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7-09-25 | 《星島日報》

當「50年一遇」的風暴潮不是偶遇……



今年颱風特別多,近三個月內,一連有苗柏、洛克、天鴿和帕卡四個颱風吹襲香港,天文台連續發出四次八號風球和一次十號風球,打破香港69年來的紀錄。[1]天文台最初預測今年有四至七個進入香港500公里範圍的熱帶氣旋,然而近日已上調到六至九個。[2]

在天鴿摧殘澳門當日,香港天文台錄得天鴿最高持續風速達每小時175公里,可見天鴿威力極高。[3]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提到,天鴿風眼直襲澳門,香港能逃過一劫,「純粹運氣」,只要天鴿路線北移二十公里,則會變成另一番景象。他亦提醒,香港社會必須有危機意識和有策略地備災。[4]

當50年一遇變10年一遇

對上一次一年內連續四個風暴吹襲並懸掛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的,是2008年。[5]當年的颱風黑格比為香港帶來歷史上第二大的風暴潮,維多利亞港最高水位一度達3.53米,是1962年颱風溫黛襲港以來的最高紀錄。[6]環境局以50年一遇的極端海平面高度形容水位[7],然而,不足十年,天鴿已打破了黑格比紀錄[8],在鰂魚涌對出的海平面上升至3.57米,相當於1.5層樓高[9],僅次於溫黛,造成杏花邨及鯉魚門一帶嚴重水浸。[10]

過去20多年來,渠務署的防洪工程計劃成效顯著,將水浸黑點數目由1995年的90個減少至今年的七個[11],一系列工程包括在新界區進行的河道治理工程和鄉村防洪計劃,以及在市區進行的雨水排放隧道和地下蓄洪計劃。[12]

儘管目前香港有一定能力面對風災雨災,但也不能鬆懈。根據政府資料,香港市區排水設施的防洪能力大致能夠抵禦50年一遇的暴雨,但一旦出現「百年一遇」的暴雨,目前的排水系統可能無法應付。[13]

在城裏製造水空間?

氣候變化令香港過去數十年的每小時雨量屢破紀錄。[14]港府在去年6月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研究氣候變化對公共基礎設施的影響和應對策略[15],土木工程拓展署亦已開始檢討海港工程設計手冊的設計標準。[16]

除了中期防禦方法外,《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也提及,未來需要討論更長遠考慮,例如,某些地區或許不能興建任何建築物,某些更有可能需要考慮後撤。這些考慮對社會、經濟和政治具有深遠的影響。[17]

在1960至70年代,政府在規劃沙田和大埔新市鎮時填高了海岸線,令居民免受風暴潮影響。[18]然而,隨着氣候變化,單靠填高海岸線未必足夠抵擋一直上升的海平面。

智經曾撰文討論香港收集雨水成為海綿城市的可能,當中提及的一些現有設施及設計,例如引入「滲水路磚」有助雨水滲透,減輕雨水渠負荷,而今年3月全面投入運作的跑馬地地下蓄洪池,都是製造水空間的方法。[19]

治水理念演變:從抗洪到與水共活

地勢平坦、有約三分之一土地處於海平面以下的荷蘭,早在世界各地討論如何處理氣候變遷帶來的水位上升前,已進行不同的治水工程,以免國土被海水「蠶食」。荷蘭因此發展出一套全球數一數二的防洪系統,運用堤壩、堤防、水泵和臨海沙丘等方法防止海水倒流。[20]

然而,1990年代的兩場大洪水令荷蘭反思,單以巨型水閘或堤壩抗衡河水的防洪方法,難以長治久安,爾後當地政府開始思考如何藉着洩洪,保護易受水浸影響的地區,以「與水共活」為目標,從工程、科技、教育等入手,改善及預防水淹問題。[21]有政府顧問接受訪問時解釋,荷蘭不可能不斷建設愈來愈高的堤壩來防洪,否則最後居民只能活在十米高牆之內。[22]

在2007年,荷蘭投放了23億歐元,開始Room for the River計劃,以拓寬河道、後移堤防、挖深泛洪平原、將窪地變湖泊、移除橋墩障礙物及設滯洪池等方法,在荷蘭最大河流萊茵河沿岸進行30個項目「還水於河」。[23]目標是將萊茵河最高排水量由每秒1.5萬立方米,提升至每秒1.6萬立方米。2015年,最後一個項目正式動工,預計2022年完成。[24]

蓄水池化身生活空間

「與水共活」中的「活」,除了指存活的活以外,更是生活的活。還水於河的同時,當地政府更追求改善環境、空間質量和生活品質[25]。亦因如此,本來只有單一功能的防水設施,化為擁有如公園及遊樂場等多功能的人水共存空間。荷蘭的Eendragtspolder就是其中一個成功例子。

Eendragtspolder中的polder,指從填海或河而生、圍上堤防的低窪土地。[26] 而Eendragtspolder是一塊22英畝的人工土地和運河,座落於Rotte River旁。它建於荷蘭最低海拔之處,較海平面低20英尺(約6米)。[27]

好天氣時,Eendragtspolder是一個可以踏單車、散步、觀鳥、划獨木舟、划船、放風箏,以至野餐的公共空間;一旦河水泛濫,它就化身蓄水池,最多容納400萬立方米的水[28],大約相等於香港下城門水塘的總容量。[29]

這裏設有單車徑以及達國際賽事標準的划船通道,供比賽及休閒之用,去年夏天,世界划船錦標賽就在此舉行[30],填滿通道的水則由旁邊的Hennipsloot河引入。[31]

當Rotte River水位達警戒水平時,Eendragtspolder的進水口就會打開,讓河水湧入。以湧入速度為每分鐘1,200立方米計算,即大約等於每秒注滿一個浴室的速度蓄水,也需要55個小時才會注滿整個Eendragtspolder。[32]

Eendragtspolder地圖

來源:Google地圖

河道活化 變出公共空間

香港亦有善用這種將水利工程結合文娛康樂及公共空間的概念。近年政府重視河道活化,2011年展開的「共建啟德河」計劃,已有在河道兩旁加入公共空間的打算。計劃會將明渠修復成河,加上護魚林、河床石和在河堤上種植等綠化工程,希望在改善防洪能力之餘,設置河道走廊供市民漫步。目前明渠正進行改善工程,預計最快會在明年或之前完成。[33]

除了啟德河以外,渠務署亦已擴闊蠔涌河道,在工程中加入溪內庇護位、魚梯、折流堤等生態保育措施[34],並正規劃觀塘翠屏河活化計劃,目標是利用水景、園景和生態概念活化河道,將翠屏河改造成當區地標。[35]此外,香港山多平地少,天然河流及溪澗為數不少。而過去因不同的發展計劃而改成渠道,例如沙田的城門河、上水粉嶺一帶的梧桐河和屯門河等[36],近年亦有聲音建議政府將這類渠道活化。[37]

「香港氣候變化報告2015」列出香港容易受風暴潮影響的地區,當中不乏商業重地中環、灣仔和尖沙咀、人口稠密的新市鎮將軍澳和天水圍,以及政府正在發展的啟德等地。荷蘭「與水共活」的概念,相信能在一定程度上為香港帶來啟示,及早就未來氣候變化作好準備,增加基建的防洪能力的同時,改善市民生活環境及空間質量。

1 〈八號或以上風球 「四連發」破紀錄 天鴿 帕卡剛走 雙風暴醞釀來襲」〉,《頭條日報》,2017年8月28日,P01頁;〈傳周日又打風 8號波或5連發〉,《蘋果日報》,2017年8月29日,A04頁。
2 「2017年全年展望」。取自天文台網站:http://www.weather.gov.hk/wxinfo/season/anlfc.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1日。
3 「低壓區(前為天鴿)過去的位置和強度」。取自天文台網站:http://www.hko.gov.hk/wxinfo/currwx/tc_pastposc_1716.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24日。
4 「林超英 Lam Chiu Ying」。取自Facebook網站:https://www.facebook.com/lamchiuyinghk/photos/a.170200343140037.1073741825.129250193901719/802381879921877/?type=3&theater,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27日。
5 同1。
6 黃梓輝,「颱風黑格比帶來的風暴潮」。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www.weather.gov.hk/education/edu01met/01met_tropical_cyclones/ele_stormsurge_c.htm#,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4月1日。
7 「香港氣候變化報告2015」,香港環境局,2015年11月,第59頁。
8 「中大學者:全球暖化加劇風暴潮 未來『天鴿』般影響或每年一次」。取自明報即時新聞網: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826/s00001/1503721402366,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26日。
9 「香港住宅樓宇的房屋標準」,立法會秘書處,立法會IN 3/99-00號文件,1999年,第5頁。
10 香港地下天文台,「風暴潮不可忽視」。取自Yahoo!新聞網站:https://hk.news.yahoo.com/風暴潮不可忽視-05135078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24日。
11 「水浸黑點」。取自渠務署網站:http://www.dsd.gov.hk/TC/Flood_Prevention/Our_Flooding_Situation/Flooding_Blackspots/index.html#RRUU,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4日。
12 「局長隨筆:防洪工程 防患未然」。取自發展局網站:https://www.devb.gov.hk/tc/home/my_blog/index_id_24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23日。
13 「立法會十三題:港島區嚴重水浸事故」。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1/23/P2016112300318p.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5日。
14 「極端天氣事件」。取自天文台網站:http://www.hko.gov.hk/climate_change/obs_hk_extreme_weather_uc.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9日。
15 〈跨部門提升基建力 應對未來極端天氣〉,《星島日報》,2017年3月27日,A20頁。
16 《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環境局,2017年1月,第73頁。
17 同16。
18 「颱風連環襲港 林超英憂香港窗戶易吹爛」。取自香港經濟日報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890432/颱風連環襲港%20林超英憂香港窗戶易吹爛?r=cpsdlc,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8月28日。
19 「夏天,為大地善用雨水」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06,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6月14日。
20 "Is the Netherlands below sea level?," Netherlands Tourism, http://www.netherlands-tourism.com/netherlands-sea-level/,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7.
21 "How Water is Governed: What is Room for the River?," Alberta WaterPortal, http://albertawater.com/how-is-water-governed/what-is-room-for-the-river#ftnt1,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7.
22 Michael Kimmelman, “The Dutch Have Solutions to Rising Seas. The World Is Watching.,”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7/06/15/world/europe/climate-change-rotterdam.html, last modified June 15, 2017.
23 "Dutch Water Program Room for the River," Room for the River, http://waterandthedutch.com/wp-content/uploads/2013/08/Room-for-the-River.pdf, last modified August, 2013.
24 "Room for the River programme nears completion with new by-pass on IJssel river, the Netherlands," Dutch water sector, https://www.dutchwatersector.com/news-events/news/23707-room-for-the-river-programme-nears-completion-with-new-by-pass-on-ijssel-river-the-netherlands.html,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3, 2017.
25 "About us," Room for the River, https://www.ruimtevoorderivier.nl/about-us/,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17.
26 "polder," Dictionary.com, http://www.dictionary.com/browse/polder, accessed September 15, 2017.
27 同22。
28 "Space for water storage," Heerluk Buiten, http://heerlijkbuiten.nl/media/recreatie_zuidholland/org/documents/routes/rotterdam%20e.o/droge_voeten_route_gb_hr_web.pdf, accessed September 15, 2017.
29 「本港水塘容量」。取自水務署網站:http://www.wsd.gov.hk/tc/core-businesses/operation-and-maintenance-of-waterworks/waterworks/capacity-of-impounding-reservoirs-in-hong-kong/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2月23日。
30 同22。
31 同22。
32 同22。
33 同7,第67頁;「共建啟德河—社區展望工作坊」。取自土木工程拓展署網站:http://www.ktd.gov.hk/kaitakriver/photo/Kai_Tak_River_PE1_PPT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10年12月18日,第5頁;「資料庫:啟德明渠曾傳惡臭 現正做改善工程」。取自東方日報網站: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70305/bkn-20170305081641721-0305_00822_00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3月5日。
34 「蠔涌河道改善工程」。取自渠務署網站:http://www.dsd.gov.hk/TC/HTML/39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7月23日。
35 「起動九龍東 - 活化翠屏河」。取自渠務署網站:http://www.dsd.gov.hk/TC/Our_Projects/All_Projects/4171CD.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月12日。
36 「城門河、梧桐河原來是渠?城市化下犧牲的香港河流」。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91235,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7日。
37 姚松炎,「河溪活化 – 屯門河新想像」,取自姚松炎網站:http://ecyy.weebly.com/uploads/1/2/9/3/12935669/河溪活化_–_屯門河.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