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6-07-08 | 《經濟日報》

社會流動遜前輩 青年毋須太心灰



又到畢業季,學生滿懷欣喜踏足職場,但當中一些人也許會發現「搵份工仲難過搵老公」,或是遇到「份工基本上係無人工」。政府今年5月發表的《2015年收入流動性研究》結果,或更令時下部分青年「灰機」。

該份報告發現, 2001/02及2006/07學年畢業的大學生[1],收入均顯著增長,而較早畢業的青年,收入增長更快。同樣是學士學位,2001/02世代在投身職場五年後[2],收入較初出茅廬時增加126%,2006/07世代卻只上升73%。[3]

除此以外,年輕人的薪金雖然較入職時有所增加,但近年物價、樓價飛升,開支見漲,新一代的工作生活狀況未必如數據反映般樂觀,也令社會關於青年「真基層,假上流」的說法甚囂塵上。這些現象背後的原因為何?政策又該如何應對?

收入普遍「向上流」

要衡量收入流動性,方法眾多。上述研究報告使用的方法,是將畢業生的就業收入,由低到高分為20組,每個組別佔整體收入的5%。向上流動,指畢業生隨時間攀升至收入較高的組別;若收入跌落對下組別,便是向下流動;若停留在某一組別,則表示沒有流動。[4]

報告集中調查於2001/02、2006/07及2011/12學年畢業,曾接受通過入息審查資助的專上畢業生。[5]由於須經入息審查資助計劃的申請者,通常來自收入較低的家庭,該份調查主要是分析本港基層青年的收入流動情況。

結果發現,2001/02和2006/07世代的畢業生普遍向上流動。[6]按學歷劃分,2001/02學士畢業生的收入中位數在十年內(即2003/04至2013/14年間),跳升8個級別,至收入最高的20%。研究生、自資和資助副學位畢業生[7]亦分別爬升3個、10個、8個級別,反映各個學歷均有一定的向上流動性(圖一)。[8]

資料來源: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

年輕世代 收入上升較慢

雖然2006/07世代學生在畢業五年間的收入均向上流動,例如有65%的研究生在其間的相對收入增加。不過對比2001/02世代的相關比例(84%),較早畢業的一代向上流動的能力,明顯較2006/07世代的畢業生高,其他學歷水平亦出現近似的情況(圖二)。[9]

註:副學士指學歷為副學位或以下(但中學以上)
資料來源: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

除「上流」比例有異,各個世代的平均實質收入增長,亦不盡相同。以升幅最高的自資副學士為例,2001/02畢業生的收入起點約6至7萬元一年,在其後五至六年間收入增長達兩倍,至近25萬元。相比之下,2006/07畢業生的起薪點雖然較高,年薪約10萬元,但五至六年後的升幅只有一倍,至20萬元。[10]

需要指出的是,政府報告的調查對象為來自基層的專上畢業生,其數目佔所有學生約三成。因此或有人質疑,結果未必全面反映專上畢業生的情況。[11]究竟整體而言,收入流動性是否存在世代差異?

流動性「一代不如一代」?

若參考另一份由新論壇及新青年論壇去年發表的研究(新論壇研究),或能得到一些啟發。該份研究以政府統計處1993至2013年大學生的收入數據為樣本,比較不同年代大學畢業生的收入差異,嘗試估計大學生的向上流動能力。結果發現,年輕一代比年長的起薪點及上流速度均有下降。[12]

例如,1969至1973年出世(69一代)的大學生的起薪點中位數按通脹調整後(下同),為每月13,158元;但及至較年輕一輩,1984至1988年出世(84一代),和1989至1993年出世(89一代)的大學生起薪點,只分別為每月11,759元和10,860元,降幅為10.6%和17.4%。[13]

若比較畢業後五年間的收入升幅,69一代為45.6%,84一代卻只有25.6%,相差足足20個百分點。可見無論是收入起點或加薪速度,年輕世代的向上流動機會可能相對欠佳。研究稱,在引入樓價指數作調整後,較年輕一代大學生的增長收入更被大幅蠶食。[14]

文科和基層學生 「上流」能力較低

綜合上述兩份研究,年輕一輩的收入向上流動性似乎遜於上一輩。究竟是什麼因素造成流動性差異?社會一直認為,教育是有助脫貧和向上流動,但當職場門檻愈來愈高,年輕一代所需付出的教育投資也隨之上升。過去十數年,專上教育急速擴展,擁有專上學歷的15至24歲青年人口比例,在2001至2011年間上升近20個百分點[15],年輕世代向上流動性較低,或與學歷貶值的說法不無關係。

若再細緻劃分,大學選科的決定,亦會影響流動能力的高低。政府報告發現,近年職場對理科畢業生的需求上升,修讀理學及工程學系的畢業生的向上流動性,相對整體為高;而修讀文學、語言及人文學的畢業生,其就業收入增長較平均為慢,向上流動性較低。[16]

另一影響收入流動性的因素,是家庭背景。政府報告指,相同學歷下,2006/07世代家庭收入較高的畢業生,享有較高的向上流動性,低收入家庭學生往後發展相對遜色。這是否進一步暗示成功仍須靠「父幹」?

贏在「投胎前」 教育脫貧效用有限?

今年二月,美國智庫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經濟學者亦提出類似疑問。研究人員以追蹤比較的形式,分析當地過去數十年貧富學生的就業收入,結果發現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大學生收入,遠低於同期畢業的富裕同學,收入差距甚至會隨職業生涯而擴大。[17]

例如同樣手持學士學位,低收入家庭學生最初的收入是富裕學生的三分之二;但到職涯中期,其收入被拉遠至只及富學生的一半。據學者解釋,家庭資源支持、成長地區、就讀大學的不同,皆可能導致貧富學生流動機會產生差異;而即使政府增加大學學額,亦無法解決收入不均的問題。[18]

香港亦有類似的情況,立法會去年發表的報告引述香港大學在本港的一項研究,發現父母背景會影響子女的事業前途及收入流動,譬如父親是專業人士的話,子女是專業人士的機會率為42.8%。[19]

藉職訓進修 或可贏回一大步

學業成績好壞會否主載一個人的成敗?未能贏在起跑線,只要有方法定可後來居上。教育有助向上流動,但傳統大學教育以外,職業教育、持續教育亦須積極推廣和完善。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去年7月發表報告,就改革職業教育提出數項建議,包括將「職業教育及培訓」重塑為「職業專才教育」,涵蓋達至學位程度的有關課程,以提升公眾對職業教育的認知和認受,以及加強推廣宣傳、與僱主及商會緊密合作等。[20]

職業教育為青年提供另類出路,搭建向上流動的階梯,但智經曾在2014年的青年報告中指出,現時有關職業教育的法規未能與時並進。其中,《學徒制度條例》所涵蓋的年齡範圍及行業不夠廣泛,對青年和僱主的支援不足,這些問題仍然有待完善。[21]

此外,政府於2002年成立「持續進修基金」,為市民提供持續教育和培訓資助,據統計,曾獲基金資助者,逾五成為18至29歲的青年(至2014年5月)。然而,每名申請人只可申領累計一萬元的資助額,而這水平還是按照2002年時的課程收費水平釐定。[22]在各課程費用有增無減的情況下,年輕人微薄的收入恐怕難以應付。不過,當局在早前回覆立法會議員質詢時表示,今年會就基金包括資助上限在內等項目進行檢討[23],期望盡快會有改善。不論為打破職場天花板,或有意轉行而選擇在職進修,年輕人可藉持續教育提升畢業後的競爭力。

當然,教育和自我增值只是提升流動能力的方式之一;收入流動性與宏觀經濟狀況和整體勞工市場的變化亦有關係。譬如早幾年工程系學士畢業生持續減少,與此同時,投放在公共基建和房屋的開支增加,導致市場對工程系畢業生的需求顯著上升。[24]另外,近年高學歷人士數目增多,但新增職位卻集中於較低技術類別。[25]

立法會今年6月發表有關人力資源的研究報告指出,1994至2015年,本港新增持有學位(不包括非學位及副學位)的工作人口數目為85.4萬人,但經理及行政人員、專業人員、輔助專業人員等較高技術職位只有66.6萬個,換言之,這些高端職位只能夠吸納不到八成的大學生。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部分高學歷青年從事工資相對較低的工作便不足為奇。[26]要解決勞動力供需失衡,以至人力錯配的問題,長遠來說,必須要令經濟結構更加多元化。每一串汗水換每一個成就,透過個人和社會共同努力,輸在「投胎前」的年輕人,也可以是終點線上的人生贏家。

1 註﹕2001/02學年畢業的大學生稱為2001/02世代,2006/07學年畢業的則稱為2006/07世代。
2 註:平均實質收入(以2014年價格計算)。
3 《2015年收入流動性研究 附錄列表》,香港政府統計處,2016年5月。
4 《2015年收入流動性研究 資料文件》,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2016年5月。
5 研究數據來自「稅務局」及「在職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轄下的學生資助處。資料來源:《2015年收入流動性研究附錄列表》,香港政府統計處,2016年5月。
6 同3。
7 註:文中指的副學位畢業生包括所有中學以上及副學位或以下學歷。
8 同3。
9 同3。
10 同2。
11 報告稱,近三成整體專上畢業生的所佔比例,仍有相當程度的代表性;另外,由於低收入家庭往往是整體人口中較弱勢的一群,這目標組別亦有其自身所包含的研究意義。資料來源:《2015年收入流動性研究附錄列表》,香港政府統計處,2016年5月。
12 《香港各世代大學生收入比較研究報告》,新世紀論壇 新青年論壇,2015年7月27日,頁1。
13 同11。
14 同11。
15 《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11月。
16 同2。
17 “A college degree is worth less if you are raised poor,” Brookings Institution, http://www.brookings.edu/blogs/social-mobility-memos/posts/2016/02/19-college-degree-worth-less-raised-poor-hershbein,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9, 2016.
18 同16.
19 「香港的社會流動」,《研究簡報2014–2015年度第2期》,立法會秘書處,2015年1月。
20 《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報告》,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2015年7月,頁10-15。
21 同14。
22 同14。
23 「立法會二十二題:青年就業支援」。取自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6/01/P201606010480.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1日。
24 同2。
25 同3。
26 「人力調整為香港帶來的挑戰」,《研究簡報2015–2016年度第4期》,立法會秘書處,201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