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權投──降低投票年齡 還青年未來?


政治 | 2016-07-22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關於「後生仔」參與政治的爭議最近鬧得熱哄。既有一些支持「留歐」但未有踴躍投票的英國青年,在「脫歐」已成定局後批評主張「脫歐」、投票率高的長者剝奪他們的未來[1],也有現年19歲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申請司法覆核被拒,未能將立法會地區直選的參選年齡限制由21歲降至18歲,與投票年齡看齊。[2]

參選權或許只是小部分有志之士的意願,投票權的年齡限制卻牽涉動輒影響成千上萬市民是否投票。正當支持「留歐」的英國前首相卡梅倫可能仍在懊悔當初否決16、17歲青年的投票權,香港仍將投票年齡設定為18歲或以上時,奧地利、蘇格蘭及美國部分城市已經比香港以至全球逾200個國家[3]領先一步,先後將投票年齡由18歲降至16歲。美國三藩市[4]及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5]亦將於今年下半年透過公投決定是否跟隨,加拿大卑詩省也有政黨積極推動同類政策。[6]然而,降低投票年齡,是否就能一了百了,還青年一個他們追求的未來?

投票路上 長者話事?

目前只有個別國家及美國[7]、德國[8]的部分地區,將投票年齡降至16歲,「16歲可以投票」顯然還不是全球趨勢。要探討香港是否需要效法,得先了解香港有否「本土」需要及是否符合「國情」。

選舉事務處上月公布9月立法會選舉的臨時選民登記冊數據,顯示長者選民人數較2012年急升,其中66至70歲選民組別增幅最大,較上屆急增逾六成,18至20歲選民反而減少約15%;30歲或以下選民佔整體選民比例更不足兩成[9]。數據與智經早前的推斷不謀而合,智經去年預計,因應香港人口老齡化,加上年輕人的投票意欲較長者遜色,預計今年18至30歲年輕人的投票人數將較61歲或以上的長者少約25萬人;至2040年,差距將拉開至約70萬人。[10]

青年思變 不甘被代表

年輕及年長選民人數的差距日益擴大,除了預見選民老齡化,政府政策及立法機關候選人的政綱、取態亦可能向長者傾斜,引起公共資源的「世代之爭」。撇開公共開支、醫療等民生爭議,在政治層面已可窺見新世代求變心切,其中一個指標是本土、港獨思潮興起。雖然最近的民調指出,15至24歲受訪者仍然較多自認是泛民主派(33.8%),但自認本土派的百分比亦有26.5%[11],本土派陣營預言與泛民和建制派三分天下,並非異常天開。

為了讓「大人」聽見青年的聲音,由九十後牽頭的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香港民族黨以及香港眾志等政黨先後成立,無不以爭取本土優先、公投自決甚至獨立建國作為號召,並表明有意出戰9月立法會選舉,與傳統政黨一決高下。誠然智經早前預計,未來由「長者話事」的基本政治格局不變,但作為未來主人翁,當下年輕人的聲音卻不容忽視。將投票年齡降低至16歲,是否有助平衡不同世代的聲音﹖

投票年齡逾廿年未檢討

回顧歷史,香港自1982年在區議會選舉引入地區直接選舉[12],其後曾經提出將最低投票年齡由21歲降至18歲。當時的爭議點包括降低投票年齡會使選民數目激增,轉移市民的政治影響,引起政治及政制的問題[13],亦有指此舉會令投票率下降,影響民主政制發展。1995年,時任港督彭定康落實包括降低投票年齡至18歲,以與英國看齊的一系列政制改革,此後香港再沒有檢討投票年齡的限制。[14]

資料來源:立法局秘書處資料研究及圖書館服務部《八十年代以來香港的政治發展》

奧地利研究:16、17歲有能力「和理非」投票

降低投票年齡除了是牽涉「世代之爭」,也是涉及認為甚麼年齡才有能力運用手中選票的社會共識。由於香港官方未有就此進行研究,我們或可參考外國例子再作判斷。奧地利於2007年成為首個降低投票年齡的歐洲國家,當地維也納大學於2012年,就18歲以下選民是否缺乏投票動力,以及他們是否未能在投票時作出準確判斷進行研究。[15]

研究發現,16、17歲選民投票意欲低,與他們無能力或不願意涉足政治無直接關係。他們對政治的興趣更是各30歲以下年輕人組別中排行第二,較18至21歲及26至30歲人士還要高。研究同時指出,年輕選民較其他年齡組別選民接觸更多非正式的公民教育、利用新渠道接收資訊,及更積極參與示威等非投票形式的政治活動。他們的投票選擇也能反映他們的真實取向。[16]此外,奧地利於2010年及2012年兩次地方選舉中,16、17歲選民的投票率雖然低於整體投票率,但仍比18至20歲年輕人高。[17]

資料來源:Journal of Elections, Public Opinion and Parties

另外,2014年因應獨立公投而首次試行降低投票年齡至16歲的蘇格蘭,16、17歲選民的投票率亦高達75%,較18至24歲及25至34歲選民分別高出21個百分點及3個百分點,另97%已投票的16、17歲選民表示將來會再在選舉及公投表決投票。[18]蘇格蘭的例子顯示,青年面對國家前途等重要決定時,或許會更有動力投票。是次公投試行容許16、17歲青年選民投票,亦促成英國通過蘇格蘭分權法案,正式容許蘇格蘭地方性投票的法定投票年齡由18歲降低至16歲。[19]

事實上,剛通過脫歐的英國,當地的工黨、蘇格蘭民族黨、自由民主黨、綠黨以至上議院都支持容許16、17歲青年參與脫歐公投,但「埋門一腳」被下議院否決。[20]倘若下議院當初支持方案,支持留歐的年輕人更積極行使投票權,或許可以親手改寫英國的前途。

共創未來 青年有話說

假設16、17歲青年能夠在選舉中作出理智決定,然而部分年輕人近年積極提倡本土思潮、獨立建國等,被一些香港人和中央視之為洪水猛獸的議題,建制政黨以至溫和泛民主派等非本土派政團或許會擔心,引入16、17歲青年選民猶如增添本土政團勝算,萬萬不能。

香港眾志等年輕政黨一直提倡就香港2047年後的二次前途問題公投自決[21],降低立法會及區議會選舉投票年齡尚且存在爭議,倘若順應香港眾志的意願舉行「真公投」,並將投票年齡降低至16歲,吸納被視為「港獨」票倉的青年選票,是次公投結果會如何?雖然香港與其他國家「國情」不盡相同,但蘇格蘭前年的獨立公投結果反映,青年是否大部分撐獨立或反建制,存在很多變數。

就蘇格蘭應否獨立成國,當地多個民調於公投前一直顯示雙方立場爭持不下,但有民調機構於蘇格蘭公投當日,訪問當地各個年齡組別的選民,發現支持蘇格蘭獨立比率最高的年齡群組來自25至39歲選民,高達55%,16至24歲選民的投票取向反而與40至59歲選民相若,支持比率均低於五成。[22]當然,前文提及本港部分青年積極提倡港獨,更稱下一代港人將成為「天然獨」,反對港府靠攏中央,支持香港應有獨立建國的權利[23],同樣的公投在香港舉行或許會有截然不同結果。

誠然,為了不想某些立場成為多數而禁止部分人投票,難言合理,而如前所述,香港自1995年後便未有再為有關議題正式檢討,當研究顯示16、17歲青年有能力、有動力在選舉中履行公民責任,現實中亦有能力全職工作、在家長簽署同意下結婚[24],甚至組織學民思潮等學生政團,是否可以研究再降低投票年齡,或許不是「冇偈傾」。即使不談投票年齡,讓青年感到有份決定未來,而不是事事「冇say」,也是百利而無一害。借用廣東歌《我有權投》的一句:「我有權投向猛火,怎麼要吹熄我」,撲熄青年的熱誠,終究非社會之福。

1 Hannah Jane Parkinson, “Young people are so bad at voting – I'm disappointed in my peers,” The Guardian, 28 June, 2016,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jun/28/young-people-bad-voting-millennials-eu-vote-politics.
2 〈黃之鋒覆核參選年齡被拒 官:政治問題應交立會決定〉,《明報》,2016年6月23日,A14頁。
3 “Country Comparison: Suffrag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resources/the-world-factbook/rankorder/2123rank.html, accessed June 2, 2016.
4 Joshua Sabatini, “Lower voting age heads to November ballot; junk food banned from city vending machines,” The San Francisco Examiner, May 11, 2016, http://www.sfexaminer.com/lower-voting-age-heads-november-ballot-junk-food-banned-city-vending-machines/.
5 “Introducing a Bill to Lower the Voting Age to 16 in British Columbia,” Andrew Weaver MLA, http://www.andrewweavermla.ca/2016/05/11/introducing-bill-voting-age-16-british-columbia/, last modified May 11, 2016.
6 同5。
7 Yamiche Alcindor, “Campaign to Lower Voting Age to 16 in Local Races Ignites a Debate,” The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9,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12/10/us/politics/campaign-to-lower-voting-age-to-16-in-local-races-ignites-a-debate.html?_r=0.
8 “Teen Trend Setters: A State in Germany Lowers Voting Age to Sixteen,” Spiegel Online, May 19, 2011,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teen-trend-setters-a-state-in-germany-lowers-voting-age-to-sixteen-a-763402.html.
9 〈立選選民多30 萬老增少跌 工聯:未必利建制 民主黨:用放大鏡看異常增長〉,《明報》,2016年6月2日,A02頁。
10 「後佔中時代(三):銀髮族話事 青年真係冇say ?」,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02,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18日。
11 「【決戰立會】now委託中大民調:年輕人自認「本土」都少於「泛民」│丘偉華」取自852郵報網站:http://www.post852.com/【決戰立會】now委託中大民調:年輕人自認「本土/,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12日。
12 「八十年代以來香港的政治發展」,立法局秘書處資料研究及圖書館服務部,立法會RP17/95-96號文件,1996年9月。
13 「年青人年齡在民事法中的法律效力問題(論題十一)」,《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研究報告書》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1986年4月15日。
14 同12。
15 Markus Wagner, David Johann, and Sylvia Kritzinger, “Voting at 16: Turnout and the quality of vote choice,” Electoral Studies 31 (2012): 372–383, doi:10.1016/j.electstud.2012.01.007.
16 同15。
17 Eva Zeglovits and Julian Aichholzer, “Are People More Inclined toVote at 16 than at 18? Evidence for the First-Time Voting Boost Among 16- to 25-Year-Olds in Austria,” Journal of Elections, Public Opinion and Parties, 24:3 (2014): 351-361, accessed June 2, 2016, doi:10.1080/17457289.2013.872652.
18 “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Report on the referendum held on 18 September 2014,” Electoral Commission, December 2014, p.65.
19 同18,p.30.
20 “Electoral systems and electoral reform in Canada and elsewhere: An overview,” Andre Barnes, Dara Lithwick and Erin Virgint, Legal and Social Affairs Division, Parliamentary Information and Research Service (Canada), June 2016, p.21.
21 姚國雄,〈眾志擬派羅冠聰夥舒琪戰港島〉,《蘋果日報》,2016年4月11日,A05頁。
22 “YouGov Survey Results,” YouGov, 2014.
23 〈《學苑》再鼓吹港獨〉,《東方日報》,2016年3月15日,A19頁。
24 「有關兒童的基本資料」。取自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網站:http://www.childrenrights.org.hk/v2/web/textversion.php?page=03hksit00&lang=tc,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