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7-06-12 | 《星島日報》

流浪在城市邊緣的牛



早前一隻大公牛在西貢因車禍喪生,掀起一陣本地流浪牛何去何從的討論。[1]這些在香港都市化過程遺下的流浪牛,過去一直未能獲得與城市人互不干擾的生活方式。政府在2030+規劃提出發展的東大嶼都會和新界北[2],勢將涉及流浪牛的棲息地。假如未來香港要在這些地方大興土木,這些「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終歸要想辦法處理。

流浪牛衝出馬路 險象環生

流浪牛問題源自上世紀70年代香港迅速都市化和發展經濟,當時農民逐漸棄置耕地,並放逐其飼養的牛隻。這些牛隻繁衍,數目日增,演變成現時四處游走的流浪牛。[3]根據政府在2013年的調查,這些流浪牛約有1,200頭,主要分布在西貢、馬鞍山、大嶼山、新界東北部及中部。[4]換言之,如果將來大嶼山和新界北按規劃進一步城市化,現時困擾各區居民的流浪牛問題,或將繼續延伸。

人類與流浪牛之間最常見的問題,是交通意外和互相滋擾。根據警方紀錄,由2013年至2017年2月期間,於大嶼山一共接獲17宗涉及牛隻的交通意外[5],其中較為嚴重的是2013年6月發生在嶼南路長沙路段,最終導致八隻流浪牛死亡的慘劇。當日警方迅速在塘福村拘捕疑犯,懷疑有人超速駕駛,撞倒在馬路上休息的牛群後不顧而去。[6]近年大嶼山發展加速,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接受傳媒訪問時曾經指出,政府容許更多旅遊巴及私家車進入大嶼南,非當區司機因不熟悉嶼南道而造成「牛車爭路」,令「驚嚇」場面時常出現。[7]

人與牛:相見好 同住難

除了狹路相逢,朝夕相對也可以引起爭執。例如一些流浪牛隻會衝進民居的花園,吃掉植物。[8]過往亦有梅窩及沙頭角居民向立法會議員反映,指他們一直受到流浪牛滋擾。而流浪牛污染環境、堵塞交通、破壞農作物,甚至攻擊居民和郊遊人士的投訴,亦時有所聞。[9]

但另一方面,有保育團體提出流浪牛所具備的生態價值,例如只要水牛隨意在泥地上行走,便能做到泥沼,儲存水分,讓更多生物及植物生長,而水牛的排泄物也可為濕地提供養分。至於黃牛吃草,亦能夠控制植物過度生長,其牛糞既是肥料,也是天然殺菌劑。[10]

人牛分居:剪不斷 理還亂

相見不太好,同住亦難,港府現時採取的策略,是盡量控制流浪牛的數量,同時用各項措施分隔人牛,讓人歸人,牛歸牛,減少互相接觸時所引發的種種問題。其中漁農自然護理署(下稱「漁護署」)轄下的牛隻管理隊,有設置牛路坑的試驗計劃,用以控制牛隻活動範圍。牛路坑在海外牧場被廣泛使用,能防止牛隻跨越牛路坑以外的範圍,同時無礙車輛通行,但牛路坑不適宜行人直接通過,故須附設閘門以便行人進出。在私人機構方面,現時西貢外展訓練營便設有牛路坑,據稱在2005年興建後即減少了牛隻於訓練營內的滋擾。[11]

牛路坑示意圖

圖片來源:西貢區議會房屋及環境衞生委員會SKDC(HEHC)文件73 /16號

而為了控制流浪牛數量,漁護署自2011年起推行社區牛隻「捕捉、絕育、搬遷」試驗計劃。[12]簡單來說,即漁護署人員主動捕捉流浪牛,為其絕育並釘上耳牌作記認,再把牛隻遷移到同區較偏遠的地方。在絕育部分,自2015起亦展開避孕疫苗試驗計劃,在野外為雌性黄牛及水牛注射,減低繁殖率。[13]

但上述這些措施都有其限制,例如自2011年年底至2014年9月間,漁護署雖成功捕捉了509頭次流浪牛[14],但當中部分牛隻在絕育及遷移後已被重複捕捉達4至5次,這意味不少牛隻在遷移後可能會在數日至數周內即自行返回市中心及公路上。[15]至於牛路坑固然有效,但通常只能在特定地區與圍欄或天然屏障一併使用[16],並不適宜大範圍的設置,例如在綿延以公里計的行車道路上,斷無法以此全面分隔人牛。

無主孤牛 死路一條?

漁護署亦有程序處理對市民構成滋擾的流浪牛。在無法確認該牛隻的擁有人身分,而牛隻又看似迷途或對公眾造成損傷或危險,漁護署人員會到涉事地點巡捕並帶走牛隻,然後刊登擬售賣該動物的公告。該牛隻可能會通過拍賣售予農民,或由合適的休閒農場領養。如最終無人領養,有關牛隻就會被人道毀滅。[17]根據政府提供的數字,在2011年11月至2014年10月期間,只有5頭流浪牛被安排讓農場及世界自然基金會領養,被人道毀滅的則有122頭。[18]

民間也有組織自發收容流浪牛,例如流浪牛之家。[19]其功能除了可讓牛隻免遭人道毀滅,同時避免其滋擾到居民。但是這類組織的限制也相當明顯,例如曾有流浪牛之家的義工向傳媒投訴,指創辦人管理不善、糧水供應不足,造成大批牛隻凍死或屙血死亡;不過漁護署其後派員巡查,未有發現牛隻異常死亡。[20]除了擔心管理不善,經費不足是另一難題。現時這類自發組織的經費,主要靠善心人士捐贈[21],但對於大部分城市人來說,流浪牛本就遠離日常生活圈子,平日就談不上關注,要他們慷慨解囊,並不容易。

講錢增感情:產業化能重建人牛關係嗎?

不論是官方或是民間,本地現時似乎也沒有安頓流浪牛的「萬靈藥」。在歐洲,有人作出迥然不同的嘗試,讓安置牛隻成為產業,透過為城市人與牛隻之間搭建橋樑,發掘牛隻的「經濟價值」。例如在瑞士,有人向城市居民提供租用牛隻的計劃,讓有需要的市民可在閒時探望「牛朋友」紓解壓力。[22]在奧地利,任職記者的Ewald Wurzinger則提出一項更具創意的方案,名為「Kuh4you」,只要有人願意支付150歐元,就能租用牛隻一年,其間牛隻的大部分產出,例如芝士、乳酪、牛奶和牛油,歸於租用者所有。農場還在牛棚安裝了網絡攝影機,讓人隨時觀察所租牛隻的一舉一動。[23]

香港流浪牛的品種以黃牛和水牛為主,產出不及歐洲乳牛,但以牛隻品種與香港類似的台灣為例,在清末已有人利用黃牛、水牛榨乳販售,宜蘭地區更有以溫酒混入水牛乳汁製成的「牛乳菜」作為滋補食品,供營養不良者或缺乏母乳的初生兒飲用。[24]

當然,把飼養牛隻轉化為產業,所需的管理能力和資源不容小覷。上文提到的Ewald Wurzinger承認,其出租牛隻未必能讓其獲得大筆利潤,而且在營運的第一年,當農場擁有95隻牛、50名租戶的時候,他已發現有太多工作,難以進一步擴張。[25]而且放諸寸土寸金的香港,租地者要自負盈虧,相信也要克服更為巨大的挑戰。無論如何,當鄉郊地區有更多大型發展,在人道毀滅以及分隔管理的辦法之外,是否可以開拓另一條「城鄉共融」的道路,值得更多的討論。

1 「逼遷引激辯 漁護牛路坑困新居 反對者指死路一條」。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港聞/92449/,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20日。
2 「公眾參與書冊」。取自香港2030+網站:http://www.hk2030plus.hk/tc/your_engagement.asp?form=41,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12日。
3 「政府就處理流浪牛事宜所採取的策略」,食物及衞生局漁農自然護理署,立法會CB(2)384/14-15(03)號文件,2014年12月,第1頁。
4 「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FHB(FE)070)」。取自立法會網站: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fc/fc/w_q/fhb-fe-c.pdf,查詢日期2017年4月20日,第127頁。
5 「立法會十八題:流浪牛」。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3/22/P2017032200797.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22日。
6 「有關關注流浪牛的提問」,離島區議會秘書處,離島區議會文件TAFEHC 36/2013號,2013年6月10日;「大嶼山群牛被撞警方拘捕一名外籍車主」。取自now新聞網站: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69833,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6月5日。
7 「嶼南道車輛勢增多 黃牛無路可逃?」。取自蘋果日報網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731/19717163,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7月31日。
8 「西貢區議會二○一二年第六次會議記錄」,西貢區議會秘書處,檔案編號:SKDC 10/1/01,2012年11月,第42頁。
9 同5。
10 「綠色生活:少了水牛黃牛,生態混亂」。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1404061396720120346,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4月6日。
11 「漁農自然護理署動物管理(行動)科牛隻管理隊」,西貢區議會房屋及環境衞生委員會,SKDC(HEHC)文件73/16號,2016年7月14日。
12 同4,第125頁。
13 「流浪牛隻管理措施」,漁農自然護理署動物管理(行動)科牛隻管理隊,立法會CB(2)1266/16-17(02)號文件,2017年4月,第8頁。
14 同3,第3頁。
15 同3,第4頁。
16 同11。
17 同3,第2頁至3頁。
18 「立法會二十二題:流浪牛的管理」。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1/07/P20150107057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7日。
19 「我們的理念」。取自世界動物權益(慈善)協會有限公司網站:http://www.cowshomehk.org/ourmission.html,查詢日期2017年4月20日。
20 「義工創辦人互轟 流浪牛之家爆內訌」。取自東周網網站:http://eastweek.my-magazine.me/main/11083,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3月4日。
21 「助養牛啟示」。取自世界動物權益(慈善)協會有限公司網站:http://www.cowshomehk.org/,查詢日期2017年4月20日。
22 "Rent-a-cow scheme to help Swiss city dwellers relax," Youtube, https://youtu.be/JfYtXPZIuso,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8, 2010.
23 "Rent-a-cow program bridges divide between farmers and the city," ABC, http://www.abc.net.au/news/2015-10-28/austrian-rent-a-cow/6892386, last modified October 31, 2015.
24 陳玉箴,〈營養論述與殖民統治:日治時期臺灣的乳品生產與消費〉,《臺灣師大歷史學報》,第54期,2015年12月,第96頁。
25 同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