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絕不良經營 發展深度旅遊


與內地經貿合作 | 2013-09-20 《星島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中秋已過,眼又是內地的十.一黃金周。每逢國內長假,內地總有大批旅客訪港。過去幾年,導遊強迫內地旅客購物、行程安排不周等醜聞時有發生,令人質疑香港沒有為旅客提供足夠保障。十.一當前,這些不愉快事件會否再度重演,尚屬未知之數,但部分旅行社的不良經營手法,顯然備受官方關注。內地今年十.一將實施首部《旅遊法》,規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遊活動,誘騙旅遊者,並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遊項目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1]

此外,香港政府早前向立法會提交文件[2],作出多項規管香港旅遊業的改革建議,包括提高經營門檻,要求旅行社先交80萬元保證金,才可接待內地旅客。這項建議,固然可收阻嚇之效,因為交了大額保證金,日後違規的旅行社再難藉結束營業逃避懲罰,不過這種做法,卻有殃及池魚的可能。首先,繳存80萬元保證金,即是要旅行社加大投資,結果可能將規模較小的旅行社逐出市場。另外,隨着深度旅遊興起,近年開始有年輕人籌辦深入社區的本地遊活動。提高經營門檻會否窒礙深度遊在港紥根,也是社會討論旅遊業規管架構時不能忽視的問題。

香港旅遊業的規管框架

回顧香港的旅遊業發展,早在1978年,業界已成立香港旅遊業議會(下稱「旅議會」),保障旅行社利益。及至1985年,多家外遊旅行代理商倒閉,促使政府制訂《旅行代理商條例》(下稱《條例》),規定所有經營外遊業務的旅行代理商先要領取牌照;並設立旅行代理商儲備基金(代理商基金),用作賠償因外遊旅行代理商倒閉而蒙受損失的旅客。

但在1986至1987年間,繼續有多家外遊旅行代理商倒閉,代理商基金不敷。於是政府在1988年修訂《條例》,引入行業自我規管,規定旅行代理商申領牌照前,必須成為旅議會成員。代理商基金則由旅遊業議會儲備基金(議會基金)取代,由旅議會成立的同名有限公司管理。[3]

1988年的修訂,確立日後雙軌規管制度的基礎。此後,旅議會除了保障業界利益,也肩負發布行業指引,以及處分違規會員的責任;政府成立的旅行代理商註冊處,則負責發牌及監察旅行代理商財務等事宜。

2002年,政府再次修訂《條例》,將入境旅行代理商納入規管。隨着近年內地入境遊增長,旅議會又推出多項措施,包括規定已登記店舖提供六個月的購物退款保障、引入導遊核證制度等,以規管營辦內地入境遊旅行代理商。但在這個規管框架下,旅行社強迫旅客購物、行程安排不周之事仍時有發生,因此政府決定再次檢討本地旅遊業的運作和規管架構。經過公眾諮詢和與業界商討,政府今年七月向立法會遞交文件,提出改革建議。

改革建議有三大重點,包括:

1. 減少倚重業界自律,成立名為旅遊業監管局(旅監局)的法定機構,由非業界人士主導,負責旅遊業的規管工作;
2. 提高旅遊業的經營門檻。包括將營辦內地入境旅行團的保證金加至80萬元,並要求每間旅行社委任一名合資格人士為授權代表,承擔確保旅行社符合發牌條件和旅監局要求的責任;及
3. 參照現行的核證制度,為導遊和領隊設立發牌制度。申請導遊或領隊牌照的人士,必須完成訓練課程,並通過考試,續牌時亦須完成持續專業進修課程。

不利深度遊發展﹖

這些建議,無疑回應了外界對旅遊業界「自己管自己」、互相包庇等質疑,而且有助杜絕害群之馬藉結束營業逃避賠償責任。但現時的改革方向,似乎未有顧及小本經營者的難處,也可能忽略了香港方興未艾的深度遊市場。

與跑景點式的觀光之旅不同,深度遊着重了解所到之處的風土人情,體驗當地生活。為了吸引旅客,各地政府除了打造景點,還會推廣深度旅遊活動。香港旅遊發展局的網頁,就有不少了解香港歷史文化的建議,例如向旅客介紹認識中環變遷的導賞團。近日亦有報道指,南區區議會有意將香港仔魚類批發市場附近打造為「港版築地」。報道引述業界人士意見,認為南區雖有避風塘景色,卻缺乏能體現當區文化的深度遊,外國遊客只能觀賞風景,無法理解背後歷史,興建海鮮食府,有助展示香港的漁港風情。[4]

除了官方打造,近年也有一些有心的年輕人,組團向本地及居港的外籍人士介紹鮮為人知的大城小事。多次吸引傳媒報道、由80後青年於2011年成立的Secret Tour,是較為人熟悉的例子。他們帶人尋訪的,往往不是旅客區,而是一些別具特色但一般人鮮有接觸的城市空間,例如工廠大廈和徙置區。創辦人去年甚至辭去廣告工作,聘請員工,發展業務。由於沒有相關牌照,他們暫時只接待持有香港身份證的人士。[5]另外,由前政治助理陳智遠及數名旅遊、文化愛好者成立的「活現香港」,同樣嘗試舉辦一些特色導賞團,包括帶遊客認識旅遊書甚少介紹的社區,以至解開城市迷團、認識老店等的主題行程。

近年香港的旅遊業發展,被指過分倚重內地旅客在零售市場的消費活動;人流仍然暢旺的主題公園,長遠也未必能吸引旅客重遊舊地。上述的新嘗試,正好開拓香港旅遊產業的更多可能性,為業界注入新動力。

然而現存規管業界的框架,已經設有一道50萬元的保證金門檻,在改革建議中,經營內地入境團的旅行代理商,甚至要交存80萬元保證金。門檻之高,不只加重小經營者負擔,更可能將一些滿腦子創意,但缺乏資金的年輕人拒諸門外。另外,新規管框架要求旅行社委任的授權代表,最少要有五年在旅遊業內的管理經驗。但就開拓深度遊市場而言,對本土文化的認識,比有五年管理「零團費」旅行團的經驗更為重要。新規管框架雖能針對近年部分業界的不良經營手法,但政策的改動,牽涉更長遠的問題,新框架在保障旅客權益的同時,能否為旅遊產業開拓新的發展空間,需要社會各界深思。

 

1「禁以低價團誘消費者購物 新《旅遊法》實施外遊價急漲」,《大公報》,2013年9月1日。
2「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 推行香港旅遊業新規管架構改革的最新進展」,商務及經濟發展局,2013年7月22日。
3 議會基金於1993年被法定的旅遊業賠償基金取代。
4「打造港版築地 南區變身吸客 迎港鐵通車酒店落成契機 旅業倡推漁港文化」,《文匯報》,2013年9月2日。
5「Stephen 出走旅程」,City Print,第二十八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鳴翩,201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