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1-14 | 《經濟日報》

禮物遺棄等清走 寵物無朋友?



聖誕節剛過,在大家接受或交換的禮物當中,有否包括一些小生命?過時過節,部分人會將寵物當作禮物,贈予親朋,不過若送的人沒三思,收的人又沒準備,寵物或會被棄養,而這些事件在香港絕非一宗半單。[1]

流浪等被人道毀滅?

這些被棄養的寵物,不論是送到動物福利機構,還是流落街頭,往往無人認領,最終遭人道毀滅。在現行做法下,政府人員捕獲的流浪動物,會入住現時四個動物管理中心之一作觀察。動物如有植入微型晶片,當局會嘗試透過內裏的記錄資料找尋動物主人。當過了一段時間(有晶片動物為10至20天,無的則至少4天),假如動物仍無人認領,身體健康且被獸醫評估為性情溫和並適合領養的,會由漁農自然護理署(下簡稱漁護署)安排轉交動物福利團體,由他們安排讓市民領養。[2]

而不論是被補獲的流浪動物,還是主人交出的動物,最終無人領回或領養的動物,都會被人道處理。[3]雖然在2015年,被人道毀滅動物數量已較2011年減少三成以上,不過仍有6,586隻被迫「安樂死」,其數量更遠高於被領回或獲其他人領養的數目。[4]

資料來源:立法會財務委員會

生命無價,在不少人視寵物為玩伴、朋友,甚至臨終前道別對象的今天[5],相信大部分人都不忍見其死,更何況人道毁滅?從動物健康和資源角度,人道毁滅乃不得已而為之的手段。政府曾指出,若不採此法,便需將未獲領養的動物長期飼養,涉及財政及土地資源,亦可能鼓勵不負責任的人遺棄動物,而人道毀滅亦能終止一些患病或受傷的動物的痛楚。此外,當動物管理中心擠滿被捕獲的動物,畢竟會增加疾病在動物間傳播風險[6];因此,除非能夠增加安置流浪動物空間,否則只能以不同方法減少牠們的數量。而即使是動物福利團體如愛護動物協會,也不免要對接收到的動物處以人道毀滅,如該會2014/15年度處理的動物中有2,213隻被人道毀滅。[7]

假如能夠選擇,相信更多人都會跟台灣台中市和日本熊本市的政府一樣,以「零人道毀滅」[8]為目標處理流浪動物。然而此目標極難達成,熊本市收容動物設施的收容量達上限時,據報還是要無奈痛下殺手。[9]故歸根究抵,要避免動物被人道毁滅,我們應盡量減少流浪動物的數量。

執法有難度 規管要修法?

部分動物流落街頭,源於被主人放棄飼養。在2015年,共有1,522隻動物被主人交予政府的動物管理中心[10],較2011年減少44.7%。由此看來,政府過往就愛護動物和「以負責任的態度飼養寵物」的教育工作[11],或許有一定成效。問題是,我們如何進一步減少流落街頭的動物數目?

資料來源:立法會財務委員會

若從執法角度,答案恐怕得來不易。根據《狂犬病條例》,動物蓄養人如無合理解釋而棄掉其動物,即屬犯罪,可處罰款1萬元及監禁6個月。[12]但政府在2015年回應立法會議員查詢時,只提及在2013年曾成功檢控一名人士,而該人被判罰款500元[13],而政府今年亦表示,能成功檢控棄掉動物的個案數目不多。[14]這箇中既牽涉政府人員對條例的理解,亦涉及舉證門檻高的問題。

香港大學與香港愛護動物協會在2010年聯合發表的《香港保護動物權益法例全面檢討報告》〈下簡稱《法例報告》〉,便曾提及漁護署將該條例理解為必須證明涉事者意欲永久棄掉動物才可以成功入罪,例如當漁護署根據流浪狗身上晶片尋獲其主人,只要主人此時認回動物,就不能控以棄掉動物罪。但該報告認為,法例並沒有要求棄掉動物要有「永久」元素,並指只需要動物無人看管,而負責動物的人沒有為動物福祉提供足夠保障,即已經違反該法例。[15]

但另一方面,漁護署檢控組曾經向審計署表示,必須證明涉事者蓄意棄掉動物,才可將其定罪。[16]政府亦曾經指出,即使漁護署能找到遺棄動物的主人,但很多時主人會辯稱有關動物乃走失,而在缺乏證人證據的情況下,漁護署很難超越「合理懷疑」的門檻而立案檢控。在這些情況下,漁護署會就當事人未能妥善管理其狗隻,容許其在公眾地方遊蕩而對狗主採取行動。根據政府數字,由2011年至2015年,每年因此被定罪的狗主數目由246人至355人不等。[17]

針對現行法例的舉證困難,《法例報告》提及在英國,任何人在離開動物時,若沒有採取合理步驟滿足動物的需要,即犯上棄掉動物罪。例如沒有提供合適食物、環境,未有保護動物免於苦楚以及讓動物自生自滅,不論時間長短,均違反謹慎責任。報告因而建議,政府要不向執法者澄清棄掉動物罪的定義,要不訂立謹慎責任法例,以檢控相關行為。[18]

除了檢討入罪門檻,現行條例應否擴大適用範圍,也有討論空間。現時《狂犬病條例》內所指的「動物」,其實僅限於哺乳類動物[19],未必能適應香港人飼養寵物的新趨勢。近年政府的動物管理中心接收包含爬行類和雀鳥在內的「其他動物」,均有所增加,在2015年更達到5,117隻,接近所接收的狗隻和貓隻之總和。[20]將動物遺棄罪置於以管控狂犬病為主的條例內,會否忽略了沒有傳播狂犬病風險的動物,實有待社會反思。

*「其他」動物包括小型哺乳類動物(兔、倉鼠、龍貓、豚鼠及鼠)、爬行類、豬、牛、家禽和雀鳥等。
資料來源:立法會財務委員會

絕育方為上策?

除了以各種手段減少棄養,為動物絕育亦有助控制流浪動物數目。雖然這種做法仍是要動物犧牲,然而現實是,若流浪動物因無處容身而最終遭人道毀滅,也不見得理想。此外,由於貓狗繁殖迅速,狗隻每年平均生產一至兩胎,每胎可以有十隻幼犬,貓則平均年產兩胎,每胎可生六隻幼貓[21],若單以「捕殺」控制流浪動物數目,政府很可能需要不斷「大屠殺」。即使不理會這做法是否過於殘忍,也要考慮開支成本。過去五年,香港每年便為此用上130萬至160萬元不等。[22]

其實近年一些動物福利團體,亦建議為捕捉到的流浪動物絕育,然後放歸自然。美國的一個倡議組織Target Zero甚至認為,資助低收入家庭為寵物絕育,乃防止貓狗流離失所的關鍵策略。[23]漁護署亦已同意協助香港愛護動物協會和保護遺棄動物協會,分別在長洲以及元朗大棠推行為期三年的「捕育、絕育、放回」試驗計劃,評估這方法在香港應用的成效。[24]

此試驗計劃在2015年初展開,暫時仍難判斷成效。[25]不過一項就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捕育、絕育、放回」計劃進行的研究發現,在推行計劃的地區中,落入動物庇護中心的貓隻數量,兩年內大減66%,沒推行計劃的地區則只減少12%。[26]此外,在推行計劃的社區,大部分居民都願意讓在貓隻接受絕育後留下,並表示他們其實喜歡貓隻,只是以往貓滿為患,交配時又發出噪音,才令他們不勝煩擾。[27]

當然,各處鄉村各處例,這類計劃是否成功,很視乎居民的想法。例如在2012年時,香港的動物福利團體亦曾建議在元朗、西貢及南丫島試行類似的計劃,卻得不到區議會和地區人士支持[28],亦有當區居民認為計劃用意雖好,但可能會助長遺棄狗隻。[29]因此,類似的計劃要在香港推行,充份的社區溝通工作,不可或缺。其實無論是否採納「捕育、絕育、放回」模式,要減少棄養動物,也絕對需要深入社區的教育工作,至少讓更多人知道佳節當前,寵物當禮物,不應變做潮流。

1 許政,陳曉欣,〈【寵物籽】義工跪求 別將寵物當禮物〉,《蘋果日報》,2015年12月18日,E08頁。
2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FHB(FE)045)」。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8頁;「立法會八題:保障和促進動物福利」。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0/28/P20151028053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28日;「立法會十九題:保障和促進動物福利」。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6/10/P201506100750.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10日。
3 同2。
4 以上數據並非要反映一隻動物進入動物管理中心後,其會面臨的不同下場比率,而乃希望反映整體而言,進入動物管理中心的動物面臨不同下場的情況。資料來源:「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FHB(FE)051)」。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9頁。
5 「立法會二十題:綜合紓緩治療及護理服務」。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12/10/P20141210043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0日。
6 「立法會八題:保障和促進動物福利」。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0/28/P20151028053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28日。
7 「2015週年匯報」,愛護動物協會,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wVrTrjNGtH6TEZEVDhDMUhJdDQ,查詢日期2016年8月4日,第4頁。
8 「臺中市動物保護政見及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報告書」。取自臺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網站:http://www.animal.taichung.gov.tw/ct.asp?xItem=1381102&ctNode=21445&mp=119020,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6月17日;Kazuki Sawada, "Destroying pets at Kochi animal center pains staff," The Japan Times, May 21, 2013,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3/05/21/national/destroying-pets-at-kochi-animal-center-pains-staff/#.V6LlKtJ97cs.
9 Cara Clegg, "500 cats & dogs legally killed in Japan each day," Japan Today, http://www.japantoday.com/category/national/view/500-cats-dogs-legally-killed-in-japan-each-day, last modified August 4, 2013.
10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FHB(FE)051)」。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9頁。
11 同6。
12 香港法例第421章《狂犬病條例》第22條,版本日期:2000年1月1日。
13 同6。
14 「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有關動物福利及殘酷對待動物事宜的小組委員會:政府當局就2016年5月9日會議上所提事項作出的回應(跟進文件)」,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有關動物福利及殘酷對待動物事宜的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2)1566/15-16(01)號文件,2016年5月,第2頁。
15 Amanda S Whitfort, Fiona M Woodhouse, "Review of Animal Welfare Legislation in Hong Kong," June 2010, p. 21.
16 「審計署署長第五十四號報告書〈二零一零年三月〉:第4章寵物監管」,香港審計署,2010年3月29日,第33頁。
17 同14。
18 同15,第22頁。
19 香港法例第421章《狂犬病條例》第2條,版本日期:2007年7月1日;香港法例第421章《狂犬病條例》附表1,版本日期:1997年6月30日。
20 同10。
21 「香港現行的措施:『先捕後殺』」。取自愛護動物協會網站:https://www.spca.org.hk/ch/animal-birth-control/tnr-trap-neuter-return/current-practice-catch-kill,查詢日期2016年8月4日。
22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答覆編號﹕FHB(FE)049)」。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5-16/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詢日期2016年8月3日,第103頁。
23 "Targeted Spay/Neuter. Targeting Help Where It's Needed Most." Target Zero, http://www.target-zero.org/subsidized-income-targeted-spay-neuter-surgeries, accessed August 4, 2016.
24 同22,第104頁。
25 「立法會十三題:流浪狗的處理」。取自政府新聞處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0/14/P20151014054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4日。
26 J.K. Levy, N.M. Isaza, K.C. Scott, "Effect of high-impact targeted trap-neuter-return and adoption of community cats on cat intake to a shelter," The Veterinary Journal 201 (2014), pp. 269, 273 and 274.
27 同26。
28 同22,第104頁。
29 「流浪狗的“捕捉、絕育、放回”試驗計劃及處理動物個案」,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621/13-14(03)號文件,2014年1月,第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