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12-28 | 《經濟日報》

不看你絕對後悔:假新聞背後的「真相」



「馬雲一句話,震驚13億人」、「讀完這篇文章,全世界都沉默了」。這些故意隱藏資訊、誇張失實的文章標題,我們或許已經習以為常,不會深究馬雲那句說話是否真的令13億人震驚。然而,「北京權威消息指『雙曾』不獲支持參選特首」[1]這些看似引述權威人物的說話、但無法即時求證的新聞標題,讀者能否一笑置之?

自有「新聞」以來就有「假新聞」存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更觸發輿論對假新聞氾濫的關注,即使是出生於網絡高速發展年代、與新型科技共同成長的Z世代亦難分報道真偽。美國史丹福大學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早前一項研究指出,在學年輕人判斷社交媒體資訊是否可信的能力,遠比他們對社交媒體的熟練程度低。他們傾向憑內容細節判斷資訊的真實性,而非內容來源;他們亦習慣「有圖有真相」,容易被圖片誤導。[2] [3]

天啊!八成初中生分不清新聞與廣告內容

研究人員向全美12個州,約7,800名初中生、高中生及大學生,按他們教育程度進行不同類型的測試,發現接受測試的初中生雖然能夠指出一些顯而易見、含有優惠券代碼的內容是廣告,但對標註有「贊助商內容」的文章,逾八成初中生會誤以為是真實新聞。[4]

資料來源: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

至於高中生,研究人員向接受測試的學生展示一張來自圖片分享網站的截圖(上圖),內容是幾朵外表畸形的菊花,配以標題、文字,暗示照片是從早年發生核洩漏事故的日本福島核電站附近拍攝。當年事故引發民眾擔憂核輻射會導致物種基因突變,照片正好印證民眾的憂慮。結果只有不足兩成學生認為照片有可疑,或質疑帖子、照片的來源;另有兩成半學生同樣認為證據不足,但着眼點只是沒有其他動植物照片佐證。相反,近四成學生認為照片已經充分反映核電廠附近的環境,可見在此情況下,學生會較難分辨資訊來源是否可信。[5]

新聞造假由來已久,並非單純是互聯網世界的「衍生產品」。早前美國大選,俄羅斯被指控透過「五毛」、大量內容農場網站(content farm)及社交網站戶口,將假新聞植入美國新興媒體,夾雜在「真新聞」之中,再利用假戶口炒作,虛虛實實,令美國讀者難以判斷真假[6],試圖左右選舉結果。

香港過去也不時有人故意隱身在互聯網散播謠言,結果搞出「大頭佛」甚至惹上官非。較經典的要數2003年沙士肆虐期間,一名中學生散播「香港成為疫埠」的假消息,觸發市民搶購米糧,直至政府公開闢謠才平息風波。[7]「香港網絡大典」收集近年在網上廣泛流傳的假新聞、網絡謠言及坊間傳聞,例如「聯合國決定於2008(年)廢除繁體中文」[8],但網民大多視之為「潮文」一笑置之,或不時「回帶」轉貼舊聞。

看完後我驚呆了:內容農場點擊率更勝本地傳統新聞網站

時至今日,假新聞、網上造謠不再是「個別事件」,內容農場正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點擊率甚至媲美本地具公信力的新聞網站。專門統計全球網站流量的Alexa列出香港流量最高的500個網站,著名內容農場「趣味新聞」Teepr.com排名第15,較高登討論區及部分傳統新聞網站更受歡迎,當中17%訪客就是經Facebook進入網站[9];其他內容農場如bomb01.com及BuzzHand緊隨其後,分別排名47及55。[10]號稱「華語最大內容分享平台」的BuzzHand,其Facebook專頁就有逾283萬人「讚好」,可見其絕非小眾。[11]

資料來源:Alexa (截至2016年12月19日)

我無言了…三成半港青視網上資訊最具影響力

或許有人質疑,即使內容農場、假新聞標題吸睛、點擊率高,都只是滿足網民消閒、八卦需要,「認真你便輸了」。不過,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數字,雖然港人在接觸有關公共政策或社會時事議題資訊時,電視、電台等傳統渠道(75.7%)[12]仍然最具影響力,網上媒體、社交媒體等互聯網渠道只佔15.4%,但該比率在15至24歲群組卻高達35.1%。[13]誠如史丹福的研究指出,年輕人對假新聞的「免疫力」低,以至愈來愈多成年人亦愛在WhatsApp、微信群組分享未經證實的「消息」。人們日積月累地吸收偏頗、失實的資訊,甚至無法在正常渠道得知事情真相,後果不堪設想。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

假新聞造成的至少四個災難,特別是最後一個!

內容農場、假新聞網站如何營運及其賺錢方程式,傳媒早已廣泛報道,Facebook、Google亦一直見招拆招,這些網站對真實世界造成的負面影響,值得我們警剔。首先,社交媒體上不時出現有關養生保健的資訊,但諸如「牛奶可能致癌及糖尿病」與醫學常識相悖的「冷知識」,若部分是作者對研究結果斷章取義,或是接受贊助以誇大商品功效,一般市民又不求證,並信以為真,便會造成瘋搶、罷買商品的風潮,例如早年的「盲搶鹽」事件。[14]這些假新聞小則影響個人健康,大則引發集體恐慌,令投機分子從中圖利。

另外,早年一名男童在患感冒期間通宵打機而不支送院的新聞報道[15],不但惹來大批網民嘲諷,有網民更將報道惡搞為男童縱慾等多個不同版本。事隔多年,男童當年送院檢驗的照片再被內容農場網站「引用」,炮製出「男童行足100公里玩Pokémon Go昏迷送院」的假新聞。報道對網民來說只是「潮文」一則,卻可能對男童造成一次又一次的傷害。部分無所不用其極的內容農場,甚至會在網上借用他人照片,炮製令人不堪、具爆炸性的「新聞」,或會令不知就裏的事主朋友、網民,對事主產生重大誤會。

一個純粹惡作劇的謠言,甚至會影響他人性命安危。早前網上謠傳香港紅十字會收集得來的血液會轉運其他地區,或者輸給來港做手術的內地富豪及雙非孕婦,呼籲市民不要到紅十字會捐血,弄得紅十字會其後罕有澄清謠言。[16]撇開應否排除內地人接受輸血的人道立場,這些假新聞不但加劇社會矛盾,削弱紅十字會作出緊急呼籲時的號召力,更可能摧毀紅十字會多年來推廣捐血的工作成果。

近年右翼民粹主義抬頭、種族紛爭頻仍的歐美等地,虛假消息更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瑞典當局早前以法例及安全理由,規管市政府在街道兩旁懸掛聖誕燈飾,卻被謠傳是為免引起國內伊斯蘭教徒不滿,「消息」更在國內外被轉發逾萬次。[17]早前美國總統選舉期間,就有人因誤信假新聞,以為希拉里的競選陣營與一間薄餅店合謀經營兒童色情集團,結果闖入該薄餅店開槍,聲稱要親自調查傳聞的真偽[18],可見網絡上的假新聞、謠言對真實世界的「真‧影響」。

我看了三遍都不相信:假新聞或難真監管

以假亂真,後果可大可小,自不然有人希望能以法律制裁滋事份子。然而其難度在於,若法例過分嚴苛,往往會禍及無辜,甚至人人自危,不利資訊流通。即使是一向被視為可信性較高的傳統媒體,為求鬥快、鬥獨家,要逐一查證來自世界各地的海量資訊,也難免會偶有失手。再者,傳媒不時會引述「消息人士」或者以「據了解」方式報道新聞內情,以保護消息來源,然而若傳媒因「收錯風」而錯誤報道消息,或者未及更新消息,又是否要背負報道假新聞的罪名?

當然,香港並非全無應對假消息的法例,只是在權衡言論自由、知情權等因素下,某些灰色地帶,或許是「必要之惡」。身兼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接受智經查詢相關法例時解釋,在保障言論、新聞、出版等自由的大前提下,香港沒有規管發布、散播假消息的專門法例,目前只能按其言論造成的影響,由政府或受害人作出相應的檢控。舉例指,倘若發布的假消息令某人聲譽受損,可構成誹謗罪;倘若在網上發布失實言論,亦要視乎「作者」是否有意圖犯罪而觸犯「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倘若只是網上一句戲言,公眾在有權選擇是否相信的情況下,能否入罪仍有斟酌之處。

一定要看到最後:如真?如假?如可分辨真新聞

在法例框架以外,民間嘗試自行監管。本地傳媒早年自行籌組香港報業評議會(報評會),制定《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作為報評會的專業守則基礎,並接受公眾就報刊侵犯私隱、刊登色情淫褻、不雅或煽情內容作出的投訴。[19]然而,2015年全港只有九份報章加入成為會員報章,全港銷量最高的兩份報章,以及近年與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網絡媒體,均未有加入。[20]報評會同年亦只收到59宗投訴,創近年新低,當中有近半的被投訴媒體並非會員機構。[21]數字是否反映報章質素提升,抑或侵犯私隱、不雅及煽情和失實報道已經「融入家中」,我們不得而知。

資料來源:香港報業評議會

不過,經報評會處理的投訴多以「投訴超出該會處理範疇,無法處理」、「個案表面理據不成立」作結;即使投訴個案表面理據成立,報評會亦能只去信勸喻有關報館日後在類似報道上需多加留意[22],對涉事報章難以起警惕作用,可見本地新聞質素仍然倚賴業界自律。

被外界批評充斥假新聞,甚至影響美國大選結果的Facebook最近亦引入新措施「打假」,包括在網頁的「報告功能」中,加入「這是虛假新聞」的選項並附解釋;又引入「具爭議性報道」的標籤,由第三方機構驗證,用戶轉發時會有提醒字句等。[23]不過,在人人都可以在網上發揮影響力、當上KOL(Key Opinion Leader)的世代,Google、Facebook在打擊假新聞的「錢途」時,社會該如何應對一個KOL甚至普通人在網上發布的虛假留言,或者網民「正話反說」以達到諷刺目的的帖文,或許更值得我們反思。

1 「北京權威消息指曾俊華及曾鈺成不獲支持參選特首」。取自無綫新聞網站:http://news.tvb.com/local/584a87f16db28c8739278f11/,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9日。
2 “Evaluating Information: The Cornerstone of Civic Online Reasoning,” 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 November 2016, p.3.
3 “Stanford researchers find students have trouble judging the credibility of information online,” 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https://ed.stanford.edu/news/stanford-researchers-find-students-have-trouble-judging-credibility-information-online,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2, 2016.
4 同2,第10頁。
5 同2,第16至17頁。
6 〈俄網絡宣傳機器發功 假新聞左右美大選〉,《蘋果日報》,2016年11月26日,A22頁。
7 〈散播疫埠謠言 少年判監管〉,《蘋果日報》,2003年8月5日,A14頁。
8 「聯合國決定於2008廢除繁體中文」。取自香港網絡大典網站:http://evchk.wikia.com/wiki/聯合國決定於2008廢除繁體中文,查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9 “teepr.com Traffic Statistics,” Alexa, http://www.alexa.com/siteinfo/teepr.com, accessed December 19, 2016.
10 “Top Sites in Hong Kong,” Alexa, http://www.alexa.com/topsites/countries/HK, accessed December 19, 2016.
11 “BuzzHand,”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g/BuzzHandCom/likes/?ref=page_internal, accessed December 19, 2016.
12 傳統渠道包括電視、收費報章、免費報章及電台及其網上版(如適用);互聯網渠道包括網上媒體、社交媒體、即時通訊平台及網上論壇。資料來源:「《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1號報告書》出版」。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jsp?pressRID=4133&charsetID=2,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日。
13 「新媒體的使用情況」,《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1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16年11月,第65頁。
14 〈搶鹽「蜚聲國際」日人譏文化水平低〉,《明報》,2011年3月19日,A12頁。
15 〈感冒童通宵打機暈倒〉,《蘋果日報》,2009年2月6日,A14頁。
16 「頻籲捐血為服務私院內地人?紅十字會闢謠」。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1117/55927285,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7日。
17 “Fact checking onlin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ever,”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yjpu-NWYm8,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1, 2016.
18 〈假新聞惹禍美槍漢查希拉里「薄餅門」〉,《明報》,2016年12月6日,A17頁。
19 「成立背景」。取自香港報業評議會網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council.php?p=1,查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0 「2015年度會員報刊」。取自香港報業評議會網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council.php?p=5,查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1 「2015投訴方法分佈統計及圖表」。取自香港報業評議會網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info.php?db=stat&id=11,查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2 「個案處理」。取自香港報業評議會網站: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info.php?p=5,查詢日期2016年12月19日。
23 「Facebook新措施打擊虛報訊息及捏造新聞」。取自香港電台網站: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02662-20161216.htm?spTabChangeable=0,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