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3-08-02

專利世界大戰



智經在早前的時事分析提到,專利權雖能保障發明者的利益,卻也成為鬥爭手段。創意競賽,由研發鬥到律法,沒有止息的意思。[1]而從全球專利申請數字連年上升看來,這場爭奪專利的世界大戰,更有愈演愈烈的跡象。

今年五月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表新一份的專利合作條約年鑑,顯示去年全球有19.44萬宗專利申請,較2011年多6.6%,連續三年錄得增長。[2]其實由1990年至今,除了2009年,世界各地每年的專利申請數目,均多於之前一年。在2001年之前,更是每年增加超過10%。在2011年,全球專利的申請量,累積突破200萬,達214萬宗。自1978年《專利合作條約》生效以來,專利申請數量經歷了26年才達到100萬,但第二個100萬僅用了7年時間(2004-2011)。[3]

美國最強 東亞崛起

在申請專利的戰場上,誰的表現最為標青?國與國比較,美國依舊穩居專利大國榜首,2012年的專利申請量為5.1萬宗。緊隨其後的,有分列二至五位的日本、德國、中國和南韓。美國國內專利申請數量,在1963年不到4萬宗,80年代增至6萬宗左右,到千禧年前後躍升至15萬宗。90年代高新技術產業開始騰飛,尤其是出現了大量生物科技、計算機軟件等專利的申請。1984年至1994年,全美百強大學的專利申請量增了兩倍;中小型企業的研發開支也於1987至1997年間翻了一番。雖然自1990年代中,美國佔全部專利申請的份額不斷下跌,但去年來自該國的申請,仍達到26.3%。[4]

美國所佔的份額減少,可是前五個地區加起來的申請比例,近年有所上升(2008年:69.4%;2011年73.3%;2012年:74.2%),原因是過去二十年東亞地區異軍突起。在2003年前,德國保持了多年榜眼位置,但其後被日本超越,一直至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預計,其探花位置今年亦可能被中國取代。

中國模式

過去五年,可說是中國專利申請的光輝歲月。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SIPO)繼2010年超過日本特許廳後,在2011年又超越美國專利商標局,成為全球收到最多申請的專利局。2009至2011年,全球專利申請增加29.4萬宗,SIPO佔當中72%。[5]2012年,SIPO的申請數量增長14.1%,幅度較2010年61%和2011年35%有所放緩,但也是由於較早幾年中國申請專利數量的飛速猛漲令基數龐大。[6]雖然中國知識產權局已成為專利申請的佼佼者,但專利授權量方面,日本特許廳的專利授權量最多,其後是美國專商局。[7]

提出申請最多的企業,同樣來自中國。去年排名前五位的申請人中,有兩家是中國企業。其中中國電信巨頭中興通訊在2012年有3,906宗申請,壓過日本的松下電器(2,951),連續兩年佔據榜首。另一間通信公司華為技術則以1,801宗申請,位列第四,次於第三位的夏普株式會社(2,001)。[8]

在申請領域方面,2006至2010年間,數碼通信的專利申請年均增加8.1%,乃近年增幅最大的範疇。與之相反,跟醫藥有關的申請,自2007年一直減少。至於提交申請最多的領域,則為電腦技術(12.7萬宗)。[9]

 

含金量跌 吸金力升

或許有人會問,中國的專利申請量突飛猛進,過去兩年全球申請最多專利的企業又在中國,那是否代表中國這些年有許多驚人發明?暫時沒有這方面資料,難以評估,但正如早前的智經時評所說,企業申請專利,有時不只是為了保護新技術,也是要防止他人控告自己侵權。

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專利涵蓋的範疇愈來愈闊,保障也愈來愈大,使一些「含金量」不高的技術,也能透過申請專利,獲取較以往更大的利益。以美國為例,過去二十年已經歷了多次專利制度改革,從基因工程菌到網購商城亞馬遜的「一鍵購買」功能,都能得到專利保護。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又特別設立處理專利侵權訴訟的部門。另外,美國修訂了專利法,將1995年前申請並授權的專利期限,由專利授權日起17年,修訂為申請日起20年。[10]

促進創新?

築起更高更闊的專利護城牆,對成功申請專利的人來說,當然有利,但是否真的能促進創新?未必。

學界中一直有人質疑專利權與推動創新的關係。學者Joshua Lerner在研究過去150年、60多個國家的177項專利政策後,就認為將專利保護門檻降低,更能鼓勵創新;門檻較高,反而有負作用。[11] Nancy T. Gallini的研究則指出,除了醫藥、化學、醫療器械等小部份領域,保密措施(secrecy)及「Lead Time」模式[12],都比申請專利更能保障發明者利益。[13]

另一學者Petra Moser回顧歷史後也發現,在設有專利法的國家中,大部份的發明創造其實都是來自專利體系外,且較具水準。瑞士和丹麥的第一部專利法分別誕生於1888年和1874年。在此之前,兩國並沒有專利保護法律體系。但Moser的分析發現,1851年,瑞士和丹麥每一百萬人有110項發明貢獻,高於全球平均數(55項)及中位數(36項)。同年,瑞士新發明中的43%獲得獎項,同樣高於全球的平均數(35%)和中位數(33%)。[14]就算是專利立法不久的地區,如十九世紀中的美國,大部份發明家也選擇避免申請專利,並採取其他保密方式。[15]

將這些發現置於今天專利大戰的場景,其實頗為有趣。因為,假如提升專利保障無法鼓勵創新,各國政府加強專利保障的努力,豈不是白幹?而那些連年增加的專利申請數字,如果不是反映人類創意日益澎湃,那又反映了甚麼?

今年年初,香港知識產權署發表報告,建議檢討本港專利制度並設立「原授專利」。以往專利申請人需自行支付8至10萬元,先向歐洲或英國等地申請專利,獲批之後才可在港申請專利註冊。在建議中的新制度下,申請者可在港取得專利保護。[16]可能會有人認為,單是這些改革,不足以提升香港的專利保障水平,但如果以上學者的推論正確,這種「不足」,未必是壞事。

 

 

1  「專利誘罪」,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7月19日。
2   2013 PCT Yearly Review.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3   2012 PCT Yearly Review.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4   Gallini, Nancy (2002). The Economics of Patents: Lessons from Recent U.S. Patent Reform.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Volume 16, Number 2.
5   Global IP Filings Continue to Grow, China Tops Global Patent Filings.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11 December 2012.
6   同2.
7   同5.
8   同2.
9   同5.
10 同4.
11 Lerner, Joshua. (2001) 150 Years of Patent Protecti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orking Paper.
12 即為買方於購買專利後的前幾年享有專屬性,而在一定的時效過後該協議就轉為非專屬性契約。(http://www.uipex.com/monpub_show.aspx?ID=MP10081814222184)
13 同4.
14 Moser, Petra. (2013). Patents and Innovation: Evidence from Economic History.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Volume 27, Number 1.
15 同14.
16「專利制度落後 窒礙創意發展」,《東方日報》,2010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