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求「大和解」 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體恤對方?


政治 | 2017-05-05 《信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早前提議候任行政長官上任後運用權力,特赦佔領運動的參與者、「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經緯,以修補社會撕裂。[1]其建議雖然無法取得廣泛認同[2],惟當中促成「大和解」的本願,相信亦是不少香港人的盼望。近年政治爭議不斷,即使是非政治爭議,也可以演變為建制與非建制派之間的對決,其支持者亦各自「歸邊」、立場先行。要遊說對方接受己見、重返理性討論似乎回天乏術。促成大和解,談何容易﹖

無視他人價值觀 可引發撕裂

不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組織行為學教授Matthew Feinberg和美國史丹福大學社會學教授Robb Willer一項見於學術期刊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的研究發現,在政治辯論中,人們掌握道德重塑(moral reframing),亦即「換位思考」──站在對方立場思考、說話,或許較在Facebook專頁自說自話、圍爐取暖更易穿越回音壁,為理性交流找到共同基礎(common ground)。[3]

Robb Willer指出,大部分人辯論政治議題時傾向以自己抱持的道德價值(moral values)作為理據,但不及經過重塑(reframed)的理據具說服力。[4]道理簡單如在商業世界,賣家要成功售出一部車,向顧客推銷車款物超所值,總比告訴顧客自己已經連續三個月「跑數」不達標容易一點。

在政治心理學上,自由派(liberals)及保守派(conservatives)素來傾向支持不同的道德價值──自由派較重視平等、公平、關懷和保護一切免受傷害等價值,保守派則傾向支持忠誠、愛國、尊重權威及道德純潔等。研究認為這些道德價值的分歧,或許有助理解兩派之間為何總是「雞同鴨講」。[5]

舉例指,同性婚姻合法化、管制槍械及放寬難民政策,在美國多年來都是極具爭議的政治議題之一。直至近年,無論是民主、共和兩黨,抑或自由、保守派都出現前所未有的分歧,雙方甚至自我分離為不同意識形態的孤島,只接收與自己取態相近的資訊、只結交與自己志同道合的人。[6]研究認為,這些信念上的差異可以是政治撕裂的根源,窒礙各方取得共識,但只要將觀點與對方抱持的價值觀連繫起來,或可成為取得共識的橋樑。

說服別人 由擁抱對方價值開始

研究人員為此進行一系列調查,先是邀請自由派支持者寫一篇短文,遊說保守派人士支持同性婚姻,最具說服力的文章可得獎金。結果證實,即使以獎金作招徠,逾七成(74%)自由派人士仍然以其相信的自由派道德價值(例如平等、公平)作為理據,例如「同性戀者應與其他美國人一樣享有同等權利」,只得9%會以保守派的道德價值論證。同類研究見諸於保守派撰文遊說自由派支持「以英語作為美國官方語言」,亦得出類似結果。[7]

在另一個調查,研究人員重塑(reframe)支持同性婚姻的道德觀點,以迎合讀者根深柢固的道德價值。研究發現閱畢以愛國為理據(如「同性伴侶對國家經濟及社會作出貢獻,也是以國家為傲和愛國的美國人」)的文章的保守派支持者,相對閱讀以平等為理據的文章的保守派支持者,會較為支持同性婚姻。類近的結果亦見於以保守派觀點遊說保守派接納「奧巴馬醫保」計劃(ObamaCare)、以自由派觀點遊說自由派支持提高軍費開支及以英語作為美國官方語言,這些調查都顯示,要說服某派人士支持一個議題,以其認同的價值觀提出論點,會有較大機會成功。[8]

「投其所好」似乎是理所當然,但應用在政治辯論着實不易。現實中,人們可能相信自己信奉的觀念才最正確,亦傾向拒絕為了獲得別人認同而放棄自己堅信不移的信念,更何況他們可能根本不稀罕對方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線。

再者,抱持自由、平等價值的人,或許難以理解保守派對傳統核心家庭的重視,甚或誤以為其他人跟自己抱持相同想法,難以將兩者連繫起來。[9]要跨越溝通的鴻溝,方法之一是不將研究提出的道德重塑視為一次性的遊說「策略」,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多站在對方角度,了解對方重視的原則,再提出以這些原則為基礎的理據說服對方。換句話說,你想要說服的人並非與你對敵,他們的價值觀也值得你重視。[10]

同聲同氣不保證再無分歧 但至少有偈可傾

若將概念應用在同樣紛亂的香港,各黨派在討論政改方案、單程證審批權或全民退休保障等爭議時,或許可以有新的討論方向。以全民退保計劃為例,支持計劃的論點大多是批判目前的強積金制度及社會保障不足,推出全民退保可讓長者有尊嚴地生活,又認為退休保障是公民應享權利,而政府有能力和條件為全部年長市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不過,極力反對任何形式的全民退保計劃的意見則認為這是「福利主義」,反對的理由包括政府在財政上無法長遠承擔、損害香港經濟發展、加重僱主責任,亦削弱傳統上子女供養父母的美德;更有意見認為這是向「民粹主義」屈服。[11]

若根據Feinberg和Willer的研究,一個有助拉近全民退保計劃支持及反對雙方距離,甚至贏得對方認同的方法,乃用對方重視的原則去提出理據。這個做法其實在全民退保計劃的討論中曾經出現:反對者重視財政紀律原則,支持者就說他們的方案在財政上是切實可行,例如指出由學者提出惠及全民的養老金方案是可行和可持續。[12]

當然,即使雙方以「同一種語言」溝通,但如果對作出某些決策的結果有截然不同的估算,共識也是難以達成的。例如周永新教授的研究團隊曾經推算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全民劃一金額、免審查方案在2041年仍有達1,270億元的結餘[13],不過在扶貧委員會推出的諮詢文件中,這個方案在2041年的結餘被指僅得376億元,並且在2044年計劃開始出現赤字,到2064年赤字更達到5,000多億元。[14]有支持全民退休保障的人士就因而批評政府利用統計數字,誤導公眾,製造方案「爆煲」假象。[15]

姑勿論各項數字推算是否合理,這件事情反映即使支持和反對全民退保雙方用「財政可持續」原則來討論問題,也可以因為不同意各自財政推算,而說服不了對方。同樣道理,在政改一事上,中央關注讓與中央對抗的人選上當行政長官,這是有國家安全和利益的考慮[16],另一方人士亦有從這角度出發,提出普選不見得會選出一個對抗中央的行政長官。[17]然而,中央始終有憂慮,認為若這個情況出現,香港是難以承受後果,中央不能承受這個風險。[18]

將心比己,說他人語言,也未必能保證大家尋到共識。不過,大家以同一角度討論,能夠達到共識的機會,始終較各執一詞來得高。認真聆聽、理解對方堅持的信念,才談得上能夠「投其所好」,真正修補社會的裂痕,大前提是我們的同理心和尊重:對自己的主張念念不忘,其他人未必有迴響;想修補社會撕裂,同行connect,懂得切身處地,作出妥協,可能才是關鍵所在。

1 〈泛民拋大和解 倡赦佔中者七警〉,《明報》,2017年4月18日,A01頁。
2 〈胡志偉道歉 收回特赦論〉,《明報》,2017年4月19日,A01頁。
3 Feinberg, Matthew, and Robb Willer. "From Gulf to Bridge When Do Moral Arguments Facilitate Political Influenc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1, no. 12 (2015): 1665-1681.
4 Clifton B. Parker, “New research shows how to make effective political arguments, Stanford sociologist says,” Stanford News, October 12, 2015, http://news.stanford.edu/2015/10/12/framing-persuasive-messages-101215/.
5 同3。
6 “How to have better political conversations,” TED, https://www.ted.com/talks/robb_willer_how_to_have_better_political_conversations, accessed March 30, 2017.
7 同3。
8 Feinberg, Matthew, and Robb Willer. "From Gulf to Bridge When Do Moral Arguments Facilitate Political Influenc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1, no. 12 (2015): 1665-1681; Robb Willer and Matthew Feinberg, “The Key to Political Persuasion”,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13, 2015, https://www.nytimes.com/2015/11/15/opinion/sunday/the-key-to-political-persuasion.html?_r=0.
9 Robb Willer and Matthew Feinberg, “The Key to Political Persuasion”,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13, 2015, https://www.nytimes.com/2015/11/15/opinion/sunday/the-key-to-political-persuasion.html?_r=0.
10 同9。
11 「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 行政摘要」,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2014年8月,第4至6頁。
12 「20多名學者批評政府就退保預設立場 表明不參與諮詢」。取自香港電台網站: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231445-2015122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3日。
13 同11,第17頁。
14 《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 諮詢文件》,扶貧委員會,2015年12月,第83、84頁。
15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政府如何製造全民退保爆煲假象」。取自立場新聞網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政府如何製造全民退保爆煲假象,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6日。
16 「喬曉陽在香港立法會部分議員座談會上的講話」。取自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網站:http://www.2017.gov.hk/filemanager/template/tc/doc/20130324.pdf,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3月24日,第3頁。
17 陳健民,〈如何能選出不對抗中央的特首?〉,《明報》,2013年3月27日,A28頁。
18 同16,第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