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6-06-24 | 《經濟日報》

想港二代回流 但你知道港二代在想甚麼嗎?



我們是否需要外來移民?這個問題無論對於鎂光燈聚焦的政治家,抑或一般的普羅大眾而言,似乎都是一個聚訟不休的話題。有意逐鹿美國總統的Donald Trump毫不忌諱地表達他對於外來移民的反感,而德國總理Angela Merkel則因其難民政策而遭遇嚴峻的政治考驗。對香港青年來說,政府輸入外來人才則是憂喜參半──既同意有利香港的人力資源競爭,但又擔心飯碗被搶。[1]也許正因這種矛盾複雜的感受,所以有關議題才會一直備受關注。

然而香港政府在制訂有關吸引外來人才的政策時,其考慮又是甚麼?根據港府在2015年發表的報告,推算香港人力供應由2012至2022年平均每年上升0.4%[2],但同期本地整體需求的年均增長率卻為0.9%[3],意思就是香港未來人力供應的增長速度相對於市場需求會趨於緊絀,正如一般打工仔的荷包相對於通脹亦逐漸縮水一樣。政府的應對策略是刺激本地勞動潛力及生育的同時,再向外尋求「外援」──招攬外來人才以滿足本地市場需求。[4]

大部分外來人才不會長居一地

港府在2015年5月以試驗計劃形式推出「輸入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計劃」[5](下稱「港二代計劃」),又在今年初宣布將無限期延長。[6]不過計劃實施至今逾一年,值得加以檢討。

港二代計劃主要是面向海外出生的「港二代」,其他既有的人才政策尚有面向海外專才的「一般就業政策」、面向內地的「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以及採用計分制吸納優才的「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另外「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則可讓畢業生在港逗留12個月,其間自由就業。[7]以上林林總總的政策,到底能為香港帶來多少外來人才留港貢獻?

在港人擔心飯碗被搶的同時,這些外來人才似乎也無意長期「爭飯碗」。不論是透過「一般就業政策」的途徑還是利用「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來港的人士,其留港時間的趨勢都頗為一致,即不足1年時間便會漸漸離開,最後留港7年或以上的組別只佔2%或9%(表1)[8]。當然這個數字並不包括已取得香港居留權的來港人士,因此實際長居香港的人數會稍高一些。但同樣根據入境處的記錄,2015年透過「一般就業政策」和「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取得居港權的人數,亦分別僅為4,494人及905人[9],前者納入計算後佔8%、後者佔14%,總計9%,仍然無改整體留港人數遞減的趨勢。

資料來源:香港審計署引述入境處的記錄
附註:有關數字指截至2015年12月底根據一般就業政策及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來港而其逗留期限仍然有效的人士。上述分析不包括已取得香港居留權的來港人士。

這是否代表香港已經喪失競爭力,以致無法挽留人才?未必。因為四海為家,居無定所,本來就是外來人才──特別是高技術人才──的特色。[10]政府的吸引人才政策以高技術或專業人士作為目標,自然要「食得鹹魚抵得渴」,當時辰已到,無妨好聚好散,相忘於江湖。而且外來人口在港漂泊,他們或會有安排隨行配偶、子女生活的考慮[11],或有缺少親友、語言不通、無法忍受貴價房租等問題[12],難以期望他們長期留港生活。以內地「港漂」為例,他們會把香港當作長遠理想發展地方的比例,便不足三成。[13]

港二代計劃推出逾年 首十月247宗申請

當這些「外援」都只能與香港短期合作,終究各奔前程,那麼「求救」於廣大海外港人同胞,他們又會否多講究幾分情面?特首在《2015年施政報告》表示,希望吸引已移居海外的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回港發展。[14]當局在提交立法會的文件當中,估計在1980至2013年期間,約有84萬名香港居民移居海外,認為這些人的家庭與香港較有連繫,或會更有意欲在港發展。[15]

港二代計劃推行至今已逾一年,根據保安局局長在今年4月提交立法會的書面發言稿,截至2月底入境處共收到約247宗申請,當中135宗獲批,申請人主要來自歐美且擁有專業學位及經驗。[16]就這個數字,政府認為「反應良好」[17],亦有議員質疑效果不理想。[18]我們又應如何衡量該項政策的成效?

誠然,若把「港二代」回流的數字與其他優才計劃相較,顯然較少。但相對接近面向全世界的「一般就業政策」,2015年有34,198人獲批;以內地十三億人口為目標的「輸入內地人才計劃」,有9,229人獲批;以至甄選程序較為繁複[19]的「優秀人才入境計劃」有240人獲批[20];84萬名移居海外的香港人的第二代中,有247人循港二代計劃申請來港,反應不至於太差。

誰會申請港二代計劃?

再者,需要透過港二代計劃才能回流香港的港二代,實際上未必如想像中多。在一般情況下,如果父母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即使孩子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出生,他們亦享居港權[21],因此對這些海外「港二代」而言,未必都需要用到這項政策,因為他們只需用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便可在港生活及尋找工作。

但是如果有一些國家是採用屬地主義原則(如美國、加拿大)來賦予國籍,而港人父母移居之後在當地生子,使孩子一出生便擁有當地國籍,則不論父母是否已入籍,都會導致孩子無法申請中國國籍。[22]例如在2012年一宗司法覆核案件當中,申請人(一名四歲男童)的父母在2005年移民加拿大,並獲發永久居民證件,男童在2008年誕生,但因為父母雙方在加拿大一直找不到工作,故在2009年決定回流,回流後想為男童申請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時卻被政府所拒,司法覆核亦不成功,其原因便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有關條文所施加的限制──出生時若父母已定居在外國,自身亦有外國國籍者,不得同時具有中國國籍。[23]有關規定是1997年回歸後《入境條例》附表一所作出的修訂,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對中國公民概念的詮釋加入法例中[24],從而結束了港英時代居港身份「世襲」的做法。[25]

換言之,港二代計劃雖然面向84萬廣大海外港人同胞的後代,但真正受惠對象相信是這類特殊情況下的案例,尤其是97年後出生的世代。實際上大部分「港二代」都不需要透過這項計劃來港。根據保安局局長在立法會的書面答覆,自1997年回歸以來,每年港人移居海外所生子女居港權申請的數目,都平穩地保持在近五萬宗或以上,獲批數字亦相應地保持在每年近四萬宗或以上。[26]這一大批成功申請居港權的「港二代」,無疑並不需要新措施便可如同其他港人一般,在香港生活、工作,只有當中的被拒個案才需透過新措施來港工作。

港人移居海外所生子女的居港權申請被拒,從回歸以來按年反覆增加,從2005年後每年都保持在3000宗以上,他們被拒的原因應包含上文所述的國籍法限制問題,但是其數量相較於獲批個案,實在是小巫見大巫(表2)[27]。因此從港二代計劃的真正「客源」來看,計劃甫實行八個月便有247宗申請個案,或許值得更多肯定。

資料來源:香港特別行政區保安局
附註:獲批或被拒個案數目未必與申請個案完全對應

港二代渴望甚麼機會和生活環境?

縱然如此,要吸引更多港二代,我們仍然需要了解他們決定是否來港時的考慮。智經在今年6月訪問一名透過該計劃來港工作的加拿大「港二代」,他指出在加拿大港人社群當中,決定他們是否回流發展的因素,並不是港府推出哪些政策,也不是香港本身的條件如何,而是當他們在加國面臨種種困境時,香港能否相應地給予他們在當地無法獲得的發展機會。

在一些加拿大人眼中,當地產業結構狹窄,除非是從事教學、天然資源相關領域,否則不容易覓得一份理想工作。有報道指一名24歲加國「港二代」即因為亞洲在金融方面發展機會多,才透過有關計劃申請回港。[28]現時政府強調歡迎港二代回港「從事不同範疇的專業服務,甚至創業。」[29]但如果能夠針對每個不同的海外華人社群特色,解釋香港有何當地缺乏的機會,相信令港二代計劃更為吸引。

在工作機會之外,生活環境都是一個重要考慮因素。以樓價為例,香港樓價高昂並不是新聞,但其實加拿大──尤其是華人聚居地的大溫哥華地區(Metro Vancouver)──近年亦面臨同樣的困擾。今年初由Angus Reid Institute所做的一項調查當中,有七成受訪者認為當地樓價已是不合理的高昂(Unreasonably high)[30],影響到當地市民組織家庭的計劃,並增加交通的時間成本[31],這些因素,都成為年青人往外發展的「推力」。有效的人才政策,不但要考慮自身所需,人才的需要、異地的「國情」,都是要顧及的因素。

1 〈港輸入「外援」 青年憂喜參半〉,《文匯報》,2015年12月23日,http://paper.wenweipo.com/2015/12/23/HK1512230038.htm
2 「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5年4月,頁i。
3 同2,頁iv。
4 「人口政策:策略與措施」,政務司司長辦公室,2015年1月,頁26。
5 「優秀人才、投資者及勞工入境計劃」,香港審計署,2016年4月5日,頁6。
6 〈無限期續推回流計劃〉,《大公報》,2016年1月14日,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6/0114/3267559.html
7 香港與移民有關的政策尚有「單程證制度」,但因為其目的主要是讓內地居民有秩序地來港與家人團聚,並非從外地輸入人才,故暫不列入討論。可參考:「立法會四題:單程證制度」。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1/22/P20140122051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月22日。
8 同5,頁57。
9 同5,頁56。
10 〈吸引外來人才:新遊牧時代 人才這麼近 那麼遠〉,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291,查詢日期2015年1月21日。
11 〈吸引外來人才系列二:隨行配偶需要你要知〉,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297,查詢日期2015年2月7日。
12 「『港漂』看香港──內地來港留學及工作人士的心態及處境研究」,香港集思會,2013年11月,頁32。
13 同12,頁29。
14 「二零一五年施政報告」。取自施政報告網站: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2015/chi/p138.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14日。
15 「2015年施政報告保安局的政策措施」,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654/14-15(05)號文件,2015年2月3日,頁6-7。
16 「保安局局長提交予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介紹保安工作範疇的書面發言稿全文」。取自香港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4/08/P20160408039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8日。
17 同16。
18 〈港人第二代回流未見成效〉,《蘋果日報》,2015年12月5日,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1205/19400509
19 同5,頁24。
20 同5,頁5。
21 「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取自基本法網站:http://www.basiclaw.gov.hk/tc/basiclawtext/chapter_3.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7月1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第五條,「父母雙方或一方為中國公民,本人出生在外國,具有中國國籍。」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hkt/residents/immigration/chinese/law.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3日。
22 「居留權」,問10。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hkt/faq/faqroa.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9月24日。
23 "In the High Cour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List No 103 of 2011," Legal Reference System,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lrs/common/search/search_result_detail_frame.jsp?DIS=85039&QS=(hcal|103/2011)&TP=JU, accessed June 2, 2016.
24 「入境條例」。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網站: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B89E3526ED5BFD29482575EE003DAFA4/$FILE/CAP_115_c_b5.pdf,查詢日期2016年6月2日。
25 〈特區吸納香港移民第二代 港英「遺制」完蛋了〉,《明報》,2015年5月8日,http://www.mingpaocanada.com/tor/htm/News/20150508/tbi1_r.htm
26 「立法會十題附表二」,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202/29/P201202290458_0458_90787.pdf,查詢日期2016年6月2日。
27 同26。
28〈港移民二代 回流爭上游 政府吸人才 首5月批80申請〉,《晴報》,2015年11月2日,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newsandentertainment/news/35497
29〈林鄭向澳洲港二代招手〉,《文匯報》,2015年9月18日,http://paper.wenweipo.com/2015/09/18/HK1509180030.htm
30 "Housing prices a concern across Canada, not just Vancouver, new survey shows," The Province, http://www.theprovince.com/business/housing prices concern across canada just vancouver survey shows/11745383/story.html,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6, 2016.
31 "Vancouver’s housing market pushes young workers into long commutes," The Globe and Mail, 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life/home-and-garden/vancouvers-housing-market-pushes-young-workers-into-long-commutes/article28814903/,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9,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