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7-05-15 | 《星島日報》

Facebook監察你一舉一動 誰來監察Facebook?



最近Facebook的網絡安全小組發表白皮書,指責一些國家及組織利用充裕資金及精良技術,為達地緣政治目的而散播誤導及虛假資訊。其操作不止是假新聞,還包括以假帳戶放大某些言論,並在政治組織中搞分化及混淆視聽。[1]Facebook認為新時代的網絡安全焦點,已經從傳統的黑客行為、惡意軟件、垃圾郵件或是財務欺詐等,演化成為這類操縱輿論及欺騙人民的勾當。在法國大選前夕,Facebook亦為此為由,關閉了三萬個假帳戶。[2]

然而,在Facebook指責他人的同時,其自身的「樑木」亦不能忽視。早有觀點指出,網絡流言之所以惡化,某程度是拜社交媒體的演算篩選(Algorithmic Filtering)技術所賜。有關技術會根據用戶的互動紀錄及喜好,安排類近資訊呈現,讓人陷入偏聽的「同溫層」[3],只接收與自己立場相近的觀點。

哪些該看、哪些不該看 應該交由社交媒體決定?

當社交媒體擁有為用戶篩選資訊的能力,其該為人們接收的資訊負上多少責任,成為了某些政府的關注議題。其中德國政府上月便提出法案向社交媒體「問責」,建議向未能迅速移除假新聞和仇恨言論的社交媒體,開出高達5,300萬美元罰單。[4]在台灣,行政院雖認為立法規管假新聞有侵害言論自由之虞,但亦擬建立「真實查核機制」,即透過查核關鍵字,在網民刊文前彈出「假新聞」警告訊息。[5]

不論是德國或是台灣政府的建議,背後都離不開一條基本問題:如何界定社交媒體的社會責任?這條問題,在Facebook行政總裁Mark Zuckerberg的個人Facebook當中,曾有過相關討論。其中有觀點認為,既然Facebook的部分功能已經與新聞出版者無異,就應該為內容承擔起編輯責任,以確保大眾能夠接收正確的資訊。但Zuckerberg在2016年11月13日的回應中指出,界定何謂「真實」的過程相當困難,非黑白分明,例如一篇文章若基本敘述正確但卻夾雜少量錯誤或遺漏的細節,或是事實正確但涉及觀點與立場上的理解不同,都不容易界定其是否假新聞。當時,他主張Facebook要極謹慎地不讓自己成為真理裁決者(arbiters of truth)。[6]

去年Facebook曾採取一些較溫和的補救措施,包括在網頁「報告功能」加入「這是虛假新聞」的選項並附解釋;又引入「具爭議性報道」的標籤,由第三方機構驗證並在用戶轉發時顯示提醒字句等。[7]

或許有人認為,以上的補救措施只是Facebook推卸責任的動作,但不能忽略的是,在一些人批評Facebook缺乏承擔的同時,也有人厭惡Facebook好管閒事、過度管理。舉例來說,早前墨爾本一家拍賣行把Charles Blackman描繪兩名女子赤裸相擁而眠的畫作放上Facebook,卻被演算系統裁定為涉及成人內容而遭封鎖。[8]去年挪威報章Aftenposten亦譴責Facebook對越戰照片Napalm Girl進行審查。[9]這些案例反映,即使網絡流言等問題亟待處理,但將決定用家哪些該看、哪些不該看的「裁決者」角色交給社交媒體,很可能會製造另一堆爭議。

掌握大量資料 隨時做「二五仔」?

其實,就算社交媒體沒有擔任「裁決者」,單是將用戶資料交給一地政府,已足夠引起反彈,例如被批評出賣用戶。近年資訊科技公司為了減低外界質疑,遂陸續公開相關資料,讓大眾知悉各地政府向其索取用戶資料的情況。

根據港大「香港資訊公開報告」的研究,近年香港政府以防止罪案、侵犯版權等理由向資訊科技公司發出資料索取及移除要求的次數,雖然在總體上有所減少,由2013年的6,008次,減至2015年的4,637次;然而其向社交媒體發出要求的次數卻增多,其中Facebook在2015年的按年增幅達到212%[10],2016年亦錄得74%的按年增幅。[11]

當然,政府提出的要求,社交媒體不一定配合。一項研究綜合了Google、Microsoft、Twitter、Yahoo、Apple、Facebook及Verizon合共七間公司發表的資訊公開報告,稱過去對來自香港政府的用戶資料索取要求平均拒絕率達四成之多。[12]

當一些人擔心政府濫索社交媒體用戶的資料時[13],社交媒體使用用戶資料的權力應該有多大,一樣值得討論。例如Facebook在介紹其處置用戶資料的操作準則時,提及只要是在其公司網站出現了明顯剝削兒童的案例,不管是在哪一個國家或地區發生,都會向美國國家兒童失蹤與剝削受理中心舉發。[14]Facebook亦稱在一些「緊急」情況下,若必須立刻披露資訊且不得有所延誤,將容許執法人員可以使用「執法機關線上要求系統」提交要求。[15]這些情況包括涉及兒童迫在眉睫的傷害,或是任何人正遭受性命危害。[16]根據Facebook的「政府資料索取要求報告」,該項數據直至2016年才被公開,而截至年底都並未錄得有關要求[17],但相信值得日後持續關注。

不可能置身事外 亦難完全中立

上述為了保護兒童及生命安全的理由尚屬「正當」,但早前Facebook產品政策主管Monika Bickert在西南偏南大會的發言,卻可堪斟酌。其中她重申Facebook的反對極端主義政策,除了已把涉及的有關內容排除在其社群之外,未來還會進一步放大那些被認為能有效對治極端主義的言論。[18]有趣的是,當英國《衞報》記者詢問Bickert會否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去偵測或干預人們去張貼極端主義的材料時,卻只換來一句官腔答覆:「Facebook是一個中立的平台」。[19]究竟Facebook如何在「介入」的同時「置身事外」,只好拭目以待。

但無論如何,Bickert的說法已備受部分人質疑,其中喬治華盛頓大學網絡及國土安全中心副主任Seamus Hughes認為,極端主義與盜版或兒童色情問題不同,難以明確界定何為非法,不同的公司可以在不同的情況下為極端主義任意劃下界線。[20]

從以上例子不難看到,雖然Zuckerberg一再強調希望Facebook保留社交媒體的單純本質,但在事實上,它已經被「黃袍加身」,被推上裁決者的位置。不論Facebook甚麼時候才會捅破這層關係,作為使用者的我們都應該及早意識到,這已不僅僅是一個社交平台。

1 "Information Operations and Facebook," Facebook, April 2017.
2 同1。
3 「為何他會unfriend你」。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264,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10月15日。
4 "How do you stop fake news? In Germany, with a law," Chicago Tribune, http://www.chicagotribune.com/news/nationworld/ct-fake-news-law-germany-20170405-story.html, last modified April 5, 2017.
5 「台灣擬建『真實查核機制』 遏止網絡假新聞傳播」。取自立場新聞網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台灣/台灣擬建立-真實查核機制-遏止網絡假新聞傳播/,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16日。
6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zuck/posts/10103253901916271,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3, 2016.
7 「Facebook新措施打擊虛報訊息及捏造新聞」。取自香港電台網站: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02662-20161216.htm?spTabChangeable=0,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6日。
8 "Facebook is watching us, but who is watching Facebook?"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7/mar/03/facebook-censorship-women-lovers-charles-blackman-machine-gaze, last modified March 3, 2017.
9 "Dear Mark. I am writing this to inform you that I shall not comply with your requirement to remove this picture." aftenposten, http://www.aftenposten.no/meninger/kommentar/Dear-Mark-I-am-writing-this-to-inform-you-that-I-shall-not-comply-with-your-requirement-to-remove-this-picture-604156b.htm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8, 2016.
10 「2016香港資訊公開報告」,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2016年12月,第4、12頁。
11 「Facebook公布2016下半年政府資料索取要求報告 港府要求131次涉158用戶」。取自unwire.pro網站:https://unwire.pro/2017/04/28/global-government-requests-report-2016/news/?utm_source=email&utm_medium=email_onsite&utm_campaign=sharekey_feature,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8日;「香港的資料要求報告」。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govtrequests.facebook.com/country/Hong%20Kong/2016-H2/,查詢日期2017年5月2日。
12 同10,第4頁。
13 同10,第5頁。
14 "Information for Law Enforcement Authorities," Facebook, https://scontent-hkg3-1.xx.fbcdn.net/v/t39.2365-6/12532957_530107840495531_2074830868_n.pdf?oh=837856acfb3b4e5ebe42228b90612c2a&oe=5969F6E4, accessed March 16, 2017.
15 "Law Enforcement Online Requests,"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records/x/login/, accessed March 16, 2017.
16 同14。
17 「香港的資料要求報告」。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govtrequests.facebook.com/country/Hong%20Kong/2016-H2/,查詢日期2017年5月2日。
18 "Facebook policy chief: social media must step up fight against extremism,"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culture/2017/mar/12/facebook-policy-chief-social-media-must-step-up-fight-against-extremism, last modified March 12, 2017.
19 同18。
20 "Facebook and YouTube use automation to remove extremist videos, sources say,"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6/jun/25/extremist-videos-isis-youtube-facebook-automated-removal, last modified June 25,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