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6-05-23 | 《經濟日報》

會展旅遊──香港旅遊業下一增長引擎?



今年的「五一」黃金周,內地旅客按年略增7%[1],沒有預期般惡劣。但回顧今年第一季,整體訪港旅客人次按年減少逾一成;而自去年6月起,訪港旅客人次已連續九個月出現按年下跌。[2]訪客人次從高處回落,主因是內地旅客減少。這也解釋了為何早前有業界人士建議讓更多內地城市的居民來港自由行,以至恢復深圳一簽多行。[3]

但另一方面,內地訪港旅客的人次在過去十多年不斷攀升,佔總訪港旅客人次由2001年的32.4%,增至2014年的77.7%。[4]旅客的增長速度和總數,以及以內地旅客為主的模式,令各界關注香港接待旅客的承載力和民生所受到的影響。[5]

其實撇除內地人,今年首季的訪港旅客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按年上升了5.4%。[6]故此追逐旅客人數增長,未必是興旺本地旅遊業的上策;開拓更多元、更均衡、更穩健及高消費的客源,或更有利於其長遠發展。[7]

政府表示今年將拓展高增值旅遊,包括推出措施,吸引高消費的會展及商務旅客。商務客包括來港參加企業會議、展覽及其他商業活動的旅客。然而數字顯示,2015年,會議、展覽及獎勵旅遊(會展旅遊)過夜旅客的數目,自2010年來首次出現下跌,降幅為5.2%,高於整體訪港過夜旅客的減幅3.9%(表一)。與此同時,有業界人士提出,本港會展場地、酒店等配套設施不足,令行業難以持續發展。要以會展旅遊重振本港旅遊經濟,先要了解會展旅遊的當前困境。

資料來源:香港旅遊發展局

長途市場不濟 高消費商務客減

過去幾年,過夜旅客的人均平均每日消費,與不過夜旅客相若(表二)。而就過夜旅客而言,立法會研究資料顯示,商務客的消費能力,一向較非商務客為高,以2014年為例,兩者人均消費分別為9,504港元及7,713港元。另外,更多高消費客群來港,亦可帶動其他相關行業,如酒店住宿和餐飲服務業。[8]

資料來源:香港旅遊發展局

然而參考去年會展旅遊業的表現,會發現要吸引他們來港,並不容易。2015年,整體會展旅遊過夜旅客的人數,較上一年減少5.2%,至172萬,跌幅更甚於整體旅客數字(表一)。其中變動較明顯的,是長途市場(主要包括美洲、歐洲、非洲、中東、澳洲、新西蘭及南太平洋)的旅客數目,按年下跌一成四;佔整體比重逾半的內地旅客數字,亦自2008年來首次出現零增長(表三)。

資料來源:香港旅遊發展局

前景樂觀 競爭者眾

要解釋為何過夜會展旅客人數下跌,首先要問,這是否由行業本身萎縮而致?答案似乎不是。全球而言,會展旅遊市場急速發展,在2007至2014年間的增幅為37%,至2014年,其佔商務旅遊的市場份額已達54%。[9]而在亞太區,據香港立法會引述世界旅遊組織的數字顯示,區內商務客的年均增長率,預計在2010至2020年及2020至2030年間,分別達5.1%及3.7%,增幅高於3.5%及2.7%的同期全球平均增長率。[10]假設會展旅遊佔商務旅遊市場的份額不變,亞太區的會展旅遊業,未來十多年仍會有可觀增長。

與此同時,香港周邊地區近年推出不少招數,搶佔這片市場。在澳門,會展旅遊是近年發展較快的新興產業。據官方數字,相關旅客人次由2011年的126萬,倍增至去年的248萬。[11]當地政府計劃今年開始進行《澳門會展業發展藍圖》研究,為制定行業發展路向和政策提供依據。另在人力資源方面,會繼續推出培訓,並且加快處理會展業所需的外地僱員申請。[12]同樣鄰近香港的深圳,則計劃於今年9月動工興建新的會展中心,第一期工程為面積達40萬平方米的室內展廳和基本配套設施,是本港總展覽面積的2.6倍。[13]

新加坡政府則在2014年發表了至2020年的路線圖,目標將當地發展成為會展旅遊智能城市,以及吸引行業人才等。[14]有別於香港,新加坡合資格的商務活動籌辦機構,可獲當地政府財政資助,上限為符合資助準則成本的70%。[15]根據國際會議協會就全球各城市舉辦的國際會議數目計算,新加坡在2014年排名第7位,高於排名第16位的香港。[16]

香港搞唔起 又係「土地問題」?

可見無論是政府取態或市場展望,會展旅遊業未來數年仍會是焦點所在。那麼香港去年出現的跌幅,是偶然,還是在愈趨激烈的區內競爭中,不進則退的先兆?據旅發局解釋,近期訪港會展客群減少的主因,乃港元強勢及歐洲經濟不明朗。[17]確實原因是否如此,有待論證;若屬週期性問題,便毋需過分擔心。

不過旅發局亦指,會展場地供應緊張,亦成推廣會展的掣肘。[18]香港現時有超過50個會展場地,可提供的總展覽面積約15萬平方米,包括位於灣仔商業區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灣仔會展)、毗鄰機場的亞洲國際博覽館(亞博館),以及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九展)。[19]前兩處為主要會展場地,分別於1988年和2005年啟用,灣仔會展另在2009年完成最新擴建工程,自此之後,本港並無新的大型會展場地落成。

2015年,本港共舉辦逾100項展覽[20],但近年在展覽旺季,辦展方不時因場地供應緊張,而推掉參展商的租場申請。舉例說,2010至2012年期間,因場地稀缺,灣仔會展分別推掉44宗和89宗作展覽及會議用途的申請。[21]另據傳媒報道,2013年,灣仔會展和亞博館的場地使用率,分別有65日和25日達致飽和;去年合共拒絕超過70宗會展場地申請。[22]業界估計,兩年後本港短缺的會展面積將達5.5萬平方米,即現有場地擴展三分一,才能滿足需求。[23]

善用灣仔會展以外的場地

如此說來,興建更多的會展場地,是否就能滿足有關需求?答案恐怕言人人殊。因為除舉辦會議和展覽,上述場館每年亦會舉行演唱會、歌劇等文娛活動,公眾或許疑問,是否因為這些活動爭搶,令會展場地供不應求?

若只是土地問題,最直接的解決辦法,便是興建新設施。特首在去年的《施政報告》中宣布,會考慮於2020年左右在地鐵沙中線會展站上蓋,新建會議中心。[24]然而興建需時,若灣仔會展的場地確實供不應求,如何才能解燃眉之急?

事實上,早在灣仔會展落成前,本港的貿易展覽分散在酒店及會堂舉行;現時不少會展活動,亦會在酒店、香港科學園、香港賽馬會等不同場地舉辦[25],甚至選擇在維多利亞公園、西九龍、中環海濱等地搭建臨時戶外場館,譬如工展會、香港美酒佳餚巡禮、Art Central藝術展等活動。

但上述多用途或「快閃式」場地只能舉辦中小型會展活動,遇到規模較大的活動時便可能難以應付。亞博館在啟用初期,曾因交通不便,不太受展覽商歡迎。當局2009年時提出「一展兩館」,同時在灣仔會展和亞博館舉辦活動,並提供穿梭巴士等服務,發揮兩大場地的協同效應。例如大型國際珠寶盛會「九月香港珠寶首飾展覽會」自2009年起採用該種方式,至2014年,參展商及出席者人數分別增長21%及51%。[26]不論「一展兩館」的成效如何,短期內要應付業界需求,更加善用灣仔會展以外的展覽場地,都是值得採納措施。

配套是否足夠?

會展旅遊的規劃發展,除場地之外,還有酒店、交通、旅遊景點、會展服務等配套考慮。以住宿為例,由於訪港旅客人數回落,酒店房價受壓,一方面有利吸引來港參與商務活動的旅客,不過也令市場對於發展酒店的興趣減少。近日有報道指,政府於過去五年批出的27宗工廈改裝酒店申請,涉7,360個房間,但當中逾六成未有落實動工,兩成更已放棄酒店計劃。[27]酒店發展減慢,香港若要力谷商務客,便要研究鄰近展覽場地地區的住宿供應是否足夠。

本港擁有完善的交通網絡、優質的專業服務等拓展會展旅遊的優勢,不過仍有一些問題尚待解決。最近鬧出風波的國際IT盛事──Cloud Expo Asia(亞太雲端科技博覽)及 Data Centre World(世界數據中心展),首次在香港同步舉行,主辦方雖然早已預訂灣仔會展今年5月18及19日的場地,但由於活動與另一有內地官方高層出席的論壇撞期,基於保安理由,IT展最終不得不移師亞博館舉行。有參展商質疑辦展方「特事特辦」的轉場安排,更稱對此表示「驚恐」。[28]事件或屬個別,也有其實際考慮,但對本港良好的國際會展形象卻是一記重拳。要問會展旅遊仲有無得搞?未來的比拼,不止是硬件戰,展現好客之道,同樣重要。

1 劉雅艷,〈五一內地客訪港升7.1% 4年高〉,《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5月4日,A20頁。
2「2016年3月訪港旅客統計」,香港旅遊發展局,2016年4月;「表E551:按居住國家/地區劃分的訪港旅客(2016年2月)」,政府統計處,2016年4月8日。
3〈旅業促政府重提一簽多行〉,《東方日報》,2016年5月1日,A19頁。
4「2014年香港旅遊業統計」,香港旅遊發展局,2015年7月。
5「吸引多元高消費客群 增加本港旅遊業收益」,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12月。
6「2016年3月訪港旅客統計」,香港旅遊發展局,2016年4月。
7 同5。
8「香港旅遊業」,《2015研究簡報2014–2015年度第6期》,香港立法會秘書處,2015年8月。
9 “ITB World Travel Trends Report 2015/2016,” prepared by IPK International on behalf of ITB Berlin, December 2015, p9.
10 同8。
11「會議及展覽」,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 統計暨普查局,查詢日期2016年4月28日。
12 《二○一六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 ,2015年11月17日。
13 劉虹辰,〈深圳新會展中心今年9月動工 選址深圳空港新城,預計2018年9月投入使用,全部建成後將成「全球最大」〉,《深圳商報》,2016年3月9日,A05頁。
14 “MICE 2020 Roadmap,”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2014.
15 同8。
16 北京(第14位)及首爾(第15位)。資料來源:「香港旅遊業」,《2015研究簡報2014–2015年度第6期》,香港立法會秘書處,2015年8月。
17 劉雅艷,〈MICE客跌逾6% 旅發局救亡〉,《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1月28日,A22頁。
18 同17。
19《香港會展服務業概況》,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2016年4月13日。
20 同19。
21「立法會二題:提供會議展覽設施」。取自政府新聞網: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1/09/P20130109035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月9日。
22〈灣仔會展站上蓋建新會議中心〉,《星島日報》,2015年1月15日,A12頁。
23〈社評:盛事吸豪客 需要更多場地〉,《星島日報》,2016年4月10日,A04頁。
24《二零一五年施政報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2015年1月14日。
25〈科學園及馬會 展覽場地新貴〉,《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1月28日,A22頁。
26 同19。
27〈旅業不景 酒店發展計劃擱置〉,《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4月27日,A06頁。
28 Yupina Ng, “Official visit bumps out cloud expo,” The Standard, April 29,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