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6-12-22 | 《信報》

物流若衰落 土地怎規劃?



貿易及物流業佔本地生產總值23%,從業員佔全港就業人口約兩成。[1]但業界人士在最近舉辦的多個論壇當中,無不叫苦連天,甚至以「困獸鬥」形容現時香港物流業的處境。[2]究竟物流業是否必須轉型,若其轉型,整體規劃該如何配合,或許是香港不久將來需要回答的問題。

香港過去的物流業優勢,某程度上是建基於國策支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一章第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海上運輸和拖航,由懸掛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的船舶經營。非經國務院交通主管部門批准,外國籍船舶不得在經營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海上運輸和拖航。」[3]舉例來說,一艘註冊地為巴拿馬的船舶,在上海裝載的貨物,不得直接運至深圳卸船。但香港在「一國兩制」政策下不被視為中國境內港口,因此貨櫃在中國港口裝上外籍船舶後,可經香港轉運往另一中國港口[4],香港得以扮演內地連接國際的「中轉港」角色。

2013年9月,交通運輸部宣布在新成立的上海自由貿易區,放寬沿海運輸權管制。中資非五星旗船舶獲准以上海港為國際中轉港,開展與其他內地對外港口之間的沿海運輸活動。[5]而一直以來,不少沿海港口包括廣州、青島、寧波及南沙等地都積極遊說中央放寬沿海運輸權管制。[6]

國策若改變 香港吞吐量或即跌14%

香港業界對此自然反應負面,有本地航運業代表在「十三五規劃中香港航運業的機遇與挑戰論壇」中表達憂慮,指內地逐步開放沿海運輸權限制,香港將跌出十大港口位置。[7]當然,從數據來看,內地個別政策變化或不致影響如此嚴重,恒生管理學院(恒管)研究指出,在最悲觀情況下中國內地沿海運輸權政策變化將可能導致香港中轉貨量減少240萬標準箱,佔現時吞吐量的14%。[8]放在2015年,減少後的吞吐量可取得第七名的位置,即與廣州差不多的水平。[9]

但香港物流業所面臨的困境,並非由上述政策變動開始,而是早就有迹可循。要追溯香港上次作為世界「一哥」,已經是2004年的老黃曆,之後局面就是典型的「長江後浪推前浪」,被上海、新加坡等先後於2005年和2010年超越。香港在這段期間排名節節向下,猶如經歷「失落的十年」,在2015年排名更創下近年新低,僅得第五,除了上海和新加坡,還落後於深圳和寧波舟山港。[10]

撇除國策 增長已停滯多年

從貨運量增長數字來看,香港在2001至2015年間的表現亦瞠乎其後,15年間的累計增幅僅約13%,而上海則高達476%;即使與同屬成熟經濟體的新加坡比較,對方在相同時段亦有近100%的增幅[11],可見香港物流業已長期面臨停滯不前的境遇。

樂觀地看,以2001至2015年的數據計算,香港物流業的增長雖然遠遠落後於鄰近地區,但總算有輕微升幅,而吞吐量仍是位居前列。但放眼未來,南中國港口容量增加[12],香港面臨的挑戰相信會日益嚴峻。

在成本方面,在相同條件的比較基礎(like-for-like basis)下,選擇香港港口的成本相較其他南中國港口而言更貴,包括港口費用及內陸交通兩個方面。香港的貨櫃處理費(Terminal Handling Charge)較其他南中國港口高出大約36%[13];至於內陸交通部分,則因為香港貨運司機緊缺導致貨運成本增加[14],過去數年香港與深圳之間的陸路運輸成本差距擴大,所以也導致許多人在內陸運輸部分放棄貨櫃車而選擇駁船。[15]

最新研究指出,近年使用河運的比例持續擴大,貨運量由2000年約4千萬公噸增至2014年逾1億公噸。[16]大多數在香港中轉的珠三角貨物是通過珠江內河運輸的,以致珠三角地區經香港中轉的貨物,在計算吞吐量時被計算兩次。以一個從中山經香港中轉去新加坡的貨櫃為例,如果用拖車將貨櫃從中山經香港中轉,對香港總吞吐量來說只計一次;但是,如果經駁船通過珠江運到香港,再轉運至新加坡,則吞吐量會作兩次計算。[17]因此,單從港口吞吐量的數字可能還高估了經香港處理來自珠三角的實質貨量,意即香港貨運量下跌的情況,可能比表面數據更為嚴重。

資料來源:運輸及房屋局

國際前景不明 未敢輕言復甦

而放眼全球,被視為物流業寒暑表的波羅的海乾散貨指數(BDI)近年持續在低位徘徊,自2008年底約12,000點的高位之後急挫至約700點後,至今未再突破4,100點水平[18],2016年2月更曾跌至290點低位[19],8月南韓最大航運企業Hanjin Shipping向首爾中央地區法院提交破產保護申請,消息震撼一時。[20]

11月BDI雖然有明顯反彈,至大約1,200點,較年初低位累漲逾3倍[21],但與此同時,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消息,又為航運業蒙上陰霾。物流業向來視貿易保護主義為重要的風險因素[22],而特朗普在選前宣稱要對中國徵收45%的關稅[23],雖然「選舉嘛,說什麼都行」,但前景不明朗下仍可能會令香港物流業的寒冬繼續延長。今年11月美國航運股Diana Containerships、Sino-Global Shipping America,曾乘BDI回升趨勢而有一輪炒作[24],但同時在港上市的中資航運股如太平洋航運、中海集運及東方海外國際等[25],卻普遍跑輸BDI同期升幅,或反映了市場對中國貨運業的憂慮。

香港物流業當然不止是航運,還有道路貨運、鐵路貨運以及空運,但是前者佔進出口總貨運量九成之多[26],因此航運持續弱勢,會對香港物流業構成相當壓力。過去智經曾多次撰文提及就行業本身的相關應對策略,例如發展高增值物流和電子商貿,改善物流基礎建設以及開拓內地市場等[27],都值得業界考慮。

卸貨區或要改變用途

航運業景氣低迷,影響到的不止是經濟增長。船隻和貨櫃的活動變化,同樣牽涉陸地的長遠規劃。例如現時風景如畫,作為市民婚紗攝影聖地的觀塘海濱花園、灣仔海濱長廊等,前身便是「公眾貨物裝卸區」。[28]

在2014年,全港裝卸區共處理約720萬公噸貨物,包括約60萬個標準箱的貨櫃貨物,佔同年香港港口整體貨櫃吞吐量約3%[29],現時全港還有6個裝卸區,分別是藍巴勒海峽裝卸區、柴灣裝卸區、西區裝卸區、新油麻地裝卸區、昂船洲裝卸區以及屯門裝卸區。[30]海事處已指出,未來會視乎貨櫃吞吐量預測數據,考慮將這些土地改作其他用途,例如供廢紙回收商使用的停泊位等。[31]

除了商業用途外,海邊的優質土地更能改善香港人的生活環境,這也是最近政府在《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諮詢文件提及長遠土地規劃的要點。[32]例如規劃署已計劃將前灣仔公眾貨物裝卸區,變身成鬧市中的水上運動中心,擬興建浮動泳池及日光浴場地,讓公眾在維港進行水上活動;同時亦設計新海濱公園及海濱長廊,全段貫通行人路及單車徑。[33]香港道路交通繁忙,行車和行人道異常擠迫,是發展單車友善措施的傳統「老大難」問題[34],海邊騰出的新空間無疑為城市帶來新的可能。

棕地存在價值有待重估

早前在一個本地物流業論壇中,更有大學教授提出在珠海桂山島,由粵港澳三地政府共建一個全新現代化的超級深水大港,而葵涌貨櫃碼頭昂貴的地皮應留作解決香港居住問題。[35]當然,將現時運作良好的港口轉移,茲事體大,不容易取得社會共識;但若把目光從海邊移向更為內陸的地帶,例如新界北的棕地發展,同樣與航運業息息相關。

最近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香港分會發表報告質疑,指近年本港物流業的發展持續放緩,但將土地用作棕土的申請數字仍然高企,而且愈來愈容易獲得城規會批准,獲批率由2001年的20%大幅上升至近年的接近90%,三年間獲批棕土累計面積亦反升54%,在2015年達321公頃。[36]智經曾撰文指出,香港棕地源於本地農業式微,新界地主向物流業者租出未開墾或荒廢農地,貨櫃場、露天貯物、棄置車輛、修理車輛工場、貨櫃存放場和停車場等相關用地才如雨後春筍般湧現。[37]

從實際情況來看,近年香港港口貨櫃吞吐量持續下跌,自2011年至今累計跌幅約18%,若把恒管研究指出的240萬標準箱潛在跌幅計算進去,未來自2011年高位萎縮幅度恐達38%。但更值得注意者,是上文指出隨着成本差距拉大,在2014年香港道路貨運量較2000年已經累積有四成跌幅,許多貨運都改採用河駁船,用於與貨櫃車有關用途的棕地應能被釋放。在此情況下,確實會讓人疑惑棕地究竟是否得到合理使用。

資料來源:海事處

假設在港口貨櫃吞吐量和道路貨運量均下調三至四成,新界北的棕地資源是否需要重新定位,便相當值得社會討論。現時政府當局並沒有關於全港棕地分布與面積的完整官方統計。[38]按最保守估計,發展局局長曾在網誌提及新界最少有365公頃棕地[39],這已超過啟德發展計劃的總規劃面積,最少可容納接近九萬居住人口。[40]而公共專業聯盟在2012年的調查和近日WWF的報告,更分別估計新界北的棕土面積達800公頃[41]和1,200公頃。[42]各方估計差距甚遠,真相有待釐清,但透過以上數字不難想像棕地資源的發展潛力。所謂「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要談香港未來土地用途的長遠規劃,究竟現時全港有多少棕地、箇中實際使用狀況又是如何?有待官方進一步統計。

網購流行會延續棕地需求嗎?

另一方面,有持分者指網購流行,裝載散貨的中型貨櫃車持續增長,這些車輛都需要到棕地停泊及貯貨,故棕地需求仍大。[43]這說法並非全無道理,例如根據統計處數字,2000年首季只有3.2%的15歲或以上人口曾在統計調查前12個月內透過互聯網訂購物品[44],至2014年已升至23.4%。[45]根據MasterCard Worldwide在2014年進行的調查發現,25至34歲年輕一族更有91.8%曾經上網購買產品或服務,平均購買數量為6件。[46]

但是,新興網購所增加的需求是否足以填補傳統航運下滑的巨大空缺,仍是未知之數。畢竟從網購滲透率來看,香港與其他先進國家如英國(81%)、美國(78%)和德國(73%)相比仍不算盛行。[47]再者,網購與棕地需求是否有直接關係,也是值得商榷。據經濟學人報道,英國提供網購服務的商家,不論為了提升物流效率還是保證食品新鮮,都希望把商物儘快交付消費者,因此倉儲選地會相當貼近消費者所在的城區,而再非傳統物流業的郊區。[48]

在香港,網購幾乎都會用到駐點深入城市每個角落的物流供應商。[49]最近政府在《發展九龍東為智慧城市區》諮詢文件當中,提及的「智郵站」亦是採用相同概念[50],即讓市民自行安排時間前往區內24小時自助領件櫃取件,讓散貨真正「散」在城中的每個角落。[51]事實上,現時甚至是一些公屋商場,都已經設有這類領件櫃。棕地需求大概不至於因此而增加。

土地問題是近年香港社會矛盾的其中一個主要來源,但要就現時已有使用者的地區挪出半點空間,絕不容易。若能先就轉型中的行業進行仔細調查,因勢利導,早作規劃,相信會帶來更有利經濟民生的轉變。

1 《香港統計月刊專題文章:香港經濟的四個主要行業及其他選定行業》,政府統計處,2016年3月。
2 「香港物流論壇2016『探討冷鏈物流在網購的角色』」。取自供應鏈保安協會網站:https://scsasecurity.wordpress.com/2016/11/18/香港物流論壇-2016-「探討冷鏈物流在網購的角色」/,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8日。
3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取自人民網網站:http://www.people.com.cn/zixun/flfgk/item/dwjjf/falv/8/8-1-02.html,查詢日期2016年12月1日。
4 「放寬沿海運輸權管制及珠三角競爭對香港海運物流業的影響」,恒生管理學院供應鏈及資訊管理學系,2016年11月,第7頁。
5 「交通運輸部關於在上海試行中資非五星旗國際航行船舶沿海捎帶的公告」。取自中國法院網網站:http://www.chinacourt.org/law/detail/2013/09/id/146936.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9月27日。
6 "Maintaining Kwai Tsing Port’s Regional Competitiveness: Investing in Container Throughput Capacity and Operational Efficiency," HKCTOA, November 2013, p.4;「內地倘開放沿海運輸 港或失一成貨櫃吞吐」。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1114/s00002/1479059784614
,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4日。
7 徐家健,〈名家灼見看香港航運業〉,《am730》,2016年11月30日,A35頁。
8 同4,第2頁。
9 「表13」,《香港港口運輸統計摘要》,運輸及房屋局,2016年11月。
10 "Ranking of Container Ports of the World," Marine Department, http://www.mardep.gov.hk/en/publication/pdf/portstat_2_y_b5.pdf, accessed December 1, 2016.
11 同10。
12 "Study on the Strategic Development Plan for Hong Kong Port 2030," BMT Asia Pacific, October 2014, p.7.
13 同12,第8頁。
14 同4,第15頁。
15 同12,第8頁。
16 「表1」,《香港港口運輸統計摘要》,運輸及房屋局,2016年11月。
17 同4,第15頁
18 「五、BDI指數歷史走勢圖」。取自Value500網站:http://value500.com/BDI.asp,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30日。
19 葉盛,〈迎航運業復甦海豐贏在起跑線〉,《經濟一週》,2016年11月26日,P038-039頁。
20 「南韓最大海運公司申請破產保護,衝擊全球物流供應鏈」。取自端傳媒網站: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901-dailynews-Hanjin-Shipping-bankruptcy/,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1日。
21 艾琳,〈航運業或見底 東方海外仍輸市〉,《星島日報》,2016年11月25日,B07頁。
22 Yossi Sheffi, Logistics Clusters: Delivering Value and Driving Growth (Cambridge: The MIT Press, 2012), p.282.
23 Huileng Tan, "A 45% tariff on China will hurt US consumers, Capital Economics says," CNBC, http://www.cnbc.com/2016/09/29/us-presidential-election-news-trumps-tariff-plan-for-chinese-goods-will-hurt-us-consumers.html, September 29, 2016.
24 「Diana Containerships Inc」。取自Google財經網站:https://www.google.com.hk/finance?cid=7007563,查詢日期2016年12月7日; 「Sino-Global Shipping America, Ltd.」。取自Google財經網站:https://www.google.com.hk/finance?q=Sino-Global+Shipping+America&ei=08pHWPnMA4ee0ASYqoXYBg,查詢日期2016年12月7日。
25 「太平洋航運」。取自Google財經網站:https://www.google.com.hk/finance?q=%E5%A4%AA%E5%B9%B3%E6%B4%8B%E8%88%AA%E9%81%8B&ei=7MpHWMjeLIzC0gShx7_QAw,查詢日期2016年12月7日;「中海集運」。取自Google財經網站:https://www.google.com.hk/finance?q=%E4%B8%AD%E6%B5%B7%E9%9B%86%E9%81%8B&ei=BstHWJCjOMmS0gTxmrWgBA,查詢日期2016年12月7日;「東方海外國際」。取自Google財經網站:https://www.google.com.hk/finance?q=%E6%9D%B1%E6%96%B9%E6%B5%B7%E5%A4%96&ei=FstHWKGGMsWR0ASYnZuwBA,查詢日期2016年12月7日。
26 「3分鐘睇香港物流海運」。取自香港海運港口局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HKMPB/?ref=ts&fref=ts,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5日;「表1」,《香港港口運輸統計摘要》,運輸及房屋局,2016年11月。
27 「坐上高增值快車 香港物流業的未來」。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2,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2月6日;「物流服務──電子商貿的下一個戰場」。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84,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2月9日;「全球排名跌 物流業樽頸有待突破」。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04,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27日。
28 「簡介」。取自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觀塘海濱花園網站:http://www.lcsd.gov.hk/tc/parks/ktp/,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2日。
29 「公眾貨物裝卸區檢討」,海事處,中西區區議會文件第39/2016號,2016年2月,第1頁。
30 同29,第1頁。
31 同29,第4頁。
32 「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發展局,2016年10月,第16頁。
33 「灣仔北及北角海濱城市設計研究:第2階段公眾參與摘要」,規劃署,2016年6月。
34 「立法會二題:『單車友善』政策」。取自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11/21/P20121121030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11月21日。
35 同7。
36 「WWF棕土研究結果」。取自WWF網站:http://awsassets.wwfhk.panda.org/downloads/finalized_leaflet_72dpi_20161201.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日。
37 「『棕地』發展:試住先?」。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31,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5月22日。
38 同37。
39 「回歸理性 邁步向前」。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月20日。
40 「土地用途建議」。取自規劃署網站:http://www.pland.gov.hk/pland_en/p_study/prog_s/sek_09/website_chib5_eng/chinese_b5/digest_3_chi/landuse.htm,查詢日期2016年12月7日。
41 「新界棕土研究與土地發展方略」,公共專業聯盟,2012年3月8日,第13頁。
42 「WWF棕土研究結果」。取自WWF網站:http://awsassets.wwfhk.panda.org/downloads/finalized_leaflet_72dpi_20161201.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日;「立法會五題:棕地發展事宜」。取自政府新聞網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2/03/P20160203066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2月3日。
43 〈物流業放緩 棕地批准率不跌反升〉,《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12月2日,A18頁。
44 「香港的電子貿易」,《香港統計月刊》,香港統計處,2000年12月,第FD11頁。
45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54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15年4月,第96頁。
46 「香港互聯網業概況」。取自經貿研究網站:http://hong-kong-economy-research.hktdc.com/business-news/article/香港行業概況/香港互聯網業概況/hkip/tc/1/1X000000/1X0060U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15日。
47 「網上消費:香港消費者態度、營商手法及法律保障的研究」,消費者委員會,2016年11月,第i頁。
48 "All that is solid melts into air," The Economist, http://www.economist.com/news/britain/21710271-britons-do-more-their-shopping-online-almost-anyone-else-move-cyberspace,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9, 2016.
49 「順豐速運服務中心地址」。取自順豐速運網站:http://www.sf-express.com/hk/tc/others/S.F.Network/SF_service_center_address/,查詢日期2016年12月7日。
50 「發展九龍東為智慧城市區-可行性研究」,發展局起動九龍東辦事處,2016年11月7日,第10頁。
51 「自選郵政局櫃位領件及『智郵站』領件服務」。取自香港郵政網站:http://www.hongkongpost.hk/tc/receiving_mail/mcn/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