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7-12-07 | 《經濟日報》

爭國際排名 提防淪為大學版TSA



不少評估機制的設立,是為了衡量評估對象的優劣,分個高下。在良好評估機制下,實力較佳的自然會取得好成績。但有時人們會為求迎合評估準則,而做出局外人不明所以,甚至認為本末倒置的行為。香港人對此現象不感陌生。曾引起頗大爭議,原意是幫助學校了解學生在中、英、數科目的基本能力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SA)[1],便出現學校針對評估模擬試題而操練的情況。[2]

最近,就連本地的高等學府也捲入類似爭議,被指為爭國際排名而跨大師生比例,向編制國際大學排名榜的機構提供的學生人數,較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官方數目為少。[3]

大學國際排名備受關注

國際大學排名榜,例如Quacquarelli Symonds(QS)、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ARWU)及Times Higher Education,會按各類準則計算不同大學在世界同儕中的位置。[4]每當排名公布,不僅傳媒會競相報道,政府也會引用相關數字宣揚本地大學的實力[5],部分取得較佳排名的大學也會趁機「省招牌」。[6]

綜觀國際,本地大學利用國際排名自抬身價的做法並不奇怪。歐洲大學協會數年前進行了一項調查(下稱「歐洲排名調查」),了解來自39個國家的171間高等教育機構的運作,如何受大學排名榜影響。[7]結果發現,有高達86%的教育機構表示有注視自身排名[8],有76%表示一直或間中會以其排名作推銷或宣傳。[9]

上述的排名榜,面世至今其實只有十餘年[10],能受傳媒、各地政府和大學重視,多少與教育全球化有關。在今天,異地求學已非罕見。由於人生路不熟,學生計劃出國升學時,有時會根據國際排名衡量各地院校的教研質素、專長學科等;同樣,教育機構之間尋找合作對象時,也可能需要參考這些資料。

歐洲排名調查亦顯示,有78%回應該調查的高等教育機構認為,學校排名會影響潛在學生的選校決定,當中非本地學生會更受影響;另外有65%高等教育機構認為,它們的排名會影響其他院校(包括正在合作以及有機會合作的)對其的觀感,甚至會影響他們的合作決定。[11]

大學求排名,鑽空子

國際排名備受重視,問題是,這些排名是否能準確反映一間大學的真材實料?這先要從計算排名的準則說起。以QS世界大學排名榜為例,排名分六個主要準則,各準則的得分,佔總分5%至40%不等。[12]其中佔分最重的是學界評價,評核方式是由QS向學術界人士派發問卷,邀請他們列舉本地和國際上,有哪些大學在他們擅長的研究領域中表現最佳。[13]

根據以上準則定出的排名是否具說服力,自然見仁見智,學府遞交的資料能否反映實況,有時也引起爭議。以師生比率為例,香港城市大學(城大)便被指近年向QS所提供的學生人數,少於教資會所記錄的數字,而且兩者相距的比率逐年擴大,由前年的14.7%增至去年的27.4%,然後再升至今年的30.4%。[14]

在QS世界大學排名榜,師生比率所佔的計分比重達20%,對最終排名有頗大影響。[15]城大校長已決定委託會計師行,獨立審查校方提交QS的數據。[16]其後傳媒陸續報道,本地多間大學向QS提交的教員人數,同樣不同於呈報予教資會的數字,而大學方面則回應指教資會及QS對此的定義不同。[17]究竟本地大學所做的是否合理,有待探究。不過這些報道或多或少會讓人疑惑,排行榜反映的,究竟是大學的實力,還是大學滿足評分標準的能力?

除了師生比率,另一個可能引起爭議的地方,是評分方法甚為着重個別界別人士對大學的評價,其中學界評價及僱主評價兩部分,共佔總分一半。[18]在學界評價中,收到問卷的學者,包括過去曾回應QS調查的學者、在市場推廣公司的學者資料庫中出現的名字、毛遂自薦的學者,以至由大學主動提供的被訪者。[19]同樣,在僱主的問卷名單來源方面,大學也可以提名受訪者。[20]

如此的評分機制,難免令人懷疑某些大學會否「拍膊頭」,請求個別受訪者對其給予較佳評價。位於愛爾蘭的科克大學(University College Cork),在2013年便被指其校長要求每位教職員在其他大學找三名「明瞭科克大學提升國際排名之重要性」的人,讓他們登記並填寫QS的問卷調查。[21]

對於大學可能請受訪者逢人說項,QS承認從其他的問卷調查可見,個別大學確會如此行事,但表示QS會透過一些程序,找出受到操控的問卷回應。[22]另外,QS稱會篩選自薦的學者,確保大學並非試圖不當干預自己或對手的排名,而學者也不能推崇自己所處的機構。[23]

鑽空子爭議,不限於QS,也見於其他大學排名榜。在美國,德州的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在2008年亦被指以校園書店優惠,利誘新生重考SAT測驗,意圖透過更好的新生SAT平均分,推高其在美國本地大學排名榜的名次。[24]另外《科學》雜誌在2011年刊文,指沙地的大學採用銀彈攻勢,推高學術地位。當中沙特國王大學(King Saud University)被指向海外著名科學家招手,聘請他們成為該大學的訪問教授,然後每年在著名學報上發表五篇文章,該校並會為每份他們與該大學職員合撰的文章提供金錢獎賞。[25]結果與沙特國王大學有關的學術文章數目,在2008至2010年間增加了接近三倍,而該大學在ARWU的排名,亦由2008年的500強不入,升至2011年的首300位。[26]

排名可關注,不宜強求

各排名榜縱不盡善盡美,畢竟仍有參考價值。不過,當鑽空子的方式層出不窮,若普羅大眾仍對這些排名照單全收,奉為圭臬,恐怕會「癡心錯付」。在此情況下,大學在爭取國際聲譽時,也需要時刻警惕,避免過度投入,本末倒置。

1 「全港性系統評估:簡介」。取自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www.bca.hkeaa.edu.hk/web/TSA/zh/Introduction.html,查詢日期2017年11月21日。
2 周翠怡,〈官小預購TSA練習 教局禁令虛設〉,《東方日報》,2017年1月27日,A13頁。
3 周婷、葉偉東,〈城大涉篤數谷國際排名 誇大師生比例 最少兩大學舉報〉,《蘋果日報》,2017年11月13日,A01頁。
4 "About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http://www.shanghairanking.com/aboutarwu.html, accessed November 15, 2017; "QS Rankings," Quacquarelli Symonds, http://www.qs.com/rankings, accessed November 15, 2017;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Times Higher Education,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world-university-rankings, accessed November 15, 2017.
5 「政務司司長出席李宗德講堂命名典禮致辭全文(只有中文)」。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9/26/P201709260058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26日。
6 "Ranking and Awards,"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https://www.polyu.edu.hk/irpo/ranking_and_awards.php,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Rankings and Reputatio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ttp://www.cityu.edu.hk/cityu/about/rankings.htm,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7 Ellen Hazelkorn, Tia Loukkola, Thérèse Zhang, "Rankings In Institutional Strategies And Processes: Impact Or Illusion?" European University Association, http://www.eua.be/Libraries/publications-homepage-list/EUA_RISP_Publication.pdf?sfvrsn=6,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pp. 16 and 17.
8 同7,第28頁。
9 同7,第31頁。
10 同4。
11 同7,第32、33頁。
12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QS Intelligence Unit, http://www.iu.qs.com/university-rankings/world-university-rankings,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13 "Academic Reputation," QS Intelligence Unit, http://www.iu.qs.com/university-rankings/indicator-academic,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14 同3。
15 同12。
16 同3。
17 鄧力行、黃津琪,〈教員人數呈報有出入 多間大學指教資會QS定義不同〉,《明報》,2017年11月21日,A08頁。
18 同12。
19 同13。
20 "Employer Reputation," QS Intelligence Unit, http://www.iu.qs.com/university-rankings/indicator-employer,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21 Scott Jaschik, "Rigging the Rankings?" Inside Higher Ed,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news/2013/04/08/irish-university-tries-recruit-voters-improve-its-international-ranking, last modified April 8, 2013; D. D. Guttenplan, "Vying for a Spot on the World's A List," The New York Times, April 12, 2013, http://www.nytimes.com/2013/04/14/education/edlife/university-rankings-go-global.html.
22 "Academic Reputation," QS Intelligence Unit, http://www.iu.qs.com/university-rankings/indicator-academic,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Employer Reputation," QS Intelligence Unit, http://www.iu.qs.com/university-rankings/indicator-employer,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23 同13。
24 Sara Rimer, "Baylor Rewards Freshmen Who Retake SAT," Th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14, 2008, http://www.nytimes.com/2008/10/15/education/15baylor.html?scp=1&sq=baylor%20and%20rimer%20and%202008&st=cse.
25 Yudhijit Bhattacharjee, "Saudi Universities Offer Cash In Exchange for Academic Prestige," Science 334(6061) (2011), pp. 1344 and 1345.
26 同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