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期間的Facebook使用手冊


政治 | 2016-06-08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票投六號梁天琦,還是七號楊岳橋,在年初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選舉期間,相信不少人都曾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以上討論,甚至參與其中。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的提名期大約在一個月後開始,可以預期屆時各路候選人的支持者,又會在社交媒體上展開類似的討論。網絡社交普及,市民就不同話題在社交媒體各抒己見,一般不會覺得有何限制,不過在選舉期間,情況或許有別。早前便有網民在新界東補選期間於Facebook轉發支持梁天琦的訊息,動員好友投票,遭懷疑收受利益, 涉嫌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被廉政公署邀請協助調查[1],令人關注在社交媒體分享對選舉的看法,會否墮入法網。

現行法例下,一些看來屬於對選舉廣告的合理規限,當放在社交平台上,或會被一些人認為離地或不合情理。例如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選舉廣告乃指為促使或阻礙一名或多於一名候選人在選舉中當選而發布的物料或信息。[2]而候選人除非事先獲得相關人士或組織的書面同意,否則不能發布一些可能令選民相信該等人士或組織支持該候選人的選舉廣告。[3]

上述規限可以防止有人宣稱某候選人獲得某人某團體支持,影響選民取態,看來相當合理,但放在社交平台比如Facebook上,很容易會令網民覺得不合時宜。過去就有立法會議員關注,在當時法例下,網民讚好候選人在Facebook的選舉廣告前,候選人是否要先取得那些網民的書面同意?[4]慣用Facebook的網民,都知道人們讚好Facebook貼文,往往是率性而為,候選人不可能預知有甚麼人會突然興之所至,讚好其選舉廣告。要先取得書面同意的做法,套用在Facebook世界,顯然不切實際。及後當局亦提出修訂法例,令候選人在沒有要求或指示要將相關人士的支持納入選舉廣告(例如Facebook貼文)的情況下,可以豁免先取得書面同意的要求。[5]

難為宣傳定分界

雖然當局已因應時代變遷而修訂條例,並就一些容易令人混淆的地方作公開澄清,但候選人和網民仍可能會對現行規例感到困惑。例如在現行規例下,促使或妨礙候選人當選所招致的開支,會被界定為選舉開支;任何非候選人或者非選舉開支代理人在選舉中招致選舉開支,即屬違法。[6]早前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簡稱「選管會」)主席馮驊就「釋法」,指為促使某候選人當選或阻礙候選人當選而透過互聯網公開發布的信息,都算作選舉廣告,並且要申報選舉開支,在網上平台呼籲他人投票給個別候選人,也很大機會屬於選舉廣告。[7]有報紙甚至形容,市民在Facebook上轉頭像、加hashtag支持某候選人,也可能屬選舉宣傳。[8]

馮驊指出,選舉有開支上限,若然任由市民在網上發布如同選舉廣告的訊息,等同為選舉開支上限「開後門」。[9]但他表示若然網民只為發表意見,而在互聯網平台分享或轉發不同候選人的競選宣傳,而非要為促使或阻礙任何人當選,則通常不會被理解為發布選舉廣告。[10]在5月的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上,選舉事務處的代表再就此解釋,指若然只是說支持某某候選人,仍可能被視為發表個人意見,不過若是叫人投票給某某候選人,促使人們當選的色彩就濃厚得多。[11]

雖然當局多次就此作出解釋,不過常用社交媒體的網民,可能仍會大惑不解。例如馮驊指市民就候選人對錯作評論而分享有關候選人訊息,不屬選舉廣告。[12]然而在社交媒體,很多對於候選人的評論,都有拉票或「柴台」的效果,尤其是當發表這些意見的人不是一般人,而是受人關注或對人們有不少影響力的人士。另有意見指出,根本難以定奪發表或轉發這類訊息的人,是否有意圖要促使或阻礙候選人當選,擔心現時法例包涵範圍過於廣闊,會限制人們發表政見的自由。[13]

怎樣理解「使公眾獲知」﹖

此外,人們在社交平台的言論應否被視為公開發布資訊,而以選舉廣告視之,也有值得商榷之處。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在今年3月作公眾諮詢的立法會選舉活動建議指引,「發布」乃指印刷、展示、展覽、分發、張貼、公布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公眾獲知。[14]在此,「使公眾獲知」乃重點所在。但在Facebook世界,怎樣才算「使公眾獲知」,或者怎樣才不算「使公眾獲知」,界線可以相當模糊。例如習慣將自己的所有Facebook貼文都開放予所有網民閱讀的用家,可能只是不介意陌生人知道自己與朋友分享的想法,而無意「使公眾獲知」,但根據上述指引,這類用家將難以確定自己有否公開發布資訊。即使有用家只讓朋友名單上的網民閱讀其貼文,但如果有些朋友將其某一則貼文「cap圖」分享,然後一傳十,十傳百,最終成為網絡熱話,而過程中每個人皆只讓自己朋友名單上的網民看到該截圖,那是否就等如沒有「使公眾獲知」﹖智經曾就Facebook內容設定為只讓朋友觀看或者公開,對內容是否屬於「發布」有影響詢問當局,獲答覆指需要就着不同情況徵詢法律意見。

當局固然可以將上述例子視為特殊例子,隨機應變,但類似的特殊例子,可以一直列舉下去,而每當有新的社交媒體出現,特殊例子相信亦會層出不窮,執法機構要緊貼變化,或需耗費龐大的人力物力。再者,網上「出post」成本庶近零,若候選人要為此花更高的成本申報選舉開支,恐怕無助維持公平的選舉開支環境,更會大大限制人們習以為常的行為。

加拿大以「置入廣告費用」界定選舉廣告

參考外國一些地方,似乎也考慮到社交媒體的特性,而對當中的宣傳和廣告作出一些豁免。其中在加拿大,網上的選舉訊息,要有「置入廣告費用」(placement cost)才會被視作選舉廣告。所謂「置入」費用,即購買廣告版面的費用。在Twitter或Facebook上免費發放或貼出的訊息,以及經電郵傳送的訊息等,皆不視為選舉廣告。加拿大當局亦舉例指,在YouTube網站上載視頻,由於當中不涉置入廣告費用,因此不視為選舉廣告,不過設計及製作該視頻所涉及的成本,則要計作選舉開支。[15]

在5月的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上,選舉事務處的代表指出他們留意到個別海外地方對處理網上選舉訊息的做法,與香港的有別,該會已開展相關研究。[16]選管會接受智經查詢時指出,會在6月下旬公布經過公眾諮詢後確立的正式立法會選舉指引,適用於今屆選舉。去年區議會選舉前夕部分候選人絕跡社交媒體[17],當局的正式指引會否釋除候選人以及網民的疑慮,拭目以待。

1 謝明明,〈fb撐梁天琦 女子遭廉署查〉,《蘋果日報》,2016年5月20日,A19頁。
2 香港法例第554章《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條,版本日期:2015年4月1日,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75ED29419E9DF7AE482575EF0019DDF1/$FILE/CAP_554_c_b5.pdf;「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活動建議指引公眾諮詢展開(附圖)」。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5/11/P20160511035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11日。
3 香港法例第554章《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7條,版本日期:2012年8月2日,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75ED29419E9DF7AE482575EF0019DDF1/$FILE/CAP_554_c_b5.pdf
4 「2012年4月16日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紀要」,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2864/11-12號文件,2012年9月27日;「網上廣播:2012年4月16日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網站:http://webcast.legco.gov.hk/public/zh-hk/SearchResult?MeetingID=M12040016,查詢日期2016年5月19日。
5 「立法會秘書處為2016年3月21日會議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選舉管理委員會發出的《立法會選舉活動建議指引》」,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085/15-16(06)號文件,2016年3月17日;香港法例第554章《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7條,版本日期:2012年8月2日,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75ED29419E9DF7AE482575EF0019DDF1/$FILE/CAP_554_c_b5.pdf
6 香港法例第554章《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條,版本日期:2015年4月1日及第23條,版本日期:2012年8月2日,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75ED29419E9DF7AE482575EF0019DDF1/$FILE/CAP_554_c_b5.pdf
7 「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活動建議指引公眾諮詢展開(附圖)」。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5/11/P20160511035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11日;龔學鳴,〈意圖促使或阻礙候選人當選「雷動計劃」涉違選舉條例〉,《大公報》,2016年5月12日,A11頁。
8 陳雪玲,〈支持者fb轉頭像 加hashtag 可當選舉廣告〉,《蘋果日報》,2016年5月12日,A13頁。
9 同8。
10 龔學鳴,〈意圖促使或阻礙候選人當選 「雷動計劃」涉違選舉條例〉,《大公報》,2016年5月12日,A11頁。
11 「網上廣播:2016年5月16日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網站:http://webcast.legco.gov.hk/public/zh-hk/SearchResult?MeetingID=M16050015,查詢日期2016年5月19日。
12 〈選管會:網民facebook籲支持候選人或違法〉,《明報》,2016年5月12日,A3頁。
13 莫乃光,「表達政見變選舉開支 網上選舉廣告限制須清晰」,獨立媒體,2016年4月19日,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1862
14 「選管會發出的《立法會選舉活動建議指引》」,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010/15-16號文件,2016年3月3日,第141頁。
15 "Election Advertising Handbook for Third Parties, Financial Agents and Auditors EC 20227," Elections Canada, July 2015, pp. 17-19; "Political Financing Handbook for Candidates and Official Agents EC 20155," Elections Canada, July 2015, p. 36.
16 同11。
17 〈選舉例被批與網上發展脫節〉,《明報》,2015年10月3日,A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