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6-12-12 | 《星島日報》

急症收費加百二 減少輪候唔容易



踏入冬季流感高峰期,預料公立醫院急症室將一如往年般「逼爆」。屋漏偏逢連夜雨,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正委託顧問研究調整急症室收費,由現時的100元倍增至220元,以減低非緊急求診人數。[1]新收費未正式「扑搥」,但政府表明即使加價,目標亦不在於收回醫療服務成本,而是透過收費促進正確和合理使用公共醫療服務,並強調會考慮市民承擔能力。[2]

急症室收費自2002年底實施以來一直維持不變,醫管局過去曾多次「放風」考慮調整收費至150或200元,但最後都無疾而終;相對私營醫療機構動輒200、300元「起跳」,急症室收費仍然相對便宜,但醫管局急症室的使用率多年來有增無減,甚至開始影響服務質素。

兩成半「緊急」病人要等半句鐘以上

為確保急症室能夠及時處理命懸一線的病人,醫管局按現行分流制度下(即危殆、危急、緊急、次緊急及非緊急)訂立服務目標:即時診治所有分流為「危殆」類別的病人、15分鐘內處理九成半「危急」病人,以及在30分鐘內處理九成「緊急」病人。被分流為「次緊急」及「非緊急」的病人,理應向公私營診所求醫。[3]然而,2012-13年度約218萬的急症室求診人次中,多達67%屬於次緊急和非緊急,危殆及危急類別只佔2.7%[4],反映急症室有三分之二求診個案可能被不正確使用。

資料來源:申訴專員公署

資料來源:立法會

大量市民不正確使用急症室,在有限的醫療服務人手下,直接結果是影響有緊急需要病人的性命安危。過去五個年度,雖然醫管局能夠維持對危殆及危急病人的服務目標,但對緊急病人的服務承諾指標,自2012-13年度起開始下跌,至2014-15年度已跌至75%。面對人口增長及人口老化,醫療服務需求及醫療成本只會有增無減,倘若不正確使用急症室的問題未解決,其服務質量恐怕會每況愈下。

「小病」告急 或因冇得揀

然而,假如被分流為次緊急及非緊急的病人真的沒必要使用急症室,何以他們明知「有排等」仍然堅持輪急症?香港急症醫學期刊早年一項調查指出,次緊急及非緊急受訪病人選擇到急症室,而非基層醫療服務或普通科門診,原因包括希望獲得較詳細的檢驗(56%)、感覺上急症室提供的醫學意見較專業(35%)、病人正在同一醫院接受持續護理(19%),及病人是被轉介到急症室(11%)。[5]

市民因「小病」入急症室,也可能是由於鄰近私營診所已經過了診症時間,或是無法負擔私營醫療服務費用。部分市民缺乏醫療知識,對於突發狀況感到憂心而到急症室求醫亦可以理解,我們不能隨意斷定他們濫用急症室服務,貿然加價反而徒添市民的醫療負擔,諱疾忌醫。

不過,眼前的問題是,次緊急及非緊急病人的輪候時間不斷攀升,對比五年前,他們平均要多等半小時才可見醫生。每逢冬、夏兩季及流感高峰期,急症室情況就更形嚴峻,今年農曆新年假期期間,威爾斯親王醫院(威院)次緊急及非緊急病人的平均輪候時間,分別長達584分鐘(相當於9小時44分鐘)及1,248分鐘(20小時48分鐘)。[6]病人在假期為了「小病」而在急症室輪候逾20小時,不論是誰人的責任,時間之長都會令人覺得荒謬。

資料來源:醫院管理局(截至2016年8月)

公立夜診不夠夜?

要將這些病人分流到基層醫療體系亦非容易。首先,公營診所並非24小時候命。現時全港73間醫管局普通科門診,只有23間設有夜診服務,並只限於星期一至五晚上六時至十時,星期日及公眾假期更分別只服務至下午一時及五時。[7]遇着「大時大節」或者更深夜靜的時間,就只能倚賴提供私家夜診服務的私家醫院及醫療診所。

資料來源:醫院管理局(截至2016年8月)

借問夜診何處有,衞生署、本地醫學界組織如香港醫學會、香港家庭醫學學院及香港西醫工會等均設立網站,收錄本地註冊西醫的執業資料,包括其聯絡方法、診症時間、有否提供緊急應診服務及診金等[8],方便市民接觸個別醫生。

智經嘗試到衞生署「基層醫療指南」網站,按其功能搜尋提供夜診服務至晚上12時的西醫,發現全港只有9人,亦非每晚應診。[9]同時,香港醫學會的醫生名冊卻顯示,平日應診至晚上11時半的私人執業西醫有30多人。[10]何以官方與業界組織的資料,應診時間只相差半小時,卻有如此不同的結果,病人難以逐一求證。病人能否「睇夜診」或許還是得如私家醫院的門診般,要靠病人親自打電話查詢。但即使有數十名私人執業的西醫提供夜診服務,恐怕亦是杯水車薪,不足以應付需求。

同時,私營診所服務時間及收費均難以與公營醫療服務競爭。前文提及農曆新年期間「排長龍」的威院急症室,倘若病人轉往私院求診,同區仁安醫院的急症門診中心,長公眾假期夜診收費高達700元,傷口處理、縫線等外科程序一律另計[11],難免有病人寧願苦等20小時輪急症。

新加坡急症收費=香港六倍

反觀人口較少的新加坡,除了大部分公私營醫院均提供24小時急症服務,全國約有30間診所提供24小時服務,其餘診所不少都服務至深夜。[12]為分流非緊急病人到基層醫療服務,政府對公院急症室的資助比率只維持在五成左右,病人使用急症室服務需付115新加坡元(折合約626港元)診金,是香港急症室的六倍。

病人即使在「閒日」求診,自從醫管局引入普通科門診電話預約服務後,不少症狀相對較輕的偶發性疾病病人,都難以預約即日或翌日的診症時間,變相還是得到私家診所或者急症室「叩門」。倘若急症室加價,政府需要注意在急症室服務以外,公私營醫療機構是否有足夠承載力,特別是夜診及在長假期提供醫療服務。最簡單直接的方案,是在急症室外加強深宵門診服務,但政府早年以做法不符合成本效益,並對醫護人手構成進一步壓力為由拒絕。[13]事隔數年,醫管局在研究急症室加價的同時,擴充及延長深宵門診服務的問題上或許會有新方向。

手機app助分流急症病人

對於必不得已需要使用急症室服務的病人,要解燃眉之急,或可平均分流到同區其他醫院。醫管局可開發手機應用程式,為病人提供各間醫院急症室的實時輪候情況,及附近正在應診的診所聯絡方法,分流同區病人。舉例指,威院急症室的非緊急病人輪候時間平均長達173分鐘,但同屬新界東聯網的大埔那打素醫院只需輪候31分鐘[14],病人出發前可以此參考,決定是否轉到大埔求診更節省時間。醫管局有開發過類似程式,但只限提供威院的資訊[15],局方大可研究將程式擴展至全港醫院。

在澳洲、紐西蘭、丹麥及意大利等地,會有當值醫護人員為有緊急需要的病人提供免費醫療諮詢熱線。[16]過去香港不盛行「打電話問醫生」,鼓勵病人有疑問要及早求醫,但倘若這些熱線電話有助安撫及分流病人到基層醫療系統,或許有助減輕急症室的人滿之患。

然而,除了深夜及長假期期間較難「睇醫生」,香港急症科醫學院院長何曉輝早前指出,急症室最繁忙的時段通常是朝11晚10[17],而大部分公私營醫療服務在這段時間都在運作中,沒有急症需要的市民理應返回基層醫療服務系統。為應對不正確使用急症室服務,社會各界多年來提出過不同可行方案,並各有利弊。

為教育及鼓勵市民正確使用急症室服務,有前高官建議醫管局或可研究「退出」機制,已付100元急症室費用、並被分流至次緊急或非緊急的病人,可憑費用收據免費轉往公營普通科門診,甚至有建議向私家醫生求診可直接當100元「使」[18],避免病人雙重繳費。

按時段、病情收費

另有建議急症室考慮按時段、病情類別實施不同收費,例如調高基層醫療服務應診期間(例如星期一至五朝11晚10),次緊急及非緊急病人的收費,費用甚至與私家診所看齊;被分流為危殆、危急及緊急的病人,則可維持現有收費,甚至適度豁免診金。例如在意大利,被分類為非緊急的病人會被界定為不正當使用急症室服務,除了輪候時間較長,並需繳付25歐元(折合約205港元)診金。[19]

當然,私家診所屆時也可能會按比例跟隨急症室加價,抵銷了預期中的分流效果。再者,病人是否有「緊急」需要,除了視乎其心跳、血壓等維生指數,或多或少亦取決於病人的主觀情緒,以分流類別來決定診金多少,負責分流的醫護人員可能要承受巨大壓力,甚至造成爭拗。

加強基層醫療服務是王道

急症室輪候時間之長,相信大部分市民如非必要都無意專誠到急症室坐冷板櫈,醫管局銳意檢討收費的同時,教育市民正確使用急症室、加強公私營基層醫療服務同樣重要。長遠而言,政府更要提高市民對基層醫療重要性及家庭醫生概念的認識,畢竟基層醫療在個人和家庭的醫護過程中扮演着關鍵角色,為市民健康發揮把關作用。醫管局「加一百,並且動全身」,方能說服市民接受新收費。

1 陳沛冰、于健民,〈急症室研加費至$220減濫用〉,《蘋果日報》,2016年11月18日,A02頁。
2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談上海行程、公共醫療服務收費、墟市及寨卡病毒(只有中文)」。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1/20/P201611200047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0日。
3 「急症室服務指引」。取自醫院管理局網站:http://www.ha.org.hk/visitor/ha_visitor_text_index.asp?Content_ID=10051&Lang=CHIB5&Dimension=1,查詢日期2016年12月5日。
4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FHB(H)005)」。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4-15/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詢日期2016年12月5日,第27頁。
5 Graham, C. A., W. O. Kwok, Y. L. Tsang, and T. H. Rainer. "Preferences and perceptions of patients attending emergency departments with low acuity problems in Hong Kong." Hong Kong J Emerg Med 16 (2009): 148-149.
6 「立法會十六題:長假期期間的公共醫療服務(附件)」。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03/16/P201603160536_0536_161620.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16日。
7 「醫院管理局 2016 年度夜間、星期日及公眾假期普通科門診服務」。取自醫院管理局網站:https://www.ha.org.hk/haho/ho/hesd/2016wytra.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
8 「註冊醫生名單」。取自香港醫務委員會網站:http://www.mchk.org.hk/tc_chi/list_register/doctor_directorie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
9 「基層醫療指南」。取自衞生署網站:https://apps.pcdirectory.gov.hk/Public/Main/Main.aspx,查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0 「香港醫生網」。取自香港醫學會網站:http://www.hkdoctors.org/chinese/,查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1 「服務收費」。取自仁安醫院網站:http://www.unionemc.org/union/htm/price.php,查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2 “International Profiles of Health Care Systems 2015,” The Commonwealth Fund, January 2016, p. 145.
13 「立法會四題:夜間門診服務」。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11/07/P20121107033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11月7日。
14 2015-16年度數字(截至2015年12月31日)。資料來源:「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FHB(H)017)」。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h-c.pdf,查詢日期2016年12月5日,第46頁。
15 「手機應用程式」。取自醫院管理局網站:http://www.ha.org.hk/visitor/ha_visitor_text_index.asp?Content_ID=222264&Lang=CHIB5&Dimension=1&Ver=TEXT,查詢日期2016年12月5日。
16 同12。
17 「醫管局擬調急症室收費 何曉輝冀市民考慮其他設施」。取自無綫新聞網站:http://news.tvb.com/local/582fb5c76db28cb16c0b56a8,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9日。
18 梁杏怡、陳柔雅、岑詠欣、鍾炳然,〈急症室求診不辨緩急 病人叫醫生助挖耳垢〉,《明報》,2016年3月12日,A06頁。
19 同12,第9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