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辯論人太多 闔府統請有用麼?


政治 | 2016-08-24 《信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快將舉行,多間廣播機構一如既往陸續舉辦選舉論壇,讓選民深入了解各候選人的政綱以及對不同議題的立場。不過,今屆五區直選戰況激烈,單是新界東就有多達22張名單爭奪9個議席,破歷屆紀錄。[1]如何在有限的廣播時間內,給觀眾、聽眾一個既不流於表面、亦不違反「公平及平等對待」原則的選舉論壇,對廣播機構及候選人都出現前所未有的挑戰。

電視選舉辯論始於美國1960年總統大選,選前民望領先的尼克遜在該次辯論表現欠佳,令本來知名度不高的甘迺迪扭轉逆勢,最後更當選總統。[2]16年後,電視辯論正式成為美國大選的常規項目,其後更統一由總統辯論委員會主辦,章程有如選舉條例般嚴謹。[3]

在英國,當地要到2010年的首相大選才舉行首次電視辯論。[4]至於香港,官方選舉論壇早見於1991年立法局選舉,另2007年競逐行政長官的梁家傑與在任的曾蔭權亦舉行了兩場電視直播選舉辯論;及後同年底的立法會補選和此後兩屆立法會選舉都有電視辯論環節,成為選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各黨派候選人在廣大觀眾前當面對質、劍拔弩張、火花四濺,候選人的精彩發言和失儀表現,都會在大氣電波以至網上「無限loop」,成為市民茶餘飯後的熱話,甚至影響選民的投票決定。由電視播出的選舉論壇,其話題性及觸及面之廣,也是真金白銀的選舉廣告以至候選人挨家挨戶的「洗樓」無可比擬。對於政績差劣和寂寂無聞的候選人而言,電視辯論也是一個「博翻身」的平台。

動輒歷時三數小時

一場有聲有色的選舉辯論不單是着眼候選人的sound bite,更應讓選民了解各黨派,尤其是政治小眾、缺乏資源作舖天蓋地宣傳的候選人。不過,隨着候選人數目有增無減、質素亦良莠不齊,或令論壇淪為候選人互相攻擊的平台。舉例指,日前無綫電視舉行立法會新界東選舉論壇,22張候選人名單各有30秒開場發言、40秒總結發言,亦獲分配2分鐘作主場質詢,另有6張名單獲抽出可發動4分半鐘自由辯論,4個環節歷時近3小時,對候選人、論壇主持以至觀眾都是一場耐力戰,亦令可觀性大減。論壇期間多名候選人七嘴八舌發言不時導致「疊聲」,連電視字幕也無法識別候選人的發言內容,基本上是消耗論壇時間。

然而,縮短節目時間又會令候選人本來已經非常有限的發言時間更形緊絀,廣播機構亦礙於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指引)規定,須邀請同一選區所有候選人出席論壇。

參選人太多 每人分得的時間太少

根據新修訂指引,廣播機構須按「公平及平等對待」原則及相關指引處理任何與選舉及候選人有關的節目,並確保不會優待或虧待任何候選人。倘若廣播機構邀請一名候選人參加選舉論壇,同區所有候選人亦應獲邀,並容許每人以相等時間陳述其參選政綱,除非他們選擇缺席,否則廣播機構可能會被選舉管理委員會公開譴責。[5]

因此選舉臨近,電台、電視及紙媒只要在報道內容提及其中一名候選人,即須按指引詳列同區所有候選人名單,以示公允。例如無綫新聞近日一則長約3分15秒的立法會選舉報道,記者在報道末段單是讀出新界東選區排名單首位的候選人已經用上29秒[6];紙媒方面,個別報章會另闢版位,一口氣列出當日報道曾提及的各選區候選人名單首位。

原則上不虧待任何候選人 現實中未必做到

當局早前解釋,為了讓廣播機構在設計論壇節目時有較大彈性,原則上沒有要求廣播機構在選舉論壇上給予每張候選人名單完全相等的發言時間。[7]雖然這樣已較過去的「平等時間」原則寬鬆,但無助廣播機構因為「不會優待或虧待任何候選人」的原則,而導致辯論時間過長或候選人發言時間過短的問題。

指引原意是透過不同黨派都有機會發言,不偏袒個別政黨或候選人,除了保障公眾利益、不干預選民的個人判斷外,亦是廣播機構作為公共廣播媒介應有的政治中立原則。不過,早於2012年已有選舉論壇主持人形容指引「刻板」,單是要聽清楚誰在發言,及候選人的發言內容已經相當困難,加上受制於電視台的節目空檔時間,擔心候選人名單數目增加會令發言時間「攤薄」,犧牲討論質素。甚至有學者認為,在個別選區只有兩、三人有機會當選,邀請所有候選人只是浪費時間。[8]

站在候選人的立場,近年的選舉論壇動輒兩小時,但候選人由準備、出發到出席錄影或直播的論壇卻至少花上三、四小時,論壇扣除廣告時段、環節簡介等,每張候選人名單實際上可能只得約三、四分鐘時間發言。候選人在同樣的時間,可以選擇落區直接跟目標選民接觸,或許更符合成本效益,出席論壇只是「唔想蝕底」。再者,讓每名候選人都能夠「公平發言」,現實中不見得會有公平的結果。在現行制度下,同一個政黨可以在同一選區分拆多張名單參選。資源豐厚的政黨若明知黨員辯才不佳,大可藉分拆名單,使對手無法在電視辯論中「出位」。

2012年立法會選舉針對選舉論壇安排的投訴達38宗,遠多於對上一屆的3宗。投訴內容主要是論壇對候選人作不公平評論,及論壇製作或安排不公平。[9]今屆候選人增多,有關數字相信只會有增無減。政府2013年曾研究應否規限論壇的主持形式及發言時間,或給予主持機構更大自由度,例如只邀請部分候選人參與[10],但相關討論不了了之。

英美澳加選舉 電視辯論有篩選

選舉論壇要達至公平、平等,不等於硬性要求每名候選人得到相等的亮相時間。過去最常被引用的例子是美國總統大選,例如今屆大選單是民主、共和兩黨有177人報名競逐,還未計及266名獨立或第三政黨候選人。[11]由於數以百計的候選人難以在電視上頻頻出鏡,自2000年起,當地規定候選人須在五間指定全國民調機構取得至少15%選民支持,方可參與選舉辯論(見表一)[12],因此傳媒向來只聚焦有勝算的候選人,選民亦可在三場辯論中,有充分時間了解候選人對不同議題的立場,而不至於一人三兩句就完結的「吹水會」。

加拿大總理選舉的電視辯論同樣設有門檻。候選人需要其所屬政黨在下議院佔一席位,及在民調取得至少5%民意支持才可獲邀參與。英國、澳洲亦無邀請所有候選人參與選舉辯論的規定。[13]至於台灣,除了官方指定以公帑舉辦的政見發表會,總統、副總統選舉並無硬性規定候選人參與電視辯論,即使有亦以三場為限。[14]

資料來源:立法會秘書處(2013)、ITV News

只邀請部分候選人最直接的壞處,是知名度低、屬於政治小眾的候選人可能無機會出席任何辯論。廣播機構亦予人篩選嫌疑,令個別候選人永無「翻身」機會。再者,香港地區直選實行比例代表制,候選人只需相當部分的票數即可入局,民意支持度又可以在數日之間出現重大變化,倘若論壇由市場主導,排除一時間支持低的候選人參與辯論,無疑是扼殺選舉的其他可能性。

另外,候選人在論壇上面對對手的質詢、言語上的挑釁及攻擊,如何在壓力下作出得體的臨場反應亦考驗候選人的智慧、心理質素,甚至人格,這些從政人士需要具備的條件,是選民平日與候選人在街頭接觸,或在社交媒體互動難以深入了解的,因為候選人單對單面對選民時,傾向展現質素最好、EQ最高的一面。

要在多方面取得平衡,有應屆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建議修改指引,容許廣播機構舉行兩輪辯論,首輪邀請所有候選人參與並介紹政綱,讓選民對他們有基本認識,次輪再按辯論主題、候選人支持度等準則,邀請部分候選人出席論壇,讓選民各取所需。不過,他承認香港的選舉期太短,當局於今屆選舉日前約一個月才刊憲公布獲有效提名的候選人名單及編號[15],廣播機構難以在一個月內為所有選區接連舉辦兩輪選舉論壇。

另外,任何合資格人士只要獲得100名選民提名,並繳交5萬元選舉按金即可參加立法會選舉[16],過去曾有立法會議員建議提高選舉門檻,避免候選人數目過多,但政府稱不會為遷就論壇安排而提高門檻[17];亦有建議把候選人分組,以進行更有意義的選舉討論[18],最後亦無疾而終。

論壇以外的選戰擂台

不過,時移勢逆,隨着Facebook、網台等新媒體興起,選舉辯論早已不再是選民了解候選人的唯一途徑。在香港,幾乎所有直選議員都已開設Facebook專頁與支持者互動,市民亦可透過在專頁留言、Facebook Live與候選人直接交流,與電視辯論只能單向接收資訊不同。台灣有民調指出,只有三成民眾仍會按候選人的辯論表現作出投票決定,20至29歲年輕人更有逾九成表示不會因此改變投票立場。[19]美國亦有學者提出電視辯論只能影響極少數游離選民的決定。[20]

的確,對比受制於選舉活動指引的電視辯論,候選人可以利用互聯網,在不受形式、時間限制下接觸目標選民,深入討論相對冷門的議題。近年不少民間組織亦積極在社區舉辦小型選舉論壇,就他們關注的議題邀請候選人表達看法。由於指引對廣播機構以外的選舉論壇規管較寬鬆,候選人及選民都可按論壇的主題、辯論形式決定是否參與,是了解候選人的另一途徑。

不過,有本地學者指出,目前主要使用報紙、電台和電視等傳統媒體的人口仍佔逾六成[21],因此傳統選舉辯論仍然是重要的資訊渠道,不可忽視。而候選人即使是主攻年輕人票源亦應重視其他年齡層選民的需要,例如先出席傳統選舉論壇,再轉場與網民在社媒「賽後檢討」。廣播機構亦可考慮仿傚澳洲大選,將傳統選舉辯論與社媒二合為一,舉行當地史上首場線上選舉辯論,由Facebook及當地大型新聞集團轉播,選民可透過記者在辯論期間提出問題,較傳統選舉辯論更互動。[22]日後香港的選舉辯論,是否也有更多跨媒體合作的可能﹖

1 「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新界東地方選區獲有效提名的人士」。取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6/pdf/LC5_Valid_c.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5日。
2 「甘迺迪借電視辯論 反勝尼克遜」。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00416/13934441,最後更新日期2010年4月16日。
3 沈旭暉,〈台選舉辯論效顰美國〉,《明報》,2004年2月21日,B16頁。
4 “Televised Debates in Parliamentary Democracies,” LSE Media Policy Project, January 2015, p.5.
5 「第十一章 競選廣播、傳媒報道及選舉論壇」。取自選舉管理委員會網站:http://www.eac.gov.hk/pdf/legco/2016lc_guide/ch/chapter_11.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27日,第206至207頁。
6 「梁天琦參選資格被取消 選舉主任指不信其改變立場」。取自無綫新聞網站:http://news.tvb.com/local/57a0c47d6db28ce736c94eda/,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3日。
7 「2016年3月21日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紀要」,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666/15-16號文件,2016年6月6日,第9頁。
8 〈名單多平等指引考起傳媒〉,《明報》,2012年8月1日,A06頁。
9 「立法會選舉:選舉論壇」,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938/12-13(04)號文件,2013年4月,第5頁。
10 同9。
11 Philip Bump, “Yes, a ton of people are running for president. It's still not the record, though.” The Washington Post, July 2, 2015,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5/07/02/since-1980-nearly-2500-people-have-run-for-president/.
12 「資料摘要 選定地方的選舉辯論」,立法會IN17/12-13號文件,立法會秘書處,2013年4月11日,第15頁。
13 同12。
14 「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新 84.08.09 制定)」。取自全國法規資料庫網站: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D0020053&FLNO=45,查詢日期2016年8月5日。
15 「立法會選舉289名候選人提名有效」。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8/05/P201608050030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5日。
16 「立法會換屆選舉明日起接受提名」。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7/15/P201607150053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7月15日。
17 鄭治祖,〈白鴿要求提高立會參選門檻〉,《文匯報》,2013年4月16日,A23頁。
18 「2012年12月17日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紀要」,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041/12-13號文件,2013年5月2日,第17頁。
19 吳曉沛,「觀察:電視辯論對台灣總統選情的影響」。取自BBC中文網網站: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6/01/160102_taiwan_tvdebate_polls,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2日。
20 John Sides, “Do Presidential Debates Really Matter?” Washington Monthly, September/October 2012, http://washingtonmonthly.com/magazine/septoct-2012/do-presidential-debates-really-matter/.
21 蘇鑰機,〈社交媒體成為第四影響勢力〉,《明報》,2014年11月20日,A40頁。
22 “news.com.au Leaders’ Debate will be ‘different to any you’ve seen before’,” news.com.au, June 17, 2016,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federal-election/newscomau-leaders-debate-will-be-different-to-any-youve-seen-before/news-story/5e482f3109a9506782233f91f74e9d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