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7-06-26 | 《星島日報》

廿二世紀遺產下落



在網絡時代,不單是資訊傳播方式有了巨大轉變,我們對何謂個人資產的概念也要與時並進。在過往,我們把回憶存放在相簿中,書信由紙張承載,唱片、影碟、書籍,都是有形的載體,金錢要存放在大型銀行才感安心。但是對於今天很多人來說,這些資產都慢慢分散至各個電子裝置中,乃至網絡伺服器當中的一串數據。

根據安全軟件公司McAfee在2011年的調查,全球發達地區消費者在不同裝置上擁有的數碼資產價值,平均達到37,438美元。受訪者人均擁有2,777個數碼檔案,這些資產包括:音樂檔案、照片庫、通訊文件、個人財務、職涯資料以及興趣和創意項目等。每名美國人更認為其數碼資產的價值達到54,722美元。[1]如果這個六年前的調查能準確描述當時狀況,在數碼科技與人們生活更為融合的今天,人們擁有的數碼資產,相信會更多。

你擁有的是產品,還是權限?

當然,我們分散在各個裝置中的資料是否確實值數十萬港幣,言人人殊,畢竟上述調查似乎只是讓人自行估值。[2]但無庸置疑的是,現時許多數碼資產也的確是由消費者「真金白銀」購買,例如在iTunes購買的音樂檔案、在Amazon購買的電子書等。

管理數碼資產,與管理實物大為不同。以音樂檔案和電子書為例,嚴格來說我們購買的並不是電子檔案,而是聆聽和瀏覽這些產品的許可權。[3]換言之,供應商提供的是權限,而不是產品。

在此前提之下,供應商通常會為這個「許可權」劃下諸多限制,與傳統消費者購買一張唱片或是一本書籍所擁有的自由度不可同日而語。舉例來說,iTunes的服務條款和協議當中就列明許可權範圍,言明不可轉讓(non-transferable)[4],有業界人士指出,這似乎意味着即使用戶身故之後,也沒有權力像處理其他遺產那樣,把數碼資產名正言順地傳給他人。雖然用戶也可以選擇把登錄訊息直接寫給繼承人,但這同時也違反了服務條款[5],理論上供應商可隨時中止服務。

繼承產者們就能承繼「數碼遺產」嗎?

因此,與實物資產不同,數碼資產往往不受財產法保障,而是視乎服務條款協議。[6]但現實是,很多人都習慣忽略供應商的條款就按下「同意」,未必清楚自身權益。在香港,根據《遺囑認證及遺產管理條例》,「遺產」或「財產」是指死者去世後即轉移的動產及不動產[7],但數碼資產可否如傳統財產般轉移,恐怕不易說準。在德國,最近有一對父母為查證15歲女兒自殺死因,向法院要求登入女兒被凍結的Facebook帳戶,但遭判敗訴。Facebook的理由是其提供的服務,是在用戶認為當中內容會被保密的前提下進行,不能違反當初期望。但在2015年,當時法官曾一度認為社交網站內容與紙張書信或日記無異,在物主死後應可由其父母自動擁有。[8]

當然,可能有人會覺得人死如燈滅、錢財身外物,並不關心死後這些數碼資產何去何從。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低估這類資產與現實世界之間的連結。舉例來說,如果人們不去管理自己的數碼資產,而事實上不同帳號之間已經互相連結,如PayPal、Amazon或支付寶帳戶與信用卡連結,而自己又搞不清楚不同帳戶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就可能會為有心人提供可乘之機,趁使用者過身,將這些帳戶化為「提款機」。[9]

美國立法釐清處置權

在美國,有關機構已考慮到這些新時代之下的問題,並分別在2014年和2015年通過和修訂數碼資產受託訪問法案(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10],現時已得到該國絕大多數州份採用。[11]該法案擴大了財產管理受託人的權力,除了傳統實物資產之外,也讓信託人管理客戶的數碼資產,例如電腦檔案、網域或是虛擬貨幣。法案同時顧及私隱,會限制信託人在沒有得到客戶同意的情況下,查閱其電子郵件、短訊和社交媒體帳戶的權力。[12]

該法案賦予用戶規劃和處置其數碼資產的權力,並按照下列三個層次去執行,即鼓勵供應商提供機制讓用戶處理身後事;賦予用戶以書面形式處理資碼資產的權力;而最初同意的服務條款協議,則只視為最後備案。

具體來說,如供應商已提供機制讓用戶處理身後事,例如指定另一人取得其數碼資產,或能下達指示刪除資料,該法案會視這些網上指示合法。[13]例如Google的「閒置帳戶管理員」功能,就讓用戶設定因去世或其他因素無法繼續使用其帳戶時,可以壓縮資料寄給指定人士或是刪除所有資料。[14]Facebook的「紀念帳號」功能,則允許用戶選擇在過世後將帳號永久刪除,或是指定紀念帳號代理人。[15]

然而,如果供應商沒有相關機制,或是用戶拒絕使用該機制,用戶亦可以遺囑、信託、委託書或其他書面記錄,處理其數碼資產的指示。但如果供應商既沒有相關機制,而用戶又沒有留下任何書面指示,則法案會承認用戶最初同意的服務條款協議,並依其中規範處理其數碼資產。[16]

儲值支付工具流行,資產更加分散

在廣泛使用數碼服務的香港,是否有需要就此問題立法,確實值得社會更多的關注與討論。另一邊廂,除了我們用「真金白銀」購買的數碼產品服務之外,今天存放金錢的地方以至支付工具,隨着金融科技發展也變得更「觸不到、摸不着」。例如早前滙豐銀行推出P2P社交過數工具PayMe,用戶在使用有關工具時,其實等同將金錢存放在手機應用程式,成為另一種形式的數碼資產。[17]現時要在香港推出這類儲值支付工具,必須先為儲值支付工具持牌人,而本地持牌銀行則逕視為儲值支付工具持牌人。[18]上述PayMe就是由持牌銀行推出的產品,如果用戶有遺產繼承問題,經智經查詢,亦是「按照銀行帳戶相同的流程處理」。

但根據金管局的資料,現時由非持牌銀行而又推出儲值支付工具的持牌人共有13家,當中包括眾所周知的八達通,另外還有三三金融、快易通、易票聯、財富數據、通滙投資、僑達國際、支付寶、HKT Payment、Optal Asia、PayPal、TNG和UniCard。[19]其中阿里巴巴關聯公司支付寶最近為搶佔香港市場,亦推出「支付寶HK」流動應用程式,受到廣泛關注,據報本地超過2,000個商戶已接受有關支付方式,亦即將推出P2P轉帳、電話繳費及第三方保險產品購買服務。[20]觀其產品定位,日後市民存放在這類新式儲值支付工具的金錢,恐怕不止是八達通上下幾百元的數字。

保障自身權益,先要建立數碼資產意識

根據金管局在今年3月首次公布的2016年第四季儲值支付工具統計數字,當時全港使用中的儲值支付工具總數涉及逾4千萬個帳戶,所涉及的儲值金額和工具按金總額近68億元,總消費支付的交易金額則達300億元。[21]隨着儲值支付工具在香港愈來愈流行,市民可擁有的電子錢包愈來愈多,如果用戶不幸身故,這類新工具當中的數碼遺產又會如何處置?金管局發言人回應智經的查詢時指出,「《支付系統及儲值支付工具條例》規定持牌人必須將儲值支付工具内的儲值金額與其他資金分隔並妥善保障。倘若儲值支付工具的使用者不幸身故,其家屬可接觸儲值支付工具持牌人,索取身故者在儲值支付工具中的餘額資料,以便根據《遺囑認證及遺產管理條例》處理身故者在儲值支付工具中的餘額。」

因此,存放在持牌儲值支付工具當中的資金,應已受到一定保障。但是,如果用戶並未建立數碼資產的管理意識,甚至連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擁有多少個帳戶,有關資產同樣有可能成為數碼世界中的無主孤魂。

長遠來說,在本地應否模仿美國立法,可待進一步討論。在技術上,就資產將來可能更加分散的問題,如果能夠劃一各電子錢包之間的系統,提供相關金錢的流動機制,亦可方便用戶管理。[22]除此之外,我們亦可「自己資產自己管」,如建立一個包含各帳戶登錄資訊的資料庫,並把它放在安全的地方,也可以考慮使用如LastPass的密碼管理器,或是如Dropbox的線上雲端儲存資訊,並與信任的人分享。[23]而不管採取甚麼方案,最根本的,還是要建立管理數碼資產的意識。

1 "McAfee Reveals Average Internet User Has More Than $37,000 in Underprotected 'Digital Assets'," McAfee, https://www.mcafee.com/us/about/news/2011/q3/20110927-01.aspx, accessed May 25, 2017.
2 同1。
3 "Who will get your iTunes when you die?" Market Watch,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who-will-get-your-itunes-when-you-die-2016-08-17, last modified August 17, 2016.
4 "Apple Media Services Terms and Conditions," Apple, https://www.apple.com/legal/internet-services/itunes/us/terms.htm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3, 2016.
5 同3。
6 "The revised uniform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shared/docs/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Revised%202015/Revised%20UFADAA%20-%20Summary%20-%20March%202016.pdf, accessed May 25, 2017.
7 「遺囑認證及遺產管理條例」。取自律政司雙語法例資料系統網站:http://www.blis.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17434273F8590EAC482575EE002E59B1/$FILE/CAP_10_c_b5.pdf,查詢日期2017年6月6日,第1頁。
8 「德父母求啟亡女fb敗訴 法官:違電訊保密法」。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602/s00014/1496339442662,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2日。
9 "How to include your digital assets in your estate plan," Market Watch,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how-to-include-your-digital-assets-in-your-estate-plan-2016-08-17, last modified August 17, 2016.
10 "Legislative Fact Sheet -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Revised (2015),"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LegislativeFactSheet.aspx?title=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20Act,%20Revised%20(2015) , accessed May 25, 2017.
11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Revised (2015),"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LegislativeMap.aspx?title=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20Act,%20Revised%20(2015) , accessed May 25, 2017.
12 "Fiduciary Access to Digital Assets Act, Revised (2015)," Uniform Law Commission, http://www.uniformlaws.org/Act.aspx?title=Fiduciary%20Access%20to%20Digital%20Assets%20Act,%20Revised%20(2015) , accessed May 25, 2017.
13 同6。
14 「閒置帳戶管理員」。取自Google網站:https://myaccount.google.com/u/0/inactive,查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5 「紀念帳號」。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help/1506822589577997,查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6 同6。
17 「PayMe」。取自PayMe網站:https://payme.hsbc.com.hk/zh-hk,查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8 「儲值支付工具持牌人紀錄冊」。取自香港金融管理局網站:http://www.hkma.gov.hk/chi/key-functions/international-financial-centre/regulatory-regime-for-svf-and-rps/regulation-of-svf/register-of-svf-licensees.shtml,查詢日期2017年5月25日。
19 同18。
20 〈電子錢包競爭激化〉,《東方日報》,2017年5月25日,B04頁。
21 「2016年第四季儲值支付工具持牌人所發行的儲值支付工具計劃的統計資料」。取自香港金融管理局網站:http://www.hkma.gov.hk/media/chi/doc/key-information/press-release/2017/20170324c6a1.pdf,查詢日期2017年5月25日。
22 「『儲值支付工具牌照』是否有用?專家分析:香港『金融科技』落後因由」。取自unwire.hk網站:https://unwire.hk/2016/08/26/industry-comments-about-issue-svf-license-on-hk-economy/people-interview/,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8月26日。
23 同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