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7-06-09 | 《經濟日報》

外賣app湧現 挑戰舌尖上的安全



本地打工仔對午飯時間於港九商業區穿梭、顏色醒目的外賣電單車,或許已不再陌生。網上外賣平台龍頭近年先後進駐香港,從德國的foodpanda、英國的Deliveroo,到美國矽谷的UberEATS[1],都為大家提供了嶄新的「搵食」選擇。

相比電話外賣,網上外賣平台顛覆了叫外賣離不開連鎖快餐、薄餅或樓下茶餐廳的刻板印象。透過連接全港食肆,上班族、「無飯」夫婦可省卻搜羅餐廳的麻煩。打開手機直接落單,平台便會安排速遞員到餐廳取餐,再將食物送到府上。對傳統食肆來說,這些平台亦為雞蛋仔、雪條、生蠔以至火鍋等[2]過往不容易做外賣生意的食店打開另一扇窗,他們亦樂於高舉改善飲食業市道、開拓小店市場的旗幟,進軍香港。

不過在大開方便之門背後,新經營模式也有複雜一面。當網上外賣平台成為食店、外賣員與食客之間的中介,送外賣的方式亦由現時常見的電單車、跑腿,發展到將來可能出現的無人機[3],換句話說,叫一次外賣或已涉及三、四個不同單位。此外,平日叫外賣出現遲大到、食物質素不似預期的問題,食客尚可隻眼開隻眼閉,但倘若食物送抵時已經變壞而導致食客食物中毒,甚至食店屬無牌經營,這些安全隱患及引申的法律責任如何處理,才能確保食客「舌尖上的安全」?

法例主要規管食肆持牌經營

現行有若干條例規管食物安全及業界營運,例如《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規定,所有在香港出售的食物,不論是在網上或以傳統的方式經營,必須適宜供人食用。[4]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去年2月起,亦規定沒有實體店的網上店舖,如要售賣刺身、生蠔等受限制出售食物,需申領許可證牌照,確保食物來源、運送過程及溫度的安全。[5]總的來說,任何人無牌經營食物業即屬違法,最高可罰款五萬元及監禁六個月;食環署亦有權查封無牌經營的食肆。[6]

這些條例似乎有效規管傳統食肆,以至近年盛行在互聯網、社交平台買賣食物的網店的食安風險。然而網上外賣平台引申的問題是,即使持牌食肆做好確保食物安全的本分,但若食物經外賣平台出售,並在速遞員運送過程出現問題,諸如餐盒、電單車後座的外賣箱不衞生、食物運送途中被塵埃、碎屑或車輛排出的廢氣所污染,或同時運送生肉和熟食時引致交叉感染,最終令食客屙嘔肚痛甚至食物中毒,扛下責任的應該是持牌食肆、涉事的外賣平台,還是速遞員?

外賣平台應有食安責任

智經到訪幾個本地外賣平台的網站,發現個別平台在條款及細則中,列明不會擔保第三方服務的質素或安全[7],也有平台指一切風險隨食物送到顧客手上時轉移到食客,甚或聲言食客一旦使用該平台叫外賣,即同意平台可免除一切因進食餐廳食物而引起的責任等。[8]雖然如此,但大部分平台網站均指出,若然食客直接因平台疏忽而有人身損害或死亡,平台要付上相關責任。[9]

其中foodpanda回覆智經查詢時補充,倘若是餐廳食物處理方法而導致食物品質出現問題,平台會即時向餐廳跟進;但若食物質素是因平台的車手在運送途中而有所影響,用戶可直接向平台查詢,平台會作出相應跟進,但foodpanda未收過相關申索個案。Deliveroo在網站表明,食物包裝需就食物類別及餐廳而定,餐廳會選擇最適合的餐盒,以保溫及保存食物質素。[10]

食安責任誰屬似乎未有統一答案。消費者委員會亦曾指出,這些平台未必會為食物質素負責,消費者或難追究責任。[11]食環署則指,服務外判商需要確保食物在運送期間符合如持牌食肆般的安全及衞生要求,否則可能違反上述《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的規定。[12]

內地前車之鑑 「黑外賣」充斥外賣平台

另外,如前所述,經營食物外賣生意須申領食物製造廠牌照,網店亦須申領牌照或書面准許。[13]不過,智經在數個外賣平台網站搜尋,均找不到有清楚標示,說明提供外賣的食肆是否領有相關牌照或書面許可。在賣相精緻的菜式背後,這些食肆是否合法經營,消費者往往難以即時查證,只能「講個信字」,或到食環署網站按店號等資料,查詢食肆是否在持牌名單之列。[14]

網上外賣平台在港發展尚在起步階段,前文提及外賣服務衞生情況堪虞、無牌食肆專營網上外賣等疑慮或許是杞人憂天,但在網絡訂餐早已發展成熟的內地,這些情況卻是屢見不鮮。

例如去年有內地傳媒揭發,北京一個小區有逾百間專營網上外賣的食店,形成一個有近萬人規模的「外賣村」,但絕大部分食店都是無牌經營。[15]更有食肆盜用連鎖咖啡店星巴克的營業執照和許可證經營。[16]另外有報道指,「餓了麼」和「美團外賣」等內地外賣平台推出「競價排名」推廣服務,即商家向平台付的廣告費愈多,其曝光率也愈高,促使許多「黑外賣」也能在平台名列前茅[17],影響消費者決定。

無實體店禁送外賣、設食安保險、網上直播製作過程

內地針對網絡餐飲平台的規管,近年顯得積極,包括於2015年通過《食品安全法》修訂案,首次明確網上外賣平台的義務及法律責任[18];當局亦規定只有取得許可證的實體餐飲店才能在網上接受訂單,並要求外賣平台需要承擔若干責任,包括要保證平台上的餐飲企業有真實許可證,確保食物在送餐過程不被污染,並且及時處理消費者投訴。[19]

在法例規管以外,為重建消費者對網絡外賣的信心,前文提及的「餓了麼」與保險公司合作,為因食物中毒而致病就醫的消費者提供「一鍵申請」索償,用戶只要向平台提供索償理據、涉事食物圖片及醫生證明,經審批後最快一小時即可取得賠償結果。[20]「餓了麼」並在廣州約百間食肆試行網上直播外賣食品的製作過程,保證食物質素,違規食肆一旦被監管部門列入黑名單,平台可及時將其下架。[21]

網絡外賣在香港的發展方興未艾,foodpanda更正研究推出C2C(個人對個人)業務的可行性,例如媽媽在家煮飯給子女之餘,更可將飯菜賣給其他小朋友[22],屆時涉及的食安風險及法律責任問題勢將更複雜,內地同類業務在發展中遇到的考驗,值得香港深思。

1 Jasmine Siu, “Are they delivering on safet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February 11, 2017.
2 同1。
3 同1。
4 「立法會八題:網上銷售食物」。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04/27/P20160427061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27日。
5 同4。
6 「立法會二十題:無牌經營食物業」。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7/08/P201507080879.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8日。
7 「法務:UBER B.V. 條款和條件」。取自UBER網站:https://www.uber.com/legal/terms/hk,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10日。
8 "Terms and conditions," foodpanda, https://www.foodpanda.hk/contents/terms-and-conditions.htm, accessed May 25, 2017.
9 "Terms and conditions," foodpanda, https://www.foodpanda.hk/contents/terms-and-conditions.htm, accessed May 25, 2017; "Deliveroo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Service," deliveroo, https://deliveroo.hk/zh/legal, accessed May 25, 2017.
10 「常見問題」。取自Deliveroo網站:https://deliveroo.hk/zh/faq,查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1 同1。
12 同1。
13 同4。
14 「持牌食肆及工廠食堂名單」。取自食物環境衞生署網站:https://app.fehd.gov.hk/web/fehd/tc_chi/licensing/licence-foodPremises-res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22日。
15 「北京三無『外賣村』聚集百餘黑店」。取自新京報網站: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6-08/08/content_64729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8日。
16 〈外賣平台擅自代購星巴克惹爭議〉,《北京青年報》,2017年3月3日,A07頁。
17 〈報告稱2.09億網民網上叫外賣存在黑外賣情況〉,《中國新聞社》,2017年1月22日。
18 翁淑賢,〈監管人員模擬消費者上網購買食品送到相關機構檢驗 神秘買家『出手』 違規電商『發抖』〉,《廣州日報》,2016年8月17日,A04頁。
19 「維護舌尖上的安全 食藥監局零容忍食品領域犯罪」。取自香港商報網網站:http://www.hkcd.com/content/2017-02/28/content_1038498.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28日。
20 〈餓了麼開通極速賠付 給吃貨上保險〉,《中國新聞社》,2017年3月14日。
21 黃豔,〈外賣食品製作過程擬在平台直播〉,《信息時報》,2017年2月22日,A07頁。
22 「foodpanda研港推無人機送外賣」。取自StartupBeat網站:http://startupbeat.hkej.com/?p=27306,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