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7-11-20 | 《星島日報》

發展精英體育 香港可以點做?



香港運動員近年成績彪炳,早前在第五屆亞洲室內暨武術運動會便奪得平港隊歷屆紀錄的35面獎牌,較上屆的17面超出逾倍。[1]除了屢獲佳績的「牛下車神」李慧詩、桌球好手傅家俊外,吳家鋒、歐鎧淳及楊文蔚等人也有優異表現。

發展精英體育有何用?

本地運動員在大型國際賽事取得成功,留意他們動態的香港市民,往往亦與有榮焉。這種心態並非港人獨有,部分政府也會借此團結當地市民,讓市民產生「良好感覺」(feelgood factor)及有凝聚力的身份認同。[2]在一些負責推廣城市形象的人眼中,傑出運動員和舉辦國際賽事更是提升城市國際形象的好幫手。澳洲旅遊委員會亦曾指出,世界各地在2000年悉尼奧運會中對澳洲留下深刻印象,令「澳洲品牌」的發展加速10年。[3]

由此看來,一地政府投放資源發展精英體育,就不只是精英的事,也關乎每位市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首份施政報告中,提及不少體育相關的新措施。除了暫時擱置清拆灣仔運動場外[4],亦會協助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成為獨立機構並提供資助、繼續推展「啟德體育園」計劃、提升合適體育設施作競賽場地,以及投放額外資源,開展隊際運動五年發展計劃等等。[5]

投放資源與獲得成果成正比

適切地投放資源,固然有助進一步推動體壇發展。比利時一個大型體育政策研究計劃,透過分析15個國家的精英體育發展系統,尋找它們的成功之道。[6]數據反映,若要成功,無財不行。因為投放較多資源的國家,都有着最好的表現,得到愈多獎牌。包括法國、澳洲、日本、南韓及加拿大等體育強國,每年都有超過一億歐元撥款發展體育。[7]

香港體壇表現,或許同樣與投放資源成正比。2016年12月數據顯示,香港體育學院(體院)2015年的開支達4.63億港元,較10年前增加189%,立法會秘書處指出,隨着有更多培訓資源,本地精英運動員也在大型體育競賽中取得較佳成績。以亞洲運動會為例,香港運動員在2014年合共贏取42面獎牌,較2006年增加45%。[8]

公帑以外的其他資金來源

純粹以獎牌數目對照政府投放的資源,英國也許是令人振奮的例子。2012年倫敦奧運為英國帶來亮麗成績後,英國政府向精英體育投放更多資金,以迎接2016年里約奧運及2020年東京奧運。最終在里約奧運中,英國國家隊得到的獎牌高達67個,打破其百年紀錄之餘,亦歷史性地在奧運獎牌榜登上第二位。[9]

在公帑撥款外,英國政府亦嘗試為當地的體育組織另覓資金,並與這些體育組織設下目標,增加私人投資佔其資金來源的百分比。去年12月,英國政府已為當地體育組織尋找社會投資機會及其他資金來源發布指引,亦為建立體育相關的社會影響基金開展研究,務求為當地體育發展開源。[10]

新守則改善體育組織的管治

懂得搵錢,也要懂得使錢。為了更有效善用資源,2016年10月,為英國政府提供體育教育及運動產業經費的兩大公營機構UK Sport及Sport England,擬訂了一套新的「體育管治守則」(Code for Sports Governance),說明尋求大筆資助的機構如何證明已經達到良好管治的最高標準,包括公開決定的過程及高級管理層的薪金標準等等,並規定體育組織證明他們已經、或正實施所需步驟,以遵守以上守則,才能在2017年4月或以後獲得公帑資助。[11]

「體育管治守則」的原則包括,體育組織必須透明,讓不同技能、經驗和知識的持份者能參與決策過程,而且需要定期進行評估,確保組織能持續改進。[12]這些體育組織的管理委員會必須定時開會,並紀錄重要的決策過程,確保有官方紀錄在席者的投票意向;所有利益衝突問題必須由主席處理,並記錄在案;管理委員會成員中必須有至少3人與其他委員無任何關係;管理委員會必須定時進行選舉,而且在理想情況下,委員任期不可超過9年。[13]

論功行賞 是務實還是功利?

不過,英國政府的做法亦非毫無爭議,其按照國際賽事表現為準則的撥款方針,便為部分人詬病。特別是英國體育理事會每一屆奧運會前公布各項運動的財政撥款總額時,總會令某些運動員叫苦連天。

以2020東京奧運會為例,包括羽毛球、劍撃、乒乓球、舉重等七個運動項目,由於不能提供任何證明有機會獲得獎牌的新證據,因此將不會得到任何政府撥款。當中以羽毛球損失最大,因為在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之前,羽毛球得到570萬英鎊撥款。[14]有羽毛球手形容這對運動產生災難性影響,亦有人認為這是十分可恥的事。[15]

部分運動員的激烈反應,固然或與個人利益受損有關,但這種分配資源的方法,也確實有可能令部分體育被邊緣化,以至迫使在被邊緣化的體育項目中表現出色的運動員,因為需要另覓資助而離開當地,變相令該體育項目在國際賽事間表現更差,造成惡性循環。

英國做法是功利還是務實?不同角度有不同看法。不過香港政府同樣抱着希望運動員能持續爭取世界級體育佳績的目的,來發展體育。政府根據「精英資助」評核計劃準則,每兩年檢視各運動項目成年及青少年運動員於海外賽事的最佳成績,以辨認到達國際水平的項目,於亞運及奧運四年週期中以體院為支援體系提供四年穩定的支援。[16]這樣看來,英國與香港的做法相似,如何在「論功行賞」之餘避免上述的惡性循環,值得大家深思。

有錢有資源 還需有教練

資源多少決定成敗,雖屬老生常談,不過擁有資源,亦不代表一定能擁抱成功。一個地方是否擁有頂級教練培訓運動員,同樣會影響運動員的發揮、表現及改進空間,亦因此成為一個地方能否在國際賽事中取得成功的關鍵。[17]

以剛奪得2017年歐洲籃球錦標賽(EuroBasket 2017)冠軍的斯洛文尼亞為例[18],這個只得200萬人口的歐洲小國,一直產出不少能打進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的出色籃球員。當地一位籃球青訓教練認為原因之一,是當地球會有很多來自前南斯拉夫的教練培訓球員,而當年南斯拉夫籃球隊是世界頂尖的籃球勁旅。[19]

為了留住體育人才,斯洛文尼亞政府亦致力確保頂尖運動員及教練有穩定的經濟收入。除了進一步推動運動員雙重職業制,讓他們受僱於公共機構及私營公司外,當地政府未來更希望特別為這些精英運動健兒建立一個招聘系統,令他們無後顧之憂,專心比賽,發揮潛能。[20]

歐盟的運動員雙重職業制

斯洛文尼亞的運動員雙重職業制(Dual Careers),在歐盟成員國中頗為常見,這種制度容許運動員接受教育或工作,並推動他們退役後發展新事業。[21]

雙重職業制主要協助青年運動員在彈性安排下完成傳統教學或職業教育。例如,荷蘭的Johan Cruyff College為精英運動員提供度身訂造的課程,為他們退役後轉型成為教練、體育賽事組織者或從事體育營銷的職業做好準備。[22]

至於就業方面,德國一些公司提供能配合全職運動比賽的培訓和就業機會,當地的體育資助基金(Sports Aid Foundation)更為聘請運動員的公司提供盈利損失補償。[23]

自2008年開始,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亦開始向運動員、其教練以及身邊人傳遞雙重職業制的重要性。香港目前亦有運動員就業及教育計劃(HKACEP),學習方面為運動員提供教育諮詢、獎學金計劃及綜合英語課程等支援[24],就業方面則提供就業輔導、就業講座、工作配對、實習生計劃、學習伙伴計劃等,協助運動員訂立自己的職業性向[25],亦有「精英教練工作體驗計劃」為運動員在職涯轉換至教練,提供一個體驗性的工作平台。[26]歐盟各成員的例子,或許可以為香港檢視目前計劃時作參考之用,讓運動員更能安排退役後的生涯。

1 〈港亞室運獎牌總數平歷屆最多紀錄 年輕選手具潛力大放異彩〉,《大公報》,2017年9月29日,B08頁。
2 Jonathan Grix and Barrie Houlihan, "Sports Mega-Events as Part of a Nation's Soft Power Strategy: The Cases of Germany (2006) and the UK (2012),"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16 (2014): 573, 576, accessed November 7, 2017, doi:10.1111/1467-856X.12017.
3 同2,第576及578頁。
4 《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 2017年10月11日,第43段。
5 《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施政綱領》, 2017年10月11日,第112至114頁。
6 Veerle De Bosscher, Simon Shibli, Hans Westerbeek, Maarten van Bottenburg, "Successful elite sport policies. A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the Sports Policy factors Leading to International Sporting Success (SPLISS 2.0) in 15 nations," Vrije Universiteit Brussel, 2015, p.4.
7 同6,第16頁。
8 「體育發展」,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ISSH15/16-17,2016年12月15日,第2頁。
9 "Sporting Future: First Annual Report," Cabinet Office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February 2017, p.21.
10 同9,第24至25頁。
11 同9,第28頁。
12 "A Code for sports governance," Sport England, UK Sport, October 2016, pp.10-11.
13 同12,第18至19頁。
14 "Olympics & Paralympics 2020: Badminton among seven sports to lose funding appeals," BBC, http://www.bbc.com/sport/39027138,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0, 2017.
15 "Tokyo 2020: Four Olympic sports and one Paralympic sport lose funding," BBC, http://www.bbc.com/sport/olympics/38260939, last modified December 9, 2016.
16 「『A級』及『B級』支援精英體育項目」。取自香港體育學院網站:https://www.hksi.org.hk/tc/support-to-sports/tier-a-tier-b-sports,查詢日期2017年11月10日。
17 同6,第19頁。
18 Kristian Winfield, "6 reasons Slovenia's Eurobasket 2017 championship was so improbable," Sbnation, https://www.sbnation.com/2017/9/17/16323346/slovenia-eurobasket-2017-champions-improbable-cinderella-reasons-history,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7, 2017.
19 Brian T. McCormick,"Basketball Development in Slovenia," Brian McCormick Basketball, https://learntocoachbasketball.com/basketball-development-in-slovenia,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6, 2008.
20 "National programme of sport of the Republic of Slovenia 2014-2023," Republic of Slovenia, Ministry of Education, Science and Sport, April 2014, p.37.
21 "EU Guidelines on Dual Careers of Athletes: Recommended Policy Actions in Support of Dual Careers in High-Performance Sport." document presented at the meeting of the EU Expert Group "Education & Training in Sport", Poznań, Brussels, November 16, 2012, p.3.
22 同21,第18至19頁。
23 同21,第23至24頁。
24 「教育:服務內容」。取自香港運動員就業及教育計劃網站:http://www.hkacep.com/?route=education,查詢日期2017年11月7日。
25 「就業:服務內容」。取自香港運動員就業及教育計劃網站:http://www.hkacep.com/?route=career,查詢日期2017年11月7日。
26 「運動員教育及職業發展支援」。取自香港體育學院網站:https://www.hksi.org.hk/tc/support-to-athletes/elite-athletes-lifestyle-support,查詢日期2017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