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3-07-26

山大斬埋有柴:群眾集資



創業的其中一個難題,是籌集資金。初生之犢不畏虎,最怕有才但無財,有志難伸。潛在回報豐厚的項目,可從大水喉入手,或寄望找到獨具慧眼的風險投資者。至於那些刀仔鋸樹仔的意念,集資難度較高,政府即將成立的「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或者民間發起的創業比賽,例如七月開始接受報名的《伴你啟航》青年創業資助計劃,都是一些可行的出路。若嫌申請基金或參加比賽太過被動,近年甚為盛行的「群眾集資」(Crowdfunding),應該是個很好的選擇。

產生及發展

其實一般的集資活動,均有群眾參與,但群眾集資與這些集資活動不同,因為群眾集資一般也不涉及股權交易,投資者只是出資支持一個特定的想法或尚未面世的產品,集資的過程也不在傳統的交易所,而是在互聯網。這一概念,早在15年前已經出現,類似慈善籌款。當時英國樂團Marillion通過互聯網向粉絲募集了6萬美元,在美國舉辦巡迴演唱會。之後,於2000年,第一個群眾集資音樂網站Artist Share出現。去年美國女歌手Amanda Palmer在群募平台Kickstarter,更為自己的專輯成功籌得120萬美元,遠遠高出原先10萬美元的目標。[1]

過去五年,網絡集資市場尤其興旺,贊助項目五花八門,從動漫、電影到教育、運動,更有研究學者通過這種方式集資拯救瀕危鱘魚。[2]研究公司Massolution報告預測,今年透過公眾集資募得的金額將達51億美元,較去年27億美元增長81%。[3]

要數近年群眾集資的成功案例,不得不提從Kickstarter獲得6.9萬人支持的智慧腕錶Pebble E-Paper Watch研發項目。Pebble Watch是將電話以及社交網絡的部份功能與手錶結合,開發者將該計劃上傳至集資平台,支持者最低只需付99美元,便可預購尚未推出市場的潮物手錶。結果項目籌逾千萬美元,超出原定目標100倍。[4]

2009年在美國推出的Kickstarter是群眾集資平台的領軍者,彙集電影、出版、設計等投資領域,已推動4.5萬個項目,涉及450萬名投資者,集資額超過7億美元。[5]估計在2020年,集資金額可達13至20億美元。[6]

中文群募平台

Kickstarter的成功,吸引了不少人效法,過去一兩年美英澳洲等地,分別出現了Indiegogo、Crowdfunder、Pozible等群募平台。華文世界也不乏例子,例如以藝文創作和設計為主,由兩名台灣年輕人創辦的嘖嘖網。和Kickstarter類似,嘖嘖網同樣採取「all or nothing」的商業模式,若達不到募集金額,將全數退還給出資網友,若項目成功,嘖嘖網會抽取集資所得的5%,作為佣金。嘖嘖網又與專門販賣設計師商品和手作商品的購物平台Pinkoi合作,供項目提案人展示、售賣自己的作品。

以香港為基地的FringeBacker,則為本地的成功例子,去年籌得的資金總數比2011年升80%,預計今年增加一倍。[7]其中一項「為香港而跨過的馬術障礙」的提案,短短四個月籌得48萬港元,資助馬術運動員Jacqueline Lai代表香港出戰今年9月全運會和明年的亞運會。支持者的「回報」,則是與她見面交流或獲得比賽相片等紀念品。另一項頗為有趣的提案,來自本地創作人David Wong。去年年底,他計劃籌資2.5萬元,用iPhone拍攝微電影《間諜故事》。所得資金將用於短片編輯、音響設計及音樂、道具、電影推廣以及場地交通等。贊助滿300元的投資者,可優先於網上下載欣賞該影片,贊助1,000元的,則可透過照片以特務同伴身份亮相於電影,投資5,000元的,更可客串演出。最終項目在兩個月內超額籌得8.54萬元。[8]

當然,浩瀚創意項目中亦不乏籌款未如理想的案例。由本地16至25歲音樂愛好者組成的香港合唱新力量本計劃在三個月內籌集20萬元資助演出合唱音樂劇,最終只有寥寥數十人參與,僅籌得目標約一成。儘管如此,音樂劇仍於去年年底在理工大學順利演出。

除FringeBacker外,Dreamna和主營時裝項目的ZaoZao亦相繼自去年加入了本港群眾集資大軍。

正反思考

群眾集資的興起,無疑令一些無法通過傳統方式融資的個人或企業,獲取資金。而集投資者與產品用家於一身的網民,則可有助創業者將產品推出市場前,測試水溫,並聽取改良意見,減低失敗的機會。站在小投資者的立場,群眾集資也開啓了一道另類投資之門,賺取回報之餘,也可從投資過程學習如何發掘具潛質的項目。

當然,任何投資都有它的的風險。對創業者來說,在想法未落實之前公開計劃書,意念可能會遭到抄襲,或被具有良好財政背景的公司搶先推出。[9]若以申請專利作為解決方法,對於潛在回報不高的小本投資項目,又未必合符成本效益。

至於散布在網絡的小投資者,風險則在於所投資的項目,最終不一定能順利完成。小型群募平台Fundable的創辦人曾表示,透過這種方式進行商業投資的人,已逐漸意識到於項目初始階段注資的風險。[10]賓州大學曾分析超過4.8萬個群眾集資項目,發現75%未能在承諾的時間內完成。[11]

法例規管

項目是否可行,固然是問題,其實項目是否真的存在,如何查證,同樣值得探究。這些問題,都令人想到現存與集資相關的法例,是否適用於群眾集資,又或窒礙了群眾集資的發展。以新加坡為例,由於群眾集資無需發行證券,集資者不受證券法例的監督。只要包裝妥當,這類集資就不算是向公眾收取存款,因此不受銀行法令的管制。項目一旦被懷疑是詐騙,執法單位能做的,只是依據法律,以失信、做假賬等罪名採取法律行動。[12]

在美國,群眾集資的方式自2009年風靡以來,發揮空間一直被指受到證券法規束縛。美國國會去年四月頒布「新創企業融資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只要群眾集資平台取得證交所(SEC)發牌,小型企業便可經這些平台進行股權群眾集資(Equity Crowdfunding),即通過賣公司股權來集資。法例同時加強了對群眾集資的監管,保護缺乏經驗的投資者。[13]

至於香港,暫時還沒有針對群眾集資的法例,依舊按照《證券及期貨條例》執法。只要投資者不佔投資項目的任何股權,而是獲得產品或其它贈品為回報,而項目籌得的資金,又不是用作營運公司,一般不會被視作非法集資。不過,如有小公司想籍群眾投資平台招股,情況便沒有那麼簡單。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在群眾集資的市場是否能夠更進一步,相關法例又有否調整的需要,值得研究。無論如何,以後將創新意念付諸實行,又少了一個擔心資金不足的理由。

 

1  「群眾集資始於死忠樂迷」,《聯合早報(新加坡)》,2012年8月16日。
2   Researcher turns to crowdfunding to save endangered sturgeon. St. Louis Post-Dispatch. 17 June 2013.
3   2013CF The Crowdfunding Industry Report. Massolution.
4   Pebble: E-Paper Watch for iPhone and Android. Kickstarter website. Funding period: Apr 11, 2012 - May 18, 2012.
5   What is Kickstarter? Kickstarter website. Retrieved 19 July 2013.
6  「從HIT工運看群眾集資」,《新報》,2013年4月24日。
7  「上載短片 群眾集資平台助創業」,《文匯報》,2013年5月24日。
8   FringeBacker website.
9  「群眾集資」,《Digitimes電子時報》,2011年5月13日。
10「「群眾集資」發展迅速惟蜜月期將終結」,《信報》,2012年10月2日。
11 Ethan R. Mollick (2012). The Dynamics of Crowdfunding: Determinants of Success and Failure. 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Forthcoming.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 Wharton School. 26 June 2013.
12「群眾集資是創新投資途徑?」,《聯合早報(新加坡)》,2013年2月3日。
13「新興集資法睇真啲」,《太陽報》,2013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