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站調查失民心 選民訴求難掌握


政治 | 2016-09-02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一直有參與選舉票站調查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昨日表示,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不會再如以往般,在投票當日進行即時票站調查分析,理由是他認為政府未有認真處理票站調查被指用作政黨配票的問題,而選民對票站亦對調查失信心,部分更胡亂作答。[1]以上決定,令本來可以為市民提供珍貴資訊的工具,正因為失去市民信任,而失去部分用武之地。

有助洞悉選舉結果

選舉前的民意調查向來難以作準,一來是因為很多人未到選舉當日,也不確定自己會否前往投票,二來是即使受訪者最終前往投票,其選擇也可以跟調查進行時不同。美國2012年的總統選舉中,當地的票站調查顯示有3%的人在選舉當天才決定投何人一票[2];而英國去年的大選,有調查顯示在選前一兩天,仍有21%受訪者表示有機會在投票前改變主意。[3]在香港2012年立法會選舉,亦有票站調查反映有15%的受訪者在選舉當天才決定自己的投票選擇。[4]

相較選舉前的民意調查或往後做的調查,在投票當日進行的票站調查,受訪者全部確確實實有投票,更能反映投票人的背景[5],而且較官方點票更早知道選民的抉擇,讓關注選舉的人在點票完成前,對選舉結果有一定認知。例如今年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點票工作在翌日上午4時30分才完成[6];不過傳媒在投票當晚近11時已引述票站調查結果,指出楊岳橋當選機會極大[7],而後來他的確勝出。

配票疑雲 引發杯葛

對於候選人來說,及早知道選民的抉擇,也有助他們進行配票,提高自己和同路人的勝算。將卸任立法會議員的鍾樹根曾指,其所屬政黨會利用票站調查即時數據配票,當數據顯示該黨候選人已穩操勝劵,就調動人手為友好政黨候選人助選。[8]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亦曾指出,早在1993年王屋區議會補選中,已經有政黨比較有系統地使用票站調查來作選舉工程。[9]而在2008年,時任立法會議員的湯家驊,其辦事處發表調查報告,指曾進行2007年區議會選舉票站調查的「香港調查硏究中心」,其461名調查員中,最少有64名的名字與親建制學校及組織成員或活躍分子吻合,又指調查中心核心成員曾參加與中央官員交流的活動。報告質疑該中心收集回來的數據,會否被親建制候選人用來在選舉日部署選舉策略。[10]面對湯家驊的指控,該中心認為證據脆弱、法理不通,並且有歧視親中人士之嫌。[11]

票站調查是否獨立進行,選民難以查證,反正配票說已為不少人信納,並提出各種方法,包括呼籲杯葛調查,或是說假話干擾調查結果,務求令政黨得物無所用。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後,亦有議員要求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簡稱「選管會」),禁止候選人或其政黨在投票結束前利用票站調查結果策劃競選,並考慮限定由學術機構作票站調查。[12]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又有泛民政黨呼籲市民不要回應由建制組織進行的票站調查。[13]到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則有報道指有人胡亂回應票站調查問題,例如實際投給某陣營候選人,口中卻說投給另一陣營,亦有人在票站外舉牌提醒選民有權不回答票站調查。[14]

監管機構有規限 以免影響選舉結果

太早透露調查結果,固然令人擔心會影響選民投票意欲或意向。[15]在1980年美國總統選舉中,有電視台根據票站調查的數據,公布列根撃敗卡特,而當時距離西岸投票完結時間還有近三小時。結果引來人們對票站調查的關注,美國國會更調查過早公布的勝選消息,有否打擊人們的投票意欲。[16]

事實上,香港的選舉指引對甚麼機構可以作票站調查,以及調查所得資料如何傳播,一向有規限,以撇清票站調查機構以及候選人之間的關係。例如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時,進行票站調查的機構要簽承諾書,答應不會在投票結束前向候選人、其支持者及相關機構,透露調查結果。[17]在2014年區議會東涌北選區補選中,原本獲批准作票站調查的組織「活力離島」,由於有成員仍是有派員參選的公民黨之成員,被選舉事務處以為免造成選舉不公為理由,撤銷該組織的票站調查資格。[18]今屆立法會選舉,進行票站調查人士更要作出法定聲明,答應不會在投票完結前將調查結果透露予候選人、其支持者及相關機構。[19]

另外,根據今屆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票站調查員進行調查期間,不可與候選人或其代理人談話或通信息。又提到若然申請進行票站調查的人,曾公開支持調查所涵蓋的候選人、申請機構有成員在相關選區參選、調查人員所屬的另一機構有人出選相關選區,或者調查人員所屬的另一機構已公開支持某候選人,當局通常不會批准有關申請。[20]

選管會在選舉指引中,亦提醒傳媒及有關機構,在投票結束前,不可公布票站調查結果,或就個別候選人的表現發表具體評論或預測。而選管會可對違反的傳媒或機構作出公開譴責。[21]

規限是否足夠 言人人殊

對於質疑有政黨利用票站調查結果配票的市民而言,上述的指引或嫌過於寛鬆。但相比個別海外地方,香港的規限絕不寛鬆。立法會秘書處曾於2008年對加拿大、英國、美國、澳洲、新加坡和新西蘭的票站調查進行硏究。結果顯示,在准許票站調查的加拿大、英國、美國和澳洲,均沒有規定做票站調查要向規管選舉當局提交申請或聲明、沒有對調查者的資格設下規限,亦沒有禁止調查機構在投票結束前向候選人或政黨透露票站調查結果。[22]

當然,即使有以上例子,質疑配票的市民仍可反駁這些案例不符合香港現實,甚至要求選管會作出更嚴格的限制。要數最嚴格的限制,大概是完全禁絕票站調查。印度選舉委員會在今年舉行的地方議會選舉中,便採取了這種安排。[23]而根據世界民意研究學會(The World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在2012年12月公布的調查,在82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有七個國家或地區完全禁絕票站調查。[24]

擾亂調查 民意「不見天日」

說要禁止票站調查,固然有其爭議。然而配票之說廣泛流傳,始終需要正視,否則只會影響正常的票站調查工作。參考過去多年的票站調查回應比率變化,選民對這些調查似乎愈來愈有戒心。其中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在立法會選舉的票站調查,回應比率已由早年的接近七成,減少至對上兩次選舉的五成多。[25]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另一方面,票站調查往往不止問人們的投票選擇,還會了解受訪者作出選擇的理據[26],以至其年齡、社會階層、學歷等等相關資訊。[27]這些資訊有助人們了解選舉成敗真貌、候選人勝負原因等等,而無需相信政黨或候選人的「自說自話」。[28] 今年立法會選舉,本土派這一新政治板塊崛起,社會更加需要了解其支持者的訴求,以助制訂出合適政策。但無可否認的是,若有太多人質疑調查機構會將訪問結果用作配票,因而拒絕回應或胡亂作答,有關數據就可能出現重大偏差,無助達到以上目標。

在一些民主制度未成熟的地方,票站調查乃確定選舉公平合理的工具[29];諷刺的是,香港的票站調查反而被一些人視為作弊工具。從選舉勝負角度出發,出於擔憂而不配合或者故意破壞票站調查,可以理解;然而從硏究角度出發,票站調查所得數據失實,得物無所用,教人惋惜。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有關今屆立法會選舉票站調查的決定以及控訴,值得各界認真反思:怎樣做才能挽回人們對票站調查的信心,讓其發揮真正功用?

註:本文中提到的楊岳橋以及鍾樹根,分別屬於今屆立法會選舉中新界東及港島地方選區候選人。新界東名單包括:陳克勤、葛珮帆、鄧家彪、容海恩、李梓敬、林卓廷、鄭家富、方國珊、張超雄、范國威、侯志強、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麥嘉晉、李偲嫣、廖添誠、陳云根、陳玉娥、黃琛喻、梁金成、梁頌恆;港島名單包括: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強。

1 「不滿政府無視有票站調查被用作配票 鍾庭耀:港大民研退出選舉日專業票站調查」。取自立場新聞網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不滿政府無視有票站調查被用作配票-鍾庭耀-港大民研退出選舉日專業票站調查,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1日。
2 "America's Choice 2012 Election Center: President: Full Results," CNN, http://us.cnn.com/election/2012/results/race/president/#exit-polls, accessed June 8, 2016.
3 "Voting: Definitely Decided or May Change Mind?" Ipsos MORI, https://www.ipsos-mori.com/researchpublications/researcharchive/39/Voting-Definitely-Decided-or-May-Change-Mind.aspx?view=wide, accessed June 8, 2016.
4 「2012年立法會選舉票站調查」。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features/lc2012/exitpoll/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7日。
5 "Explaining Exit Polls,"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http://www.aapor.org/Education-Resources/Election-Polling-Resources/Explaining-Exit-Polls.aspx, accessed June 8, 2016.
6 「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點票順利完成(附圖)」。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2/29/P201602290133.htm,最後更新2016年2月29日。
7 「新東補選:票站調查顯示楊岳橋當選機會大」,on.cc東網,2016年2月28日,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0228/bkn-20160228224811871-0228_00822_001.html
8 林俊謙,〈票站調查配票 鍾樹根爆民建聯違規〉,《蘋果日報》,2016年6月4日,A04頁。
9 「票站調查系列──票站調查的專業操守」。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columns/columns108.html,最後更新日期2008年9月10日。
10 「湯家驊議員提交有關2007年區議會選舉票站調查情況研究報告概要的文件」,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388/07-08(01)號文件,2008年3月17日,第8至9頁。
11 「香港調查研究中心就票站調查提交的意見書」,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050/08-09(06)號文件,2009年3月16日,第4頁。
12 「立法會秘書處為2009年3月16日會議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票站調查」,政制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050/08-09(04)號文件,2009年3月11日,第3頁。
13 陳雪玲,〈票站調查三機構與左派關係密切 泛民呼籲杯葛 防建制派配票〉,《蘋果日報》,2012年9月5日,A10頁。
14 潘柏林,袁楚雙,〈選民亂答 冀擾建制部署〉,《蘋果日報》,2015年11月23日,A06頁。
15 馬嶽,〈再談票站調查〉,《明報》,2008年3月31日,A30頁;《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選舉管理委員會,http://www.eac.gov.hk/pdf/legco/2016lc_guide/ch/lc_full_guide.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27日,第221至222頁。
16 Kate Pickert, "A Brief History of Exit Polling," TIME, November 4, 2008, http://content.time.com/time/politics/article/0,8599,1856081,00.html.
17 「本人/我們承諾不會在投票結束前,直接或間接向任何在票站調查涵蓋的地方選區/功能界別參選的候選人、任何已公開表明支持在票站調查涵蓋的地方選區/功能界別參選的某候選人/候選人名單的人士或機構、或任何已有成員在票站調查涵蓋的地方選區/功能界別參選的機構,發放票站調查的結果或就個別候選人/候選人名單的表現發表具體評論或預測。」資料來源:「關於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進行票站調查的承諾書」。取自2012立法會選舉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2/pdf/exitpoll/Undertaking(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9月5日;「票站調查」。取自2012立法會選舉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2/chi/exitpoll.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9月5日;
18 〈陳太為公民黨候選人站台〉,《蘋果日報》,2014年4月27日,A04頁。
19 「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票站調查申請表」。取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網站:http://www.elections.gov.hk/legco2016/pdf/Exit_Poll_Application_Form_(2016_LC).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7月4日。
20 《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選舉管理委員會,http://www.eac.gov.hk/pdf/legco/2016lc_guide/ch/lc_full_guide.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27日,第222頁。
21 同20,第221、222及225頁。
22 黃少健,「資料摘要:選定地方對票站調查的規管」,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IN10/07-08號文件,2008年3月14日,第2頁。
23 "Press Note- Subject: Ban on Exit Polls during State Assembly elections of Assam, Kerala, Puducherry, Tamil Nadu and West Bengal." Election Commission of India, March 31, 2016, http://eci.nic.in/eci_main1/current/PN29_31032016.pdf.
24 Robert Chung, "The Freedom to Publish Opinion Poll Results: A Worldwide Update of 2012," The World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December 2012, pp. 11 and 12.
25 「票站調查系列──票站調查的專業操守」。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columns/columns108.html,最後更新日期2008年9月10日;「2008立法會選舉票站調查」。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sources/lc2008/exitpoll,查詢日期2016年6月7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區議會票站調查」。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resources/dc2011/exitpoll/contact.html,查詢日期2016年6月7日;「2012年立法會選舉票站調查」。取自香港大學民意網站: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features/lc2012/exitpoll/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7日。
26 同4。
27 「2012年立法會選舉票站調查綜合分析報告」,香港硏究協會,2013年3月。
28 同5。
29 同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