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8-01-25 | 《經濟日報》

ESG投資心法 ── 從企業社會責任評估投資風險



投資者追求回報,理所當然。但也有人認為,錢要賺得其所,在爭取回報以外,也需要秉持社會責任,拒絕投資從事酒精、賭博、煙草等業務的企業,並盡量尋找符合社會公義,以及較為環保的公司來投資。[1]

近年更有人試圖透過建立一套針對企業有關環境、社會及管治(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ESG)方面的資料披露標準,說明「講金又講心」不只是基於道德情懷,還會影響到公司的盈利和風險管理。在2016年,港交所亦將《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的一般披露責任,由建議披露提升至「不遵守就解釋」。[2]這套投資「心法」由理念到落實,對企業和投資者帶來了甚麼轉變,值得關注。

道德以外 動之以利

要說服「利」字當頭的主流投資者,並不容易。雖然智經曾撰文介紹有倡議者以環保為由,呼籲大學和慈善基金撤出它們在化石燃料企業的投資,並獲得不少支持。但如果被撤資的公司財雄勢大,又或有其他投資者虎視眈眈想趁機「執平貨」,那麼小眾投資者因為道德感召而撤資,實際上只是給予主流投資者一次趁低吸納的機會。[3]

然而,近日紐約市政府就氣候變化對該市已經及將會造成的破壞,狀告全球五大上市石油企業[4] [5],令有關企業可能要付出巨大的訴訟和賠償開支,箇中的投資風險,卻正好反映ESG投資概念的探討意義。

至於如何把ESG轉化為投資者認為有用的風險評估,投資管理公司ADM Capital旗下企業基金會ADM Capital Foundation[6],提供了一個案例。該基金曾與內地環保組織公眾環境研究中心合作,分析中國水風險將如何影響投資者和公司的問題。[7]由此成立的「中國水風險」在2016年發表報告(水風險報告),提出煤炭企業在所在地的水資源運用方式,會影響公司盈利。

水風險報告指,煤炭企業的生產過程必然會耗用水資源,而不少知名上市煤炭企業所座落的地區,每年都會被抽取超過八成的可用水量,水資源壓力極高,會令相關企業面對環境和政策法規的雙重風險。[8]報告推算,水風險對內地五大煤炭公司[9]的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率,有-1%至-13%的不利影響。[10]

以上評估有多可信,還屬其次──事實上,在受訪70多位專業投資者或資產持有者當中[11],亦有超過八成認為[12]中國水風險的評估方式「需要更多詳盡的補充分析」。[13]該報告更具啟發性的發現在於,儘管其評估方式未能得到被訪者全面肯定,但仍有45%受訪者聲稱想將水風險因素納入其估值模型。[14]這多少反映,由ESG衍生的風險評估概念,確實能吸引專業投資者注視。

參考數據需度身訂造 不宜一概而論

縱然ESG概念有可取之處,但要藉其評估投資風險,成效仍十分視乎相關公司有否全面披露其面對的環境、社會與管治風險。透過上述案例也不難察覺,有用的ESG資訊,並不等同所有公眾關注的資料,例如碳排放、勞工待遇等等,而是能夠對公司業務構成直接影響的資訊。舉例來說,上文討論的水風險,除了煤炭行業之外,對於電力公司、紡織行業、農業和食品飲料行業的影響都引起了「中國水風險」及一些受訪投資者的注意。[15]

再以企業管治為例,如果有公司的決策主要由單一管理層作出,同樣可能帶來難以預測的風險。[16]就此,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的《可持續發展報告指南》(下簡稱「指南」)[17]指出,企業應該說明最高治理機構的主席,是否亦為經營團隊成員[18],以及最高治理機構如何避免利益衝突,例如揭露該管理層是否於其他董事會任職,以及其與供應商或其他利害關係人的交叉持股狀況。[19]

數據包羅萬有 反容易錯失焦點

除了企業管治,指南中建議企業披露的資料範疇,可謂包羅萬有,諸如經濟、環境、勞工實務和尊嚴勞動、人權、社會和產品責任等各方面。[20]不過如上文所述,到底如何可以因應不同行業提列具風險參考意義的指標,而非讓公司隱惡揚善,借ESG大做面子工程,是其挑戰所在。

另一方面,要在不同的文化與社會脈絡中理解ESG數據,也考驗投資者智慧。例如指南提及,企業應該披露涉及反競爭行為、反壟斷等法律訴訟總數及其結果。[21]然而,各地對「反競爭」的定義和處理方法均有不同,例如香港的《競爭條例》會聚焦於私營企業部分,原則上不處理政府和法定機構的經濟及商業活動,也不會重組已存在壟斷情況的行業市場結構。[22]不難想像,即使各地的公司都提供了相應數據,投資者實際上也不能直接比較。

企業或用以粉飾櫥窗 有悖ESG投資原意

ESG概念,在香港其實不算新鮮。港交所在2016年年初,已將《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中的一般披露責任,由建議披露提升至「不遵守就解釋」。[23]根據《主板上市規則》,不遵守就解釋是指守則條文及建議最佳常規,均非強制性規定,倘發行人認為有更合適的方法遵守這些原則,亦可偏離守則條文。同時,港交所不擬設立適合所有公司的劃一方法,也認為發行人在披露項目時須考慮本身的情況、經營規模和複雜程度,以及所面對風險和挑戰的性質。[24]

港交所對於ESG數據的理解,有其見地。不過在現行規定下,要讓上市企業自願在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當中發表關鍵數據,甚至自暴其短,並非易事。早前樂施會根據GRI指南,評核本港食品相關上市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報告,指61間食品相關上市公司全部表現不合格,主因是企業不重視透明度。[25]

當然,如前所述,要企業全盤根據上述要求披露資料,意義未必太大。而如果企業只視ESG為公關工程,未有披露真正與行業風險相關的資料,ESG報告的參考價值,亦相當有限。ESG報告在甚麼情況下可以與財務報告比量齊觀,最終還是要投資者自行判斷。

1 "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 SRI," Investopedia,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s/sri.asp, accessed December 29, 2017.
2 「港交所:現行『不遵守就解釋』適合港發展」。取自信報財經新聞網站: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stock/article/1319687/,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6日。
註:根據《主板上市規則》,不遵守就解釋是指守則條文及建議最佳常規均非強制性規定,倘發行人認為有更合適的方法遵守這些原則,亦可偏離守則條文。
3 「退股保平安 撤資救地球?」。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43,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6日。
4 BP、Chevron、Conoco-Phillips、ExxonMobil及Royal Dutch Shell
5 "New York City sues Shell, ExxonMobil and other oil companies over climate change," The Washington Pos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energy-environment/wp/2018/01/10/new-york-city-sues-shell-exxonmobil-and-other-oil-majors-over-climate-change/?utm_term=.7fe98a6d2d50, last modified January 10, 2018.
6 "ADM Capital," ADM Capital, http://www.admcapital.com/, accessed December 29, 2017.
7 「歷史」。取自中國水風險網站:http://chinawaterrisk.org/zs_about/zs_history-rationale/?lang=zh-hans,查詢日期2017年12月29日;「關於我們」。取自公眾環境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ipe.org.cn/about/about.aspx,查詢日期2017年12月29日。
8 「走向水風險評估:受訪投資者對應用在十大能源公司上的各種評估方法的反饋」,中國水風險,2016年9月,第4頁、第34頁至第36頁。
9 五大煤炭公司指:中國神華、中煤能源、兗州煤業、伊泰煤碳、大同煤業。
10 同8,第24頁。
11 同8,第4頁。
12 所謂「認為」,指的是在「非常同意或同意」、「中立」和「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三個分類當中,選擇「非常同意或同意」的部分。
13 同8,第23頁。
14 同8,第8頁。
15 同8,第12頁。
16 「投資博客——ESG投資熱潮」。取自頭條日報網站: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288/20170718/585368/,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18日。
17 " G4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Guidelines," GRI, https://www.globalreporting.org/information/g4/Pages/default.aspx, accessed November 9, 2017.
18 "G4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Guidelines: Reporting Principles and Standard Disclosures," GRI, October 2016, p. 37.
19 同18,第38頁。
20 同18,第9頁。
21 同18,第78頁。
22 羅祥國、‎黃覺岸,《香港競爭條例的解讀與實踐》(香港:中華書局,2017年),第43頁。
23 「港交所:現行『不遵守就解釋』適合港發展」。取自信報財經新聞網站: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stock/article/1319687/,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6月6日。
24 「主板上市規則」。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http://www.hkex.com.hk/-/media/HKEX-Market/Listing/Rules-and-Guidance/Listing-Rules-Contingency/Main-Board-Listing-Rules/Main-Board-Listing-Rules-ENG-title-tbd/consol_mb_tc.pdf?la=zh-HK,查詢日期2017年11月9日,第A14-2頁。
25 「食品企業股價跑贏大市 但環境社會責任表現全體不合格」。取自樂施會網站:http://www.oxfam.org.hk/tc/news_5362.aspx,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0月16日。