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3-09-04 | 《經濟日報》

上海「自貿區」實驗



近日,國家商務部批准在內地設立首個自由貿易區——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下稱「上海自貿區」),面積逾28平方公里,具體方案預計於九月底公布。消息傳出後,觸發上海自貿區概念股接連兩日急升,多隻相關行業股票漲至停板。[1]另一方面,有人擔心自貿區的實驗,最終會威脅香港的自由港和金融中心地位。究竟這次實驗,為何會令人狂喜,又令人擔憂?

貿易開放 低稅率

其實自貿區概念並不新鮮。2010年,全球已有約3,000個自貿區,各種貿易協定亦紛至沓來。[2]今年七月,美國與歐盟開啟自由貿易談判,擬簽訂「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定」協議,一旦成事,將影響世界貿易量的三成及全球GDP四成。日本也在今年加入了亞太區一項重要經濟合作協議——「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3]

各國爭相設立自貿區,首先看中的是區內實行的低稅率。以上海自貿區為例,區內與境外的貨物將實行零關稅進出。簡單來說,內地媽媽又多了一處購買平價進口奶粉的選擇。企業所得稅方面,區內正爭取對符合條件的企業徵收15%的稅率,與深圳前海發展區相若,低於內地企業所得稅的基本稅率(25%)及本港利得稅稅率(16.5%)。為吸引投資,不少國家均選擇下調企業所得稅稅率。深陷歐債危機的葡萄牙,就希望將企業所得稅由目前的31.5%降至2018年的19%,以刺激經濟增長。[4]

制度改革

以調整稅率為武器擴大貿易,任何國家、城市都可以做,卻不一定能在國際貿易戰中突圍。自貿區的真正意義在於跳出低稅率,進行制度上的改革。此次上海自貿區的選址,為沿海四個保稅區(洋山保稅港區、外高橋保稅區、外高橋保稅物流園區及浦東機場綜合保稅區)。保稅區與自貿區的分別在於,原本的保稅區只限於加工製造業,而自貿區則多了金融、物流等服務型行業。另外,國外貨物可長期儲存在保稅區內,雖受海關監管,但不必繳納進口關稅。自貿區則將現有海關監管制度升級,簡化程序。

至於如何簡化,有待政策細節公布。但有消息指,區內將首次嘗試「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公開列明投資領域「什麽不能做」。外資企業可對照清單「自我審查」一次,改善不符合要求的部份,同時簡化甚至免除政府的審批手續,更有利於吸引外資。但新模式下,部份法律規章與現行條文存在抵觸,需要修改,到時區內豁免和區外照舊的兩套制度如何有效並行,有待留意。

一山還有一山高

在各領域中,上海自貿區的核心突破,在於金融創新,包括利率和匯率市場化、開放人民幣資本帳目及離岸金融。尤其是區內人民幣資本帳目的完全開放,意味著未來人民幣與外幣可進行自由兌換。國際金融資本進入國內資本市場也將更加開放。在此之前,境外個人和企業投資均設有限額,而且人民幣外商直接投資部份不得涉及投資證券、衍生品及房地產。[5]若這一系列政策全部落實,將與香港形成直接競爭。

有分析指,本港的外向型經濟模式帶動中國華南經濟,上海自貿區則依託東部長三角經濟群,功能角色有所不同。此外,若要擔心,香港要擔心的也不應只是上海。上海雖為內地經濟發展龍頭,經濟增速卻在近年放緩。今年上半年上海經濟增長7.7%,略高與全國7.6%,但居於各省市下游。[6]而且此次自貿區的設立以「練兵」為主,成敗與否關係到中央會否於其它省市複製這種模式。簡單而言,就算沒有上海,其它地方也可以成為自貿區。事實上,廣州南沙、珠海橫琴、廈門、天津等地區,已相繼加入申請自貿區的隊伍。

再者,不只中國大陸,任何國家、城市,都可通過改革制度,提升他們的競爭力。若真的有所謂競爭對手,上海只是其中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因此,香港需要在意的,不是個別城市是否成為自由貿易區。而是反思自身的制度建設,例如能否維持開放、自由、公平的社會,讓投資者放心投資,市民安居樂業。

香港反思

港人曾引以為傲的法制透明、簡單低稅制、人才訊息,資金貨物自由流通,令本港連續19年被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近年本港最低工資、新修訂商品說明條例的立法一方面造就了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對於商家則多了一份掣肘,某些工種也有職位流失的危機。不久前本港首富李嘉誠宣布出售集團旗下大型連鎖超市,加上其近年逐漸將投資重心轉移至海外,引起外界議論,本港的營商環境是否不及以往。

從數字上看,過去十年本港經濟經歷了2003至2007年的大起和2008至2009年金融海嘯後的回落,平均實質增長4.5%。在吸納直接外來投資方面,香港排名全球第三,也是亞洲第三大直接外資來源地。[7]不過本港經濟也有結構單一,後繼乏力之嫌,境內外投資,也有十分依賴國內市場。據香港貿易發展局數字,內地佔香港貨物總出口一半以上;3,883家在本港設立地區總部或辦事處的跨國公司中,八成負責中國內地的業務。自2003年《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簽署以來,中港經貿合作更趨頻繁。2011年,兩地雙邊貿易總值達2835.2億美元,是回歸時的5.6倍。[8]但近年中國經濟放緩跡象明顯,其經濟重心亦逐漸轉為擴大內需。香港在捉緊「中國機遇」之餘,也需避免戀棧過往的成功,錯過其他發展經濟的可能性。

以金融業為例,本港有一定的發展基礎,「國際金融中心」的稱號掛足幾十年,但近年發展速度卻不見突出。2006至2011年金融服務業平均每年增長4.5%,低於GDP的年均增長(5.2%)。上屆政府提出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但時隔六年,發展制度、人才培訓等配套仍在起步階段。[9]當然,開拓新市場需要按步就班,不能急於求成。優勢產業如金融,尚且如此,香港要發展多元產業,更加需要落力。

有人認為,「頂層設計」的上海自貿區,是中央繼20多年前深圳特區建立後的最大手筆,將分薄本港金融業務。但我們不必過分著眼於上海以至其它自貿區的設立。畢竟在金融體制、法制監管方面,本港尚有國際認可的成熟條件。但長遠來看,本港仍須加強自身武功,找到新的發展動力。

 

 

1「上海自貿區概念股連續兩日暴漲 東方航空漲停」,人民網,2013年8月27日。
2 Money Laundering Vulnerabilities of Free Trade Zones, 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March 2010.
3「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是由新加坡、紐西蘭、智利和汶萊四國於2005年發起的自由貿易協定,目前成員國及加入談判的國家達12個,包括美國、澳洲、日本等。
4 Patricia Kowsmann, ‘Portugal PM Vows to Push Ahead With Budget Cuts, State Reform,” Wall Street Journal, July 30, 2013, http://online.wsj.com/article/BT-CO-20130730-710049.html.
5「多領域改革形成制度突破 上海自貿區打造人民幣國際化試驗田」,《新華社經濟資訊社》,2013年8月23日。
6「港媒:上海自貿區建設提速 香港要知危知機」,中國新聞網,2013年08月14日。
7「香港經貿概況」,香港貿易發展局,2013年8月29日。
8《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十五年報告》,人民日報香港分社、新華社香港分社、國家信息中心、中國文化院共同出版,2012年11月5日。
9「金融中心不易為:由商交所說起」,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