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7-11 | 《星島日報》

香港少數族裔從政路蹣跚



立法會選舉的提名期即將展開,有指荷蘭裔區議員司馬文(Paul Zimmerman)考慮出戰[1];若然當選,議事廳將罕有地出現白人面孔。據官方數字(表一),本港包括白人在內的非華裔人士(下稱「少數族裔」)[2]約有19.2萬人(撇除外籍家庭傭工,下稱「外傭」),僅佔總人口的2.9%[3],而獲選成為公職人員的少數族裔更是鳳毛麟角。少數族裔鮮有在本地政壇大展拳腳,是由於他們無意從政,還是有其他原因?

資料來源: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政府統計處

少數族裔議員 屈指可數

若細數近幾屆立法會議員,少數族裔並不算多,例如中印混血的前立法會議員夏佳理(Ronald Arculli)。而以參選人數較多的區議會選舉(區選)為例[4],2015年區選共431名當選議員中,則有南區區議員司馬文,以及父母為葡國人的觀塘區議員畢東尼(Bux Sheik Anthony)屬少數族裔。

此外,亦有曾參選惜落敗的例子,例如2011年的區選,佐敦西選區有代表南方民主同盟出選的尼泊爾裔林沙云(Limbu Saran Kumar)[5],尖沙咀東(尖東)選區則同時有三名印度裔候選人,分別是代表公民黨出選的盛浩文(Singh Harminder)、獨立候選人加利仔(Ahuja Monesh)和Hathiramani Hiro Kishinchand。[6]值得一提者,是加利仔的父親老加利(Gary Ahuja)在1988年至2003年間一共當了15年區議員,至今仍然是香港唯一的民選印度裔議員。[7]綜合上述有意參選或最終當選的情況來看,本地政壇少數族裔的參與不算特別活躍。

少數族裔在港的「前世今生」

然而回顧歷史,少數族裔在香港其實曾有一段叱吒風雲的時期。英國國會議員及記者 Henry Norman爵士形容19世紀末的香港「滿是英國人、德國人、英印混血、廣東人、來自加爾各答的美國人、孟買的帕西人、巴格達的猶太人」。[8]歷史學者高馬可(John M. Carroll)指出,在19世紀40年代,外國商人尤以印度人為多,接近四分之一的在港外國企業為印度人所有,在貿易中具重要影響力。[9]而且因為種姓制度等問題,在海外謀生的印籍人士多在異地落地生根,甚少回流。[10]

作為尖東四屆區議員的老加利是在1969年從孟買來港,從事錶帶出口貿易,活躍於香港的工商界,進而在1988年首次當選區議員。[11]老加利在2003年以些微票數連任失敗後[12],由其子加利仔在2011年區選「代父出征」。[13]而同為是次區選候選人的盛浩文也是商人出身,主要關注舊樓重建及推動族裔共融等。[14]

至於現今多聚居於佐敦一帶的尼泊爾裔香港人,其父祖輩多是上世紀50年代隨英軍駐守香港的尼泊爾啹喀兵(Gurkha),多在警隊、監獄和為駐港英軍服務。[15]港英政府在90年代中期修例,給予1984年之前在港出生的啹喀兵後代居港權,其後不少啹喀兵的家人即搬來香港和他們團聚,且相繼住在軍營附近,形成現今佐敦的尼泊爾人小社區。[16]

曾在2011年參與區議會選舉的林沙云便是啹喀兵後代[17],他曾在2004年聯同一眾南亞少數族裔,在華裔香港人龍緯汶協助下成立南方民主同盟[18],並在2011年代表該黨出選區議會,爭取在西九設少數族裔文化中心、長者中心,並要求改善下一代少數族裔的教育環境,以及在勞工處設傳譯服務等。[19]

2011年區選的最後結果,佐敦西選區民建聯陳少棠獲2,063票勝出,林沙云以447票大比數落敗;尖東選區則由民建聯關秀玲以1,037票勝出,三名印裔候選人中加利仔以492票居次,盛浩文與Hathiramani Hiro Kishinchand分別獲得251票及155票,三人合計898票,同告敗選。[20]及至去年的區選,有意參選的南亞裔人士更是寥寥無幾。[21]香港雖有數十萬名少數族裔,其於2001至2011年人口平均每年增長1.8%,更遠高於全港人口0.4%的增幅[22],但他們在區議會或立法會所佔議席仍然罕有。

人口組成、融合狀況 或影響選舉結果

反觀海外政壇,美國現屆參眾兩院的少數族裔議員所佔比例,分別為6%和20%,英國國會目前亦有6%的議員屬少數族裔[23];而今年5月以131萬票成功當選倫敦市市長的Sadiq Khan[24],除了是倫敦首位穆斯林市長,更是英國政治史上獲得最高支持率(57%)的個人參選者[25],其風頭之勁,一時無兩。從Sadiq Khan的當選,有歷史學家挖掘出歐洲其他主要城市亦有穆斯林市長的案例,例如阿爾巴尼亞首都Tirana的市長Erion Veliaj、荷蘭第二大城市Rotterdam市長Ahmed Aboutaleb等。[26]

相比起外國近年不時有少數族裔出任民意代表,甚至政府重要職位,為何香港少數族裔在從政路上仍然蹣跚而行?其中,社會人口組成是一個重要背景。有分析指Sadiq Khan當選倫敦市長的原因,與倫敦約四分之一人口屬非本地出生,並且八分之一人口為穆斯林族群有莫大關係。[27]至於香港則大致為單一種族社會,約94%人口屬華裔,少數族裔約 45萬人(6.5%),但撇除主要為東南亞裔的外傭後只有19.2萬人[28];且少數族裔呈多樣性分布,包括白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尼泊爾人、日本人等(表二)。[29]因此在港少數族裔在先天上便面臨分散的局面。

資料來源: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政府統計處

此外,少數族裔能否出選,亦要考慮他們與當地社會的融合狀況。在Sadiq Khan高票當選後,有文章指出生活在倫敦的穆斯林能夠融入當地社會,是Sadiq Khan勝選的一大社會背景。[30]至於香港,亦可看出不同少數族裔融入本地社會的程度差異,或會影響其選舉支持度。

如上文提及,印裔港人有大量從商的傳統,曾任四屆議員的老加利即從事出口貿易,其子加利仔亦能操廣東話。而尼泊爾裔港人因歷史因素,雖落戶香港大半生,但因擔任啹喀兵期間駐在軍營工作而鮮與本地人接觸[31],後來雖因政策因素取得居港權,但來港團聚的家人亦非在港接受教育,更難學好廣東話,而與本地社會形成隔閡。

根據一份政府委託私人顧問公司進行的香港少數族裔人士抽樣調查,結果顯示尼泊爾社群的廣東話能力最弱,當中有近八成不諳廣東話,而且沒有人能操流利的廣東話。[32]其選舉票源難免較為狹窄,要以此勝選自是相當不易。

倫敦人、香港人,與身份認同

另外,候選人在選舉過程或政治生涯當中所運用的言語,是否能夠展現對當地的整體認同,亦值得觀察。再以Sadiq Khan的勝選為例,雖然中東的媒體,如巴基斯坦黎明報(DAWN)期望他能夠成為數百萬歐洲穆斯林的榜樣[33],但他演說時,卻會更巧妙地強調自身作為倫敦人的身份。在一個訪問中,他說:「我是倫敦人、我是歐洲人、我是英國人、我是英格蘭人,我是信仰伊斯蘭教的,來自亞洲巴基斯坦,是一名父親、也是一名丈夫」。[34]這些言行動見觀瞻,為媒體所津津樂道。

更極端的例子,是在2015年當選英國首位華裔下議院議員的Alan Mak,當有記者問及他對華人社區有何感想時,他認為自己首先是代表Havant選區的選民。記者又追問他未來將如何與中國內地和香港等地合作,他仍強調現在考慮的是如何改善Havant的經濟、學校和社區。在整個訪問當中,Alan Mak似乎不太願意強調其華裔背景,亦表示自己不會說中文。[35]這案例在民族主義者看來心裏或會不是滋味,但亦可從側面看出少數族裔從政的「政治敏感」。

本地社會亦喜歡討論有關「香港人」的定義問題,香港人不但在種族上難一概而論,而且舉凡價值、語言、歷史,亦大相逕庭;不過我們若從這個層面來觀察香港政壇不同少數族裔的差異,卻會得出有趣的結果。

例如今屆區議會議員司馬文,雖為荷蘭裔,但強調自身「比香港人更香港人」,對於本土小店、郊野公園條例等如數家珍。[36]曾任四屆區議員的老加利,任內所辦活動除了象徵印度族裔的排燈節(Diwali),還致力與華裔的家國情懷相呼應,例如支持北京申辦奧運,以及舉辦釣魚台請願活動。加利仔亦標榜自己「土生土長」、「講廣東話」,又關注雙普選、天星碼頭、屏風樓等問題。[37]相較之下,林沙云希望為少數族裔爭取權益固無不是之處,但就選舉策略上,若與華人圈子拉近距離,或能引起更多華裔選民的共鳴。

少數族裔做特首 只是幻想?

新任倫敦市長Sadiq Khan當選後,國會議員David Lammy額手稱慶,指哪天英國若出現有色人種首相,必將歸功於Sadiq Khan現時所獲得的成就。[38]至於香港,由少數族裔擔任特首似乎還在我們的想像範圍之外,但將來若要有此一天,則今天仍有相當多基礎工作亟待政府及社會各界共同努力。

曾擔任民建聯油尖旺區委任議員,屬巴基斯坦裔的馬力(Malik Khan Muhammad)指出,少數族裔面臨許多語言、醫療及教育上的障礙,尤其在教育方面,他指無法理解何以香港的大學能夠為海外學生提供就讀機會,卻無法提供教育機會予本地非中文使用者。[39]以Sadiq Khan為例,即使出身基層,仍有賴在大學接受法學教育而成為人權律師,才逐漸累積聲望及社會能見度。[40]反觀林沙云在2013年接受訪問時,提到政府在制定政策時甚少「諮詢」他們的意見,而他們這批回流的尼泊爾人因未曾學習中文,無論在就業還是日常都面對許多困難。[41]

過去智經亦曾發表文章探討香港的少數族裔問題,指出「與人建立關係,溝通是重點,而溝通的基本在於有共同語言」。[42]但能夠把廣東話作為「慣用語言/其他語言/方言」的族群,如菲律賓、印度、尼泊爾人等社群都只有不足五成的比例[43],恐怕較難融入社會,更遑論在此環境下有人挺身而出,願參選成為民意代表或公職人員。羅馬非一日所能建成,長遠而言,政府若能營造不同種族學生共同學習的環境,讓少數族裔下一代能在共融交流的環境學習,應是林沙云這輩少數族裔港人所樂見。

1 〈司馬文加入港島混戰 泛民9張名單勢攬炒〉,《蘋果日報》,2016年6月20日,A11頁。
2 據官方定義,由於香港人口以華人為主,「少數族裔人士」泛指非華裔人士。資料來源:《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少數族裔人士》,政府統計處,2012年12月;《2014年香港少數族裔人士貧窮情況報告》,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政府統計處,2015年12月。
3 《2014年香港少數族裔人士貧窮情況報告》,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政府統計處,2015年12月。
4 「431名當選區議員名單」。取自香港政府新聞公報: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1/23/P20151123015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23日。
5 「南方民主同盟分析佐敦西戰果」。取自信報論壇網站:https://forum.hkej.com/node/76028,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11月7日。
6 「候選人簡介」。取自選舉事務處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chi/intro_to_cane.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10月17日。
7 「印度・印象」。取自香港大學圖書館網站:http://sunzi.lib.hku.hk/ER/detail/hkul/4377491,最後查詢日期2016年5月12日。
8 「計劃介紹與少數族裔來港」。取自香港少數族裔墓園研究及考察計劃網站:http://www.rtedu.hk/minorityhistory/html/home_3.html#1,最後查詢日期2016年5月12日。
9 高馬可(John M. Carroll),《香港簡史──從殖民地至特別行政區》(香港:中華書局,2013年),頁48。
10 丁新豹、盧淑櫻,《非我族裔:戰前香港的外籍族群》(香港:三聯書店,2014年),頁149。
11 "Celebrating 40 Years with the Chamber," The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https://www.chamber.org.hk/en/membership/profile_detail.aspx?profile_id=115, last accessed May 12, 2016.
12 「二零零三年區議會選舉結果」。取自選舉管理委員會網站:http://www.eac.gov.hk/pdf/distco/ch/2003dc_report/appendix4_c.pdf,最後查詢日期2016年5月12日。
13 「AHUJA MONESH政綱」。取自選舉事務處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pdf/E17_03.pdf,最後查詢日期2016年5月12日。
14 「盛浩文政綱」。取自選舉事務處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pdf/E17_05.pdf,最後查詢日期2016年5月12日。
15 註:現時九龍公園的前身是威菲路軍營(Whitfield Barracks),位處佐敦和尖沙咀交界,即是啹喀兵駐守的軍營之一;而元朗新田的尼泊爾軍人墳場亦埋葬了五百多位當年為港捐軀的啹喀兵。資料來源:丁新豹、盧淑櫻,《非我族裔:戰前香港的外籍族群》(香港:三聯書店,2014年),頁149。
16 「英軍到新『香港人』──佐敦小尼泊爾社區」。取自新報人面書:https://www.facebook.com/Sanpoyanpage/posts/341996389334657,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2日。
17 「退休啹喀少校想做議員──訪問南方民主同盟的林保與龍緯汶」。取自文化交遊網站:http://www.culturaloutings.org/#!退休啹喀少校想做議員-–-訪問南方民主同盟的林保與龍緯汶/ck7v/55baea400cf285bbf3014c84,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9月16日。
18 同17。
19 劉一一,〈林沙云退役啹喀 堅持服務人民〉,《香港經濟日報》,2012年3月12日,C08頁。
20 「選舉結果」。取自選舉事務處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1/chi/results_yau_tsim_mong.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11月7日。
21 「候選人簡介」。取自2015年區議會選舉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dc2015/chi/intro_to_can.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24日。
22 《2014年香港少數族裔人士貧窮情況報告》,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政府統計處,2015年12月。
23 “Ethnic Minorities in Politics and Government,”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UK Parliament), June 28, 2016.
24 "Sadiq Khan sworn in as new London mayor," BBC, May 7, 2016, http://www.bbc.com/news/uk-england-london-36235828.
25 「倫敦史上首位穆斯林市長 公車司機之子漢恩」。取自風傳媒網站:http://www.storm.mg/article/115166,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8日。
26 Juan Cole, "London’s Muslim Mayor is nothing New: 1300 yrs of Muslims who Ran Major European Cities," Informed Comment, May 7, 2016, http://www.juancole.com/2016/05/londons-nothing-european.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facebook.
27 "Sadiq Khan Elected in London, Becoming Its First Muslim Mayor," The New York Times, May 6,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05/07/world/europe/britain-election-results.html?ref=world&_r=0.
28 同22。
29 「人口統計:少數族裔」。取自民政事務總署種族關係組網站:http://www.had.gov.hk/rru/tc_chi/info/info_dem.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7月30日。
30 同27。
31 同19。
32 「有關香港少數族裔人士特徵的抽樣調查:主要調查結果」。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00-01/chinese/panels/ha/papers/590c01.pdf,最後查詢日期2016年5月13日。
33 "Sadiq Khan: Global figures and media react to London mayoral victory," BBC, May 7, 2016, http://www.bbc.com/news/uk-politics-36233379.
34 同27。
35 「英國大選:英國首位華裔議會下議院議員產生」。取自BBC中文網網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uk/2015/05/150508_uk_election_alan_mak,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5月8日。
36 「家品夠晒人情味 司馬文愛蒲西貢Harrods」。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special/art/20160505/19597746,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5日。
37 同13。
38 "Sadiq Khan sworn in as new London mayor," BBC, May 7, 2016, http://www.bbc.com/news/uk-england-london-36235828.
39 Ada Lee, "For Muslims, a lack of room to worship,"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anuary 3, 2013.
40 「英國工黨候選人當選倫敦首位穆斯林市長」,取自BBC中文網網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uk/2016/05/160506_uk_london_khan,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7日。
41 同17。
42 「咩顏色,真係重要」。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19,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6日。
43 「2011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少數族裔人士」,政府統計處,2012年12月,第5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