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6-12-16 | 《明報》

從中史獨立成科爭議看中史課程



立法會早前通過一項無約束力的議案[1],促請政府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及將之列為必修科目,並擴闊有關課程範圍,涵蓋更多中國近代歷史及香港與內地的互動關係。[2]議案的通過可能會讓社會大眾誤以為現時香港初中生不用學習中史,但事實上,在2001年政府已把中史列為初中必修課程,而且必須佔課時約5%(約每週兩課)。[3]

一直都有獨立的「中國歷史科」

雖然現時沒有將中國歷史獨立成科的硬性規定,但其實自1997年,香港便一直沿用由課程發展議會編訂的「中國歷史科」課程[4],現時學校還可自行決定使用其他方式進行教學,例如把中史和世界歷史合併,或是在「綜合人文」課程內以主題模式施教中史。[5]

所以獨立的「中國歷史科」,亦即將中國過去五千年歷史,以治亂興衰的政治史為主線,逐個朝代教授,再由辛亥革命教至公元2000年的學科,本來就存在。[6]早前教育局亦就初中中史科課程進行諮詢[7],提出淡化王朝分期而改以「古今並重」為敘事主幹,並增加社會文化史的課題及引入香港史等。[8]

因此,與其說立法會通過的議案是促請政府將中史獨立成科,倒不如說是建議將現時以多種不同方式教授的中史課程,簡化為單一模式。

其他教學模式不可取?

除了獨立存在的「中國歷史科」之外,教育局自2000年開始進行不同的歷史教學嘗試,其中的「歷史與文化科」,便是一套整合中國歷史與世界歷史的校本課程[9],老師可以因時、因地制宜進行教學,例如中一教香港史,中二教中國史,中三教世界史的「同心圓模式」;將同年代世界大事編為專題,對比中外歷史發展的「並列模式」;或是以中國歷史發展為主軸,輔以跨文化比較的「脊柱式」等。[10]

而「綜合人文科」也是由學校自行訂定綱要,課程框架不外乎社區、時事、香港歷史、中國歷史以及世界局勢,也准許學校挑選社會科學議題施教,例如「貧與富」。[11]因此,所謂「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難免令人疑惑是否指要「罷黜百家」,獨尊「中國歷史科」。

其他嘗試是否全無可取?是值得商榷的。若單以立法會通過的無約束力議案為例,其所重視的中國近代史、香港歷史內容[12],現行「中國歷史科」架構當中,反而較難涉獵。根據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去年向中學教師進行的「初中中國歷史科的現況」問卷調查,高達96%初中中史科教師指在現有課時安排下,未能教完所有課題,其中44%教師略過或不教「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政與外交」,而「軍閥政治」及「戰後國共關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分別亦有27%及22%教師略過或不教。[13]香港歷史內容更不曾在課程大綱中出現。[14]

相反,另外兩門新嘗試的「歷史與文化科」及「綜合人文科」,某些方面似乎更能有所突破。例如「歷史與文化科」的專題研習部分,有學校率先引入香港史的內容[15],讓學生實地考察香港各地漁民及農民聚落,了解本港尚存的華人傳統漁民及農民聚落的特色,包括棚屋、宗教廟宇、圍村以及宗祠的作用,加深學生對本土文化的認識。[16]

已有近九成中學選用獨立中史科

而「綜合人文科」則因為是採用主題模式施教,避免「中國歷史科」因為須順時敘述導致愈到後期愈無時間教學的問題[17],能夠就「百多年前的巨變」、「今日中國」、「走向世界的中國」、「中國歷史中的香港」等主題作較深入探討。[18]最近教育局就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的諮詢,其提出的方向如增加中國近代史的比例,加入香港史以及文化史的內容等[19],都與這些新科目的教學方向相似。如果社會肯定有關調整,是否有必要獨尊「中國歷史科」,而否定「歷史與文化科」及「綜合人文科」篳路藍縷之功,值得各界深思。

不管中史獨立成科是否唯一值得推崇的教學模式,現實中絕大部分學校均已選擇在初中獨立教授中國歷史科,由2013年的87.7%[20],微升至今年的89%[21]。換言之,現時不採用獨立中史科進行教學的中學,較2013年更少。因此,認為香港青年日漸激進化的趨勢與初中中國歷史教育體制缺陷有關,繼而認為全港中學都應劃一開設獨立必修的「中國歷史科」[22],恐怕是捉錯用神。

課時不足 被迫棄教

當然,立法會的討論也可讓我們進一步反思「中國歷史科」,以及教育局就中史科課程修訂後可能產生的新問題。例如上述教聯的調查,便提及初中中史課時嚴重不足[23],導致許多教學內容不得不被捨棄。另外根據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去年調查顯示,有42.6%回覆老師的任教學校初中平均每週中史課時不足兩節(70分鐘)[24],低於政府規定每週最少兩節的授課時數[25],更有近八成老師認同需要增加中史科課時。[26]

曾任職歷史教師的現任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葉建源解釋,有許多學校將原本7日的課程循環拉至10日,但給予中史的時間同樣是兩節,故低於規定時數;一些老師為追趕課程,可能9月開學教西周,至10月尾已教到唐朝,更難以教出趣味。[27]

誠然,中史課時的多與少,可能還需要視乎與其他學科的協調情況,容易牽一髮而動全身。但是新諮詢課綱的修訂前提,卻是基於平均每年級每週能有兩節課的前提下制訂[28],如果現時實際教學情況不如政府預料,恐怕會影響新課綱實施成效。

新課綱一大賣點是讓歷史更貼近日常生活、社會文化[29],但教聯的調查卻顯示,當教師面對課時不足問題時,超過九成半中史科教師會「略過」或「不教」文化史,包括中一的「遠古時期的文化」、「文字的起源與發展」,中二的「科技發明與重要建設」、「中外交通的發展」,以及中三的「學術思想的發展」及「宗教概說」。[30]在現時中史教師基本上還是重視政治史的傳統之下,而若然教時又不足以讓教師發揮,新賣點會否成為教育局一廂情願之下的棄子,需要注意。

資料來源: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

三成半教師為兼任 是否有能力教授新課程?

除此之外,在教協調查當中,有高達35.4%的回覆中史老師為兼教,當中有近八成大學時並非主修歷史相關學科。[31]換言之,由他科老師兼任初中歷史教師的情況在香港並不罕見,亦有中學中文科老師向智經表示,在其任教的中學當中,中文科老師可以兼教中史,而中史老師則不可兼教中文。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些問題存在已久,在教育界早非新鮮事,但是卻會對教育局推行新中史課綱構成障礙。例如1997年版本的中史課綱,課程骨幹主要由「甲部課程」中國朝代政治史組成[32],即使是兼任教師,所需掌握的知識範圍亦較窄。

然而在新修訂課綱下,教育局明確把課程分割為「政治演變」、「文化特色」與「香港發展」三個範疇[33],對教師的知識要求相應提高;而且教育局亦希望課程能夠配合歷史教育和學校課程的最新發展[34],在現時存在不少初中中史老師由他科兼任的情況下,他日真正落實時候恐怕會未如理想。

智經早前撰文肯定新課綱頗具前瞻性,能大膽採用學界一些較新的研究成果,其進步意義不容忽視。[35]但是,理想終究還是需要在現實中實踐,要如何真正推動中史教育,未來還有漫漫長路。

1 〈立會通過 促初中必修中史科〉,《香港經濟日報》,2016年11月17日,A33頁。
2 「立法會會議(會議議程)2016年11月16日」。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counmtg/agenda/cm2016111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6日。
3 「立法會:教育局局長就『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議案總結發言」,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1/16/P201611160095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6日;「香港的中國歷史教育」,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457/14-15(02)號文件,2015年2月9日,第10頁。
4 「(一)課程簡介」,《中學課程綱要:中國歷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課程發展議會,1997年;「中國歷史(中一至中三)修訂課程第一次諮詢稿」,課程發展議會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委員會,2016年9月,第1頁。
5 「立法會一題:中學教授中國歷史科」。取自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7/03/P20130703031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7月3日。
6 「立法會一題:中學教授中國歷史科」。取自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7/03/P20130703031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7月3日;「(三)課程大綱」,《中學課程綱要:中國歷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課程發展議會,1997年,第9頁。
7 「中國歷史(中一至中三)修訂課程第一次諮詢稿」,課程發展議會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委員會,2016年9月。
8 「中國歷史(中一至中三)修訂課程第一次諮詢稿」,課程發展議會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委員會,2016年9月,第2頁;「從中史課程修訂建議看史學演化」。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11,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8日。
9 「歷史與文化科(中一至中三):背景」。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history-and-culture-s1-s3/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0年1月26日。
10 「本校推行『歷史與文化科』的理念與實踐」。取自沙田循道衛理中學網站:http://www.stmc.edu.hk/20th/acadpublish.php?doc=b5,查詢日期2016年11月24日。
11 「匯基書院課程大綱」。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integrated-humanities/sb-curriculum.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3月1日。
12 同2。
13 「『初中中國歷史科的現況』問卷調查」。取自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網站:https://hkfew.org.hk/UPFILE/ArticleFile/201542117383214.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17日。
14 「(三)課程大綱」,《中學課程綱要:中國歷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課程發展議會,1997年,第9頁。
15 同9。
16 「【示例一】中一年級專題研習 《香港歷史,齊來考察》(宣道會陳朱素華紀念中學)」。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history-and-culture-s1-s3/06_project_learning_3.pdf,最後更新日期2010年1月26日。
17 同13,第4頁。
18 「中二」。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pshe/references-and-resources/integrated-humanities/secondary-two/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09年7月3日。
19 同7,第2頁。
20 同5。
21 「立法會:教育局局長就『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議案總結發言」,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1/16/P201611160095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6日。
22 「民建聯關於『市民對初中中國歷史科的看法』調查結果」。取自民建聯網站:http://www.dab.org.hk/news_detail.php?nid=2892&mid=5,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7日。
23 同13,第1頁。
24 「『中國歷史科問卷調查』結果」。取自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網站:https://www.hkptu.org/11516,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5日;「附件:詳情數據」。取自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網站:https://www2.hkptu.org/press/2015/0415chistory/150415-tables.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5日。
25 同7,第6頁。
26 「附件:詳情數據」。取自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網站:https://www2.hkptu.org/press/2015/0415chistory/150415-tables.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5日。
27 「立法會會議(2016年11月16日)」。取自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網站:http://webcast.legco.gov.hk/public/zh-hk/SearchResult,查詢日期2016年11月24日。
28 同7,第6頁。
29 「從中史課程修訂建議看史學演化」。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11,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8日。
30 同13,第3頁。
31 同26。
32 「(三)課程大綱」,《中學課程綱要:中國歷史科(中一至中三)》,香港課程發展議會,1997年,第9頁。
33 同7,第6頁。
34 同7,第2頁。
35 同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