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6-09-26 | 《星島日報》

網絡直播應受監管嗎?



自從Facebook推出直播功能,網絡直播陸續掀起熱話。新一屆立法會選戰前後,就有多名候選人以Facebook Live直播落區催票[1],甚至街頭跳舞謝票[2],為網民津津樂道。但網絡直播影響力直迫傳統媒介的同時,其引起的法律和道德爭議,亦漸受關注。演唱會、體育競賽,甚至槍擊暴力直播等,便讓人留意到網絡直播的爭議性。在「我Live故我在」的網絡時代,網絡直播應否受到監管?

一秒變「網紅」 社交平台力推直播

去年,社交平台Twitter和Facebook相繼新增直播服務,其中Twitter的直播平台Periscope在推出首四個月,註冊人數就達到一千多萬。[3]而擁有16.5億用戶的Facebook,據報豪擲220萬美元邀請名人做直播,推廣新功能。[4]

網絡直播的發展歷史不長,但內容已是千奇百趣,延伸到遊戲、旅遊、美食、動漫等領域,更創造了巨大商機。[5]在南韓,有人直播吃飯日賺過萬[6];在香港,有高登男神「達哥」直播打機成名,獲遊戲公司邀請成為副總裁[7];在內地,網絡紅人「papi醬」的直播視頻廣告拍賣,更是以2,200萬元人民幣的天價成交。[8]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數字,截至今年6月,內地網絡直播用戶達3.25億人,佔整體網民數目的45.8%。[9]另有報告指,2015年,內地直播市場規模達90億元人民幣。[10]

「因直播的演唱 是不計較條件 誰都可清楚看見」

不過,可不是人人都願意成為「15分鐘的網紅」,尤其當人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直播對象,便會惹來爭拗,甚至法律糾紛。早前,內地一名滴滴召車司機被指在接載空姐時,利用車內的偷拍鏡頭進行網絡直播,並在其間不斷詢問其感情、工作等個人情況,引來18萬人觀看。空姐發現後向滴滴公司投訴,該名司機隨即被公司取消了駕駛資格。[11]事實上,根據內地最高人民法院有關「網絡侵害人身權益」的司法解釋,該司機的行為已侵犯了他人私隱。[12]

不想入鏡曝光的不止素人。今年4月,香港歌手陳奕迅在台北演唱會上演唱《無條件》時,其太太徐濠縈透過Facebook直播現場畫面,便被質疑違反演唱會「不能直播」的規定。[13]而早前在台灣的一場公益演唱會上,有網民因進行全程直播大賺25萬元新台幣而遭其他網民圍剿,更被指侵犯著作權。[14]

再以受港人歡迎的討論區「香港高登」為例,「高登直播台」中的不少貼文,都會提供動畫、電影、球賽直播的網站連結[15],部分似有侵權之嫌。今年歐國盃期間,Facebook Live亦被球迷奉為「新一代非法睇波神器」,甚至有用家大讚直播功能「實在做得太完美」,稱與以往在非法網站睇波的體驗不同,Facebook Live從未出現「窒機」或「畫面定格」的情況。[16]

暴力直播讓不安擴散?

而在Facebook Live面世不久,接連出現的暴力襲擊直播影片,更將網絡直播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其中爭議較大的一例,是今年7月美國明尼蘇達州(State of Minnesota)的一宗警察槍殺黑人事件中,死者的女友Diamond Reynolds將其男友遭槍擊的情形在Facebook上即時直播。近十分鐘的畫面中,警察咆哮、男子流血、喘息直至死亡的經過被現場記錄[17],該視頻在一日內引發數百萬人瀏覽[18],一時間民情沸騰。

連月來,美國爆發多宗黑人與警察的衝突事件,警民關係一度惡化。Diamond Reynolds的直播視頻還原槍殺現場,讓所有人見證執法者施暴和受害人血腥、真實的死亡過程。這段影片加上另一名黑人Alton Sterling在路易斯安那州(State of Louisiana)被警察擊斃的錄影,引發美國新一輪抗議警察濫權的浪潮。[19]

Facebook Live的槍擊直播並非孤例, Twitter旗下的Periscope也出現過暴力直播。今年2月,美國18歲少女Marina Lonina在目擊女性友人遭一名男子性侵時未有阻止,反而在手機上透過Periscope直播。其後,兩人同時被控綁架、性侵等多項罪名,分別面臨40年刑期。[20]雖然Marina Lonina辯稱,直播是為了收集犯罪證據,但直播過程中有很多人按「Like」[21],另案件的檢控官認為,被告一邊拍攝,一邊「咯咯的笑」,不似有意幫助受害人。可見網絡直播能夠詳盡記錄犯罪經過,在社會監察層面起到積極作用,但也可能成為幸災樂禍,甚至助紂為虐的工具。

另外,網絡直播若被不當利用,或埋下散播恐怖與仇恨的種子。例如法國一名19歲女生曾透過手機Periscope直播自殺[22];自稱效忠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的法國人Larossi Abballa在巴黎殺害一名警察及其伴侶時,透過Facebook Live直播冷血行兇過程等[23],均掀起廣泛的道德爭議。

事後刪片 恨錯難返

上述事例突顯直播視頻與傳統媒體的不同之處,在其即時、寫實、互動的視聽感染。正如Facebook創始人Mark Zuckerberg所說,直播的確讓人感覺「你我同在」[24],但其黑暗面在於,一些令人噁心的內容,也會在沒有預先警告下即時呈現,更可能渲染暴力。[25]

在傳統世界,發布淫褻及暴力影片受到法律約束和道德規範。例如根據本港法例,《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規管在香港境內發布的物品,包括在互聯網上發布的資料。另外港府與互聯網業界合作制定的《規管淫褻及不雅資訊的業務指引》,為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提供指引。[26]兩者均對暴力、腐化等傳播內容作嚴格規範。

然而在全民直播時代,監管並不容易。雖然Facebook及Periscope的社群守則皆禁止宣揚暴力、恐怖等違法內容[27],社交平台亦可視乎情況移除非法影片[28],但對於傳播速度遠超傳統媒介的網絡直播,倚賴人手監察和公眾舉報的監管方式,恐怕效用有限。特別是一些吸引關注的直播片段,猶如出柙之虎,迅速廣傳,即使事後刪除,看官已不計其數。

開發新科技之餘 仍靠自律

科技太快,人手太慢,於是有公司從技術研發入手,希望找到「以科制科」的法門。其中Facebook曾表示希望利用人工智能,搜索問題訊息,可惜該技術目前只能針對特定詞彙進行篩檢,並未適用於網絡直播。[29]另外有科技公司設計出上鎖的手機袋,防止觀眾在演唱會期間拍攝,手機主人須離開表演區,解鎖才可拿出手機。該項服務推出後,已先得在Guns N' Roses、Alicia Keys等音樂人的演唱會上應用。[30]

對於不少人來說,網絡直播或許仍是新鮮事物,除了吃飯、睡覺這些生活類直播外,如影隨形的或許還有侵權、甚至暴力事件的直播。這是否要執法者和科技使出「洪荒之力」阻止,固然值得社會反思,但要維護自由兼良好的網絡環境,用家的自律和互相監督,也許更為重要。

1 「Leung Kwok Hung was live」。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longhairhk/?fref=ts,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4日。
2 「鄺俊宇 Roy Kwong was live」。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鄺俊宇-Roy-Kwong-18809502474/?fref=ts,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6日。
3 Mark Sharp, “The Periscope stars: Hong Kong’s unofficial tourism ambassado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December 16, 2015, http://www.scmp.com/lifestyle/travel-leisure/article/1891377/periscope-stars-hong-kongs-unofficial-tourism-ambassadors.
4 Deepa Seetharaman and Steven Perlberg, “Facebook to Pay Internet Stars for Live Video,”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uly 19, 2016, http://www.wsj.com/articles/facebook-to-pay-internet-stars-for-live-video-1468920602.
5 「網絡紅人創造了一種怎樣的新經濟?」。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459,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16日。
6 〈韓少年直播吃飯 1晚賺1.2萬〉,《文匯報》,2015年8月22日,A22頁。
7 〈達哥:「教你如何用六年,打機打到做副總裁!」〉,《蘋果日報》,2014年7月4日,E05頁。
8 「網紅papi醬廣告拍賣 2200萬人民幣天價成交。取自東網ON.cc網站:http://hk.on.cc/cn/bkn/cnt/news/20160421/bkncn-20160421184047131-0421_05011_00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21日。
9 「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2016年7月,第42頁。
10 「2016年中國在線直播行業專題研究」,艾媒諮詢集團,2016年4月,第4頁。
11 「【勁無品】滴滴司機偷拍空姐 18萬網民睇直播」。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60807/55465873,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7日。
12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利用資訊網路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取自中國法院網網站:http://www.chinacourt.org/law/detail/2014/08/id/147944.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8月21日。
13 「老婆徐濠縈開直播168秒 陳奕迅演唱會內容外流」。取自雅虎香港網站:https://hk.news.yahoo.com/老婆徐濠縈開直播168秒-陳奕迅演唱會內容外流-125915703.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3日。
14 「他直播『愛最大』演唱會,大賺人民幣!」。取自Knowing網站:http://news.knowing.asia/news/ff9bee77-d2d5-4666-a16b-36fa0c956b19,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4日。
15 「直播台」。取自香港高登討論區網站:http://forum5.hkgolden.com/topics.aspx?type=JT,查詢日期2016年9月15日。
16 「【睇波神器】Facebook Live非法直播歐國盃及美洲盃!?」。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60627/55282515,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27日。
17 “Diamond reynold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ixelphotolab/, last modified July 8, 2016.
18 Angela Moon and Dustin Volz, “Facebook Live streaming of shooting spotlights ethical, legal policies,” Reuters, July 8, 2016,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minnesota-police-facebook-idUSKCN0ZN2MN.
19 Ralph Ellis and Rosa Flores, “Multiple officers killed at Dallas protest over police killings,” CNN, July 8, 2016, http://edition.cnn.com/2016/07/07/us/philando-castile-alton-sterling-reaction/.
20 “Woman indicted for using Periscope app to live stream rape of friend by man who has also been indicted for that rape,” Franklin County Prosecuting Attorney, http://prosecutor.franklincountyohio.gov/media/press-release.cfm?pressID=456, last modified April 13, 2016.
21 Mike Mcphate, “Teenager Is Accused of Live-Streaming a Friend’s Rape on Periscope,”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April 18,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04/19/us/periscope-rape-case-columbus-ohio-video-livestreaming.html?_r=0.
22 Henry Samuel, “French teenage girl commits suicide live on Periscope,” The Telegraph, May 11, 2016,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2016/05/11/french-teenage-girl-commits-suicide-live-on-periscope/.
23 Angelique Chrisafis and Kim Willsher, “French police officer and partner murdered in 'odious terrorist attack',” The Guardian, June 14, 2016,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jun/14/french-police-officer-wife-murdered-larossi-abballa-isis.
24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zuck/posts/10102764095821611, last modified April 6, 2016.
25 同21。
26 「常見問題」。取自香港政府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網站:http://www.ofnaa.gov.hk/chi/faq/faqcontent.htm#f3,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8月4日。
27 “Community Standard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ommunitystandards, accessed September 15, 2016; “Community Guidelines,” Periscope, https://www.periscope.tv/content, accessed September 15, 2016.
28 同18。
29 〈槍擊直播 Facebook Live遇挑戰〉,《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2016年7月27日,第98期。
30 〈鎖住演唱會歌迷的手機〉,《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2016年7月27日,第9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