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7-04-01 | 《明報》

不是備試攻略:通識試題五年考



4月剛至,又是中六學生忙於考公開試的日子。不經不覺,香港中學文憑試已來到第六年。這些年來,高中學制轉變會帶來甚麼影響,一直是社會話題。特別是現行學制下的四大核心科目之一通識教育科,其跨學科設定,一方面令人期待能幫助學生「文理兼備」,一方面也嚇怕不少學生,擔心課程太闊太廣,備試時無從入手。

要檢討課程是否達到上述「文理兼備」的目標,文憑試試卷能否充分反映課程內容,乃至協助課程達到目標,是一個重要的參考。如今第六屆文憑試的通識科開考在即,社會或許是時候「溫故知新」,翻開過去五年的試卷,探究當局設立通識科的原意,是否反映在試題當中。

課程初衷:文理兼備

據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考評局)聯合編訂的《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評估指引),高中通識教育科的課程宗旨是鼓勵學生建立廣闊的知識基礎,以「加深對自身、社會、國家、人文世界和物質環境的理解。」[1]

通識科的課程共分六個單元,分別是「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衞生」和「能源科技與環境」。而這六個單元又各自分屬三大「學習範圍」,亦即「自我與個人成長」、「社會與文化」和「科學、科技與環境」。[2]其設計並非從屬於「文科」、「理科」或其他任何個別範疇,而是「聯繫不同學科的知識和概念」、「擴展看事物的角度,有關角度超越單一的學科」。[3]

註:X1、X2、X3,是指三科選修科。
資料來源: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

以「科學、科技與環境」學習範圍為例,評估指引預期學生透過「公共衞生」單元的學習「了解人們如何理解公共衞生的議題,並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證據作出決定」;至於「能源科技與環境」單元,則旨在「分析在有關能源資源及可持續發展方面,科學與科技如何與環境產生互動」。[4]由此不難讀出,評估指引期望通識科能協助「文理貫通」。

考試題目:社會為主 科學為次

如今問題是,現時的考核方式能達到「文理貫通」嗎? 考評局回覆智經查詢時指出,通識科一如其他科目,是由「審題委員會」負責制定試題及評卷參考,而委員的背景則包括大學教授、具豐富教學經驗的中學教師和校長、課程及學科專家等。

通識科文憑試每一屆都有六條考題,當中卷一的三條屬必答題,卷二則只需要三選一,即考生全卷共要回答四題。智經翻閱過去五屆(2012至2016年)由考評局整合出版的《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對通識科所有試題進行歸納及分析後發現,通識科試題無論在問題設計,還是各單元出題分布,都較為側重「社會與文化」的學習範圍,似乎不太能凸顯課程目標。

以「公共衞生」單元為例,在歷屆通識文憑試當中只有四題有所涉及,而當中亦只有2012年卷二第3題較接近「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證據作出決定」的單元理念,要求學生「解釋基因檢測結果的使用可能引致的社會和道德問題。」[5]其他如2012年卷一第2題,作答重點在於煙草管制政策的影響[6];2013年卷一第1題是探討全球經濟發展和消費文化與「肥胖」之間的關係[7];至於2016年卷一第3題的作答重點,則在於探討全球在應付HIV感染時所面對的困難。[8]換言之,即使在「科學、科技與環境」學習範圍的題目當中,討論「社會與文化」問題仍然佔主導地位。

那麼「能源科技與環境」單元的情況又是如何? 回顧歷屆試題,涉及「能源科技與環境」單元的共有5題,但除了2013年卷二第1題和第3題主要從社會層面討論都市廢物收費計劃[9]和可持續發展政策[10]之外,亦只有三題較符合「科學與科技如何與環境產生互動」的設計,例如2014年卷一第2題和卷二第3題是探討可再生能源如何應用在香港[11]和夜間燈光對港人生活素質的影響[12];而2016年卷一第1題則是討論城市農耕、綠化屋頂與港人生活素質之間的關係。[13]然而,即使把整個「科學、科技與環境」學習範疇相關的試題加起來,亦只佔整體試題不足兩成,更遑論當中仍然以探討「社會與文化」為主。

透過「科學、科技與環境」部分的試題設計,可以觀察到評估指引所提出的「聯繫不同學科的知識和概念」,實際上仍有主次之別。考評局通識科課程委員會主席趙永佳曾以個人身份在報章撰文,指出通識教育的「課程目標為貫通文理」。[14]但依照上文就試題設計的分析,這目標恐怕不易達到。

「社會與文化」佔試題逾七成

事實上,過去五屆通識文憑試當中,與「社會與文化」相關的試題,比例高達71.4%。而「社會與文化」當中,又以「今日香港」的單元佔比最高,達到57%。當中最極端的2012年,卷一的三條必答題全部可以歸入「今日香港」單元,卷二亦有一條包含「今日香港」元素。因此以該屆的情況來說,考生只需獨沽一味專攻「今日香港」部分,基本上便足以應付考試。

用更多發生在香港身邊的切身議題激發學生思考及興趣,自是無可厚非,但這是否符合通識教育課程的定位,也是值得社會思考。其實在2012年後,歷屆已較少這類極端情況,然而「今日香港」單元仍然是重中之重,例如必然最少會有一題出現在延伸回應題部分;而除了2015年之外,亦最少會有兩題或以上出現在資料回應題的部分。通識科考試「貫通文理」、「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證據作出決定」的色彩,是否能透過試題凸顯出來,值得進一步的探究。

該調整課程框架,還是調整考核內容?

事實上,在高中通識科實施前,就有不少中學在初中開設綜合人文科,將歷史、地理、經濟及公共事務等科的內容整合,用以培養通識科教師。甚至有些學校是直接將原有「綜合人文科」改頭換面成為「通識教育科」。[15]若此為普遍現象,通識科側重探討社會與文化,更是不足為奇。

或許有人覺得不利學生「貫通文理」,需要撥亂反正,但也有人認為可以順勢而行,讓通識科的教學內容更為聚焦,不必涉獵太多領域。趙永佳亦曾在報章撰文透露,在2015年通識科進行中期檢討時,曾有成員建議重組「今日香港」單元,甚至有刪除「全球化」或「能源科技與環境」的激進方案。[16]雖然這些建議最終未能成為主流意見,但也能反映現時通識教育科內部,已有一派聲音認為應把學科所牽涉的知識範圍壓縮。

究竟未來通識科應該「打正旗號」純走人文路線,還是堅持現時框架逐步調整得更符合課程理念,端視乎教育界如何取捨。當然,要檢討通識科的考試內容並不能只看題目分布,考評局對考生的評述亦至關重要,智經將另文探討。但在現時的考核模式下,曾有一名兼教通識科的理科老師慨嘆,如果不理解紫外綫、二氧化硫等的作用,又如何理解中國霧霾為何如此嚴重? 如果社會認為通識科作為「核心科目」仍有其價值,那麼下一個五年,要如何真正打通文、理之間的「任督二脈」,相信是亟待處理的「核心」課題。

1「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1月,第3至4頁。
2「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1月,第13至39頁。
3「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1月,第2頁。
4「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1月,第4頁。
5「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2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2年,第47頁。
6「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2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2年,第35至36頁。
7「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3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3年,第26至27頁。
8「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6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及考生表現評論)」,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6年,第33至34頁。
9「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3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3年,第33至34頁。
10「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3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3年,第37至38頁。
11「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4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第30至33頁。
12「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4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第44至45頁。
13「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6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及考生表現評論)」,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6年,第27至29頁。
14 趙永佳、許承恩,〈通識科中期檢討,檢了些什麼?〉,《明報》,2015年3月31日,A25頁。
15「談初中綜合人文科的設計及推行」。取自教育局網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sbss/2006_04_24_03.pdf,最後更新日期2006年4月24日。
16 趙永佳、許承恩,〈通識科中期檢討,檢了些什麼?〉,《明報》,2015年3月31日,A2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