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6-06-29 | 《信報》

外傭「姐姐」以外的選擇-互惠生(au pair)



暑假將至,不少在職家長忙於幫子女報讀興趣班,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之餘,另一目的是希望避免將兒童獨留家中,無人照顧。除了「投奔」暑期班,在香港,照顧孩子生活起居的「外判」對象,主要還是(外)祖父母、親戚、外籍家庭傭工(下簡稱「外傭」),以及公私營機構提供的托兒服務。但現時本地幼兒照顧服務資助名額不足,外傭主要來源國──菲律賓及印尼,近年亦不時傳出計劃停止輸出家庭傭工到海外。對於「兒童獨居」的憂慮,成為不少家長投入職場的絆腳石。

如何能令在職父母及單親家長後顧無憂,安心工作?在歐洲以至美國等地流行的au pair(下簡稱「互惠生」)形式,讓在職父母聘請來自海外的年輕人寄住在他們家中,肩負照顧孩子的責任,港爸、港媽甚至港府或可作為參考。

來自外國的「家人」:照顧幼兒 交流文化

互惠生來自法文「au pair」,原意是平等、互惠[1],概念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過去聘請家傭的中產階級和上流社會無力再負擔這些開支。同時來自這些家庭的女生亦要賺取外快幫補家計,着重與僱主關係平等互惠的互惠生應運而生。後來演變成年輕人透過與他鄉的寄宿家庭一起生活,在受保護的環境下學習當地語言及文化的交流計劃[2],同時幫輕寄宿家庭照顧孩子的重擔。

互惠生的工作性質與家傭相似,例如照顧孩子、協助打理家務等,但更重要的是,互惠生與寄宿家庭居住同一屋簷下,他們並非以「僕人」自居,更會參與寄宿家庭的活動。寄宿家庭會視互惠生為家庭的一分子,除了要為他們提供獨立房間,亦要付上一筆作為平等交換的報酬。[3]

美國設專門簽證

互惠生在歐美等地是不少家庭在聘請家傭以外的選擇。實質操作如何,可以參考擁有較完善制度保障寄宿家庭及互惠生的美國。美國政府為合資格的互惠生提供專門的J-1簽證[4],容許寄宿家庭及互惠生透過指定中介機構辦理簽證事宜。除了北韓國民,任何人介乎18至26歲、能操流利英語、中學畢業,通過英語面試及學校、家庭及就業背景審查等程序[5],即可申請赴美成為互惠生,並獲安排到當地寄宿家庭生活最少一年,其間每日工作最多10小時、或每星期45小時,簽證到期後可申請延期,最多12個月。

為確保互惠生具有照顧孩子的能力,他們在入住寄宿家庭前,需接受最少32小時的兒童照顧訓練,若寄宿家庭育有兩歲以下的嬰兒,互惠生更要額外接受200小時的訓練。作為回饋,寄宿家庭需要向互惠生提供合乎最低工資、每周約196美元的報酬、1.5日假期及不高於500美元的學費,讓他們在當地院校修讀自選課程(表一)。[6]

資料來源:Au Pair Program, U.S. Department of State

 

互惠生以歐美為主導

2014年,逾1.6萬名來自歐洲、拉丁美洲及亞洲的年輕人跑到美國當互惠生,體驗文化交流及學習英語。[7]因應當地學習普通話的風氣,更令來自中國的互惠生成為美國家庭的新寵兒。[8]

全球方面,根據大型互惠生中介網站AuPairWorld的資料顯示,截至2011年,已在該網站上登記的寄宿家庭數目達4.9萬個,較2006年增加約六成;僅2012年上半年而言,逾87%的寄宿家庭來自英國、法國、西班牙及德國等歐洲地區,澳洲及新西蘭亦佔約7.3%。[9]

希望成為互惠生的年輕人更多,2011年時有16.2萬人登記成為互惠生,較2006年升逾一倍。在2012年上半年,78%已登記的互惠生來自歐洲,依次主要來自西班牙、法國、德國、意大利及英國,7.8%來自北美,獨立國家聯合體區(CIS)及格魯吉亞等東歐地區的互惠生亦佔3.8%。[10]可見互惠生在歐美地區互有需求。

填補本港幼兒照顧的不足 為家庭提供外語氛圍

互惠生離鄉別井,為了體驗當地生活及文化而來,樂意與寄宿家庭的成員互動、交流和溝通,並承擔起幼兒照顧的責任。但這一概念在香港不流行,本地的托兒照顧服務,仍然依賴親屬、外傭,以及私營幼兒活動班或託管小組、幼兒中心、保姆及學校等幫忙。然而智經早前發現,政府資助的幼兒服務,特別是兩歲以下的幼兒中心服務名額長期供不應求,社區保姆亦未能發揮填補託兒服務不足的作用。[11]

外傭方面,最近就有傳因應印尼傭工在外地經常遭到虐待,印尼當局計劃明年起逐步停止輸出傭工[12],雖然港府其後澄清,有關安排不影響香港,呼籲市民毋須擔心,但觀乎香港逾33萬名外傭中,來自菲律賓及印尼的佔逾九成半[13],倘若兩國他日真的「煞停」對香港輸出傭工,數以萬計將照顧孩子和生活起居重任交託到外傭手上的家庭定必「心荒荒」(表二)。

*居港外傭的假期視乎外傭年資及須與僱主商議。具體說,傭工為同一僱主每工作滿12個月後,便有權享有有薪年假。年假日數會按傭工的受僱年資由7天遞增至最多14天。年假日期則由僱主與傭工經商議後指定。
資料來源:居港外傭-香港政府一站通;外籍家庭傭工及其僱主須知-勞工處;美國互惠生-Au Pair Program, U.S. Department of State

與此同時,「好外傭」也許可遇不可求。消費者委員會去年就接獲234宗有關聘請外傭的投訴,當中包括懷疑外傭故意降低服務水準「博炒跳槽」,並獲得解僱賠償。[14]另有調查指出,聘請外傭的香港家長憂慮外傭英語文法不正確、發音不標準、學歷較低及知識不足等,或會影響孩子的成長和英語水平。[15]

當然,上述擔憂出於家長的主觀判斷,未必完全反映現實狀況,本地外傭也有不少達專上教育程度。[16]相對而言,為培養子女的語言能力,寄宿家庭可以揀選適合的互惠生。例如選擇來自英、美等地、以英語為母語的互惠生照顧孩子,提供全天候的英語生活環境。對於正為孩子鋪路、讓其長大後到海外升學的父母來說,孩子足不出戶就可與不同國籍的「哥哥」、「姐姐」建立亦師亦友的關係,應有相當的吸引力。

香港未有專門簽證

互惠生可充當孩子的語言導師,但寄宿家庭花在互惠生身上的錢亦不少。在中國內地,近年愈來愈多中產、富裕家庭透過聘請互惠生照顧孩子,提升他們的英語水平。但有報道亦指出,內地寄宿家庭除了每月要給互惠生1,000元人民幣零用錢外,每年亦要向中介公司支付8.68萬元人民幣[17],對基層家庭是重大負擔。再者,在寸土尺金的香港,寄宿家庭要為互惠生提供獨立房間,更可能是一般家庭也難以應付的問題。

另外,互惠生始終是西方的「產物」,港府現時未有為互惠生提供專門的工作簽證。互惠生性質有別於一般外傭,雖然他們可以透過一般就業政策[18]申請工作簽證來港,但寄宿家庭只是「個體戶」,難以應簽證要求,遞交諸如商業登記證影印本、公司財政報告、利得稅報稅表等一般企業的證明文件。[19]再者,互惠生無論持有旅遊簽證抑或來港就讀簽證,均不得在港從事任何形式的僱傭工作(除非獲政府入境處的額外批准[20]),寄宿家庭若為貪一時方便,而要互惠生背負「黑工」罪名,自己更要負刑事責任,實在沒此必要。

放寬限制 引入托兒服務新選擇?

至於港府近年積極推動的工作假期計劃,年齡要求為18至30歲,與互惠生的條件接近,但目前只有十個國家與香港達成雙邊協議[21],每年來港的限額為8,950人;另外在工作時限方面,除奧地利和英國的累計工作期,分別不得超過6個月和12個月之外,其餘地區均不得為同一僱主工作超過3至6個月[22],計劃似乎無法與通常逗留至少一年的互惠生接軌。再者,以美國的互惠生簽證限制為例,互惠生一般最長逗留兩年,對於在職家庭來說,僱用能夠長期留港工作的外傭或許更能免卻頻頻換人的麻煩。

要令互惠生在香港成為另一個代為照顧孩子的選擇,最簡單是參考同樣推動工作假期計劃的日本。日本外務省沒有限制持有相關簽證的申請人,為同一僱主工作的期限。[23]港府若能放寬限制,或為互惠生發出專門簽證,相信不少在職家庭,或者望子成龍的父母都會考慮,讓孩子嘗試與外國人生活、過一個「外語暑假」。

隨着香港人口持續老齡化,釋放家長勞動力是維持本港競爭力的關鍵之一,如何在維持競爭力的同時,保障在職家庭的生活起居及其子女獲得妥善照顧是港府需要解決的課題。互惠生在本質上或許不如外傭般能夠長期居港工作、發揮全面照顧家庭的作用,但他們能夠為孩子提供良好的外語氛圍,並與寄宿家庭作文化交流,正與本地家長每年豪花萬元,力谷孩子出國遊學以邁向「國際」[24],過一個「外語暑假」的願望不謀而合。政府三月推出「為祖父母而設的幼兒照顧訓練課程試驗計劃」[25],訓練祖父母協助照顧初生至六歲以下的孫兒,若亦研究引入互惠生來港合法工作,相信可為不少未與祖父母同住,而需要「外援」幫忙照顧孩子的在職家庭,提供另類選擇。

1 “What Is an Au Pair?” Au Pair in America, http://www.aupairinamerica.com/aupairs/, accessed May 25, 2016.
2 同1。
3 同1。
4 “Au Pair Program,” U.S. Department of State, http://j1visa.state.gov/programs/au-pair/, accessed May 25, 2016.
5 同4。
6 同4。
7 “Participant and Sponsor Total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http://j1visa.state.gov/basics/facts-and-figures/participant-and-sponsor-totals/?program=Au Pair&state=&x=16&y=13, accessed May 25, 2016.
8 “A closer look at the international au pair landscape”, ICEF, http://monitor.icef.com/2014/02/a-closer-look-at-the-international-au-pair-landscape/, last modified Feb 11, 2014.
9 “Facts and Figures – The Au Pair Sector,” Aupair World, https://www.aupairworld.com/inc/images/press/Facts and Figures – Au pairing at Aupair World.pdf, accessed May 25, 2016.
10 同9。
11 「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智經研究中心,2015年4月。
12 「張建宗:印尼停輸外傭非針對本港」。取自now新聞網站: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79611,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20日。
13 「按國籍及性別劃分的外籍家庭傭工數目」,《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5年版》,香港政府統計處,2015年7月。
14 「聘請外傭惹來一肚氣」,《〈選擇〉月刊 474 期》,消費者委員會,2016年4月14日。
15 杜潔心,〈外傭照顧子女 家長8大顧慮〉,《香港經濟日報》,2015年04月23日,A26頁。
16 「長者安老 外傭可成生力軍」。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04,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2月24日。
17 彭曉玲,〈一年近10萬,請個留學生做家務 國際互惠生每月拿1000元零花錢,每周工作25小時〉,《新聞晨報》,2014年4月30日,A09頁。
18 「一般就業政策」。取自香港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hkt/services/visas/GEP.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5日。
19 「一般就業政策」。取自香港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hkt/services/visas/GEP.html#secondTab,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5日。
20 「就讀」。取自香港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hkt/faq/imm-policy-study.html#q20,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1日。
21 十個國家包括澳洲、奧地利、加拿大、法國、德國、愛爾蘭、日本、韓國、新西蘭及英國。「工作假期計劃」。資料來源:「工作假期計劃」。取自香港勞工處網站:http://www.labour.gov.hk/tc/plan/whs.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5日。
22 「工作假期計劃」。取自香港入境事務處網站:http://www.immd.gov.hk/hkt/services/visas/working_holiday_scheme.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01月01日。
23 “The Working Holiday Programmes in Jap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http://www.mofa.go.jp/j_info/visit/w_holiday/index.html, last modified October 16, 2015.
24 彭美芳,〈10萬元遊學團 赴加駕飛機 中產家長:太奢華,恐子女炫耀〉,《蘋果日報》,2015年5月18日,A02頁。
25 「『為祖父母而設的幼兒照顧訓練課程試驗計劃』」。取自社會福利署網站:http://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family/sub_listofserv/id_projectcct/,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