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1-16 | 《星島日報》

愛靚又愛命



俗語說「愛靚唔愛命」,但談到美容,還是命仔要緊。政府近日便向立法會建議,對用於美容的醫療儀器作管制,日後部分儀器必須要有註册醫生在場監督才可使用,部分則要由完成政府認可培訓課程的人操作。政府認為若使用者沒有接受相關培訓及獲取合適資格,可能對公眾造成嚴重的傷害。[1]

近年不時有市民懷疑因接受個別美容程序死亡[2],在顯示有關風險不容輕覷。特別是美容服務近年頗受青睞,本地美容業的公司和從業員數目,以至從業員佔香港就業人口比率,全告上升[3],消費者委員會(下簡稱「消委會」)的調查顯示,香港有近四成15至64歲的受訪者曾使用美容服務。[4]需求如此龐大,愛靚之餘又要安全,香港能否做到?

註一:根據《香港標準行業分類2.0版》,美容及美體護理的行業小類包括「理髮服務」、「化妝、皮膚及面部護理服務」、「體重控制及纖體服務」以及「其他美容及美體護理」四者。由於「理髮服務」似乎與大眾理解的美容有所出入,故在計算美容業機構單位數目以及人員時,沒將「理髮服務」計算在入。此外,數字也不包括整容外科及皮膚科服務。
註二:2013年、2014年、2015年的全港就業人數分別為3,728,000人、3,749,200人及3,780,900人。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

由包括官方代表、醫學專科、美容業以及消費者組織代表組成的「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工作小組」(下簡稱「工作小組」),在2012至2013年探討了35項可能有潛在安全關注的美容程序,當時成員普遍贊同個別美容程序具有高風險,應受規管,而涉及注射的程序會引致感染和併發症的風險很多,應由醫生進行。[5]最後工作小組建議15項美容程序,包括注射肉毒桿菌毒素、減肥針注射、水磨嫩膚、高壓氧氣治療、氣壓槍以及漂牙等,只應由醫生或牙醫施行。[6]

轉眼三年過去,上述建議有否促進消費者認知,或讓美容業界煥然一新,則另當別論。消委會近期研究將30項有潛在安全威脅的美容程序視為「醫療美容服務」[7],卻發現這類服務使用者中,有多達八成只將它們視為一般美容程序,僅有17.8%的使用者認識到他們接受的乃醫療美容服務,具安全風險。[8]消委會認為大部分使用者可能會忽視療程的潛在安全問題,在選擇服務提供者時掉以輕心。[9]

此外,上述提及到需由醫生或牙醫施行的15項美容程序,消委會發現接受了這些服務的受訪者中,僅有3.2%稱服務是由註册醫生進行。[10]這結果反映有人越俎代庖,提供只應由醫生進行的美容程序的事件,不是個別例子,而是甚為普遍的現象。

資料來源:衞生署

消委會建議:立法界定「醫療美容服務」

對此,消委會認為解決問題方法的重要起點,乃立法界定何謂「醫療美容服務」。[11]現時內地及台灣均有「醫療美容服務」的法律定義,而消委會建議政府應考慮以法例定義何謂「醫療美容服務」,並在參考兩地以及本地業界和消費者的意見後,認為當中定義要素包括為美容而進行的醫療服務所用上的各項程序、手術類別、藥物類別、醫療儀器或侵入性技術。[12]「名正」,既可讓消費者以及業界對醫療美容服務有更好認知,同時也可「言順」,能夠規管相關行業,包括管理風險、控制品質以及監察有否違規,以規範醫護人員和美容從業員提供醫療美容服務時的行為。[13]

然而,要為牽涉既有美容又有醫療元素的服務定義,觀乎往績,恐怕不易取得共識。四年前工作小組有區分「醫藥治療」和一般美容服務的職責[14],不過該小組在討論35種美容程序應歸類為「醫藥治療」或「非醫藥治療」時,卻無法達成共識。有小組成員強調任何令人體組織受破壞的程序,均應被視為「醫藥治療」,並只應由醫生進行;相反,也有成員認為既然美容程序本質是美容而非治病,就不應視為「醫藥治療」,顧客也不應被視作病人。[15]

問題核心:誰人可提供醫療美容服務?

上述爭端同時也顯示定義不止是一個稱呼,而同時也會牽涉到誰人具有資格去為消費者提供服務的問題。故「醫療美容服務」日後即使有了定義,誰人有資格去提供,才是問題核心所在。當然,正如上文提及,過往包括了醫學專科和美容業代表的工作小組[16],既然能夠同意15項美容程序需由醫生或牙醫施行,顯示持份者要達成共識,並非完全不可能。

但另一方面,美容業界一直都有使用醫療儀器進行美容程序,例如激光或彩光治療[17],而誰人有資格使用這類儀器,似乎不同持份者有不同意見。根據政府顧問向提出的建議,第3B級及第4級激光儀器,日後將需要有註册醫生在場監督才可使用,而強烈脈衝光儀器(即彩光)的使用則較寬鬆,有醫生監督或完成政府認可培訓課程的人亦可操作。[18]

對此,過往有醫療界人士認為為保障病人安全,不止高能量激光儀器,連彩光儀器也只應由合資格的醫生、牙醫及獲其授權的其他人士操作,因只有醫療專業人員才受過足夠培訓作出診斷、治療和處理這些程序引起的風險和併發症。[19]

但另一方面,涉及使用例如高能量激光儀器的美容服務,乃美容業界的主要收入來源。[20]有美容業界人士認為政府的建議會封殺行業發展空間,變成需要倚靠醫生才可生存,又質疑為何醫生可免於相關培訓。[21]

從消費者角度,或許最關注的並非何人有資格去為自己提供「醫療美容服務」,而是如何判斷服務提供者的能力。這方面,2015年八個業界組織曾發起《美容專業發展約章》運動,推動業界僱主優先聘用通過考核而擁有行內公認的美容證書及資歷的人士。[22]香港的資歷架構機制,亦已有為美容業從業員訂下能力標準說明[23],並推出「過往資歷認可」機制;此機制在2014年推出,截止2015年底,由此取得資歷證明書的從業員仍是百中無一[24],過去一年的數字有否顯著提升,值得關注。

不論醫生或美容師,全部都要考牌?

即使業界內外已有確保質素的機制,消委會認為,應為醫療美容服務提供者訂下資歷要求,無論其是醫生或美容師,均應具備相關技能及經驗,並達到醫療美容方面的認可標準,而從業員資歷和經驗等資料,亦應對外公開。[25]在英國,英格蘭衞生教育機構(Health Education England)在2015年建議就着肉毒桿菌毒素注射、皮下填充劑注射、化學剝脫及皮膚再生、激光,強烈脈衝光及發光二極管光線療法,以及頭髮再生手術,這五類美容程序訂立資歷要求。[26]要提供美容程序,需要學習相應的知識以及滿足相應技能要求[27],而有一些程序更必須要由持牌醫護人員進行。[28]

值得注意的是,這套資歷要求適用於所有進行這類美容程序的從業員,包括醫護人員如醫生及牙醫等。[29]儘管醫生及牙醫在個別範疇,例如醫學知識以及職業道德獲豁免無需學習,不過牽涉到與美容程序相關的特別知識及技能,就不獲豁免,只能要求進行過往資歷認可。[30]

由此可見,英格蘭的做法與現時消委會建議的接近,即醫護人員也需要具備醫療美容服務相關的技能,並能提供證明。在2013年,香港政府曾建議醫學專科學院設立認證架構,監管醫療美容醫生資歷,而衞生署會協助推行證書、文憑制度,不過當時有醫生反對醫生要有證書、文憑才能從事醫療美容。[31]上述建議最終似乎不了了之。事隔三年,社會再有聲音要規管從事美容服務的醫生,但有醫生認為他們已有專業訓練,再被要求額外受訓,或衝擊專業自管,認為相關建議複雜,需從長計議[32],而香港醫療美容醫生協會主席亦表示,現時政府對醫生的監管非常足夠,不用因應醫學美容特別發牌,但對美容師的監管則不足,宜設資歷認可制度。[33]

確保消費者安全,固然重要,但另一方面,美容業從業員人數近2.5萬人,任何影響到他們工作機會的措施將牽連甚廣。就算不計業內人士的飯碗,消費者願意為安全付出多少,也是值得討論的問題。消委會報告提到有一名醫生建議進行的激光療程,價格每次5,000元,但有一間醫學美容中心的激光療程,則每次僅700元,而注射肉毒桿菌毒素,根據場所以及服務提供者的不同,每個療程價格由2,900元至10,200元不等。[34]不同服務提供者的收費差異很大,而若然日後有更多醫療美容服務只可由獲資歷認可的人員進行,這類服務價格預計將會上升。當獲准許提供服務的人士收費太高,而又有消費者「貪平」光顧不獲淮許的人士,那恐怕有違保障消費者安全的原意。

消費者責任:了解甚麼是不必要的醫療美容服務

或許要獲得安全或保障,不論是建立並維持規管框架的成本,或是更高昂的服務費用,以至要求消費者多花精力去了解不同美容服務提供者的水準,無可避免要付出代價,差別只在於由誰人承擔更多。消委會提出可以仿效台灣,要求提供醫療美容服務的人在提供特定服務前,要先得到消費者的書面同意,內容包括消費者知悉該服務有引起併發症和副作用的可能性,以及應對的補救措施。[35]

至於消費者有沒有必要接受醫療美容服務,消委會在其調查及研究焦點小組中,發現有消費者在這些服務上花上不合比例的時間、心機及金錢去修補「瑕疵」,而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的心理學家稱,有一些醫療美容服務的消費者,過分主觀或認定自己外貌有所不足,即使家人朋友不如此認為。[36]這或反映有一些消費者會尋求了不必要的醫療美容服務。

就此,服務提供者或可負起部分把關責任。前面提及的英格蘭衞生教育機構的資歷要求中,會要求提供醫療美容服務者,需有能力為尋求美容程序的人士提供社會心理及情緒支持,當中包括要對與外貌相關的心理學有基本了解,例如為何人們會尋求美容服務,並察覺高風險群組包括有精神問題人士、青少年及兒童、能辨別出患有身體畸形恐懼症的人士,以及具備可與尋求美容程序的人士共同作決定的溝通技巧等。[37]

不止是服務提供者,接受服務者的人同樣需要多走一步。消委會的研究顯示,有75.8%接受醫療美容服務的受訪者,表示事前曾諮詢朋友的意見,但曾諮詢醫生的僅得4.9%。[38]現時衞生署在網頁上已有就着常見美容程序的簡介,包括相關風險和併發症,以及程序應由甚麼人施行等的資訊[39],供市民參考。消費者「要靚又要命」,除了端視服務提供者的資格及能力,也需要尋求專業意見,作明智選擇。

1 「規管醫療儀器的立法建議」,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545/16-17(01)號文件,2017年1月,第2、8頁。
2 「研究報告:選定地方對美容作業的規管」,立法會秘書處資訊服務部資料研究組,立法會RP01/14-15號文件,2014年11月28日,第4頁;〈醫學美容事故續現 家屬斥調查緩慢〉,《明報》,2014年10月14日,A15頁。
3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香港標準行業分類2.0版》,美容及美體護理的行業小類包括「理髮服務」、「化妝、皮膚及面部護理服務」、「體重控制及纖體服務」以及「其他美容及美體護理」四者。唯由於「理髮服務」乃指理髮店、護髮服務及理髮,似乎與大眾理解的美容有所出入,故本文在計算美容業機構單位數目以及人員時,均沒將「理髮服務」計算在入。此外,數字也不包括整容外科及皮膚科服務。另外,2013年、2014年、2015年的全港就業人數分別為3,728,000人、3,749,200人及3,780,900人。
資料來源:「表E011:按行業小分類劃分的機構單位數目、就業人數及職位空缺數目(公務員除外)」。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D525000815C2015AN15C.xls&product_id=D5250008&lang=2,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15日;《香港標準行業分類2.0版》,政府統計處,2009年7月17日,第361、362頁;「表015:按統計前7天內的工作時數及性別劃分的就業人數」。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200_tc.jsp?tableID=015&ID=0&productType=8,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7日。
4 "Consumer Protection of Medical Beauty Services: A New Regulatory Regime,"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6, pp. 19 and 20.
5 《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工作小組報告》,衞生署,2013年,第4至6頁。
6 《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工作小組報告》,衞生署,2013年,第6、22頁;「研究報告:選定地方對美容作業的規管」,立法會秘書處資訊服務部資料研究組,立法會RP01/14-15號文件,2014年11月28日,第4、41、42頁;「提供美容程序須知 (供美容服務提供者參閱)」,衞生署,2013年11月。
7 消委會視為「醫療美容服務」的美容程序乃參考區分醫療程序和美容服務工作小組在2013年曾探討可能有潛在安全關注的美容程序,從其中35項中選取了30項。資料來源:"Consumer Protection of Medical Beauty Services: A New Regulatory Regime,"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6, p. 15.
8 同4,第48、49頁。
9 同4,第50頁。
10 同4,第51至53頁。
11 同4,第74頁。
12 同4,第75頁。
13 同4,第74、75頁。
14 同5,第1、2頁。
15 同5,第5、6頁。
16 同5,第1、2頁。
17 「研究報告:選定地方對美容作業的規管」,立法會秘書處資訊服務部資料研究組,立法會RP01/14-15號文件,2014年11月28日,第6頁。
18 同1,第4、8頁及附件V。
19 同17,第6、7頁。
20 同17,第6、7頁。
21 伍雅謙,〈規管美容儀器 部份擬須醫生監督〉,《蘋果日報》,2017年1月6日,A09頁。
22 「美容業界發起《美容專業發展約章》」,衞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786/15-16(01)號文件,2016年1月28日。
23 「美容業從業員 - 能力表」。取自資歷架構網站:https://www.hkqf.gov.hk/bh/tc/scs/introduction/uoc_beauty/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8日。
24 「立法會十七題:資歷架構的推行情況 附件三 透過『過往資歷認可』機制取得資歷證明書的從業員人數及有關資歷證明書數目(截至2015年12月底)」。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02/17/P201602170467_0467_160228.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2月17日。
25 同4,第76頁。
26 "Health Education England Cosmetic publication Part One: Qualification requirements for delivery of cosmetic procedures: Non-surgical cosmetic interventions and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 Health Education England, November 2015, pp. 8 and 10.
27 同26,第10頁。
28 同26,第11頁。
29 同26,第9頁。
30 同26,第16至18、38頁。
31 談誦言,〈確立架構設定培訓內容 醫專擬辦美容醫生認證〉,《明報》,2013年12月29日,A08頁。
32 〈規管有價 消費者願付出多少?〉,《經濟日報》,2016年12月13日,A26頁。
33 何欣,〈消委會提九大建議 發牌規管醫療美容 訂明法律定義 設立資歷標準〉,《星島日報》,2016年12月13日,A07頁。
34 同4,第44頁。
35 同4,第79頁。
36 同4,第78頁。
37 同30第15、17頁。
38 同4,第27頁。
39 「常見美容程序:簡介及須知」,衞生署,201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