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7-01-27 | 《經濟日報》

旅遊業的高山低谷(下):善用文化資源 開拓另類高增值旅遊



智經早前撰文,提及內地旅客的外遊模式正悄悄改變,由行程緊湊的「鴨仔團」,逐漸轉型至以了解、融入當地人生活為目的的「真‧個人遊」,建議政府及業界應當「雙軌並行」,在加緊開拓傳統旅客市場的同時,開發創新旅遊產品以迎合新的市場。

事實上,政府亦有未雨綢繆,規劃旅遊業的中、長期發展。去年的施政報告便提出發展高增值旅遊業,並研究規劃啓德旅遊中樞及大嶼山等[1];而早前公布的《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亦建議增設新的旅遊景點,提供更多高檔次酒店及會議展覽場地[2];本月中發表的施政報告,亦以推動創意旅遊為諮詢方向。[3]

然而,政府以至業界眼中「高增值」旅遊,多是突出香港多元化旅遊特色及美食文化、舉辦大型盛事,以及吸引更多會議展覽活動來港舉行等。[4]參考前文提及內地以至全球的旅遊趨勢,此發展方向似乎難以滿足各種新的旅客需要。

一百萬人有一百萬種需求 大型盛事多非香港獨有

政府銳意發展會展旅遊業,吸引高消費的會展及商務旅客,這些旅客固然是香港以至亞太地區的兵家必爭之地,然而八十年代以後出生的Y、Z世代、銀髮族以及在亞洲迅速掘起的中產階級,將會成為全球旅客的主要群組。他們普遍希望在短短數天內,感受當地民情及生活習慣。無論銀髮族抑或年輕人,他們都傾向透過朋友口碑、網上資訊,追求與別不同的旅遊體驗。新模式下的旅客,亦會更着重旅途上的健康元素,例如選擇健康的菜式、追求身心靈的進步,亦喜歡參與行山、單車等戶外活動。[5]

政府近年致力擴大盛事規模,國際品牌林立的大型商場、主題樂園,以至近來舉辦的多項大型盛事,包括香港單車節、美酒佳餚巡禮,以及去年在港首辦的Formula E等,都令香港生色不少。然而這些建設或盛事均非「全球獨家」,亦與本地文化生活無直接關係。

一百萬人有一百萬個玩法,香港亦難以一樣米養百樣人,當然不必因應旅客改變「玩法」而煞停正在興建的酒店、主題樂園等基建項目或計劃。然而,香港在大力推廣各類型文創項目、大型盛事時,有否回頭看看香港,有甚麼值得旅客專程探索,甚至「玩過翻尋味」,或是推介予親朋好友?政策、法例上又是否互相配合?

此「行街」不同彼「行街」 旅客更愛高山低谷

要了解香港真正讓中外旅客着迷之處,打開國際大型旅遊評論網站TripAdvisor,或可找到線索。網站頭十位獲旅客最高評分的景點,幾乎與購物、消費無關,除了頭三位的維港兩岸天際線,天星小輪及太平山頂等傳統景點,第四位已經是外國近年流行的「行街團」(walking tours)。其他評分較高的景點如「叮叮」電車、港島遠足徑龍脊甚至馬場,其排名都較主題公園更受國際旅客歡迎。[6]

在世界各地的旅客眼中,香港的魅力還可見於分布各區的湖光山色。旅遊指南Lonely Planet早前票選亞洲區十大最佳旅遊點,香港排名第五,指南更點名推介位於西貢的「中國香港世界地質公園」及乘搭渡輪到荔枝窩村,參加由當地村民舉辦的生態導賞團和烹飪班。除了自然生態,指南亦鍾情深水埗舊區[7];同一本指南早年亦選出港島徑為全球最佳城市遠足徑第十位[8],可見石屎森林外的高山、低谷,甚至到偏遠村莊跟原居民下廚,炮製地道小菜,在國際旅客眼中極具吸引力。

要發展以高山低谷、地道文化為主題的特色旅遊,政府也許毋須一擲千金去開山劈石,在山頭、村落「打造」商店林立的步行街。簡單如力臻郊野地方清潔、改善交通接駁,已足以匯聚各方旅客。

有具特色的旅遊體驗,當然也需要能推廣各類特色行程的導賞團。旅遊發展局(旅發局)自2012年起推出「新旅遊產品發展經費及非經費資助計劃」,協助推廣具香港特色的旅遊行程[9];旅發局網站亦推介盂蘭節、打小人、大坑舞火龍等道地文化項目[10],並為旅客提供遠足及單車導賞團。[11]

香港也有不少熱心的年輕人經營各類型的特色導賞團,例如主打特色行街團的Big Foot Tour及活現香港(Walk in Hong Kong),行程路線由中上環的大街小巷及老店,到走進跑馬地墳場[12],內容從窺探名人豪傑的風流往事,到他們的革命情懷,絕不比外國的行街團遜色。[13]

資料來源:活現香港、香港風味行、恆盛國際旅遊、綠恒生態旅遊

旅行社經營門檻高 行街團難起行

然而,這些特色團無論是否收費,亦非「想做就做」。根據《旅行代理商條例》,任何機構只要為訪港旅客提供觀光或遊覽服務,食肆膳食或購物行程,就要先註冊成為旅行代理商,更要先繳付50萬元保證金、租用商廈作為辦公室,以證明有獨立營業地點,再按每個營業地點聘用至少各一名具相關經驗的經理及全職職員。[14]

#《旅遊業條例草案》建議新增發牌條件
資料來源:香港旅遊業議會

另外,為加強監管接待內地團的旅行社,政府早前就向立法會提交草案,建議成立集發牌、巡查及調查權於一身的「旅遊業監管局」,提高接待內地團的旅行社的註冊門檻。[15] 門檻之高,智經早年就曾撰文,指出建議不但加重小經營者負擔,更可能將一些具創意但缺乏資金的年輕人拒諸門外。[16] 「活現香港」創辦人陳智遠接受智經查詢時便指出,他們平均每星期只接待四、五個導賞團,與每日做五團、每團三十人的傳統旅行社不同,利潤不會很大,認為業界對新型旅行社的規管方法過時。

「專家」無牌怎導遊?

外國以至內地近年興起「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善用群眾力量和集體智慧一同解決問題,做到集思廣益、降低成本。[17]將概念應用在導賞團,就是按導賞團的不同主題,交由該方面的「專家」負責解說工作,例如由資深影評人充當以港產片為主題的導賞團嚮導,或是由大澳原居民以「地膽」身分介紹大澳古老漁村發展。

不過在現行制度下,這些「專家」導遊接待訪港旅客,一律是無牌經營。然而,各行各業的專家本身各有正職,未必有時間或家計需要而特地考取導遊牌,例如早前有任職律師的油麻地街坊,舉辦本地城市凶案導賞團「油麻地的兩萬種死法」[18],這類「兼職導遊」在部分領域的知識及經驗,或許比專業導遊更「專」。如何善用他們的專業,為香港的旅遊業生色,有待社會更多討論。

撇除找專家當兼職導遊的困難,即使是專門的持證導遊數目,亦可能未及趕上新型旅遊模式。以香港世界地質公園為例,目前獲旅遊業議會認可的地質公園導賞員(A2G)全港只有四人,即使是次一級的獲推薦地質公園導賞員(R2G),全港也只有40多人。[19]與一般導遊不同,地質公園導賞員要深入了解香港地質地貌的資源及特色,更要掌握香港岩石地貌的特質,及對發展地質旅遊有充分認識,要取得認可資格與一般導遊不盡相同。[20]

創意旅遊亦「高增值」

或許有人質疑,這些新興的導賞團千奇百怪,團費一千元有找,又不設購物點,如何能振興高增值旅遊業。事實上,相對於傳統的靜態文化消費活動,創意旅遊側重非物質文化及創意活動,遊客透過體驗、學習及互動,感受地道文化,甚至回饋當地[21],亦能衍生出高增值並可持續發展的新型旅遊模式。

這種新型旅遊模式,世界上已不乏例子。例如現今到訪巴西的旅客,已不只是觀看森巴舞表演,而是學跳森巴舞;到了新西蘭,他們會報讀由當地導師開辦的各種與土著文化相關的體驗工作坊;而在泰國的鄉郊地區,遊客亦可在農舍體驗生活,以及參加製作泰菜烹飪材料的工作坊。[22]

應用在香港,前文提及旅發局網站推介盂蘭節、打小人、大坑舞火龍等道地文化項目,現時都僅限於「遠觀」。倘若發揮創意,旅客可否參與盂蘭勝會的準備過程,甚至開設神功戲速成班,由專業戲班為旅客化妝,教曉他們造手,上演一場神功好戲?要數銅鑼灣鵝頸橋底的打小人習俗,也可請教「神婆」培訓旅客成為「職業打手」,學習幾句「打你個死人頭」,貼地實踐這種本土巫術。

事實上,我們認為「手板眼見功夫」的事,對旅客來說都是新奇刺激的體驗。從學習「東南西北中發白」的傳統國粹,到在水吧師傅監督下親手沖泡一杯絲襪奶茶,配新鮮出爐的菠蘿油,這些獨特體驗都「只此一家,別無分號」,需要旅客親自來港經歷,亦更值得回國跟「同鄉」分享。這一切一切,都有轉化成為高增值旅遊的潛力,所需的基建投資亦不多,前提是我們要懂得將自身的文化資源發揚光大。

1 「旅遊業」。取自2016年施政報告網站: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2016/chi/p1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13日。
2 「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公眾參與」。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10/27/P2016102700744_246207_1_1477567620328.pdf,查詢日期2017年1月3日。
3 「電視/電台宣傳廣播」。取自2017年施政報告及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公眾諮詢網站:http://www.policyaddress.gov.hk/consultation16/chi/tv_tv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20日。
4 同1。
5 “Tourism Megatrends,” Horwath HTL, December 2015, p.12.
6 “Things to Do in Hong Kong,” TripAdvisor, https://en.tripadvisor.com.hk/Attractions-g294217-Activities-Hong_Kong.html, accessed January 3, 2017.
7 “Best in Asia,” Lonely Planet, https://www.lonelyplanet.com/best-in-asia, accessed January 3, 2017.
8 “Ten of the world's best city hikes,” Lonely Planet, https://www.lonelyplanet.com/brazil/travel-tips-and-articles/ten-of-the-worlds-best-city-hikes, last modified October 2013.
9 「新旅遊產品發展經費及非經費資助計劃 - 第五輪入選產品」。取自香港旅業網網站:http://partnernet.hktb.com/tc/industry_news/circulars/index.html?id=2230,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8日。
10 「道地生活」。取自旅遊發展局網站:http://www.discoverhongkong.com/tc/see-do/culture-heritage/living-culture/index.jsp,查詢日期2017年1月3日。
11 「香港郊野全接觸2016-2017」。取自旅遊發展局網站:http://www.discoverhongkong.com/tc/see-do/great-outdoors/great-outdoors-hong-kong.jsp,查詢日期2017年1月3日。
12 “Cemeteries – A Tribute to the Brave the Tragic and the (In)famous (On Private Request),” Walk in Hong Kong, http://walkin.hk/tours/cemeteries/, accessed January 3, 2017.
13 “Welcome to Hong Kong, the magical city of the Dragon never stops!” HKFreeWalk, http://hkfreewalk.com/, accessed January 3, 2017.
14 「會員服務」。取自旅遊業議會網站:http://www.tichk.org/public/website/b5/member_service/membership/application/html,查詢日期2017年1月3日。
15 「《旅遊業條例草案》的主要立法建議」,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253/16-17(13)號文件,2016年12月。
16 「杜絕不良經營 發展深度旅遊」。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6,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9月20日。
17 房吉祥,〈群眾集資外包實踐民間自治〉,《信報財經新聞》,2015年08月27日,A18頁。
18 「重口味導賞團:『油麻地死最多人的地方』直面死亡、貧窮與歧視」。取自香港01網站:http://www.hk01.com/社區/47656/重口味導賞團-油麻地死最多人的地方-直面死亡-貧窮與歧視,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1日。
19 「A2G_R2G導賞員名單」。取自香港地貌岩石保育協會網站:http://www.hkr2g.net/b5_r2gh.cfm,查詢日期2017年1月3日。
20 「地質旅遊專業證書」。取自香港生態旅遊專業培訓中心網站:http://www.ettc.hk/courseCR_0000032__b5.html,查詢日期2017年1月3日。
21 「創意旅遊」。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617ise03-creative-tourism.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14日。
22 同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