飯的錢作為醫藥費和兒女的教育費,而且飯堂也為社區提供了很好的社交平台。從這些例子可見,企業透過與不同機構合作,不但有助識別有需要的人士,更有其他好處。智經認為,社會各界,包括政府、非政府機構、商業團體以至市民大眾,可取長補短,提升扶貧效率(如減少服務重疊),建立可持續的機制,讓受助人溫暖。

註:
在「扶貧及商界參與」論壇上分享經驗的企業包括:
香港上海大酒店
匠髮廊
富湛有限公司
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
花旗集團
九龍倉有限公司
澳加光學有限公司
中電控股有限公司
滙豐銀行

 

 

1「本港百萬富翁增35.7%冠全球」,《信報》,2013年6月20日。
2「2012 年上半年貧窮數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13年1月26日。
3「香港的堅尼系數:趨勢與解讀」,《二零一二年半年經濟報告》,2012年8月。
4「政務司司長出席『扶貧及商界參與』論壇致辭全文」,政府新聞處,2013年6月14日。
5「商界扶貧」,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5月29日。
6「更生人士就業障礙研究」,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009年3月。
7 同5。
8「2011人口普查:少數族裔人士主題性報告」,政府統計處,2012年12月。
9 同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