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7-12-11 | 《星島日報》

長者照顧 「傭」入家中



香港面臨人口高齡化,未來有大量長者需要被照顧。近期社會在探討如何增加護理長者人手時,將眼光投到外地人才,包括香港人毫不陌生的外籍家庭傭工(外傭)。政府亦示意未來可由本地培訓及資助兩方面入手,以外傭作為居家護老的勞動力。

展望未來20年,銀髮一族在香港將愈來愈普遍。根據政府統計處今年10月發表的專題文章,不計外傭,在2026年預計會有182萬名65歲及以上的長者,而2036年更多達237萬名。同時間,長者佔總人口亦由2016年的17%,升至2026年的25%,而到2036年更逾三成。[1]長者按不同的健康狀況需要不同的服務,例如身體情況欠佳的要院舍服務;較健康及自理能力較高的,只需有人在家看顧及輔助日常起居生活。這類在家中照料長者的角色,是否可以由外傭擔當?

錢從何來?外傭具備足夠技能嗎?

外傭在香港工作已經有接近半世紀的歷史。[2]雖然現時外傭的工資最低僅為每月4,410元[3],遠低於不少本地人的水平,但對於沒有收入或經濟拮据的長者而言,仍是一筆不少的支出。在這方面,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近月表示,政府正探討資助公屋獨居長者聘請外傭,而他認為資助金額可為外傭薪金的四分之一至一半。[4]

在新加坡,當地政府也有為以外傭護老的家庭提供補助金[5];讓這些家庭可繳交較低的外傭徵費[6];也會提供培訓補助金,資助包括外傭的合資格人士,上課學習如何當一個更好的照顧者。[7]

由政府協助外傭提升照顧水平的做法,智經過去也有作出類似建議,認為可考慮向外傭提供獲認可的培訓,讓他們成為註冊護理員以照顧長者。[8]政府亦表示社會福利署擬透過獎券基金,在2018至19年度推行為期一年半的「外傭護老培訓試驗計劃」,教授300名外傭照顧體弱長者的基本知識和技巧,完成培訓的外傭會獲頒出席證書。[9]

非一般僱傭關係

家庭傭工與長者能否建立深遠的關係也須社會關注,因為他們並非一般的僱傭關係,還講求溝通、諒解及關愛。要建立良好關係,共通的語言是一大基礎。智經過去的研究亦指出廣東話對外傭在港工作的重要性,來港工作的印尼人中,可能有較多具備這方面的能力。[10]至於長者,政府統計處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結果顯示,65歲及以上長者中,有逾六成未完成初中教育。[11]他們當中可能很多都不懂運用英語;但另一方面,在該次人口統計中的45至64歲「未來長者」,未完成初中教育的則為三成[12],相信他們有較大機會能以英語與外傭交談,減少彼此的溝通障礙。

要減少障礙,有時也需要一些共同興趣。過往便有社福機構在外傭培訓計劃中,舉辦糕點製作班、香薰按摩、競技活動和攝影遊戲等聯誼活動,供外傭和長者共同參與。[13]

要關注照顧者的精神與心理健康

拉近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關係之餘,處理照顧者的不安情緒,避免悲劇發生,是另一重要課題。由今年1月至6月的300宗新呈報到「虐待長者個案中央資料系統」的個案中,有9%是由家庭傭工造成,是繼配偶及兒子之後第三常見施虐者。[14]近年發生一些涉及照顧長期病患者的倫常慘案[15],更令社會漸漸關注照顧者能否得到足夠支援。

外傭護老,既要承受作為照顧者的壓力,還要面對離鄉別井、人生路不熟等不安,需要其他人關注他們的精神及心理健康。葵涌醫院曾以英語及印尼語製作指引[16],教導外傭如何照顧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當中的內容也包括如何應對作為照顧者的壓力。[17]若香港要引入更多外傭協助護老,社福界和醫學界在確保這些照顧者的精神及心理健康方面,或許需要更多的合作。

護老人才渴市 加拿大以居留權吸納

除了提供培訓和作出相應支援,吸引具備照顧長者技能的人才來香港,也是一個思考方向。在世界各地,這類人才為數不少,以菲律賓為例,當地由2010至2015年,至少有十萬人離鄉到他方擔任護士[18],在2014年及2015年亦分別約有一萬人到外地當居家個人護理員。[19]

然而,香港要招攬這些人才,並不容易,因為不少海外地方的長者都有同樣想法,相關政府亦推出了大量措施配合。加拿大是其中一個向這類人才招手的地方,當地曾經推行Live-in Caregiver計劃,招徠海外受過照料訓練或具備相關工作經驗的人才,為長者、幼兒或殘疾人士提供居家看顧服務。[20]該計劃在培訓和工作經驗,以及教育和語文能力方面均有一定要求,亦訂下了一些審批準則。[21]

Live-in Caregiver的一大賣點,是容許抵達加拿大後四年內,取得兩年全職居家工作經驗或者3,900小時全職居家工作經驗的參加者,可以申請自己及家人成為當地的永久性居民。[22]計劃大受海外人士歡迎,有相當部分參與者來自菲律賓。

但計劃同時衍生不少問題,例如有大量移民申請個案積壓未獲處理,在2013年有多達約5.8萬人還待審批。[23]當局亦指很多居家照顧者一旦成為永久性居民,就脫離行業。當局更懷疑有部分人用計劃來作家庭團聚,因為據相關部門對申請個案的分析,在個別地區有多達四成到加拿大的居家照顧者的「僱主」是其親戚。[24]

在2014年,當地就業和社會發展部部長指計劃「失控」,變成一個家庭團聚計劃,故此進行改革[25],改由兩個新計劃代替[26],其中一個與照顧長者相關。該計劃雖然仍容許照顧者在加拿大全職工作兩年後申請成為永久性居民,但要通過語文要求,亦至少要擁有加拿大高等教育一年或同等海外學歷[27],而且當局每年只會處理2,750宗永久性居民的申請。[28]

除了加拿大,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所在去年9月曾提出建議,認為當地可以按負責家居打理或照顧長者兩類職責,給予外傭不同簽證,而負責照顧長者的外傭可以得到更好的待遇和工資,甚至可以考慮免除他們要住在僱主家中的要求。[29]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吸引護理人才的措施,例如不用居於僱主家中以及有移民性質,都正正與現行香港要求外傭要在僱主家中留宿[30],以及不會享有居留權的情況截然不同。[31]香港當然不必因此改弦易轍,但當以技巧較強的外傭看護長者的情況愈來愈普遍,如何吸引和留住他們,相信是繼加強培訓之後,下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1 《香港統計月刊專題文章:2017年至2066年香港人口推算》,政府統計處,2017年10月,第FA6頁。
2 「基本政策」。取自勞工處外籍家庭傭工網站:http://www.fdh.labour.gov.hk/tc/general_policy.html,查詢日期2017年11月22日。
3 同2。
4 〈政府研資助公屋獨老聘外傭 有醫療需要者 資助額外傭1/4至1/2薪金〉,《明報》,2017年11月9日,A02頁。
5 "Foreign Domestic Worker Grant," Ministry of Social and Family Development, https://www.msf.gov.sg/assistance/Pages/Foreign-Domestic-Worker-Grant.aspx,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3, 2017.
6 "Paying levy for a foreign domestic worker," Ministry of Manpower, http://www.mom.gov.sg/passes-and-permits/work-permit-for-foreign-domestic-worker/foreign-domestic-worker-levy/paying-levy,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9, 2017.
7 "Introduction To Caregivers Training Grant (CTG)," Singapore Silver Pages, https://www.silverpages.sg/CTG,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8 "Hong Kong's Future Population and Manpower Needs to 2030," Bauhinia Foundation Research Centre, February 2014, p. 89.
9 「對護老者及殘疾人士照顧者的支援」,福利事務委員會、衞生事務委員會及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2)340/17-18(01)號文件,2017年11月,第8頁。
10 同12,第89、90頁。
11 「按性別、年齡、年及教育程度(最高完成程度)劃分的15歲及以上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政府統計處,2017年4月10日。
12 同16。
13 「香港明愛安老服務通訊第二十三期:促進服務使用者參與」,香港明愛安老服務,2014年1月,第5頁。
14 「預防及處理虐待長者服務」。取自社會福利署網站:http://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family/sub_listofserv/id_serabuseelder,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9月15日。
15 〈斬死自閉兒父刎頸獲救 留遺書「對家庭最好的事」〉,《成報》,2014年6月29日,A02頁;〈涉殺病妻案 疑兇弟:兄心力交瘁〉,《香港經濟日報》,2017年6月8日,A26頁。
16 "Mental Health Education Materials," Kwai Chung Hospital, http://kch.ha.org.hk/EN/subpage?pid=16,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17 "Caring for Elderly with Dementia Guide to Foreign Domestic Helper," Kwai Chung Hospital, June 2016, pp. 14, 21-27, 43-47.
18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Overseas Employment Statistics Deployed 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 2014-2015,"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http://www.poea.gov.ph/ofwstat/compendium/2015.pdf,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p. 3; "2010-2014 Overseas Employment Statistics,"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http://www.poea.gov.ph/ofwstat/compendium/2014.pdf,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p. 5.
19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Overseas Employment Statistics Deployed 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 2014-2015," Philippine Overseas Employment Administration, http://www.poea.gov.ph/ofwstat/compendium/2015.pdf,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p. 3.
20 "OP 14 Processing Applicants for the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 February 2, 2014, pp. 4-6.
21 同25,第5至7、14至16頁。
22 "Become a permanent resident – Live-in caregivers,"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work/caregiver/permanent_resident.asp, last modified May 19, 2017; "OP 14 Processing Applicants for the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 February 2, 2014, p. 4.
23 "Family Reunification: Report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n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House of Commons Canada, March 2017, p. 47.
24 "ARCHIVED – Backgrounder — Stakeholder Consultations on Immigration Levels and Mix,"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department/media/backgrounders/2011/2011-07-11.asp, last modified July 11, 2011.
25 "Canada's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ran out of control' and will be reformed: Jason Kenney," National Post, June 24, 2014, http://nationalpost.com/news/politics/canadas-live-in-caregiver-program-ran-out-of-control-and-will-be-reformed-jason-kenney.
26 "Family Reunification: Report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n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House of Commons Canada, March 2017, p. 47; "Live-in Caregiver Program,"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work/caregiver/index.asp, last modified May 19, 2017.
27 "How do I apply as a health-care provider for the Caring for People with High Medical Needs Pathway?"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helpcentre/answer.asp?qnum=914&top=28, last modified April 18, 2017.
28 "Application for Permanent Residence - Caring for People with High Medical Needs Class (IMM 5798)," Government of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information/applications/caring-medical.asp, last modified October 24, 2017.
29 "Policy Briefing No. 5: 'The current system is no good': The challenges of Singapore's domestic work industry,"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Asia Research Institute, September 2016, pp. 3 and 4.
30「僱用外籍家庭傭工實用指南 – 外籍家庭傭工及其僱主須知」,勞工處,2017年9月,第6頁。
31 梁康然,〈終審法院一錘定音 30萬外傭 不享居港權〉,《大公報》,2013年3月26日,A0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