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7-04-08 | 《明報》

通識試題五年考之二:課程對學生的要求合理嗎?



過去不時有人質疑通識教育科過分強調思考、批判,忽略了全面、準確地掌握事實的重要性,變相鼓勵學生妄下判斷,拒絕異見。[1]早前國際知名數學家丘成桐更直斥通識教育令學生變得「通通唔識」。[2]另外,智經曾撰文分析歷屆中學文憑試的通識科試卷,指出試題似乎傾向測試考生的文科知識,達不到「文理兼備」的初衷。

究竟坊間的批判是否成立? 通識教育又是否重文輕理?本文將參考過去五屆(2012年至2016年)由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考評局)整合出版的「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考試報告),從其對考生表現的評價(表現評價),進行探討。

考評局重文輕理?

就通識科的考核是否傾向測試考生文科知識,從過去五年的考試報告看來,答案似乎是肯定的。首先,在一些與科學知識相關的題目中,考評局並沒有強調考生要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作答。[3]舉例來說,在2012年卷一第2題C,題目要求考生論述處理二手煙在香港造成的公共衞生風險。而參考答案中的三個建議論點,分別是討論吸煙宣傳運動、徵收香煙稅以及設立無煙區。[4]另外在表現評價中,考評局讚揚少數較佳的考生,「能按香港的情況比較所選管制政策和其他政策的成效」[5],卻未有特別提及考生能否從科學角度提出見解。

又如2016年卷一第3題B,探討的是全球在應付HIV感染時所面對的困難。參考答案中的建議論點,分別是「財政資源不足」、「教育程度低」、「藥物費用高昂」以及「管治不善」[6],明顯屬於社會文化範疇。

歷年試題中較能彰顯「文理貫通」特質的,是2012年卷二第3題。考評局除了指出「大部分考生能從文化和政策角度提出一些部分內地孕婦使用該基因檢測的原因」外,還特別讚揚「表現較佳的考生能解釋該基因檢測(胎兒基因檢測)的正常用途,以對照內地孕婦的濫用情況」。[7]然而這樣的例子,僅屬鳳毛麟角。

重視對關鍵概念的掌握 要求多角度討論

至於另一個問題,即通識教育是否變相鼓勵學生妄下判斷,參考考評局的表現評價,則看來難以成立。首先,考評局其實十分重視考生能否好好掌握考題的關鍵概念,例如在2012年第一屆文憑試的「一般評論」中指出:「不少考生在討論題目時未能指出及採用有關的價值觀和概念,因而答案欠缺深度。」[8]事實上,考評局幾乎每年評論考生表現時,都指出考生犯上同樣問題。

在考試報告當中,考評局又會就不同題目的考生整體表現作出評級,分別是「滿意」、「一般」和「欠佳」,就智經統計所見,只要該題目的考生普遍未能掌握題目的核心概念,整體評級便不會達到「滿意」,甚至會被評為「欠佳」。例如在2013年卷二第1題,考評局指考生表現「欠佳」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考生未能準確掌握「減廢措施」的意思,包括將「處理已產生廢物」的堆填和焚化也視作減廢措施。[9]另外在2015年卷二第1題,考評局指考生表現「一般」,亦是因為很多考生誤以為資訊流通就是新聞自由。[10]

除了要求考生準確掌握關鍵概念,考評局還期望他們能夠從多角度探討問題。例如在2014年卷二第3題,考評局認為考生表現「一般」,指出他們對「生活素質」的理解層面較為狹窄,只討論到夜間燈光對香港人的健康及經濟發展可能造成的影響,而在其他層面,例如社會和諧、閒暇生活的選擇以及自然環境等,則較少涉及。[11]

更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的「持份者題」,這類題目要求考生設身處地,站在社會不同階層、立場或背景人士的立場上,指出不同持份者對同一議題的不同看法。例如在2016年卷二第1題,試卷問及中國的「一孩政策」與不同持份者之間會產生甚麼價值衝突。考評局指該題考生表現「一般」,歸納不同持份者的價值觀時,只熟悉中國傳統家庭觀念,如重男輕女、繁衍後代、多子多孫等,但對於其他持份者,例如政府、投資者和僱主等等[12]的價值觀,則不太熟悉[13]

概念多如牛毛 學生一頭霧水

既然考評局對考生在概念掌握、多角度分析,以及以不同持份者立場思考等方面有一定要求,那麼至少在考核層面,我們便不能說通識教育會「教壞學生」。若然通識教育科從課程設計到考核標準都有着明確要求,最終卻給予外界「通通唔識」的印象,我們是否也該思考,問題的真正核心會否反而是課程有太多要求,令一般學生顧此失彼,導致「周身刀,冇張利」?

從考評局就某些考題的表現評價看來,以上問題確實值得認真思考。例如在其中一條考題的表現評價中,考評局指有相當多考生誤把「治安/法治」等同於執行法例,是把「法治」的意思詮釋為遵守法律,導致考試表現不佳。但據傳媒報道,連市面上流通的教科書,亦曾犯下類似謬誤。[14]

社會每日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所牽涉到的概念不知凡幾,連教科書也未必能夠如數家珍,要學生上窮碧落下黃泉,了解世界大事,並且深微洞見繁多的關鍵概念,負擔不可謂不小。另外老師為照顧學生的學習差異,以及準備和更新課程教材,也可能會疲於奔命[15],導致無法認真考核學生是否達到某些水平。有老師便告訴智經,在難以要求學生答案具深度和廣度的情況下,批改試卷時往往只能看關鍵詞給予分數,至於學生是否能真正理解,則無從而知。

精簡概念 重點出撃

上述老師的意見,當然不代表全港老師,通識科要求是否過高,亦見仁見智。但過去通識科的課程檢當中,確實長期存在「精簡」一派,認為要針對課程單元──如今日香港、全球化、公共衞生等──進行精簡,例如刪去全球化、能源科技與環境這些單元。[16]不過至少目前為止,這類想法並未成為主流。

當然,假如課程真的需要精簡,不一定需要刪減某些單元,另一個可以考慮的方向,是精簡要求學生掌握的關鍵概念,例如直接指定一系列希望學生學習的概念,再讓學生靈活搭配不同時期的天下大事予以理解,便是一個既不違反通識教育原則,而有助學生切實掌握課程內容的方案。這應否是通識教育的未來走向? 或許某天會成為中學文憑試的考題。

1 曾鈺成,〈大是大非〉,《am730》,2016年11月17日,A08頁;
「『令學生激進疏離家國』 黃玉山狠批通識科」。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1123/s00002/1479837623914,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3日;
梁美芬,〈通識科應轉為選修科〉,《明報》,2017年2月6日,A21頁。
2「丘成桐:教改大錯特錯 通識通通不識」。取自信報網站:http://monthly.hkej.com/monthly/article/id/1479905/丘成桐:教改大錯特錯++++通識通通不識,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月24日。
3「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1月,第4頁。
4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2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2年,第36頁。
5 同4,第48頁。
6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6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及考生表現評論)」,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6年,第33至34頁。
7 同4,第49頁。
8 同4,第49頁。
9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3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3年,第43頁。
10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5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5年,第46頁。
11「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通識教育2014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附評卷參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4年,第50頁。
12 同6,第35頁。
13 同6,第47頁。
14 〈通識5課本談法治涉謬誤 需否納送審制度教界分歧〉,《明報》,2015年6月14日,A03頁。
15「通識教育科問卷調查2014結果」。取自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網站:https://www.hkptu.org/481,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6月20日。
16 趙永佳、許承恩,〈通識科中期檢討,檢了些什麼?〉,《明報》,2015年3月31日,A2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