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6-08-15 | 《星島日報》

「自己專利自己批」適合香港嗎?



美國兩大知名品牌月前與內地品牌的「專利戰」慘遭滑鐵盧,先有蘋果公司被控抄襲當地廠商的智能手機外觀設計專利,兩大手機產品或須在北京停售;再有運動品牌New Balance被指侵犯「新百倫」的商標專用權,賠償金額一度叫價近億元人民幣。[1]從兩宗侵權指控所涉及的金錢利益,可見外觀設計、商標的另類「錢途」無可限量。

除卻外觀設計及商標專利,發明專利同樣不時引起爭議。事實上,小至經典港產電影《國產凌凌漆》中,表面上是鬚刨的風筒,大至顛覆傳統汽車業的無人駕駛汽車,一般發明只要符合新穎性、創造性及可作工業應用三大條件,即可申請專利,保護發明免被侵權謀利。在香港,專利擁有人可在其創新發明的製成品、包裝、廣告及產品說明印上「HK Patent No.」或「香港專利號」的專利號碼。除了一紙證書,成功的專利擁有人可賺取任何人應用該專利所支付的可觀許可費用,亦令所屬企業的身價水漲船高。[2]舉例指,香港大專院校在科研發明方面的成就不俗,五間本地資助大學於過去五年,平均每年有98項科研發明取得美國專利,專利收益每年平均逾5,400萬港元,較科創「龍頭」美國史丹福大學多近一倍。[3]

自設審批制度 不再向外求認可

立法會6月初通過《2015專利(修訂)條例》草案,敲定設立批予標準專利的原授專利制度,容許申請人在香港直接提交標準專利申請,而無須事先取得香港以外「指定專利當局」的專利保護。草案同時落實改善短期專利制度,以及在設立全面規管制度前,為規管本地專利從業員實施暫行措施。政府表示,設立原授專利制度有助推動香港發展成為區內創新科技樞紐和知識產權貿易中心。[4]不過,觀乎香港專利註冊的市場規模及目前行之有效的「再註冊」制度,另設原授專利制度是否具成本效益及可持續發展?

在新制度確立之前,申請人若要為其創新發明取得香港的標準專利保護,須先向政府認可的三個指定專利當局之一,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知識產權局)、英國專利局或歐洲專利局提交專利申請,之後回港「再註冊」,向本港專利註冊處遞交資料進行形式審查,是為再註冊制度。[5]與原授專利制度不同,倘若新發明已在中國、英國或歐洲通過當地專利部門的實質審查,申請人只要按程序申請及繳費,新發明一般可在香港獲得標準專利保護,有效期最長為20年。香港目前可批予的專利分為兩類──標準專利和短期專利。如前文所述,任何具有新穎性、創造性並可作工業應用的發明,只要不屬豁除類別[6],即可申請標準專利。

不過,再註冊制度不時為本地發明家垢病,有意見認為三個指定專利當局的專利審批費用高昂,而且程序費時,連同本地再註冊程序,由申請到正式取得本地專利權動輒四、五年,不但拖慢發明在受專利保障下推出市場的進度,新技術甚至在申請專利期間已經過時,最終得專利無所用[7],往往影響研發意欲,打擊創意科技的發展。

創造專利師就業

為此,有業界人士建議香港仿傚台灣、日本等鄰近經濟體系,在原有制度下增設原授專利制度[8],自行培訓專利審查人員及建立相關技術資料庫,就專利申請進行實質審查,簡而言之「自己專利自己批」,不再假手於三個指定專利當局。設立原授專利制度,無疑是為只需在香港取得標準專利,或希望以香港作為申請據點的申請人,尤其是中小企大開方便之門,着眼於香港單一市場的申請人亦毋須先向指定專利當局提交申請。

新制度引入實質審查程序,除了有望創造大批負責審批專利的科學及技術人員職位(在不少國家稱為「專利師」),審批期間涉及的法律程序、專利產品融資及申請其他地區的專利保護等工作,亦造就大批專業就業機會。[9]業界早年估計,設立原授專利制度後,將吸引大量外商以香港作為「跳板」,先在香港申請專利再攻下內地市場,帶動本地專利師的需求以倍數增長,收入甚至媲美執業律師。[10]另外,利用內地加快審批香港專利的優勢,加上香港良好的法治制度,中、英雙語通行,對外商而言較便利亦有保障。[11]

不過,要打響上述如意算盤,仍有一些懸念。首先,由於專利保護受地域限制,除非兩國之間簽署協議互認專利,國際上一般並無互認安排,即申請人在香港經原授專利制度取得專利認證,其發明仍然只限在香港受專利保護。[12]然而,近年網上購物大行其道,不少創新發明更是透過眾籌方式集資研發生產,意味「本地薑」亦可進軍國際。[13]倘若申請人未能及時在其他目標市場取得專利,新發明被「偷橋」甚至搶先在外地申請專利,正牌變山寨的惡夢或許由此而起。

一個歐盟專利,四十二國認可

政府表示,設立原授專利制度後,香港與其他專利當局磋商訂立雙邊「專利審查高速公路」(The Patent Prosecution Highway,PPH)安排時,將處於更有利位置[14],方便在港取得專利的申請人更快、更便宜地在其他司法管轄區處理申請,但以此推銷新制度卻有畫蛇添足之嫌。

目前在再註冊制度下,三個指定專利當局本身已與多個司法管轄區建立近似PPH的專利互認安排。舉例指,新發明只要取得歐洲的專利認證,已可同時在包括歐盟成員國在內、共42個國家獲得專利保護。[15]同時,截至2014年7月,中國已與包括日本、美國、德國、韓國及歐洲等多個專利局簽署PPH試點協議,意味申請人只要取得中國專利認證,即可向目標成員國申請加快審批專利,縮短多達四分之三的申請時間。[16]

反之,香港的原授專利制度尚且仍在起步階段,新制度運作初期,更須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就實質審查及人手培訓工作尋求技術支援[17],邁向獨立自主仍有漫漫長路,更何況與各個專利大國建立合作機制,擴大香港專利在國際間的認可。再者,科技日新月異,專利申請是與時間競賽的遊戲,新制度有何條件與其他發展成熟的專利當局競爭,乃至吸引海外和本地的申請人,是一大疑問。

本地申請不足百分之二

至於香港市場規模太小的質疑,政府引述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統計資料反駁,指在2012至2014年間,以全年標準專利申請數量計算,香港每年平均申請數量約為1.3萬宗,位列全世界首20名專利當局之內。[18]不過,過去五年,來自本地的專利申請平均只佔香港整體標準專利申請不足百分之二,而去年提交申請的「大戶」依次來自美國、日本、瑞士、中國,德國排第五,單是來自美國的申請已佔逾三成七(表一)。[19]這些國家的申請人固然已在外地獲得專利保護,在港再註冊或許只是「買菜搭條蔥」,新制度究竟能夠惠及多少本地申請人?

資料來源:知識產權署

另外,設立專利局必須擁有全面的技術資料庫,以及培訓大批合資格的技術人員,即所謂「專利師」,審查各類發明是否合資格受專利保護,投入的資金、人力資源相當龐大。舉例指,歐洲專利局於2014年聘用逾6,000名僱員處理逾27萬宗專利申請[20];對比香港,雖然同年接獲的標準專利申請只有12,544宗[21],招聘及培訓規模無法與歐洲比擬,但數字正好反映香港市場規模小,來自本地的專利申請更是冰山一角,新制度是否符合成本效益,值得商榷。倘若專利申請數目未符合預期,巨額開支如何填補,由誰填補,也需要未雨綢繆。

新加坡、澳門均外判審查工序

儘管政府指出,不少鄰近司法管轄區已自設原授專利制度,惟撇開中國、日本及南韓等發明大國,市場規模較小的如新加坡及澳門,均將專利申請的實質審查工作外判,其中新加坡外判予奧地利、丹麥及匈牙利的專利局,澳門則委託國家知識產權局進行實質審查。[22]此舉雖然不利培育本地處理專利申請的人才,卻有助節省成本。市場規模同樣不大的香港,現計劃按用者自付原則落實原授專利制度[23],如何避免成本過高,嚇怕小發明家,亦有待關注。

新制度能否如期落實、吸引更多本地及海外的專利申請,甚至有助香港發展成為知識產權貿易中心,視乎其能否因應本地申請,特別是主打本土市場的中小企的特點及需求,度身訂造更快捷、相宜的審批方案,預料日後的申請數字會交代成果。然而,新制度發展成熟之前,或許要忍受申請數量不多、未被國際認可的「陣痛」。

1 〈佰利被踢爆幾乎不存在 告蘋果勝訴揚名 冇辦公室删網站〉,《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6月24日,A08頁;〈New Balance上訴失敗 禁用「新百倫」〉,《東方日報》,2016年6月28日,A24頁。
2 「簡介」。取自香港商標&設計代理有限公司網站:http://www.hktmd.com/Pc.htm,查詢日期2016年7月15日。
3 紀曉風,〈大學科研有價 年賺5460萬元〉,《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8月1日,A13頁。
4 「立法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動議恢復二讀辯論《2015年專利(修訂)條例草案》發言全文(只有中文)」。取自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6/02/P20160602042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2日。
5 「《2015年專利(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報告」,《2015年專利(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立法會CB(1)972/15-16號文件,2016年5月27日,第2頁。
6 不可享專利的事項例子包括發現、科學理論或數學方法;美學上的創作;藉外科手術或治療以醫治人體或動物身體的方法;以及其公布或實施是會違反公共秩序或道德的發明。資料來源:同5,第1頁。
7 陳淑珍,〈探射燈:申專利 手續繁 扼殺創意產業〉,《東方日報》,2014年3月29日,A04頁。
8 〈審查專利港遜星洲澳門〉,《東方日報》,2011年4月11日,A31頁。
9 同8。
10 羅卓敏,〈「原授專利」將立法 專利師需求增〉,《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12月16日,A44頁。
11 同10。
12 同5,第7頁。
13 「智能咖啡機Arist是集資騙局?開發者記者面前試機」。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525/53776335,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05月25日。
14 同5,第7頁。
15 “Demand for European patents continues to grow,” European Patent Office, http://www.epo.org/news-issues/news/2016/20160303.html, last modified March 3, 2016.
16 「專利審查高速路(PPH)是什麼?它是一項福利」。取自中國知識產權網網站:http://www.cnipr.com/yysw/zscqsqzc/201601/t20160126_19476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26日。
17 同5,第9頁。
18 同5,第8頁。
19 「有關標準專利申請的統計資料」。取自知識產權署網站:http://www.ipd.gov.hk/chi/intellectual_property/ip_statistics/2016/ip_statistics_std_patent_appl_tc.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15日。
20 歐洲專利局2014年僱員數目:”Social Report for the year 2014,” European Patent Office, 2015, p.11;同年專利申請宗數:”European patent filings,” European Patent Office, https://www.epo.org/about-us/annual-reports-statistics/annual-report/2014/statistics/patent-filings.html?tab=1#tab1,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1, 2015.
21 同19。
22 《香港專利制度檢討諮詢文件》,知識產權署,2011年10月4日,第8至9頁。
23 「專利申請表格及費用」。取自知識產權署網站:http://www.ipd.gov.hk/chi/forms_fees/patents.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