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6-10-31 | 《信報》

從Live House生存空間看香港文化創意的Hidden Agenda



香港地,玩音樂,或許是件奢侈的事。位於牛頭角工業大廈(工廈)的音樂展演場地Hidden Agenda(HA),今年5月收到當局警告信,指其違反工廈規管條例,再次面臨結業。[1]不過上月,其負責人表示成功籌得50萬元,已另覓新址並計劃12月重新開張。[2]另外兩間展演場地──位於觀塘的「樂人地帶」和中環Backstage,去年則不敵租金壓力宣布結束營業,令外界唏噓不已。[3]

這些中小型live house近年由地下據點,逐漸轉向獲大眾認知的文化消費空間,在規模上雖然比不上紅館或亞洲博覽館,卻為音樂人提供基礎的展演和交流平台,某程度上甚至影響主流音樂的發展。

然而在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迷你倉發生四級火,引起公眾對工廈消防安全關注後,政府積極打擊工廈違契個案,令個別看來風險不高的場所,例如涉及補習、文化、藝術等用途的單位亦受到影響。[4]在這背景下,聚居在工廈的live house,生存空間就更少。究竟本地市場和政策框架,是否仍有live house文化成長的空間?

live house文化濫觴

live house被譯為音樂展演空間[5],香港也有人稱之為「音樂餐廳」。[6]這一名詞源自日本,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當地一些音樂人仿照「搖滾屋」── rock house的稱呼,創造出「live house」一詞,來形容現場音樂表演場地。[7]live house文化其後在日本蔓延開來,並傳入香港、台灣等地。

特別是近年,音樂產業急速變化,現場演出頻繁[8],去live house聽歌,成為不少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與一般酒吧、音樂節及其他展演空間略有不同,live house在形式、規模以及音樂類型上,是以現場音樂為主軸的中小型場地,配備專業器材和舞台,並主要讓獨立歌手及樂隊演出。

從小眾空間到音樂搖籃

從功能上來說,live house除了讓音樂人自娛自樂,為樂迷提供唱片無法給予的現場感,更是作為獨立音樂的生產空間。獨立音樂的製作過程獨立自主,從錄音到出版由音樂人獨立完成。[9]這些歌手或樂隊的知名度和樂迷人數未必追得上主流音樂人,容納數十至上百人的live house,卻正好為他們提供創作練習,以至發表作品的起步平台。

從live house到台北小巨蛋,台灣音樂人如陳綺貞、張懸、蘇打綠,均是從live house的地下空間步入主流樂壇。[10]台灣金曲獎過去十數屆的「最佳樂團獎」得主,亦有多個屬於活躍於live house的獨立樂隊,例如閃靈、1976。[11]至於香港獨立音樂圈內較為人熟識的tfvsjs、話梅鹿[12]等樂隊,也是在樂人地帶、HA及其他展演空間演出而冒起。

不同的創作型態交織,甚至能夠創造全新的音樂風格。1973年開業的美國紐約CBGB酒吧,因推崇原創音樂表演,吸引了眾多獨立樂隊加入演出,包括幾乎所有具代表性的非主流樂隊[13],被認為由此促成了龐克搖滾(punk rock)的誕生。[14]

音樂遊民 工廈移徙

不過在本地,live house的生存處境似乎堪憂。這些場地容納量小,觀眾數量有限,且一般不會每天都有表演售票,因此收入並不穩定,若身處旺區,難免地租昂貴。前文提及的Backstage,便因經營成本問題告別中環。[15]

而早年,因工廈租金相對低廉,不少藝術團體進駐工廠區,獨立音樂生態在觀塘一帶的工廈自成脈絡。live house不再只是小眾流連的場所,許多獨立樂隊在這裏成長,並為人熟知。被稱為獨立音樂界「紅館」的HA,便曾被Time Out雜誌評為本地最佳演出場地。[16]

2010年,政府推出活化工廈措施,原意是鼓勵業主以重建和整幢改裝的方式活化舊式工廈,令土地用途更加多元化,減低空置率,但活化某程度上也意味租值提升,結果不少工廈租戶受到業主加租或收樓困擾,被迫遷離。[17]政府差餉物業估價署資料顯示,全港私人分層工廠大廈的空置率由2009年的8%[18]下降至2015年的5%[19],其間租金飆升75.5%。[20]一些在工廈經營文化藝術活動的場所受到影響,HA亦是因2010年所處大廈被財團收購,而被迫遷出。

資料來源:差餉物業估價署

工廈規例 改還是不改?

活化工廈措施於今年3月結束,然而live house要在工廈經營,仍受到土地用途的限制。現時,大部分工廈地契都訂明該地段只許作「工業及/或倉庫」用途,若要改變用途,除非業權人獲得當局批准,否則便可能違反地契條款。[21]

HA居於九龍東工廈七年,搬遷三次,2011年則是因違反土地使用用途被迫搬遷。當時HA的負責人表示,若找到新場地後再遇到同類情況,一定不會再經營下去。[22]話雖如此,2012年,HA搬至另一幢工業大廈,一經營就是四年多。直至今年5月,HA再次收到地政總署警告信,指違反政府租契,若不回復至工業或貨倉用途,或令業主被釘契。[23]10月10日,HA第三代完成最後一場演出[24],告別牛頭角大業街,負責人表示已籌集到公眾50萬元資金,希望年底重新營運。[25]

眾籌方式令HA重生,但負責人坦言,在工廈經營傳統「有show睇,有酒飲」的live house並不可能,因為申請工廠食堂牌照後才能提供飲食服務,並只能供應不含酒精類飲品[26];而經營live house需要同時申請娛樂牌照及酒牌,但工廠食堂牌照並不允許申請上述兩種牌照。[27]據稱,HA的最新方案,是計劃申請「食物加工牌」(即「食物製造廠牌照」[28]),以外賣小食店的形式去經營live house。[29]

HA三遷,令公眾愈發關注工廈演出場地合法性的問題。月前,兩場涉及工廈的大火發生後,當局更加強工廈違契執法[30],至上月底巡查了15幢高危工廈,發現92宗懷疑或違契個案,包括學習中心、娛樂及康樂場所等。類似的用途雖然談不上高風險,但由於所處工廈的某些單位領有消防處發出的製造及貯存危險品牌照,而令有關場所變成「高危」,故此被要求糾正用途。[31]為保障公眾安全加強違契執法,合情合理,但也有工廈關注團體稱,執管行動令「文藝單位成代罪羊而遭迫遷」。[32]

雖然今年4月,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網誌中撰文,建議放寬工廈非工業用途的限制,特別是一些不會構成樓宇及消防安全,及不會對社區造成滋擾的用途,包括准許經營「藝術工作室」。[33]但根據城市規劃委員會的定義,藝術工作室是指繪畫、雕塑等創作的工作場地,以及藝術表演的排練場地,並不包括直接提供服務或貨品者。[34]換言之,經營live house之類的展演場地仍然違規。

「音樂x餐廳」vs「獨立x主流」

其實,當局亦有支持本地中小型排練或展演場地,如鼓勵年輕人組建樂隊的「蒲窩青少年中心」;由荷李活道前已婚警察宿舍改建而成的創意中心「PMQ元創方」,亦不時邀請本地創作歌手演出[35];另外,上月在西九文化區舉辦的「自由約」活動,也有獨立音樂人作現場表演。[36]不過,民間live house的存在價值,或是在與政府和財團保持一定距離下,還原社會最真實和獨立的聲音,對於音樂創新和培育人才的意義,更是毋庸置疑。

面對種種經營障礙,民間有live house轉向與餐廳結合的模式,音樂亦似乎不再是展演空間的唯一「主菜」。由獨立樂隊tfvsjs開設的「談風: vs :再說」,便是結合音樂與飲食的工廈餐廳。而就在中環Backstage結束營業後,其創辦人在灣仔新開音樂餐廳「1563 at the East」,除邀請本地和海外唱作人作現場表演,亦主打廣東歌,如「吾唱廣東歌」環節就有樂隊即場演唱本地流行曲。[37]

在一般非樂迷的眼中,以獨立音樂為主的展演空間有些許「離地」;而以流行曲或餐廳的形式包裝,或令live house文化更容易滲透到大眾生活之中,拓闊生存空間。然而值得反思的是,當獨立與主流音樂的分野漸趨模糊,小眾空間變成大眾消費,我們究竟是在鼓勵還是扼殺文化創新?HA的經營模式,又會否是live house隱藏在香港的唯一「議程」?

1 「仲和許」。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7720817310744&set=a.1454994007150.2060953.1002306220&type=3&theater,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30日。
2 「Hidden Agenda」。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hiddenagendahk/posts/1164494363610253,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12日;「【繼續獨立】Hidden Agenda宣佈重開!十日眾籌50萬」。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60910/55622867,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10日。
3 「【藝文告急牌】樂人地帶籌款不足 下月或成最後音樂會。取自立場新聞網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culture/樂人地帶籌款不足-下月或成最後音樂會/,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7日。
4 「地政總署繼續對工廈違契用途個案採取執管行動」。取自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9/29/P2016092900830.htm?fontSize=1,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9日;「工廈迷你倉大火 文藝單位成代罪羊遭迫遷」。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4918a,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5 朱元輝,《Live House的空間演繹─以台北市公館地區為例》(嘉義:南華大學建築與景觀學系環境藝術碩士班碩士學位論文,2013年),頁4。
6 「Stagéjàvu Festival: A Farewell Series of Gigs for BACKSTAGE」。取自音樂蜂網站:https://musicbee.cc/backstage-stagejavu-festival,查詢日期2016年9月30日。
7 李婷儂,《「藝文」空間的經營實踐:Live house轉向Live café的歷程》(台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論文,2015年),頁6-7;朱元輝,《Live House的空間演繹─以台北市公館地區為例》(嘉義:南華大學建築與景觀學系環境藝術碩士班碩士學位論文,2013年),頁4。
8 “An explosion in global music consumption supported by multiple platforms,” IFPI, http://www.ifpi.org/facts-and-stats.php, accessed September 30, 2016.
9 同5,頁6。
10 同5,頁58-59。
11 「歷屆得獎入圍名單」。取自台灣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網站:http://www.bamid.gov.tw/files/11-1000-138-1.php,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12 「【文化籽】樂隊話梅鹿慨嘆 媒體不報道Live House」。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10829392/20150825/54124439,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08月25日。
13 2006年,由於租金問題,CBGB結束了30年的經營。資料來源:朱元輝,《Live House的空間演繹─以台北市公館地區為例》(嘉義:南華大學建築與景觀學系環境藝術碩士班碩士學位論文,2013年),頁28;李婷儂,《「藝文」空間的經營實踐:Live house轉向Live café的歷程》(台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論文,2015年),頁5-6。
14 “Debunking CBGB Myths: An Interview with Dana Kristal,” Tiny Mix Tapes, http://www.tinymixtapes.com/features/debunking-cbgb-myths-interview-dana-krista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1, 2007.
15 Vivienne Chow, “Hong Kong's rent squeeze forces music venue Backstage Live to clos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eptember 4, 2015,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education-community/article/1844604/hong-kongs-rent-squeeze-forces-music-venue.
16 「由工業大廈到創意工業聚落」。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32,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6月20日。
17 「立法會四題:活化工業大廈措施對文化、創意和藝術工作者的影響」。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3/16/P20160316058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16日。
18 《香港物業報告2014》,差餉物業估價署,2014年4月,第57頁。
19 《香港物業報告2016》,差餉物業估價署,2014年4月,第57頁。
20 「私人分層工廠大廈─租金及售價指數(自1978年起)」。取自差餉物業估價署網站:http://www.rvd.gov.hk/mobile/tc/property_market_statistics/,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21 「局長隨筆 防患未然 加強執法」。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18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7月17日。
22 「Hidden Agenda - The Moive Part 1」。取自Youtube網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8GtZiY6DC4,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3日。
23 Lorraine,〈本地獨立 音樂標誌 Hidden Agenda〉,《Metropop》,2016年9月15日,P028-033頁。
24 「Hidden Agenda」。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hiddenagendahk/posts/1177774288948927,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7日。
25 「【繼續獨立】Hidden Agenda宣佈重開!十日眾籌50萬」。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60910/55622867,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10日。
26 「工廠食堂牌照申請指南」,食物環境衞生署,2012 年3月。
27 「獨立音樂紅館Hidden Agenda十月中結業 歌迷感惋惜」。取自香港01網站:http://www.hk01.com/港聞/39333/獨立音樂紅館Hidden-Agenda十月中結業-歌迷感惋惜,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25日。
28 「食物製造廠牌照申請指南」,食物環境衞生署,2014 年3月。
29 同25。
30 同21。
31 「地政總署繼續對工廈違契用途個案採取執管行動」。取自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9/29/P2016092900830.htm?fontSize=1,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9日。
32 「工廈迷你倉大火 文藝單位成代罪羊遭迫遷」。取自香港獨立媒體網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4918a,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30日。
33 「局長隨筆 文化、創意和藝術活動的空間」。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17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3日。
34 《城市規劃條例(第131章)柴灣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編號 S/H20/21 的修訂》,城市規劃委員會,2016年9月23日;「詞彙釋義(經修訂的版本)」。取自城市規劃委員會網站:http://www.info.gov.hk/tpb/tc/forms/dot_revised_index_ptoz.html#art,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4月24日。
35 「現場音樂表演」取自PMQ原創方網站:http://www.pmq.org.hk/event/live-music-performance/?lang=ch,查詢日期2016年10月4日。
36 「自由約 (11.9.2016) 」。取自西九文化區網站:http://www.westkowloon.hk/tc/whats-on/current-forthcoming/freespace-happening-11-9-2016/chapter/music-1129#gre,查詢日期2016年10月4日。
37 〈馮穎琪╳鄧小巧 打造香港Live House文化〉,《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9月6日,C0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