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下而上的政黨,「我們可以」的時代


政治 | 2016-07-04 《星島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的提名期於7月中展開,各政黨的參選名單陸續浮面。政黨在訂立參選名單時,雖然會考慮民意,不過市民意願只是政黨作決定的準則之一。此外,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去年進行的一項調查,有43.9%的受訪者表示不滿意香港的政黨,亦有高達55.4%的受訪者表示沒有任何政黨值得支持。[1]現有的政黨似乎在爭取公眾支持上面對不少困難,若公眾能夠直接參與並決定黨內事務,包括選出政黨候選人,對於政黨贏取選票或持續獲得市民的支持,能否開闢新的出路?

由下而上?我們可以

這種極開放的由下而上的運作模式,並非憑空想像。今年4月成立的政黨「香港眾志」認為傳統政黨與公眾欠缺互動,因而倡議開放溝通渠道,提出「公民聯署」和「公民提案」。前者即由公眾就關心議題發起聯署,由下而上建立網上議政平台,而政黨需回應公眾訴求,甚至代為在立法會提出相關動議;後者則指公眾可作提案,而政黨因應提案需要,提供資源以及協助聯繫社區,以讓提案成事。兩者皆旨在增強政黨及公眾的互動。[2]

香港眾志面世不久,以上所言實際操作或成效如何,仍然未知。不過「由下而上」理念的全球實踐者中,去年1月成立的台灣年輕政黨「時代力量」、2014年成立的西班牙後起之秀「Podemos」,均在選舉初試啼聲便取得不俗成績,如今更成為當地政壇不可小覷的新興力量。

要說明何謂由下而上,可由上述政黨的成立說起。以Podemos為例,該黨起源於2011年席捲西班牙數十個城市的一場社會運動。當時,為抗議金融機構和政治精英階層在政治的過大影響力,和歐債危機後西班牙政府被迫接受的財政緊縮政策,示威者佔領公共空間,並舉辦公眾論壇,以實踐更具參與式、商討式的民主模式。[3]是次被稱作「15-M」的佔領運動對當地政治影響甚深[4],三年後,15-M運動的部分參與者成立政黨Podemos,並貫徹由下而上、公民參與式的運作模式。[5]

Podemos在西班牙語中意為「我們可以」(we can),該黨由架構、政治理念、行事規則以至領導人,都屬「集體創作」──由公眾經兩個月時間討論以及投票產生。具體說,公眾首先就該黨的組織架構和理念,在網絡平台Reddit提交草案和討論,結果有近100個隊伍提交超過300份文件,經洽商後再減少草案數目。然後在馬德里逾7,000人出席的大型集會上,草案作者闡述自己的提案,經過一輪討論和辯論後,約11.2萬人就各草案在網上投票,並最終確立政黨架構和理念。[6]其後,一直擔任該黨發言人的大學講師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以88.6%的高得票率(總票數為107,488票),成為該黨領導人。[7]

台灣的時代力量,或多或少亦是以社會運動為基礎,現任黨主席黃國昌便是參與前年台灣太陽花學運的重要人物之一。[8]香港眾志的核心人物,過去幾年也是參與社會運動的積極分子。曾經的政治素人,希望將聲音和訴求從街頭帶入議事廳。

派誰參選 公眾決定

想踏足議事廳,要先贏得選戰,而首要問題是派出何人參選。傳統政黨雖然會考慮民意,但最終話事權掌握在政黨手中。例如香港的民主黨甄選機制為「六二二」,即民意調查佔六成、區議員投票佔兩成,另外兩成則由支部基本會員投票。[9]民建聯則似乎由該黨中委會決定競選名單。[10]

由下而上的政黨在訂立選舉的參選名單時,則將這一問題交予公眾決定。去年,台灣的時代力量就2016立法委員選舉,推出「時代新立委,由你來推薦」活動,希望透過網絡平台作公開推薦,決定該黨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至2015年10月20日,共有47,755人作出推薦。[11]Podemos亦利用網上平台Agora Voting,由3.3萬人選出該黨參選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的名單。[12]

Podemos的參選名單由市民決定,最終結果亦沒有令人失望。Podemos成立僅4個月便在歐洲議會選舉中,以約15萬歐羅的選舉經費,換來120萬票及5席佳績,撼動西班牙政壇。[13]另外,去年12月,Podemos在西班牙國會選舉中取得69個席位後,成為西班牙第三大政治勢力。[14]今年6月西班牙國會再次改選,Podemos聯合細黨組成的聯盟奪得71個席位。[15]

黨內決策 由你話事

兩個政黨在選舉工程中大放異彩,並佔據著當地政治光譜中的重要位置。那麼公眾又是如何參與黨內決策?以時代力量為例,人們經過簡單驗證後,可以成為「時代之友」,雖然權限不及正式黨員,但無需繳交會費,同樣可以加入黨內四個政策委員會,以及負責推動黨務的工作委員會。[16]另外,該黨在今年4月表示會設計出一個更加適用的網絡意見平台,供各界討論政策和反映看法。[17]

Podemos則有網絡平台Plaza Podemos,供公眾就政黨決策發表提案及進行辯論。首先,提案須得到該黨至少0.2%登記成員的支持(第一道門檻)。若然成功,則須在此後三個月內獲得10%成員的投票支持(第二道門檻)。其後,Podemos會與提案發起人合作設立工作小組,並在一個月內完成最終文本草稿,在投票平台舉行公投。[18]

實際參與情況如何?

由下而上的政黨模式實行起來的效果如何?選舉時,這些政黨大受歡迎,贏得議席;不過若看Podemos的情況,由下而上的模式在日常作用未必如想像般理想。以網上提案為例,就著提案表達意見的人數比例並不高,討論亦似乎未能起到說服他人的作用。這方面,可以參考在加泰隆尼亞公開大學(Universitat Oberta de Catalunya)研究互聯網的機構Internet Interdisciplinary Institute任職的Rosa Borge以及Eduardo Santamarina的硏究。

兩人指出,截至2015年4月,共有六項提案突破上述提及的第一道門檻。研究集中分析當中獲得較高支持數的兩個提案,分別為1)將全民基本收入保障政策加入Podemos在2015年大選的政綱(收入保障),以及2)改善成員投票制度,鼓勵真正參與,包括在計算有關Podemos運作的票數門檻時,將不活躍成員排除在外。[19]

從表一可見,兩項提案各自衍生至少200條貼文。論互動性,不少討論貼至少獲得一個回應;從討論是否有理的角度看,至少有近六成貼文有提供理據。關於收入保障提案的發文當中,有144條的論據有列舉數字、作計算和提及提案的具體內容,有48條發文有至少一條外部資訊及文章的連結。[20]

資料來源:D:C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2015

在2015年4月時Plaza Podemos有9,619個登記用家,然而登記為Podemos成員的多達368,418人,換言之,只有少部分成員曾經參與討論這些提案。[21]Rosa Borge以及Eduardo Santamarina兩人亦質疑這些討論能否引發反思,因為只有極少數人表示「轉軚」,另有很多貼文的內容以宣揚自己取態以及鼓動他人投票為主,而非意在要與他人辯論。[22]

至於以提案影響政黨走向的效果,收入保障提案雖通過第一道門檻,不過曾在距離提案死線只餘20天時,僅取得4.17%的支持率,與第二道門檻要求的10%相距甚遠。[23]今年6月初,Podemos的登記人數約為35萬人。[24]若然當中多數並不活躍,公眾提案能否跨過3.5萬人的門檻,頗有疑問,也可能令現有提案機制形同虛設。

另外,由下而上的模式是否必然代表決策程序很民主,也值得商榷。有意見認為,網上公投若充斥大量不活躍成員,因為他們較少參與,在投票時或傾向投於具名氣的領導人,而令權力過分集中於少數政治明星,削弱黨內決策的民主性。[25]

「由下而上」網絡溝通 助政黨吸票

不過,由下而上,開放網絡渠道,確實能吸引人們參與政治,尤其是未必人人有大量時間出席議政活動。而從爭取選票的角度而言,網絡平台亦能匯聚更多聲音和支持,例如Podemos透過網絡進行的公民決策模式,或令其逾30萬名成員不必再高呼「冇人代表我」,從而對Podemos的選戰大有幫助。[26]

九月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以上經驗對於本港的啟示或許是,打著「由下而上」旗號的政黨或許可以吸引到大量支持者,增加勝算。不過在選舉熱潮過後,要讓由下而上的模式真正成為變革時代的力量,有名且有實,就需要參與者花上時間精力,投入政黨工作,而非間中投一兩次票。遍地開花,入黨者眾僅為第一步,要讓參與者願深耕細作,乃真正挑戰所在。

再者,智經曾撰文指出現行香港立法會制度下,議員能「有所作為」的程度不高,例如提出可以影響政府決策的法案的權力受很大約束。[27]人們即使有權影響政黨決策,政黨亦未必有力代表人們去影響施政。要人們滿懷熱情持續投入做一件可能沒有實際成效的事,或十分困難,相比真正具能力透過議會政治影響施政的外地政黨,此乃香港政黨要推行「由下而上」模式時,仍需克服的阻礙。

1 「香港亞太研究所民調:市民對政黨印象持續欠佳」,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2015年7月29日,第2至4頁。
2 「理念」。取自香港眾志網站:https://www.demosisto.hk/mission,查詢日期2016年6月1日。
3 Sarah Rainsford, "Spain's 'Indignants' lead international protest day," BBC, October 15, 2011, 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15315270; Rosa Borge, Eduardo Santamarina, "From protest to political parties: online deliberation in the new parties in arising in Spain," Submission paper for D:C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2015, May 2015, http://www.abo.fi/fakultet/media/33801/borgesantamarina_onlinedeliberation.pdf, pp. 3 and 4.
4 "Spain's Indignados protest here to stay," BBC, May 15, 2012, 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18070246.
5 Giles Tremlett, "The Podemos revolution: how a small group of radical academics changed European politics," The Guardian, March 31, 2015,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mar/31/podemos-revolution-radical-academics-changed-european-politics.
6 Julian Coppens, "The Rise and Rise of Podemos in Spain," The Socialist Network, http://socialistnetwork.org/the-rise-and-rise-of-podemos-in-spain/#more-986,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1, 2014; GT_Prensa, "About Podemos' Citizens Assembly," Podemos Circle London, https://podemoslondon.wordpress.com/2014/10/07/about-podemos-citizens-assembly, last modified October 7, 2014.
7 Cynthia Kroet, "Spanish MEP named Podemos leader," Politico, November 19, 2014, http://www.politico.eu/article/spanish-mep-named-podemos-leader/.
8 鄭仲嵐,「特寫:參選立委的台灣學運人物——黃國昌」,BBC中文網,2016年1月6日,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1/160106_taiwan_students_protest_huang
9 〈民主黨選戰布陣 三舊將帶四新丁 終極名單 七月出爐〉,《星島日報》,2016年4月18日,A08頁。
10 〈民建聯港島只派一隊 鍾樹根:必爭連任考慮退黨〉,《明報》,2016年6月2日,A02頁。
11 由於獲得超過5%推薦門檻的五人當中,有四位出戰該黨的區域立法委員選舉,另一位則婉拒推薦,因此該黨最終惟有改用他法決定人選。資料來源:「【時代力量主席團聲明】2015.10.20」。取自時代力量New Power Party 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newpowerparty/posts/1064840070254015,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20日。
12 Carola Frediani, "How Tech-Savvy Podemos Became One of Spain's Most Popular Parties in 100 Days," TechPresident, http://techpresident.com/news/wegov/25235/how-tech-savvy-podemos-became-one-spain’s-most-popular-parties-100-days, last modified August 11, 2014.
13 Dan Hancox, "Podemos: The Radical Party Turning Spanish Politics On Its Head," Newsweek, October 22, 2014, http://www.newsweek.com/2014/10/31/podemosradical-party-turning-spanish-politics-head-279018.html.
14 Ashifa Kassam, "Spanish election: national newcomers end era of two-party dominance," The Guardian, December 21, 2015,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dec/20/peoples-party-wins-spanish-election-absolute-majority.
15 Sam Jones, "Spanish elections: initial results say renewed deadlock beckons," The Guardian, June 27, 2016,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jun/26/spanish-elections-exit-polls-show-deadlock-likely-to-continue.
16 「加入時代之友」。取自時代力量網站:https://www.newpowerparty.tw/pages/交個朋友,查詢日期2016年6月1日。
17 「時代力量首場感謝會 黃國昌:成立互動平台,為2018選舉鋪路」,《民報》,2016年4月17日,http://www.peoplenews.tw/news/c3d7f78f-b397-40ac-8af0-8600124b991d
18 Rosa Borge, Eduardo Santamarina, "From protest to political parties: online deliberation in the new parties in arising in Spai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D:C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2015, Turku, Finland, May 27-28, 2015), p. 20.
19 同18,pp. 20 and 23.
20 同18,pp. 21-25.
21 同18,p. 20.
22 同18,p. 33.
23 Andre Coelho, "SPAIN: Spanish Podemos’ Círculo Renta Básica (Basic Income Group) presents its Basic Income Proposal," Basic Income European Network, http://www.basicincome.org/news/2015/09/spain-spanish-podemos-circulo-renta-basica-basic-income-group-presents-its-basic-income-proposa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 2015.
24 "Who are we?" Podemos. http://podemos.info/conoce/?lang=en, accessed June 2, 2016.
25 Omar Hassan, "Podemos and left populism," Marxist Left Review 11 (2016), http://marxistleftreview.org/index.php/no-11-summer-2016/130-podemos-and-left-populism.
26 同25。
27 「政黨政治路崎嶇 政府市民也唏噓」。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46,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