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6-10-20 | 《星島日報》

幸福可量度 經濟增長行多步



老友聚首,慣常總會互報近況。擴展了新業務的商人,或會分享他們的「英勇事蹟」,受了上司氣的打工仔,可能會訴幾句苦。有人會說說最近迷上的閒暇活動,有人會談論身體狀況,也有人交換湊仔經。反正話題不會單一,也不會把「錢、錢、錢」掛在口邊。因為大家心裏明白,有錢也不一定幸福。

放諸社會,經濟發展同樣不是衡量一地幸福的唯一指標。近年香港經濟大致平穩,2016年上半年實質本地生產總值(GDP)按年上升1.2%;過去五年,人均GDP增幅亦達2.1%。[1]然而身處其中的香港人,並非每個都感受到繁榮帶來的幸福。根據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的最新民調,約四成受訪者表示有意移民,而令市民有此打算的主要原因,包括對政府施政、居住狀況和政治環境的不滿。[2]學生組織AIESEC香港總會的調查亦顯示,近六成受訪者對未來感到悲觀,受訪青年認為,人口老化、資源分配不均和社會不穩定為香港的三大逼切挑戰。[3]

GDP存局限 不完全反映福祉

GDP指一個經濟體在特定時期內所生產的商品及服務的總價值,若再按人口總數平均計算,即可得出人均GDP。[4]自經濟學家Simon Kuznets於1934年提出這種量度方法,各地政府便陸續以之衡量經濟發展、比拼政績。[5]

然而,GDP衡量的是經濟表現,其增長並不代表所有人都活得更好。首先,在人均GDP增長的同時,有人可能正面對裁員減薪,收入不升反跌。即使大家的收入都有所增加,但工作壓力和滿足感等主觀感受,以至家庭關係、健康狀況等與福祉息息相關的因素,都難以從經濟數據中觀出端倪。

另外,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曾撰文以政府開支為例,指作為GDP的構成之一,政府開支部分只反映了金額,卻未能考量公共支出是否有效運用。[6]言下之意,即使政府增加公共支出,改善交通基建,但市民對於交通服務是否滿意,實難以透過GDP反映。就連「GDP之父」Simon Kuznets也承認,「一國的福祉……幾乎無法用衡量全國收入的指標推算出來」。[7]

因此,若單以提高GDP作為社會發展的目標,便會忽略與市民生活攸關的其他範疇。隨着環境污染、貧富差距、醫療衞生等問題陸續浮現,各地政府亦逐漸意識到需要制訂經濟層面以外的發展目標。

以幸福為指標 重新定義社會發展

被譽為「世界上最快樂國家」的不丹,早於1972年制訂「國民幸福總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是全球首個制訂幸福指數的國家。2008年,當地更將國民幸福總值列入憲法,以指導國家政策,確保促進國民幸福的國家目標,不會受政府更迭所影響。[8]

及至近年,愈來愈多國家、學術機構及民間團體設計相關指數,以了解市民生活狀況。而突破性發展,首先是2007年國際間就「走出GDP」倡議(Beyond GDP Initiative)達成共識,認為需要發展經濟以外的社會指標,以量度福祉。2009年,由法國總統發起創立的「量度經濟表現及社會進程委員會」(簡稱「Stiglitz委員會」),建議將健康、教育、環境、政治參與、社會聯繫等,納入客觀福祉的量度範疇,並指出主觀與客觀福祉同樣重要。[9]不丹的人均壽命低於全球平均值、基建處於「交通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的狀態[10]、教育水平偏低(成年人識字率64.0%,低於全球85.3%的平均水平[11]),卻被認為是快樂國家。民眾主觀感受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Stiglitz委員會的建議對其後多個幸福指數的設立有重要的參考價值,例如促成2011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經合組織)建立的「更好生活指數」(Better Life Index)。[12]其他國際組織,如聯合國則於2012年首次發表的「世界快樂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則按人均GDP、預期健康壽命、社會支援、貪腐觀感等主題,量度和分析影響快樂的因素。[13]

加拿大政府亦參考Stiglitz委員會的福祉概念和計量方法,於2011年發布加拿大福祉指數報告《加拿大人實際上過得怎樣?》(How are Canadians Really doing?)。加拿大福祉指數涵蓋生活水準、健康、環境、社區、教育、時間運用、民主參與,以及休閒及文化八大範疇。另外,每五年亦會進行個別社區的統計調查,以量度主觀福祉並進行較深入的關係分析。最新數據顯示,加拿大福祉指數在1994至2012年的累積升幅僅為5.7%,遠遜同期實質人均GDP28.9%的升幅。[14]

香港人幸福嗎?

「金錢買不到快樂」這句話,在加拿大得到印證,香港的情況又如何?前文提及的聯合國「世界快樂報告」,亦有就香港人的生活幸福感進行評分。今年3月公布的最新排名中,香港在全球逾150個地區中位列第75名。[15]不過需留意的是,國際機構的指數,並非因應香港的社會經濟特色而制訂,因此未必適用於本港。例如經合組織的更好生活指數中,以住宅廁所有沖水系統的住戶百分比反映住屋情況,便不適合量度住屋基礎設施較為完善的香港。[16]

國際機構的指數未能適用於本港,卻為建立一套客觀而全面的香港福祉指數,提供了扎實的理論框架。智經以此為基礎,選取11個與香港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主題,包括收入及收入再分配、房屋、工作、健康、安全、教育、環境、文娛休閒、家庭、政府管治及公民社會,以及交通,建構「智經幸福指數」,從多角度了解香港市民福祉。[17]

「智經幸福指數」以2000年為基準年,分析顯示,過去15年,香港經濟大幅增長,實質人均GDP累積增加了56.9%;但「智經幸福指數」僅上升了0.4%,幾乎原地踏步。尤其值得警惕的是,2015年,樓價與收入比率、租金與收入比率、公共交通服務投訴率、新聞自由滿意度等個別指標,較2000年時顯著下跌超過15%。[18]

從收集數據開始 將福祉概念落實至公共政策

「智經幸福指數」反映市民在不同範疇的生活狀況,為政策制訂者提供參考,以改善市民生活質素。但由於現有的官方數據中,與福祉概念相關的不多,亦未有涵蓋市民的主觀感受,相關統計調查仍有待完善。參考海外經驗,長遠而言,當局可從統計調查、研究分析及政策制訂三大方向著手,將福祉概念落實至公共政策。例如建立香港福祉統計系統,透過現有或新增的統計調查,收集與市民福祉有關的數據等。[19]

錢不是萬能,沒錢卻萬萬不能,GDP仍是社會發展的重要指標。福祉指數在考慮經濟因素的同時,能夠兼顧社會多個發展層面,促進各界關注不同的民生範疇,較單單參考GDP更值得重視。再進一步,若政府能將福祉概念及分析納入決策考量,更是有助公共政策體現「以民為本」。具體上如何落實,智經將另文再談。

1 《二零一六年半年經濟報告》,財政司司長辦公室 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 經濟分析部,2016年8月,第2頁、111頁。
2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民調:四成人如有機會希望移民 付諸行動者不足半成」,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2016年10月11日,第3頁、5頁。
3 劉潔伶,〈近六成受訪青年 對港未來不樂觀 夢想難實踐 缺乏自信〉,《星島日報》,2016年10月11日,A06頁。
4 《2015年本地生產總值》,政府統計處,2016年2月,第7至8頁;「生活素質的定義」。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life-and-society/Section_1_D1.pdf,查詢日期2016年10月13日。
5 《香港人,幸福嗎? 智經幸福指數》,智經研究中心,2016年10月,第4頁。
6 “GDP Fetishism,” Project Syndicate,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gdp-fetishism,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7, 2009.
7 「幸福指數取代GDP 人民過得更好?」。取自天下雜誌網站: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5829,最新更新日期2016年4月17日。
8 “Good Governance,” GNH Centre Bhutan, http://www.gnhcentrebhutan.org/what-is-gnh/four-pillars-and-nine-domains/good-governance/, accessed October 14, 2016; “FAQs on GNH,”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Commission, Bhutan, http://www.gnhc.gov.bt/wp-content/uploads/2013/04/GNH-FAQs-pdf.pdf, accessed October 13, 2016.
9 同5,第5至8頁。
10 「尼泊爾和不丹的幸福假象」。取自聯合新聞網網站:http://udn.com/news/story/6846/996125,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16日。
11 2015年,不丹成年人識字率64.0%;2014年全球平均水平為85.3%。資料來源:“UNESCO eAtlas of Literacy,”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http://tellmaps.com/uis/literacy/#!/tellmap/-1003531175, accessed October 14, 2016; “50th Anniversary of International Literacy Day: Literacy rates are on the rise but millions remain illiterate,” 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September 2016.
12 同5,第5至8頁。
13 同5,第9頁。
14 同5,第126至130頁。
15 ”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6 Update”, World Happiness Report, http://worldhappiness.report/wp-content/uploads/sites/2/2016/03/HR-V1_web.pdf, last modified March, 2016, pp. 22-24.
16 同5,第13頁。
17 同5,第16頁。
18 同5,第18頁、22頁、25頁。
19 同5,第10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