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3-31 | 《信報》

你侮辱我 我挑釁你 可以怎樣處理?



「七警案」判決引起社會熱議,先有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去信特首,要求立法保障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免受侮辱,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亦將以私人修訂條例草案的方式訂立辱警罪,並針對《公安條例》第17B條作修訂,保障執法人員免受挑釁。[1]另一邊廂,爭議延伸至有建制派區議員在其Facebook專頁提出:「點解批評法官係蔑視法庭,但係批評政府首長或者立法會機關又得呢?」[2]

輿論就應否引入辱警罪以至藐視法庭的立法原意不時掀起爭議,在此不贅,惟問題核心之一離不開在保障言論自由的大前提下,何以唯獨不能向警察、法官「炒蝦拆蟹」?同樣飽受語言暴力傷害的其他前線紀律部隊人員、公務員及服務業同業,以至普通市民,面對一聲聲「問候」時,是否有足夠法律保障,還是只能莫生氣?

「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定罪門檻高

事實上,在新聞報道不時聽聞的「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公安條例》第17B條)就涵蓋身處公眾地方的你和我,條例列明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使用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即屬犯罪。[3]

當然,一般人在大庭廣眾「媽媽叉叉」幾句,要達致「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定罪門檻不低。至於公職人員,公務員事務局早年表示,純粹辱罵或侮辱公職人員通常難以構成罪行,但認為現行法例已為公職人員提供足夠保障,無須另行立法禁止侮辱公職人員。[4]翻查香港法例,除了各級法院法官和司法人員,目前只有少數公職人員受法例明文保障免受辱罵或對其使用粗言穢語,例如生死登記官員、《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及《食物安全條例》下的執法人員等。[5]

爆粗唔使睇人面色 但要睇場地

同時,免受侮辱的法例除了以職權劃分,亦視乎「爆粗」場所而定。同一句粗言穢語若見於港鐵、昂坪360、公立醫院,以至嘉道理農場,亦可能違法,惟不同場所不同價位,電車上爆粗「盛惠」100元,換轉在巴士上失言,卻可能收監6個月。部分法例更是久未更新,例如《防止滋擾和規管乘車規則》中,在電車上「不得咒罵,或使用淫褻性或令人反感的語言」的罰則,自1947年以來一直維持100元。

當「顧客永遠是對的」 爆粗條例難貫徹

針對公共交通工具、旅遊景點及主題公園的粗口禁令,可以追溯至早年的啟德機場。其中一個說法是源於當年只有達官貴人、紳士富豪才有機會坐飛機,港英政府為顧及來港營商的英國富豪的感受,於上世紀50年代引入不得在機場範圍內講粗口的條例,以凸顯乘客的尊貴身份。相關條例一直沿用至今,並擴展到其他公共交通工具。[6]

當年立法是否為了保障達官貴人耳根清靜,不得而知。然而,何謂挑釁、侮辱,以至粗言穢語尚且難以界定,而粗口可能是部分階層朋輩之間的共同語言,甚至已經融入藝術、流行文化。倘若法例定義含糊不清,人人都幾乎會誤墮法網,甚或被人誣告,這些條例便難言合時。當然,上述條例或許有助保障在該等場所工作的人免受言語侮辱,但若然員工、僱主抱着「顧客永遠是對的」的心態,不敢得失部分客人,寧可受辱,那麼條例最終要不形同虛設,要不選擇性實施,造成矛盾。

台灣:公然侮辱人或被監禁

台灣在這方面的法例相對嚴謹,其中《中華民國刑法》第309條列明:「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300元以下罰金」[7],即在任何地方亂講粗口抑或讓人覺得受侮辱,就可能違法,可判處短期監禁。公職人員及政府機關,以至死人都有法例保障免受言語侮辱,其中前者的刑罰更重。

當地有網民根據法官過去的判刑,整理「台灣罵人價目表」,羅列罵人字眼以及罰款金額,一句「更年期到了」也索價2,000新台幣。當然,除了用詞字眼,法官會依照當事人的社經地位及出言不遜的程度,以及侮辱言論是否涉及「意圖散佈於眾」的誹謗罪等而判刑,從無罪至罰款100萬新台幣不等,部分更要賠償對受害人的精神損失。[8]法國亦有類似罪行,曾有員工因在公司工會的Facebook批評老闆是「爛老闆」(crap bosses),被裁定公然侮辱罪成立,判處緩刑及罰款500歐元,並向其公司及直屬上司象徵式賠償1歐元。[9]

在一些採用君主立憲制的國家,例如泰國、波蘭、荷蘭、西班牙、瑞士及沙特阿拉伯等,更有保障皇室或國家元首免受侮辱的法例,統稱為《大不敬罪》(Lèse-majesté)[10],即任何人發表被當局認為是有辱皇室或國家元首的言論,即屬違法。同樣的「炒蝦拆蟹」,各處鄉村各處例。

人人有「娘親」 全民皆立法?

回到香港,早前辱警罪的爭議中,有人質疑倘若公僕、容易受辱的職業便要立法保障,推演下去,服務業以至各行各業是否都可提出相同要求?例如大律師基於不得拒聘的原則,當為一些被視為不受歡迎或不得人心的當事人出庭時,若受到批評、語言暴力和接近人身攻擊的謾罵,是否也要有專屬法例保障?最近甚至有人指出,新聞傳媒作為第四種政治權力,負有報導社會真相、揭露濫權和不公義的功能,卻經常受到挑釁及侮辱,建議設「辱記者罪」保障權益云云。[11]推演下去,普通市民又何嘗沒有「娘親」,香港應否仿傚台灣訂立類似公然侮辱罪的「辱民罪」?[12]

英部門設指引 列明有權拒絕服務

語言暴力未必涉及威脅、恐嚇以至身體襲擊,卻相當令人厭惡及煩擾,而根據美國職業安全及健康研究所早年的定義,對人粗言穢語、電話滋擾等語言暴力行為,更與毆打、傷人及強暴等肢體暴力同被視為「工作間暴力」。[13]然而,動輒立法又是否唯一保障辦法?在立法以外,英國認為互相尊重是提供服務的根基。例如當地內政部轄下的護照署就「申請人行為」發出指引,列明工作人員無責任面對申請人作出的威脅、侮辱或暴力行為,包括具歧視、恐嚇、侵略性的言語或肢體動作,否則有權拒絕提供服務。[14]

至於香港,效率促進組於2009年就政府部門處理公眾投訴和查詢發出指引,列明倘若投訴人使用粗言穢語或語帶羞辱,「員工可有禮地警告投訴人,若不停止這些行為,將會終止該對話或會面」,並建議部門在相關指引中訂明,若投訴人在收到最多兩次警告後,仍不約束自己的言行,員工可終止對話,情況嚴重甚至可向主管、保安人員及警員求助。[15]不過,香港政府華員會去年出版的《華員報》批評,政府過去公布的指引「軟弱無力」,完全起不了保障公務員的實際作用。[16]

在台灣,諸如餐廳等服務業近年掀起「尊嚴服務」運動,老闆相信從事服務業的員工也有尊嚴,會強調與顧客之間的對等關係,既不會對不合理的要求照單全收,亦不會把「不好意思」掛在嘴邊,甚至希望顧客將選擇權交還予專業,例如店主會為餐廳定下用餐規則,寧可拒絕「有錢,就是任性」的蠻橫客人。[17]

香港在個別場地以法例禁止「出口傷人」,或許有其爭議。但公職人員以至各行各業的從業員,也不見得活該任人唾罵。現在「侮辱」、「粗口」的定義尚未清晰、哪種職業、指定人士,還是全民被出言侮辱均受法例保障未有共識,以至如何立法才不會窒礙言論自由、加劇社會分化,也需要從長計議。矛盾當前,某些法例固然有助避免過火行為,但認真聆聽雙方爭論的理據,而非堅持要求對方「跪低」,才是化解矛盾的開端。

1 李大煒,「建制派撐立法禁止辱警 梁美芬欲提私人草案 民主派質疑如何執法」。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73869,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23日。
2 「李梓敬Dominic Lee」。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leetszking/photos/a.240438049315038.76589.171938629498314/1720299297995565/?type=3&theater,查詢日期2017年3月13日。
3 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17B條,版本日期:2013年4月25日。
4 「立法會九題:立法禁止侮辱執勤中的公職人員」。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2/11/P20131211031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2月11日。
5 香港法例第174章《生死登記條例》第21條,版本日期:1997年6月30日;香港法例第132章《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139條,版本日期:2011年8月1日;香港法例第612章《食物安全條例》第54條,版本日期:2011年8月1日。
6 「條例起源 機場禁令為英富豪而設」。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70529/7151982,最後更新日期2007年5月29日。
7 以新台幣為單位。中華民國刑法第309條,  修正日期:民國105年11月30日。
8 「罵人代價大不同!網友整理「台灣罵人價目表」 最貴的是這句…」。取自風傳媒網站:http://www.storm.mg/article/136575,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30日。
9 “French man found guilty of public insult over 'c**p bosses' Facebook comment,” news.com.au, January 18, 2012, http://www.news.com.au/technology/french-man-found-guilty-of-insulting-crap-bosses-on-facebook/news-story/8a2365ec0915f8173e33a882b33d74dc.
10 Joanna Gill, “Beyond a Joke: Seven Countries Where it's a Criminal Offence to Insult a Head of State,” euronews, April 15, 2016, http://www.euronews.com/2016/04/15/beyond-a-joke-7-countries-where-is-it-a-criminal-offence-to-insult-a-head-of.
11 「建議設立辱記者罪」。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5777554545130&set=a.10150310035940130.418643.718895129&type=3&theater,查詢日期2017年3月13日。
12 「【七警入獄】涂謹申:只立辱警罪唔立辱民罪 市民咪更加㷫?」。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226/56355518,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26日。
13 「預防工作間暴力實用手冊」,職業安全健康局,2008年6月,第6頁。
14 “Customer conduct,”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customer-conduct, last modified January 13, 2012.
15 「處理公眾投訴及查詢指引」,效率促進組,2009年8月,第20頁。
16 「重讀:《華員報》社評、舊文,質疑:當局『慢板』還要唱下去?」,華員報(第225期),2016年9月,第7頁。
17 吳思旻,「拒絕客人,憑什麼!?」。取自30雜誌網站:https://www.30.com.tw/article_content_2942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