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7-02-13 | 《星島日報》

「共宅」── 共享經濟下的新同居時代



買樓難、租樓貴,公屋輪候時間長,是許多香港人的居住難題,也是政府關注的焦點。現屆政府已留下「綠置居」和「港人港地」兩項房屋政策實驗,早前智經亦曾撰文探討興建「合作社房屋」的可行性。[1]除了上述方式,去年由一班年輕人推出的「共宅」(Cohousing),是否也能為居住難題提供一條出路?

所謂「共宅」,是指由一群人共同租住一個較大的單位,強調在同一屋簷下,共用廚房、客飯廳、餐具等資源,並且分擔家務、共享技能、互相照顧、重新建立鄰里關係。[2]上述的本地版「共宅」,名為「大桐共宅」,對象為月入1.2萬至1.5萬元,並可負擔4,000至6,000元租金的80後和90後。[3]

是「共享經濟」演化版?

與其他「共享經濟」的典範──如Airbnb──相比,「共宅」有相似之處,例如都強調充分利用閒置資源以及重新建立人際關係。我們假日赴海外旅遊,未必會選擇傳統酒店旅館,但可能會利用Airbnb平台,租用當地居民家中的閒置梳化、床位或整個單位,不但節省旅費,也能藉機體驗當地風情。[4]

「共享經濟」所共享的不限於實物,還包括技能。正如我們使用Uber時,找到的不僅僅是一輛汽車,還包括司機的駕駛服務。被稱為餐飲界Airbnb的EatWith,更幫助「食客」與那些願意開放自家廚房的「主人」配對[5],讓「食客」在繁忙工作之餘食到一餐「住家飯」,「以吃會友」,又能節省事前買餸、煮飯,以至事後清洗碗碟的時間。[6]

「共宅」概念則可謂更進一步,使用者不但要共享實物或個別技能,更要盡量開放私人領域,例如規劃公共空間、透過「共煮」催化情感等。[7]這種模式並非香港人首創,在鄰近台灣也有類似嘗試[8],中國古代的四合院、客家圍屋等,都具備相類的特質。

「共宅」的近代模式,則可能要追溯到歐美世界。據學者Matthieu Lietaert的研究指出,「共宅」出現在1970年代的丹麥哥本哈根,其後逐步推廣至荷蘭、瑞士等地,現已普遍見於歐洲和美國。除了瑞士和荷蘭之外,絕大多數國家的「共宅」都沒有得到官方力量的支持,而純粹是人民的自發組織。[9]

1972年在哥本哈根建立的「共宅」社區,共有27個家庭居住。其創立者認為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愈來愈薄弱,希望讓孩子在「共宅」得到更多關愛,與其他小朋友共同玩樂、一起成長。「共宅」的丹麥名稱「bofaelleskaber」,其原意正是提高同居者的生活質量,減輕日常生活負擔,同時增加家庭的自由時間。[10]

共享日常資源 省錢、省時、環保

及至近年,「共宅」之所以能脫胎換骨,成為「共享經濟」中的一員,是因為舊概念在現代社會脈絡下可以有新的演繹方式,而進一步影響到社會經濟活動。具體而言,「共宅」而居會影響人們的消費習慣,讓消費從個人行為演變成集體行動,有利儲蓄和環保。其道理是諸如家居維修及清潔用具、烹飪用品、露營用品、孩子的衣物、洗衣機,乃至單車、汽車等等,無不可以共享使用,不必額外購買。

有居於「共宅」的人指出,他們整個社區只有六至八輛車,如果分開居住,便需要40輛以上才足夠使用。這也解釋了為何有研究指出,「共宅」能較一般家庭減少5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11]

此外,在「共宅」生活,一般會安排好煮食的分配機制,以一個住有25至30個家庭的社區來說,每人一個月可能只需親自下廚一到兩次,就能天天食「住家飯」。[12]

在美國,現時有紀錄的「共宅」社區共有163個,另外又有133個正在形成當中,遍布全國大部分州分。[13]與歐洲不同的是,美國的「共宅」社區並非在原本居住的社區當中自然形成[14],多數是透過互聯網社群如Yahoo才逐漸凝聚以至擴散。[15]

六大特徵不同形態出現

這些動輒住上數十戶的歐美「共宅」,規模頗大,可以是幾棟獨立屋聯合組成的社區。[16]而前文提及的香港版「共宅」,則只是在一個較大的單位中,數個房間組成的小社群[17],讓幾對情侶或夫婦居住或許問題不大,但若要生兒育女可能就稍嫌擠迫。

但無論如何,根據Matthieu Lietaert的研究,只要符合六大特徵,即使規模不一,都能稱之為「共宅」。包括共宅事務由共居者決策、關注鄰里及選址問題、備有廣泛的共同設施和內部糾紛協調機制,以及共居者之間沒有等級之分且財務獨立等等。[18]

資料來源:Lietaert, Matthieu. "Cohousing's relevance to degrowth theories."

根據這些定義,在倫敦由發展商牽頭規劃的共同居住空間(Co-living space)[19],因為各項事務並非讓住戶由下而上共同決策,雖同樣以「共居」包裝,但就不適宜稱之為「共宅」。

概念或許新 但要面對既有規限

不論「共宅」如何定義,眾所周知的是現時各項「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如Airbnb和Uber等,皆容易在香港碰壁,特別是與既有法律規限衝突時。這些挑戰,「共宅」也需要面對。例如香港規定任何處所提供收費住宿,且少於連續28天,須依照《旅館業條例》向牌照事務處申請旅館牌照,同時必須符合地契、消防、建築物設計、結構等規定才可經營;若以作牟利,亦應向稅務局辦理商業登記。[20]「共宅」要付諸實行,也不得不考慮類似規限。

事實上,要把一個單位用作「共宅」,難免需要經過裝修及重新間隔,而現時與分間單位相關的建築工程受《建築物條例》規管,在施工前必須查清楚有關工程有否動及樓宇結構。以現時市面上的「劏房」為例,由於是在建築物原先經批准圖則上的一個樓宇單位,再分間成兩個或以上的獨立房間,相關建築工程通常涉及裝置新的廁所及廚房、改動或加設內部排水渠系統等工程,就有違規的可能。[21]

而上述由本地年輕人創立的「大桐共宅」,觀其去年10月公布的室內間隔圖則,情況較「劏房」理想,但仍有兩個廁所並排[22],並非香港一般常見的單位設計。如果其他人要進行類似的設計,並涉及改動樓宇結構,根據法律要求,業主應委任認可人士及註冊結構工程師,製備改動及加建工程的圖則,並在獲得建築事務監督批准圖則及同意展開工程後,才可由註冊承建商按照批准圖則進行工程。[23]

因此,「共宅」試驗在香港並非法律上不可為,但要如同Airbnb和Uber一般發展成「共宅經濟」,網羅全港願意把單位改造成「共宅」出租的業主,則仍然面臨相當多挑戰。例如即使業主支持「共宅」理念,但要說服他們在有可能動及樓宇結構的情況下,對單位進行大肆改造,就足以令他們退縮,導致盤源或難較尋覓。在台灣,以「共宅」概念建立的「玖樓」,將盤源目標放在破舊老公寓,或是那些名下有好幾間房產卻無心整理的業主。[24]港版「共宅」要水到渠成,可能也要放眼芸芸舊區,另覓天地。

對治城市生活疏離感 住客要有一定經濟能力

無論如何,本地人最關心的,也許是假如「共宅經濟」能夠遍地開花,究竟會為解決香港甚麼問題?根據歐美和本地經驗,「共宅」在香港的潛力,相信是為具備一定經濟能力,卻未至於「有錢就是任性」的一群,提供另類房屋選擇。

在歐美,「共宅」首要關注的問題並不是「無樓住」,而是現代城市生活的「疏離感」問題。[25]在香港,也有「大桐共宅」成員在報章撰文指,「共宅」的對象主要是能夠負擔租金的人士,為他們提供「額外選擇」。[26]舉例來說,如果年輕人在外租住「劏房」,可能會抱怨空間太細,甚至需要特別訂制較小型的傢俬才能配合,也缺乏時間處理家居問題。[27]在此情況下,「共宅」作為在輪候公屋、儲錢買樓、繼續租房之外的「第四種選擇」,才變得有意義。香港能否在有限制的天地中上演「共宅」狂想曲,還得放眼將來。

1 「房策實驗(下):合作社房屋是否可行?」。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25,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4日。
2 「共居實驗 Co-living in Hong Kong」。取自明周網站:http://www.mingpaoweekly.com/50426-共居實驗-co-living-in-hong-kong,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8日。
3 「大桐共宅」。取自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網站:http://www.hkcss.org.hk/uploadfileMgnt/0_201610251054.pdf,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7日。
4 「共享經濟」。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20,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4月23日。
5 "Hong Kong," EatWith, https://www.eatwith.com/list/Hong+Kong/Hong+Kong/, accessed January 12, 2017.
6 "EatWith," EatWith, https://www.eatwith.com/, accessed January 12, 2017;"Find a Home-Cooked Meal Anywhere in the World With the Airbnb of Dining," VOGUE,http://www.vogue.com/13509015/eatwith-home-cooked-meal-airbnb-of-food-dining/, last modified December 3, 2016.
7 「大桐共宅 Tai Tung Co-housing」。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taitung.cohousing/,查詢日期2017年2月1日。
8 「關於共生公寓」。取自玖樓網站:https://www.9floorspace.com/abt-co-housing,查詢日期2017年1月12日。
9 Lietaert, Matthieu. "Cohousing's relevance to degrowth theories."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18, no. 6 (2010), p.578.
10 同9。
11 同9。
12 同9,第579頁。
13 "The Cohousing Directory," cohousing.org, http://cohousing.org/directory?_ga=1.113415175.1615777411.1483941515, accessed January 12, 2017.
14 同9,第577頁。
15 同9。
16 "Cohousing Explained: 'What is a Home?',"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_55kHX_188, last modified May 15, 2012.
17 同3。
18 同9,第577至578頁。
19 "CO-LIVING," The Collective, https://www.thecollective.co.uk/coliving/faq, accessed January 12, 2017.
20 同4。
21 「分間單位(劏房)」。取自屋宇署網站:http://www.bd.gov.hk/chineseT/services/index_faqJ.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30日。
22 同3。
23 同24。
24 同8。
25 同9,第577頁。
26 郭宇濠,〈共宅作為住屋的額外選擇〉,《信報財經新聞》,2016年8月22日,A15頁。
27 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