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7-06-22 | 《經濟日報》

善用產能 減輕電費負擔



盛夏炎熱,很多人都會將冷氣長開,令夏天成為香港的耗電高峰期,同時換來一張一張昂費的電費單。電力公司為了應付旺盛的用電需求,當然準備了足夠的發電機組。但到夏去秋來,市民用電量便會逐步返回低谷,一些發電機組又會回到「隨時候命」的狀態。

充足的發電機組,無疑有助供電穩定,但發電機組的多少,同時會影響電費的高低。因此,假如有方法在減少發電機組的同時,又不犠牲供電穩定,肯定為市民大眾樂見。另一方面,若有渠道釋放閒置的電力產能,亦可收物盡其用,減少浪費之效。問題是,這些方法存在嗎?

剩餘發電能力從何而起?

用電量會隨時間而變。在香港,夏季的用電量明顯高於其他季節,其中7月和2月的用電量,差距便超過七成。[1]由於電力難以有效地大量儲存,而是要「即叫即做」[2],因此電力公司一般都會參照高峰期的耗電量,決定裝設發電機組的數量。[3]此外,電力公司還會預備額外產能,以便機組保養維修和不時之需。[4]

業界會以「備用電率」來衡量後備發電能力的充裕程度。[5]若備用電率太低,便會有供電不足的風險;但比率太高,又會造成浪費。如何取得平衡,要因時因地制宜,不同的電力公司亦各有盤算。例如在台灣,備用容量率規劃目標現時為15%[6],而新加坡則將備用電率的下限訂為30%。[7]

在香港,中電近年的備用電率約為三成,港燈則逾五成。[8]有環保人士認為這屬過高[9],消費者委員會則認為即使備用電率降至25%,也不會對電力供應穩定產生明顯影響。[10]另一方面,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而且不少人在大樓居住及上班[11],需要有穩定電力供應。中電亦指,「規模」和「可靠度要求」都會影響備用電率水平。其解釋,一般而言,規模細小但可靠度要求愈高,愈需要高水平的備用電率。而據中電引述,國際能源署建議的備用電率範圍,為20%至35%。[12]

而普羅大眾對備用電率最關注的,或許是其對電費的影響。事關全港消費者亦有份為電力公司的機組「埋單」。以中電今年的電費調整為例,新燃氣機組便對每度電的電費有0.2仙的影響。[13]

善用產能 內銷轉出口

回到上述的問題,在確保供電穩定的前提下,備用電可以降低嗎?閒置的電力產力,又是否可以釋放?這可從幾個方向探討。

首先是向外地出售多餘的產能,如中電會在滿足本地需求後,向內地出售備用發電容量[14],去年售予內地的電量,達到12.1億度。[15]如將內地對中電電力的最高需求量也計算在內,中電在2012至2016年的「備用電率」均低於兩成。[16]

錯估耗電量要「受罰」 圖減「多餘」機組

除了輸出產能,政府亦可增加電力公司建造多餘發電設施的代價。根據兩電的利潤管制協議,兩電獲准賺取的利潤,是按其固定資產平均淨值總額,乘以其准許回報率計算,當中機組亦屬於固定資產。[17]

換言之,當兩電加添機組,其利潤亦可能會增加。不過,在現行利潤管制協議下,倘若新發電設施在啟用時發現發電容量過剩,其一半資產淨值會從固定資產平均淨值中剔除。今年4月簽訂的新利潤管制協議,進一步將剔除比率由一半增加至全部。這個安排將會令兩電承擔更多因錯誤預測需求而引起的財政後果。[18]

實踐綠色生活 推動綠色建築

在收緊對電力公司的要求外,降低用家在用電高峰期的需求,也有助控制發電設施的增長。[19]綜觀多年數據,香港的電力多用於冷氣,在2014年的比率為31%。[20]由此可見,避免不必要地開冷氣、將冷氣調高至合適溫度等老生常談的方法,已經能切實地減少耗電量。[21]

另外,考慮到香港建築物佔用電量九成[22],讓建築物的設計、建造和使用更符合能源效益,亦有助降低高峰用電量。綠色和平在2013年發表的研究指出,達綠色建築標準的建築物,可讓最高用電需求量減少8%至15%。[23]

動之以錢 多用者多付

慳電有法,但重點是人們願意付諸實行。新的利潤管制協議為兩電減少客戶的高峰用電量提供獎勵,按成效發放固定資產平均淨值0.005%至0.025%不等的獎金。[24]兩電則會推行計劃,獎賞在有需要時降低電力需求的用戶,例如商業和工業用戶可與電力公司議定,在電力需求極高時,因應電力公司要求關掉其電力設備,以減少電力需求,換取電力公司的財務獎賞。[25]

兩電要獲得最高獎勵,每年需合共減少90兆瓦的高峰用電量[26],以在2016年兩電最高需求量9,269兆瓦[27]計算,90兆瓦佔其不足1%。綠色和平在2015年則提出,兩電應在在五年內將電力最高需求量減少4%。[28]這個比率怎樣才足夠,或許見仁見智。怎樣促使市民應慳則慳,更是重點。為不同時段訂下不同電費,提升高峰期的價格成本,促使用戶改變用電習慣,是可行的辦法之一。中電近日便提出為2.6萬名用戶安裝智能電錶,並向他們分時段收費,其中周一至周六晚上十時至早上九時的電費較低,晚上六時至十時較高,其餘時間則維持原價。另外,用戶在非高峰時間節省電力,可享有回扣。[29]

除了動之以「錢」,善用科技也能幫助用戶將用電量轉移到高峰期以外的時段。例如工商用戶可以利用熱蓄能系統在晚間造冰,然後在日間製冷。[30]辦公室和商場也可使用智能電網,按不同時段的優惠和電價「擇時用電」,例如在高峰時段把非必要的燈光關掉。[31]中電兩年前開始便為部分住宅及工商用戶安裝智能電錶,試驗技術的潛在效益,在檢視成效後,今年推出第二期擴展試驗計劃,並待收集到更多數據後,決定未來路向;港燈亦計劃在今年推行智能電錶試驗計劃。[32]

展望未來,科技的更大潛力,是將本來難以大量儲存電力,變得切實可行。今年1月,著名電動汽車生產商Tesla便為美國加州設立一個大型的電力儲存系統,在非用電高峰時期從電網引入電力,為「電池」充電,宣稱能夠在用電高峰時期滿足2,500戶家庭一日的電力需要。[33]當大量儲存電力的科技成熟,善用閒置發電機組便不再是夢,長遠甚至可以減少機組的數目。當然,大型電池儲電方案起步未久,是否比多置機組更具效益,需時證明,也要思考是否切合本地需要。無論如何,節約用電,少交一些電費,終歸是王道。

1 「表127:用電量」。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127&charsetID=2,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8日。
2 「政府當局對兩電的備用發電容量及維持備用發電容量水平的理據的回應(跟進文件)」,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1)290/12-13(01)號文件,2012年12月10日,第1頁;「能源背後的根本問題」。取自香港教科文之友網站:http://friends.unesco.hk/en/2017Apr/zh/A8.html,查詢日期2017年5月5日。
3 「政府當局對兩電的備用發電容量及維持備用發電容量水平的理據的回應(跟進文件)」,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1)290/12-13(01)號文件,2012年12月10日,第1、2頁。
4 同3,第2頁。
5 計算方式是將發電容量減去最高需求量,再除最高需求量,並轉為百分比。資料來源:「背景資料(2)發電容量及備用電率」,中華電力有限公司,2013年12月10日,第2頁。
6 「Bilingual Policy Guide: Electricity reserve rate 備用容量率」。取自中華民國行政院網站:http://www.ey.gov.tw/pda_en/Dictionary_Content.aspx?n=A240F8389D824425&sms=D8F3EB15472D7847&s=D89BC312F9A5ECEE,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月28日。
7 "Singapore Electricity Market Outlook(SEMO)2016," Energy Market Authority, October 24, 2016, p. 9.
8 《2016年報:新世代‧新動力》,中華電力有限公司,2017年3月13日,第245頁;《港燈電力投資2016年年報:攜手繪出綠色未來》,港燈電力投資、港燈電力投資有限公司,2017年3月21日,第140頁。
9 潘柏林、郭曉琳,〈中電賺盡 備用電量直逼四成〉,《蘋果日報》,2015年5月8日,A06頁。
10 "Searching for New Directions: A Study of Hong Kong Electricity Market," Hong Kong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4, p. 111.
11 「背景資料(2)發電容量及備用電率」,中華電力有限公司,2013年12月10日,第1頁。
12 同11,第1、2頁。
13 「電力公司周年電費檢討的補充資料有關機密資料註釋的闡釋」,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253/16-17(11)號文件,2016年12月13日,附件第7頁。
14 同11,第2頁。
15 《2016年報:新世代‧新動力》,中華電力有限公司,2017年3月13日,第37頁。
16 同15,第245頁。
17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下列公司達成的管制計劃協議:香港電燈有限公司 港燈電力投資有限公司》。取自環境局網頁: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HKE_SCA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第4頁、附表一第2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下列公司達成的管制計劃協議:中華電力有限公司 青山發電有限公司》。取自環境局網頁: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CLP_SCA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第5頁、附表一第2頁。
18 「兩家電力公司的新《管制計劃協議》」,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環境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925/16-17(01)號文件,2017年4月25日,第1、9頁。
19 同18,第6頁。
20 「香港能源最終用途數據2016」,機電工程署,2016年9月,第67頁。
21 「慳電錦囊:空調系統」。取自港燈電力投資有限公司網站:https://www.hkelectric.com/zh/customer-services/energy-efficiency-safety/electricity-@-office/smart-tips/air-conditioning,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8日。
22 《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環境局,2017年1月,第34頁。
23 《綠色建築:改革電力市場的出路 摘要》,綠色和平,2013年4月3日,第8頁。
24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下列公司達成的管制計劃協議:香港電燈有限公司 港燈電力投資有限公司》。取自環境局網頁: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HKE_SCA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6、10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下列公司達成的管制計劃協議:中華電力有限公司 青山發電有限公司》。取自環境局網頁: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CLP_SCA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7、11頁。
25 同18,第6頁。
26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下列公司達成的管制計劃協議:香港電燈有限公司 港燈電力投資有限公司》。取自環境局網頁: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HKE_SCA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6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下列公司達成的管制計劃協議:中華電力有限公司 青山發電有限公司》。取自環境局網頁:http://www.enb.gov.hk/sites/default/files/zh-hant/node750/new_CLP_SCA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25日,附表五第7頁。
27 這裡並沒有將內地對中電電力發電系統的最高需求量計算在內。資料來源:同8。
28 同9。
29 「中電推分時段電價試驗計劃 繁忙時間用電貴5成」。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98132,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15日。
30 「技術概要:冷凍水系統/設備」。取自香港節能網:http://ee.emsd.gov.hk/tc_chi/air/air_technology/air_tech_water.html#,查詢日期2017年5月11日。
31 「香港電力供應概況:未來的供電發展•智能電網」。取自能源通識站網站:https://www.ls-energy.hk/smart-grid.html,查詢日期2017年5月8日。
32 「政策簡報會及會議的紀要」,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709/16-17號文件,2017年3月22日,第23頁。
33 The Tesla Team,「使用Tesla Powerpack應付高峰用電需求」。取自Tesla網站:https://www.tesla.com/zh_HK/blog/addressing-peak-energy-demand-tesla-powerpack,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15日;Ivan Penn, "Edison and Tesla unveil giant energy storage system," Los Angeles Times, January 30, 2017, http://www.latimes.com/business/la-fi-tesla-energy-storage-20170131-stor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