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7-07-03 | 《星島日報》

福利加科技 有冇得諗?



智能科技日漸普及,深入平民百姓日常起居,以之完善社會福利,特別是用來替代一些本來由真人提供的照顧服務,慢慢吸引了一些政府的注意。在北歐國家,這早已不是新鮮事,當地更會以welfare technology一詞概括相關討論,儘管定義各有不同,但都離不開如何利用科技協助政府促進長者、殘障人士、長期病患者等人士的生活質素。[1]

出現這種專門討論,部分與近年智能科技應用到改善社會福利的潛能大為提高有關。在挪威,一個關於協助有認知障礙症長者獨立生活的科技展示館,便展出一個多功能智能觸控電子屏幕,能夠提示長者食藥、關火,自動連結到長者喜愛的新聞網站或電台,並讓親友分享照片或者進行通訊。[2]以上科技看似吸引,問題是,若想套用到香港,我們是否ready?

照顧服務業人手短缺

與挪威的情況類似,香港近年面對人口高齡化的挑戰,在2016年年中,已經有116萬名65歲或以上的長者。[3]龐大的長者人口,對院舍宿位有莫大的需求,截至今年4月,共有3.6萬多人輪候資助長者住宿照顧服務,長者要獲得護理安老宿位,平均需等候兩年。[4]與此同時,本地的護理人手嚴重短缺,有社福組織進行的人力資源調查指出,在2016年3月家務助理員以及個人照顧工作員的空缺率,分別達21.5%及17.8%。[5]

令人擔憂的,是未來長者數量還會增加,勞動人口則持續下跌[6],意味在安老服務需求不斷加大的同時,人手卻愈益吃緊。在此情況下,透過科技協助長者居家安老,顯得更有迫切需要。

事實上,港府一直鼓勵長者利用資訊科技改善生活質素[7],並舉辦活動推廣相關科技,上月就樂齡科技首次舉辦的大型博覽及高峰會,便展示了世界各地的相關產品,又促成不同持份者交流,探討香港推動樂齡科技的發展策略。[8]政府同時表示會研究讓長者醫療券或社區照顧服務券,適用於購置協助長者居家安老的科技應用產品。[9]

資助長者購買居家安老的相關科技產品,看似容易,但要發掘、挑選切合長者居需要的產品,以至設定機制中止對缺乏效益的產品的資助,過程卻殊不簡單[10],或許需要在民間進行測試。

產品要測試 需考慮技術與文化因素

在挪威,政府便會在地區為居家安老科技進行相關工作。當地與香港同樣要面對高齡化浪潮,70歲或以上的人口現時已近60萬人,佔全國人口11%;未來30年更預計倍升至近120萬,到2060年,這年齡層的長者比率會升至19%。[11]挪威政府希望透過科技,讓更多人居家安老,避免或延遲他們住進院舍[12],並已推出方案,推動相關科技在各城鎮進行測試。[13]計劃下,每個城鎮一年可獲得約100萬克朗(約92萬港元[14])資助[15],優先探討發展進階版「平安鐘」,其功能包括自動觸發警報、探測長者是否跌倒、煙霧感應、電子門開啟,以及追踪用家。[16]當局會記錄應用相關科技的影響和效益[17],並將成功方案推廣至全國實踐。[18]

要測試科技產品的功能,並不困難。香港過往也會以「試驗」、「先導」之名,研究政策在全面實施前是否需要調節。但要判斷一件科技產品是否值得測試,過程不但需要執掌創新科技政策部門的人員和相關的專業人才參與,也要考慮文化因素。近日智庫團結香港基金發表的研究報告便指出,外地的樂齡產品未必適合本地用家。例如日本有浸浴文化,香港則以淋浴較為普遍,因此日本的輔助浸浴裝置,未必切合本地長者需要。此外,若產品的語音指示被設定為外語,也難以逕自引入本地。[19]

上述問題是否有辦法解決?另一北歐國家丹麥推動相關科技應用時,會與海外的科技公司Panasonic合作進行測試。[20]但香港市場較細,在商言商,要求海外公司將產品香港化,未必划算。[21]自主研發,本地製造,或者可以考慮,前提是香港有足夠的科研和工業基礎。但與海外公司合作的情況一樣,「單打獨鬥」始終要面對市場細小,難以吸引投資者的問題。[22]就此,與面對同樣困難的鄰近地區合作研發、生產,並推廣相關產品,是值得考慮的方案。

跨地域合作研發 擴大市場規模

在北歐推動居家安老的科技應用,也不盡是單打獨鬥,而是會跨國合作,取長補短,並擴大相關產品的市場規模。其中北歐部長理事會(The Nordic Council of Ministers)轄下的一個組織,挑選了挪威、丹麥、芬蘭、冰島及瑞典五國中十個正推展上述科技應用的城鎮,參考它們的經驗,歸納出一些可供各國參考的建議,以建立一個共同應用科技框架,並便利供應商將產品跨境銷售到不同北歐國家。[23]

參考北歐,中國內地尤其是大灣區一帶,或許是香港發展福利科技的合適伙伴。原因是各地加起來的市場規模較大,而且彼此生活文化接近,共同研發的產品,較大機會能滿足各地所需。更重要的是,內地現時也要面對人口高齡化挑戰,在2014年,60歲或以上長者已達2.1億,佔人口近16%。[24]此外,內地同樣面對院舍宿位不足, 2014年每千名長者僅擁有26張床位,遠遠不及發達國家的50至70張。[25]另外,內地「以居家為基礎、社區依托、機構為支撐」的安老方針,也與香港着重居家安老的方向吻合。國務院早在2013年提出,地方政府要支持企業和機構運用互聯網和物聯網,提供新的居家養老服務模式,為長者提供緊急呼叫、家政預約、健康諮詢、物品代購等服務。[26]由此可見,香港和內地已具備一定的合作基礎。

私隱法例要釐清 網絡安全要鞏固

技術和文化問題,都有辦法解決,不過將智能科技應用到長者照顧服務,也得考慮相關的法例問題。例如現時有智能電子產品宣稱可以運用面部識別技術,分析和檢測長者情緒,以及連接大量物聯網傳感器和個人保健設備,向長者親友提供長者的情緒和健康狀態資料。[27]這類技術運行起來,會收集長者的大量私隱,如何運用這些資訊、其收集和運用是否要獲得長者同意、如何取得失去決斷能力的長者的授權,都是法例上要處理的問題。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公署)曾指出,通過電子裝置進行實體追蹤及監察所收集的資料,如可用作識辨個人身份,有關資料或會被視為《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的個人資料,使用資料的人士及機構或會被視為條例下的資料使用者,又指出若追蹤或監察是自願性質,資料當事人應清楚獲告知他們可選擇拒絕有關安排,而若追蹤或監察是必須,資料當事人應獲知會他們若不接受被追蹤或監察的後果。[28]參考公署的說法,如果要為長者加上追蹤或監察裝置,很可能需要取得他們同意,但對於因病而判斷力欠佳的長者,如何在尊重其私隱和保障其安全中取捨,可能需社會多加討論。

外地應用相關科技時,也面對同類問題。例如英國使用全球定位系統追蹤認知障礙症患者,其中部分地區只會向處於病症初期、可作出知情同意的患者發配這類追蹤裝置。[29]而挪威政府則就病人權益法例使用通知以及辨別位置科技的部分,提出修例建議。[30]

除了私隱,網絡安全是另一個需要關注的議題。早前網絡勒索軟件「WannaCry」肆虐全球,英國醫療服務也受其影響,令病人記錄無法查閱,手術要取消等[31],正正凸顯網絡攻擊威脅的不只是網絡安全,還有人身安全。若然類似的網絡攻擊或勒索對象是與長者健康甚至人身安全息息相關的服務,後果可大可小。

但話說回頭,即使以上的難題都能通通解決,照顧服務始終講求人性及關懷,科技可以紓緩人手壓力,甚至做到人類無法做到的事,但人與人之間的關懷,終究無法完全取代。現時登門送餐和照料獨居長者的人,不只照顧長者的起居飲食,更是長者傾談的重要對象。照顧服務是對人的工作,也需要心靈付出,在探討利用科技改善照顧服務的同時,社會千萬不要本末倒置,忽略了接受服務者的根本需要。

1 Torben Tambo, "Developing Public Policies for New Welfare Technologies: A Case Study of Telemedicine and Telehomecare,” The International Public Policy Review, 7(1) (2012), p. 4.
2 Paul Watson, "Why Norway is No. 1 for seniors," Toronto Star, https://www.thestar.com/news/world/2014/10/12/why_norway_is_no_1_for_seniors.html, last modified October 12, 2014.
3 「表002: 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人口」。取自政府統計處: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002&charsetID=2,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27日。
4 「有關『輪候資助長者住宿照顧服務的人數』、『輪候時間』及『最新獲編配資助安老院舍宿位者的申請日期』的統計數字」。取自社會福利署網頁:http://www.swd.gov.hk/doc/elderly/ercs2/LTC%20Statistics%20HP-Chi(201704).pdf,查詢日期2017年6月15日。
5 「安老服務計劃方案『制訂建議階段』報告」。取自安老服務計劃方案網站:http://espp.socialwork.hku.hk/images/ESPPConsensusBuilding/ReportonFormulationStageChiFinal.pdf,查詢日期2017年6月15日,第86頁。
6 「表002: 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人口」。取自政府統計處: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002&charsetID=2,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27日;「表006:勞動人口、失業及就業不足統計數字」。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006&charsetID=2,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20日;「表3:2015年至2064年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年中人口」。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1120015062015XXXXB02.xls&product_id=B1120015&lang=2,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9月25日;「2015年至2064年香港勞動人口推算 表2:2015年至2064年按性別及年齡組別劃分的推算勞動人口」。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B71510FB2015XXXXB01.xls&product_id=FA100042&lang=2,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0月15日。
7 「在社會福利界別使用資訊科技」,福利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774/00-01(03)號文件,2001年2月,第5頁。
8 「特區政府首次舉辦大型長者科技博覽及高峰會(附圖/短片)」。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5/31/P201705310099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31日。
9 梁智康,〈應對人口老化安老缺人 政府考慮資助購長者科技〉,《明報》,2017年6月15日,A10頁。
10 同1,第15頁。.
11 Marianne Tønnessen, Stefan Leknes and Astri Syse, "Population projections 2016-2100: Main results," Statistics Norway, June 21, 2016, pp. 5 and 6.
12 "Meld. St. 29 (2012–2013) Report to the Storting (White Paper) Chapter 1–3: Future Care," Norwegian Ministry of Health and Care Services, September, 2013, p. 27.
13 同12,第27、28頁。
14 按2017年6月15日的匯率,即1克朗等於0.92港元計算。
15 Kristine Brevik, "A National Welfare Technology Programme in Norway, why and how?" Norwegian Directorate of Health, June 4, 2014, p. 10.
16 同12,第28頁。
17 同12,第28頁。
18 "Parliaments and Civil Society in Technology Assessment Deliverable 6.6: National report - Scenario workshop in Norway," Parliaments and Civil Society in Technology Assessment, June 2014, p. 15.
19 「樂齡科技概況報告」,團結香港基金,2017年6月,第9、94頁。
20 “OECD Reviews of Regional Innovation: Central and Southern Denmark 2012,” OECD, August 2012, p. 190.
21 同19,第94頁。
22 同19,第96頁。
23 "Welfare Technology: Tool Box," Nordic Welfare Centre, March 10, 2017, pp. 6, 8 and 9.
24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in China,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of the State Council of China, China National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6: Social Innovation for Inclusive Human Development (Beijing: China Publishing Group Corporation, China Translation & Publishing House, 2016), p. 84.
25 陳彬,「我國人口老齡化趨勢及其影響」。取自國家信息中心網站:http://www.sic.gov.cn/News/455/5900.htm,查詢日期2016年1月22日。
26 「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zwgk/2013-09/13/content_248770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9月13日;「二零一七年施政報告施政綱領」,行政長官辦公室,2017年1月18日,第8頁。
27 「產品簡介」。取自樂齡科技博覽暨高峰會網站:http://gies2017.hkcss.org.hk/hk/exhibitors-info/product-highlights,查詢日期2017年6月15日。
28 「資料單張:通過電子裝置進行實體追蹤及監察」,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2017年5月,第2、3頁。
29 John Bingham and Alice Philipson, "Concern over GPS tracking of dementia sufferers," The Telegraph, May 1, 2013,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health/elder/10031210/Concern-over-GPS-tracking-of-dementia-sufferers.html
30 同12,第28頁。
31 Damien Gayle et al., "NHS seeks to recover from global cyber-attack as security concerns resurface," The Guardian, May 13,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7/may/12/hospitals-across-england-hit-by-large-scale-cyber-att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