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耳相傳 萬人萬套心中真理


創意及文化 | 2016-05-09 《星島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一年一度的長洲太平清醮即將舉行,搶包山、飄色巡遊等活動每年吸引萬人圍觀,已成為本地獨有的文化符號。每個傳統文化背後都有一段歷史,太平清醮的源起可追溯至百餘年前的清朝,據島民相傳,長洲曾發生瘟疫,為求消災,居民延請高僧,向北帝神祈福,並奉北帝神像遊行,之後疫症消除。自此以後,島民每年皆舉辦太平清醮,如今已是全城矚目的節慶活動。[1]

由口耳相傳,到成為官方記載的歷史,展現了長洲太平清醮的文化內涵。及至現代,平民百姓透過訪談,訴說自己的人生、觀點和情感,當細碎的街坊回憶集腋成裘,繼續拼構香港歷史的一角。由庶民拼湊而成的口述歷史,記錄社會發展和變遷,既補充和豐富主流歷史,也具備凝聚社區、促進跨世代溝通的功能,若能善用,裨益可不止編纂出一部本地史。

大時代、小人物的故事

歷史的記載和研究方法多樣,長久以來,人們較常接觸的官修歷史,記述了某些面向的社會和時代面貌;口述歷史則是透過深入訪談,發掘歷史見證人的回憶,補充官修歷史。

口述歷史「可大可小」,範圍可大至重要事件的見證親述。1948年,美國歷史學家Allan Nevins在哥倫比亞大學(哥大)創辦了美國首個現代口述史機構[2],也就是現時的「哥大口述歷史研究中心(The Columbia Center for Oral History)」[3],奠定了口述歷史運用及推廣工作的基礎。到2001年,哥大開始了「911事件」口述史工作,在往後十年,哥大與約600人進行了逾900小時的訪問,有關內容被收藏至其口述歷史資料庫,協助民眾深入了解事件對社會的影響。[4]

口述歷史也可以細碎至社區變遷或地方掌故的民間記憶。2014年,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區公共圖書館發起「我們的街道、我們的故事(Our Streets, Our Stories)」項目,在搜集當地居民的口述史、照片、文件等資料後,上載至網上,呈現社區的不同視角。該項目仍在進行中[5],並計劃擴展至鄰近的曼哈頓和布朗克斯區。[6]

功能一:豐富歷史敘述

讓歷史敘述更加立體和豐富,這是口述歷史的主要功能之一。在香港,該項工作主要由政府、學者及民間團體共同推動。較具規模的,有由政府參與成立的「香港留聲」口述歷史檔案庫,以文字和錄音,向公眾展示香港昔日的風土人情和歷史發展。[7]受訪者除前港大校長黃麗松[8]、觀塘區議會現任主席陳振彬[9]等知名人士外,更多的則是茶樓職員、布廠女工、街市小販等普羅百姓。[10]

在個別課題的研究項目,口述史也是重要的資料來源。學者黎明海編著的《功夫港漫口述歷史1960─2014》一書,便以本土港漫主筆及相關人士的視角,梳理出香港漫畫業過去逾50年的發展。[11]另外,關注本土文化的民間機構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亦不定期舉辦工作坊和導賞活動,以口述歷史訪問,帶領公眾尋找各區歷史回憶。[12]

功能二:挑戰既有解讀

另一方面,香港目前並無檔案法,本港的歷史檔案,主要收藏在香港歷史檔案館。公眾雖然可查閱政府部分歷史檔案,然而哪些檔案具歷史價值、應作永久保存,哪些可予銷毀,這些準則是由政府相關部門自行界定。[13]因此有意見質疑具歷史價值的檔案資料,能否得以妥善保存。[14]

在香港現時的政治氣氛下,存在以上擔憂不難理解。今年3月,在一場關於「香港故事館」更新工程的公眾諮詢會上,有年輕人表達對於官修歷史的懷疑,擔心場館內關於主權移交後歷史的處理方法,例如不知遊行人數的記錄,會以哪個單位公布的數據作準。[15]當主流歷史備受質疑,全面的個案記錄和民間記憶,為過去片段提供不同的解讀,成為了口述歷史的另一重要功能。

功能三:聯繫社區

在鼓勵市民參與整理歷史的過程,口述歷史還擔當了另一角色──增強社群意識和本地歸屬感。近年,政府啟動多個大型市區重建項目,拆舊建新的景象不止於街道、樓宇,還有由人築起的社區脈絡,於是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和小商戶的故事,亦受到愈多人關注。2007年,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啟動位於上環卑利街/嘉咸街的H18發展計劃,包括附近佇立百年的嘉咸街市集。[16]有機構趁機走訪受重建影響的小商戶,以文字和影像記錄他們在社區的點滴,並編撰成書《餘光:H18市集口述歷史》。

從豬肉檔、水果檔、燒臘店,到雜貨鋪,不同的老店故事,透露着個人奮鬥的歷程、街坊鄰里的人情,以及對舊區重建的體會和期盼。有店鋪檔主說,「從父親開始,我們經營生果檔已經近三十年。當時,父親為糊口,才選擇這門生意……我選擇接手生意全因為一個字──『情』」。[17]街坊的生活實錄和心聲,化成文字或圖片記錄成冊,幫助人們回溯上環舊街多元的社群面貌,和思索在推進城市重建時社區的不同需要。

功能四:實踐老有所為 促進世代溝通

近年類似的口述歷史項目愈來愈多,呈現方式大多以網站、書籍等為主。也有個別的口述歷史計劃,以更多元化的形式出現,令有關歷史更具社區面向。以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與本地劇團、地區團體共同籌辦的「社區口述歷史戲劇計劃」為例,便在過去幾年,將蒐集到的東區、深水埗、沙田等地區長者的親身經歷和回憶,編寫成劇本,並讓長者在舞台上親身演繹他們的故事。[18]

其中兩場關於北角和深水埗的社區口述歷史劇,於今年初上演,參加者中不乏區內七八十歲的年長人士,他們透過劇場分享人生點滴,實踐「老有所為」。當長者家人在幫助其排練對白時,年輕一代更能了解長者以往的生活,增進感情。

當長者的經驗故事與社區變遷交錯呼應,口述歷史的價值,已不限於個人情感的傳承,更是台上台下對於社區、城市發展的集體回憶和感思。究竟何為歷史?正如台灣作家龍應台在去年香港書展的演講中所說,國有國史,黨有黨史,但民眾腦海中的記憶,也是不可多得的歷史。[19]

1 「保護及推廣香港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長洲太平清醮」,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資料文件,立法會CB(2)2183/10-11(01)號文件,2011年6月。
2 “Allan Nevins,” Columbia 250, http://c250.columbia.edu/c250_celebrates/remarkable_columbians/allan_nevins.html, accessed April 29, 2016.
3 “Columbia Center for Oral History,” Columbia University Libraries, http://library.columbia.edu/locations/ccoh.html, accessed April 14, 2016; “The Oral History Research Office Is Now The Columbia Center for Oral History,” Columbia University Libraries, http://library.columbia.edu/news/libraries/2011/20110601_columbia_center_for_oral_history.html, last modified June 1, 2011.
4 “September 11, 2001 Oral History Projects,” Columbia University Libraries/Information Services, http://library.columbia.edu/locations/ccoh/digital/9-11.html, accessed April 14, 2016.
5 “Our Streets, Our Stories: Oral History,” Brooklyn Public Library, http://www.bklynlibrary.org/seniors/our-streets-our-stories-o, accessed April 14, 2016.
6 “Narrating Brooklyn Through Oral Histories,” CityLab, http://www.citylab.com/navigator/2016/03/telling-the-story-of-brooklyn-through-oral-histories/473835/,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16.
7「『香港留聲』簡介」。取自香港記憶網站:http://www.hkmemory.hk/collections/oral_history/intro/index_cht.html,查詢日期2016年4月14日。
8「『香港留聲』口述歷史檔案庫:黃麗松」。取自香港記憶網站:http://www.hkmemory.hk/collections/oral_history/All_Items_OH/oha_52/bio/index_cht.html,查詢日期2016年4月14日。
9「『香港留聲』口述歷史檔案庫:陳振彬」。取自香港記憶網站:http://www.hkmemory.hk/collections/oral_history/All_Items_OH/oha_110/bio/index_cht.html#p73031,查詢日期2016年4月14日。
10「『香港留聲』口述歷史檔案庫:查看全部項目」。取自香港記憶網站:http://www.hkmemory.hk/collections/oral_history/Oral_History_Images/index_cht.html,查詢日期2016年4月14日。
11 黎明海,《功夫港漫口述歷史1960-2014》,(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5)。
12「尋找社區歷史回憶」。取自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網站:http://cache.org.hk/blog/category/尋找社區歷史回憶-community-heritage-in-oral-history/,查詢日期2016年4月26日。
13 《政府檔案處2014年報》,香港政府檔案處,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30日;「歷史檔案館管理」。取自香港政府檔案處網站:http://www.grs.gov.hk/ws/tc/faq_archives.htm,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4月10日。
14「2011.11.16 不落人後,立即制訂《檔案法》!」。取自立法會(九龍西)黃毓民議員網站:http://www.yukman.hk/wp/record/2141/,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11月16日。
15「鏗鏘集:歷史的補白」。取自香港電台網站:http://programme.rthk.org.hk/rthk/tv/programme.php?name=tv/hkcc&d=2016-04-03&p=858&e=351589&m=episode,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3日。
16「卑利街╱嘉咸街發展計劃」。取自市區重建局網站:http://www.ura.org.hk/tc/projects/redevelopment/central/peel-street-graham-street-development-scheme.aspx,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9月24日。
17 何沛霖、蔡家兒,《餘光:H18市集口述歷史》(香港:聖雅各福群會,2012),頁44。
18「社區口述歷史戲劇計劃」。取自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觀眾拓展辦事處網站:http://www.lcsd.gov.hk/CE/CulturalService/ab/tc/oralhistory.php,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0日;「社區口述歷史計劃: 深水埗」。取自中英劇團網站:http://www.chungying.com/community/details/52,查詢日期2016年4月26日。
19「香港書展2015:我有記憶,所以我在」。取自Youtube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pxPxB-in9w,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