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7-06-19 | 《星島日報》

純屬意外?預防溺水要注意的事



炎炎夏日,不少市民都會碧波暢泳一番,但在享受嬉水樂趣的同時,亦要特別注意水上安全。世界衞生組織(世衞)估計,每年全球約有36萬人遇溺身故,其中逾半為年輕人,而5歲以下的兒童,遇溺風險最大。[1]

在香港,因遇溺而產生的悲劇,同樣並不罕見,在山澗水潭耍玩,於海旁河邊垂釣,也可能發生意外;於公眾游泳池及泳灘發生的事故,每年亦達兩千多宗。要減少不幸,一些水上救生服務的問題,例如救生員人手及培訓不足,需要社會關注;參與水上活動的人,也該好好認識箇中風險。[2]

淹溺多致命 長者風險大

水上活動相當受本港市民歡迎,尤其是夏季,年輕人到泳灘「同陽光玩遊戲」,家長帶小朋友學游水,甚為普遍。目前,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轄下共有43個公眾游泳池、41個公眾泳灘及5個水上活動中心。在2015/16年度,到訪公眾游泳池和泳灘的市民,分別有1,347萬和1,325萬人次,較2013/14年度上升11.0%和6.5%。

水上活動大受歡迎,但相關意外也不少,2013/14至2015/16年間,於公眾泳池及泳灘涉及拯溺或溺斃的人數達682人,即每年約有227人因嚴重遇溺而送院或死亡。[3]若計及力竭、抽筋等水中救援,以及不涉及游泳的受傷事件,於公眾泳池及泳灘發生的事故,每年超過2,000宗。 [4]

衞生署在2015年發表的《香港加強預防非故意損傷的行動計劃書》中指,綜合2004至2013年數據,在各種損傷事件中,淹溺的死亡率最高──每10個水上運輸事故而住院的人中,有9人死亡。而意外淹溺和沉沒的死亡率更加驚人,由於很多遇溺者在送院之時或之前已經身故,因而出現住院數字為10人,死亡人數達17人的情況。[5] 遇溺的死亡風險不容低估,非致命遇溺事故,亦往往會導致傷殘,後果同樣深遠。 [6]

世衞估計,全球的溺斃者中,半數以上都不足25歲。[7] 參考衞生署統計,2005至2015年間,香港因意外淹溺和沉沒死亡人數共405人,其中65歲及以上和15至44歲人士,分別有134人(33%)和129人(32%),14歲以下兒童則有17人,佔約4%。[8]

救生員不足 泳客欠保障

一般而言,公共泳池或泳灘若有救生員在場,有助減少嚴重的溺水事故。但申訴專員公署(公署)去年9月發表的報告指,2011至2015年因救生員遲到、缺勤導致救生員不足而須關閉泳池或泳灘的情況,佔所有個案的比例為36%至52%不等。而且有上升趨勢。2015年公眾泳池及泳灘因欠缺救生員而臨時關閉,多達810次。[9]

尤其是泳灘,若救生員不足,康文署也會懸掛紅旗,呼籲市民勿要下水,但現實中,即使泳灘沒有救生員當值,市民執意下海的例子,仍然為數不少。不久前,西貢兩個泳灘連續兩天因救生員不足而暫停救生服務時,便有大批市民未加理會,如常暢泳,當中更包括小童。[10]

私人屋苑泳池增 救生員供不應求

康文署近年雖已增聘人手,但公署稱,截至2016年8月仍有百多個相關空缺未能成功招聘。[11] 今年5月,據港九拯溺員工會統計,當時有18個泳池共尚欠122名救生員,由此推算全港泳池及泳灘共欠350人。[12]

人手不足原因眾多,其中之一,是近年來新落成的私人屋苑,不少皆設有泳池;而按照法例,任何泳池的持牌人均須安排不少於2名救生員在場當值。[13] 救生員的需求上升,康文署在招聘季節性救生員時面對的市場競爭,亦自然更大。另外公署指,季節性救生員一年工作7個月,屬短期性質並且流動性大,但工作量較私人泳池救生員多,亦沒有晉升渠道,因此難以吸引人才。[14]

救生員培訓不足 同樣堪憂

沒有救生員仍下水暢泳的市民,固然要承受較大風險。但部分救生員培訓不足便「候命上陣」,同樣令人擔憂。按規定,新入職公務員體制的救生員須於首三年內完成三個階段的必修在職培訓,包括潛水課程,但公署調查發現,很多新入職的救生員未有完成全部培訓便通過試用期,繼續擔任救生員工作。[15]

除了公務員編制的救生員[16],康文署每年亦會於游泳旺季聘請季節性救生員,加強服務[17],獲聘資格是持有香港拯溺總會頒發的有效泳池救生章,或是沙灘救生章或以上級別的證書。[18]這項規定是否足以保障泳客安全,不同人或許有不同看法。舉例說,泳灘救生章的技能標準是施救者能夠潛入水深2米的海底[19],泳池救生章則要求須懂得下潛1.8米[20];一般標準泳池水深2米,但也有部分公眾泳池(主要是跳水池)超過2米。2015年曾有泳客在包玉剛泳池遇溺,沉到4.5米深的跳水池底,初時有兩名救生員先後嘗試救人,卻無法潛到池底,至第三名資深救生員出動,才能完成拯救。[21]

沒有救生員 市民更應自我警惕

設有救生員的海灘和泳池,尚且有遇溺風險,沒有救生員當值的海灘、水庫、山澗,風險或更大。死因裁判官於2014年報告稱,2012至2013年有四名市民在龍鼓灘、大埔汀角路和東涌因摸蜆捉蟹而溺斃,其中三人死於意外,另一名死者則因落水救人後心臟病發自然死亡。陪審團認為當局應加強宣傳摸蜆捉蟹的危險性,提高市民對活動的危機意識,康文署及民政事務署亦需研究在活動熱點豎立警告牌,以及安排救生員於熱門地點當值。[22]

說到底,不論是否有救生人員當值,市民要避免悲劇發生,必須自我警惕,當身邊有兒童時,成人亦應妥善照顧。美國2011年發表的一項調查發現,1999年至2003年間華盛頓州發生的5歲以下兒童遇溺死亡個案中,68%與疏忽照顧或看管不足有關。[23]而據當地另一項調查,多數育有14歲及以下兒童的受訪父母(94%)表示「總會」看管正在游泳的孩子,但不少人會在看管孩子游泳時與人交談(38%)、閱讀(18%)、進食(17%)或講電話(11%)[24],反映家長危機意識並非完全足夠。

孩子學游泳 成人要留神

在香港,雖然法例要求「泳池在向泳客開放的所有時間,有不少於2名救生員在場當值」,但有家長稱好多私人屋苑泳池面積不大,只有1名救生員,質疑是否違法。[25]可見部分家長已有一定意識,明白子女參與水上活動時的風險。

雖則如此,曾有本地家長於網上討論區反映,其小朋友所參加的屋苑泳班,剛好是救生員吃飯時間,安排不到救生員,甚至不允許家長進入。2012年時亦曾有一名5歲男童在公共泳池參加泳班時,於獨自上廁所期間,在附近的嬉水池溺斃。事發時,男童家長並不在場,而泳班教練則被質疑沒有陪同男童前往,釀成悲劇。[26]某些不幸,總是發生在我們稍一不慎之時。要盡情享受水中暢泳,也得保持適當的安全意識。

1 “Preventing drowning: an implementation guid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7, p. iv.
2 「統計數字報告」。取自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網站:http://www.lcsd.gov.hk/tc/aboutlcsd/ppr/statistics/leisure.html#pool,查詢日期2017年5月23日。
3 同2。
4 「特別事故數字」。取自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網站:http://www.lcsd.gov.hk/tc/beach/atten-general/atten-stat.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月1日;「立法會二十一題:公眾游泳池及泳灘救生服務」。取自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1/20/P201311200440.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2月20日。
5 《香港加強預防非故意損傷的行動計劃書》,衞生署,2015年2月9日。
6 「非故意遇溺的流行病學與預防」,《非傳染病直擊》,衞生署,2012年7月。
7 同1。
8 「有關健康狀況和健康服務的統計表」。取自衞生署網站:http://www.dh.gov.hk/tc_chi/pub_rec/pub_rec_lpoi/pub_rec_lpoi_thshs.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9日。
9 「主動調查報告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公眾泳池/泳灘因救生員不足而須臨時關閉的問題」,申訴專員公署,2016年9月13日,第12至13頁。
10 〈泳客無視紅旗帶小孩下水〉,《明報》,2017年6月12日,A12頁。
11 同9,第31頁。
12 〈救生員不足 多個泳池局部暫停〉,《東方日報》,2017年5月4日,A14頁。
13 第132CA章《泳池規例》第12條,最後更新日期2006年4月1日。
14 同11。
15 同9,第35頁。
16 據申訴專員公署調查,於2015年8月1日,康文署聘用的救生人員共2,118名,包括166名高級救生員、1,000,名救生員、69名前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合約救生員及883名全職季節性救生員。資料來源:「主動調查報告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公眾泳池/泳灘因救生員不足而須臨時關閉的問題」,申訴專員公署,2016年9月13日,第3頁。
17 「立法會二十一題:公眾游泳池及泳灘救生服務」。取自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1/20/P201311200440.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1月20日。
18 「職位空缺 季節性救生員(二O一七年泳季)」。取自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網站:http://www.lcsd.gov.hk/tc/aboutlcsd/jobs/jobs_det.php?jp=20170428_20170525&ja=lls&js=41,查詢日期2017年5月24日。
19 「考試規程_沙灘救生系列」。取自香港拯溺總會網站:http://www.hklss.org.hk/public/modules/Lse/Lse_type.asp,查詢日期2017年5月24日。
20 「考試規程_泳池救生系列」。取自香港拯溺總會網站:http://www.hklss.org.hk/public/modules/Lse/Lse_type.asp,查詢日期2017年5月24日。
21 「主動調查報告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公眾泳池/泳灘因救生員不足而須臨時關閉的問題」,申訴專員公署,2016年9月13日,第7頁;「工會斥無強制救生員參與課程荒謬」。取自有線寬頻網站: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492020/,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16日。
22 “Coroner Report 2014,” The Coroner's Court, July 2015, pp. 12-13.
23 Quan L, Pilkey D, Gomez A, et al. “Analysis of paediatric drowning deaths in Washington State using the child death review (CDR) for surveillance: what CDR does and does not tell us about lethal drowning injury,” Injury Prevention 17 Supplement I (2011): i28-i33. doi:10.1136/ip.2010.026849.
24 “A National Study of Childood Drowning and Related Attitudes and Behaviors,” National Safe Kids Campaign, 2004, p.6.
25 「請教---私人屋苑泳池是否一定要有救生員??」,取自Baby Kingdom 親子王國網站:http://www.baby-kingdo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955514,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10月14日。
26 “Coroner Report 2014,” The Coroner's Court, July 2015, p. 8;〈男童習泳溺斃裁意外〉,《明報》,2014年1月30日,A1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