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6-10-14 | 《信報》

逆向導師:學無前後,達者為「師」



踏入10月,不少應屆畢業生已投身職場,努力學習如何在新環境一展所長。因此不少企業會有所謂「導師」(mentor)計劃,由年紀較大、資歷較深的高層作導師,向新人傳授工作知識,講解公司文化,分享人生閱歷,實行以老帶幼,以舊帶新。

近年一些海外公司如思科和惠普更進一步,推行「逆向導師」(reverse mentoring),由年輕基層員工當導師,倒過來教授一眾公司高層。[1]在香港,保險公司AXA安盛去年亦曾推出類似計劃,為10名總監級高層各安排一名80、90後同事擔當八個月導師。[2]倒行逆「師」,既緣於互聯網和社交媒體高速發展所帶來的商機,也與勞動力市場結構有關,在人口正在急速高齡化的香港,尤其值得討論。

新科技主導 需要「以新帶老」

現今商業世界已與科技世界密不可分,不少公司會借助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力量推動業務。單看香港,在2015年已有近八成工商業機構單位,透過電腦網絡送貨和提供服務或資料[3],並有約2.2萬個工商業機構單位以電子商貿銷售[4],較2013年多七成。[5]

在2015年,有近5.7萬個工商業機構使用社交媒體,用途包括提供公司、服務和貨品資訊以及收集顧客資訊。[6]今年5月,歌星黎明跟本地雜誌《100毛》創辦人之一林日曦為雀巢咖啡拍攝廣告,並在社交媒體發布,十數小時已吸引超過290萬人次觀看及逾15萬人讚好[7],新產品熱賣至有超級市場缺貨現象[8],背後除反映廣告製作人的觸覺,也顯示了社交媒體的宣傳威力。

要進行「貼地」的網絡宣傳,需熟諳虛擬世界的文化。相比年長人士,年輕人更多網購和運用社交媒體,這方面自然有其優勢。政府統計處2014年進行的調查,反映25歲至34歲的年齡組別有45.8%在過往一年曾網購,不過55歲或以上組別的就僅得4.1%。[9]在美國,當地Pew Research Center的數據也反映年輕人中使用社交媒體Facebook、Pinterest和Instagram的比例亦較上了年紀的人為高。[10]

做年輕人生意 需要年輕導師

故此,要利用互聯網推動公司業務,找年輕員工來當「導師」,向高層「導生」傳授心得,便顯得順理成章。在美國,金融及保險公司The Hartford近年推行「逆向導師」計劃,正因知道現時人們選擇保險產品的習慣有變,要接觸到新客戶,公司需在網絡世界建立有關保險及金融產品的話語權,因此便找來年輕及熟悉科技的員工教導公司高層,以便在社交媒體大展拳腳。[11]

如果只是想學懂用社交媒體,公司高層們大可自學甚至向子女求教,無需委身請教年輕下屬,但逆向計劃下的導師,教授的不僅是如何用社交媒體,而是怎樣將其與公司業務結合。例如The Hartford高層對社交媒體和新科技早已有所認識,不過年輕導師能幫他們把科技應用在The Hartford業務上,也較上一輩了解新一代顧客的所需所想。例如在一個市場推廣計劃中,管理層原打算用電話去發掘新客源,不過有年輕導師向高層進言,指千禧世代大多用流動電話而非固網電話,結果其意見既幫公司省錢省時間,也讓推廣計劃有更大機會成功針對目標客群。[12]

有助挽留年輕人才 新人借機上位

推行逆向導師計劃的公司,除了培訓高層,也能藉這類計劃回應年輕和弱勢職員所需所求,以挽留人才。The Hartford早些年前推算在2015年公司員工中,25%將屬行內自願流失率頗高的千禧世代。公司高層後來推動內部更多運用電子通訊,以便建立更靈活工作環境,滿足千禧世代的要求。[13]

有思科高層談及逆向導師計劃時,指公司的一些新人不僅着意金錢,還重視學習,並期望帶來影響。該名高層因此了解到,思科要留住新人,需要給予他們發表意見、參與公司運作、為公司作貢獻和認識商業世界的機會,也要在過程中了解他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逆向導師計劃正能滿足這些需要。[14]

在香港,有AXA安盛的管理層表示,過去曾構思在公司實行彈性上班時間及遙距工作安排,但在前線工作的導師謂難以一刀切實行,應讓員工有選擇權,結果作為管理層的導生亦從善如流。[15]

逆向導師計劃不只有助管理層更了解年輕人,也能幫助他們聽到不同弱勢群組的意見和想法。例如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便希望利用這種計劃,改變公司內的性別差異文化。計劃下,有女員工成為男合伙人的導師,就着是否應特別照顧屬弱勢群組的人士、公司應否引入配額制等,與其交換意見。該女導師留意到男導生受計劃影響,作決定時會嘗試由另一角度出發,考慮不同事項。[16]

對於年輕基層員工來說,逆向導師計劃更是一個表現自己,爭取「上位」的機會。在美國,夾在戰後嬰兒和千禧世代中間的X世代,人數明顯較少。這意味企業可能會出現斷層,需要及早由千禧世代「上位」,出任本來由X世代接手的管理職位。參加「逆向導師」計劃的年輕人,正好以此為跑道,讓事業起飛。[17]

The Hartford第一輪12位年輕導師當中,有11人一年內升職。雖然他們本來可能已經是年輕員工中的佼佼者,升職與否跟參加計劃無直接關係,不過他們得益於大量的表現機會也是事實,例如高層導生因此意識年輕導師的新通訊技術卓絕群倫,更有導生指對方大大幫助了自己的事業發展。[18]

既是導生又是前輩 計劃執行更講究

雖然計劃對高層人士有不少潛在益處,不過要「食鹽多過你食米」的位高權重者拜年輕的前線員工為師,並非每個人都能輕易做到。有管理顧問認為「逆向導師」在香港難以普及,因為亞洲人愛「面」,上司難放下身段討教。[19]

「逆向導師」下,高層既是導生,也是年輕一代的前輩。正由於這種半帶矛盾的關係,企業在配對導師和導生時,需要多花心思。The Hartford揀選導師時,便會看他們是否可靠、守秘,能讓高層導生放心;該公司又會要求導師「做足功課」,例如每月至少花一小時做研究或與其他導師開會、花一小時準備與導生的會面,以及會面後花一小時做筆記及作跟進功夫,務求讓雙方會面時的談話內容切合導生知識水平、需要及興趣。[20]

資料來源:Sloan Center on Aging & Work, Boston College

唐代韓愈曾言:「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學海無涯,人總在某一方面的知識、技能及經驗不及他人,「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尤其如此。活得久,工齡高,卻不代表十項全能,在一些範疇,年輕人往往認識更深,有更多體驗。近年才興起的「逆向導師」計劃驟聽是新奇,甚至帶點離經叛道,卻是將古人智慧付諸實行。在香港,勞動人口中未來仍會是以年長一輩為主,企業要在新時代保持競爭力,就需要懂得吸納年輕一代的智慧和時代觸覺,逆向導師計劃正好切合香港需要。

1 Laura Earle, "The Results: How Reverse Mentoring Can Enhance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Cisco, http://blogs.cisco.com/diversity/the-results-how-reverse-mentoring-can-enhance-diversity-and-inclusion, last modified October 11, 2011; Adam_Buck, "Reverse Mentoring and Dominating Corporate Life," HP, http://h20435.www2.hp.com/t5/Careers-at-HP/Reverse-Mentoring-and-Dominating-Corporate-Life/ba-p/100871#.V-DyTVt97ct, last modified April 29, 2014.
2 胡詩珞,〈逆向導師計劃 新人做高層師傅〉,《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5月19日,A39頁。
3 「2015年資訊科技在工商業的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統計調查報告:表2.1 工商業採用電子商貿及電子商業的情況」。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11100052015BE15B01.xls&product_id=B1110005&lang=2,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15日。
4 「2015年資訊科技在工商業的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統計調查報告:表2.2 工商業進行電子商貿銷售所採用的主要網絡類別」。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11100052015BE15B01.xls&product_id=B1110005&lang=2,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15日。
5 「2013年資訊科技在工商業的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統計調查報告」,政府統計處,2014年3月,第35頁。
6 「2015年資訊科技在工商業的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統計調查報告:表4.12 工商業使用社交媒體帳戶的主要用途類別」。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11100052015BE15B01.xls&product_id=B1110005&lang=2,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15日。
7 袁曉君,「黎明孖林日曦拍廣告爆金句 改編廣告歌MV一天300萬人次看過」。取自香港01網站:http://www.hk01.com/娛樂/21134/黎明孖林日曦拍廣告爆金句-改編廣告歌MV一天300萬人次看過,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15日。
8 郭麗安,〈專訪幕後女將 破港紀錄400萬views 天王啡熱潮 成功秘訣未曾講〉,《智富雜誌》,B010至019頁。
9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54號報告書:資訊科技使用情況和普及程度」,政府統計處,2015年4月,第85頁。
10 Maeve Duggan, "Mobile Messaging and Social Media 2015," Pew Research Center, August 2015, pp. 10-12.
11 Kim Lee DeAngelis, “Reverse mentoring at the Hartford: cross-generational transfer of knowledge about social media,” Sloan Center on Aging & Work, Boston College, May 2013, pp. 5 and 7.
12 同11,第10、14頁。
13 同11,第5、14頁。
14 "How Cisco is retaining millennials and engaging their multi-generational workforce with reverse mentoring," ryanjenkins, http://www.ryan-jenkins.com/2015/10/08/how-cisco-is-retaining-millennials-and-engaging-their-multi-generational-workforce-with-reverse-mentoring, last accessed September 20, 2016.
15 同2。
16 Olivia Goldhill, "Young female employees are coaching senior executives on sexism in 'reverse mentoring' schemes," Quartz, April 23, 2016, http://qz.com/668536/young-female-employees-are-coaching-senior-executives-on-sexism-in-reverse-mentoring-schemes.
17 Eileen Ambrose, "Boomers, Millennials Reverse Mentoring Roles," AARP, http://www.aarp.org/work/on-the-job/info-2015/on-the-job-mentoring.html, last modified March 2015.
18 同11,第13、14頁。
19 同2。
20 同11,第9、10、1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