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7-05-13 | 《經濟日報》

母親的煩惱──尋找現代奶媽



媽媽唔易做,由懷胎十月到子女出世,已經要為孩子作出大大小小的抉擇。單是決定給孩子餵食奶粉,還是餵哺母乳,已不知困擾了多少天下慈母。在提倡母乳餵養的今天,不少媽媽認同箇中益處,但部分仍會因奶量不足,或是工作場所不便泵奶,而無法餵哺。

現時不少海外地區都設有母乳交易平台,鄰國新加坡亦正計劃籌建首間母乳庫,由非牟利機構與醫院合作,讓婦女捐出母乳,提供給有急切需要的嬰兒。[1]這些方案,是否也能為香港的孩子們找到理想的現代版奶媽?

香港母乳餵哺率持續提升 仍有改善空間

有說母乳餵哺好處多,據衞生署介紹,其所含的天然抗體、生長因子及活細胞等成分,皆具抗病功效,市面上大部分配方奶粉雖然嘗試模仿,並添加各種營養素,但無論在構造、功能、吸收各方面,均與母乳的營養素有很大差別。[2]

世界衞生組織建議,嬰兒首六個月應以全母乳餵哺,然後逐漸引入適當的固體食物,以母乳輔助餵養直至兩歲以上。[3]香港社會也逐漸認同母乳餵哺的益處,母乳餵哺率在過去20年持續上升。愛嬰醫院香港協會的調查顯示,母親出院時的母乳餵哺率,由1992年的約19%,大幅提高至2015年的逾88%。[4]然而據衞生署2015年調查,2014年出生的嬰兒,於半歲時以純母乳餵哺的比率僅為1.2%。[5]換言之,香港母乳餵哺比率仍有頗大改善空間。

兩大斷奶原因:奶量不足、重返工作場所

母乳有利嬰兒健康,為何不少媽媽會停止餵哺呢?一項本地調查發現,母親奶量不足、重返工作崗位,是不再餵哺母乳的主要原因,兩項因素分別佔34.5%和31.4%。[6]現時,香港不少在職女性生產後一個多月已重返工作崗位,礙於時間和空間限制,可能無法儲存人奶,唯有選擇放棄母乳餵哺。久而久之,即使其後有時間或空間泵奶,在職媽媽亦可能因長時間無泵奶,而變為無奶可泵。

近年,政府已鼓勵公私營機構增設育嬰室,又推行餵哺友善工作間的相關政策,例如建議企業設授乳時段(在8小時上班時間內約有兩節30分鐘授乳時段),容許產後媽媽在此期間擠奶,為期不少於一年,其後若員工仍有需要,可作彈性安排。另外,政府又建議企業提供私隱空間,並設置舒適的座椅、可連接奶泵的電插座、可妥善存放母乳的冷藏設施等[7],方便在職媽媽泵奶和儲存母乳。

然而衞生署在訪問1,063名在職人士後指出,只有極少(18.6%)被訪者表示他們的僱主實施一項或以上的母乳餵哺友善措施,設有授乳時段(15.4%)、授乳的空間(12.6%),以及存放母乳的設備(14.2%)的工作場所,分別只有一成多,而三項措施皆有實施的,更僅有9%。[8]

無疑,香港企業以中小型為主,人數不多,空間細小,要另闢空間作友善餵哺安排,並不容易。此外,共同工作空間近年流行,由於租金較低,吸引了不少個人工作者、初創甚至跨國企業進駐。[9]在制定母乳餵哺友善措施方面,這些「劏房」辦公室比起傳統辦公室,更難為在職媽媽提供泵奶或授乳空間。

現代版「奶媽」:由共享母乳到母乳買賣

在職媽媽餵奶難,除以奶粉替代外,接受由別人捐出的母乳,是一種折衷辦法。而過去本港也曾有潮媽在Facebook群組上表示可免費提供母乳。[10]只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當事潮媽其後稱,捐贈訊息收到不少回應,但無人真正要奶。[11]這其實不難理解,在虛擬的網絡空間,捐受雙方素未謀面,母乳的品質和安全沒有保證,試問有多少媽媽願意讓孩子承擔這些健康風險?

其實母乳捐贈並不是新鮮事,一些海外地區更興起網購母乳,成為熱門生意。在美國,2009年成立[12]的網站onlythebreast.com售賣的母乳大多每盎司1至4美元不等,提供母乳的媽媽們會列出姓名、住址、家庭、健康狀況、飲食習慣等個人訊息[13],若以1個月大的新生兒平均每日食用25盎司計算[14],每人每日便可賺取25至100美元。2015年時有報道指,該網站已有4.9萬名登記會員,包括買賣母乳人士及捐贈者,總奶量達6,500盎司。[15]

但跟香港潮媽捐出母乳一樣,一買一賣的人奶是否有安全保證,也令一些人有所顧慮。德國也曾出現母乳交易的網絡平台,不過德國營養協會(The Nutrition Commission)批評,不受監管的母乳交易可能引致細菌、病毒傳播,甚至嚴重傳染病。[16]醫學期刊《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於2013年發表一項研究亦顯示,某兩個熱門網站供應的母乳經常受到較高水平的細菌污染,包括沙門氏菌;而部分母乳樣本中發現的細菌含量,足以導致幼童患病。[17]

除衞生考慮外,在柬埔寨,母乳交易更掀起「母乳商品化」的道德爭議。過去兩年,當地有數十名女性將自己的母乳,透過一家叫Ambrosia Labs的公司賣到美國。不過今年3月,柬埔寨政府突然下令禁止母乳出口。當局雖無解釋原因,但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說法,該種交易透過剝削貧窮的母親來取得商業利益,令柬埔寨嬰兒更為營養不良。[18]

建立母乳庫 減安全和道德憂慮

母乳彌足珍貴,造就了利潤可觀的交易市場,但母乳商品化帶來的安全和道德爭議,不能置之不理。若由官方或非牟利機構建立完善機制,方便媽媽們進行捐贈或交易,是否能減輕上述擔憂?

據報道,新加坡慈善組織淡馬錫關懷基金(Temasek Foundation Cares)正計劃與當地最大的母嬰醫院(KK Women's and Children's Hospital)設立首間母乳庫。[19]而據國際母乳庫倡議組織(International Milk Banking Initiative)統計,全球已有37國建立母乳庫,包括美國、加拿大、部分歐洲國家等。[20]參考這些地方的母乳庫,一般均由非牟利機構與診所或醫院合作,捐贈母乳的媽媽須符合一系列健康要求,母乳會經過測試及消毒,再給予有需要的嬰兒。

以北美母乳庫協會(HMBANA)的規定為例,捐贈母乳的媽媽必須身體健康,沒有定期服藥、吸煙、濫藥、酗酒等習慣;願意接受血液檢查;以及捐贈至少100盎司的母乳。[21]工作人員會混合3至5名捐贈者的母乳,再分批進行巴士德消毒,過程中會抽樣進行細菌檢驗,然後冷藏,再分發予醫院或有需要家庭。[22]美國和加拿大的26間母乳銀行,均以此為準則。[23]另外,以機構形式成立的母乳庫,通常會將所得母乳優先供給病嬰和早產嬰兒。

母乳「貴族化」 富BB贏在起跑線

當然,成立了母乳庫,並不保證人人皆能獲得母乳。有報道指,2011年,北美母乳庫協會分發了215萬盎司的母乳,僅能滿足少於四分之一的需求量(900萬盎司)。此外,母乳庫的母乳價格不菲,每盎司高達6美元[24],高於母乳交易網站的售價(每盎司1至4美元),更是當地奶粉價格(2美元)的三倍。[25]母乳庫的母乳價格高昂,不免令人擔憂母乳淪為「富人恩物」;但若退而求其次網購母乳,又得面對較大的衞生風險。母親的煩惱,由此可見一斑。

誠然,透過以上方式尋找現代版「奶媽」,始終不如親身餵哺般令天下母親安心。如上文所述,不少在職媽媽因受工作環境所限,難以儲存人奶,唯有放棄母乳餵哺。在此情況下,鼓勵僱主、僱員增強溝通,在有限工作空間作出友善安排,甚至由辦公大樓的業主統一加設育嬰間,共同建立母乳餵哺友善的工作環境,也許會更切合在職媽媽的需要。

1 Monica Kotwani, “Temasek Foundation Cares, KKH working on project to run first milk bank in Singapore.” Channel NewsAsia, March 28, 2017,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temasek-foundation-cares-kkh-working-on-project-to-run-first/3630580.html.
2 「餵哺配方奶粉有甚麼健康風險?」。取自衞生署家庭健康服務網站:http://www.fhs.gov.hk/tc_chi/health_info/faq/breastfeeding/BFQA002.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8月8日。
3 「僱主指引─實施『母乳餵哺友善工作間』」,衞生署家庭健康服務,2016年4月。
4 「『國際母乳哺育周2016」慶祝活動(附圖』。取自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7/30/P201607290058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7月30日;「二零一六年八月一至七日國際母乳餵哺周主題:母乳餵哺-持續發展之鑰匙周年問卷調查」》,母嬰醫院香港協會,2016年。
5 “Breastfeeding Survey 2015,”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http://www.fhs.gov.hk/english/reports/files/BF_survey_2015.pdf, accessed April 5, 2017.
6 「母乳餵哺知多少」。取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網站:http://www.sayyestobreastfeeding.hk/factsonbreastfeeding/,查詢日期2017年4月7日。
7 「衞生署母乳餵哺政策」,衞生署家庭健康服務,2017年1月。
8 「公眾對母乳餵哺的觀感和意見調查 2015 – 調查報告」,衞生署,2016年。
9 「共同工作空間還是初創夢工場嗎?」。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521,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1月23日。
10 廖婉薇,〈囝囝食唔晒 75包儲雪櫃 80後潮媽贈母乳〉,《蘋果日報》,2013年1月30日,A06頁。
11 〈百種方法催谷奶水 潮媽贈母乳 乏人問津〉,《蘋果日報》,2013年2月4日,A08頁。
12 “Glenn Snow,” International Milk Bank, http://www.internationalmilkbank.com/team/glenn-snow/?team_cpt=IMT_PAGE_TEMPLATE, accessed April 6, 2017.
13 “Selling Breast Milk,” Only The Breast, http://www.onlythebreast.com/breast-milk-classifieds/browse-categories/?category_id=3&a=browsecat&offset=0&results=100, accessed April 6, 2017.
14 「細菌污染難防止,母乳分享風險高」。取自紐約時報國際生活網站:https://cn.nytstyle.com/health/20131021/t21milk/dual/,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0月21日。
15 Associated Press and Julian Robinson, “400 times the price of crude oil: Breast milk is now big business but mothers warn against moves to stop them giving it away to those who need it,” Daily Mail Online, July 7, 2015.
16 “Germany's new online breast milk marketplace,” DW, Aug 8, 2014, http://www.dw.com/en/germanys-new-online-breast-milk-marketplace/a-17838956.
17 同14。
18 “Sale of Cambodian breast milk to mothers in US criticised by UN,” the Guardian, March 22,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mar/22/unicef-condemns-sale-cambodian-breast-milk-us-mothers-firm-ambrosia-labs.
19 同1。
20 ”World Banks,” International Milk Banking Initiative, http://www.internationalmilkbanking.org/index/worldbanks/, accessed April 6, 2017.
21 “Donate Milk,” Human Milk Banking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https://www.hmbana.org/donate-milk, accessed April 6, 2017.
22 “Donor Human Milk Processing,” Human Milk Banking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https://www.hmbana.org/milk-processing, accessed April, 2017.
23 “HMBANA Active Milk Banks,” Human Milk Banking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https://goo.gl/NxrRbF, accessed April 6, 2017.
24 同14。
25 “Baby Formula : Birth to 3 Months : Newborn : ‘milk formula/’,” Amazon, https://www.amazon.com/s/ref=sr_nr_p_n_location_browse-_3?fst=as%3Aoff&rh=n%3A16323121%2Ck%3Amilk+formula%2Cp_n_age_range%3A6524792011%2Cp_n_location_browse-bin%3A2697851011&keywords=milk+formula&ie=UTF8&qid=1491559684&rnid=2697832011, accessed April 7,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